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十七章 恶人鬼

    第二十七章恶人鬼

    风华知道,许道颜很不一般,他所说的,也能够知道。

    看来应该是许道颜收服的鬼兵,短暂的思考,就让他做出了决定:“也罢,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在石云镇驻扎一日,明日出发!”

    “这不太好吧,我们要是晚回去的话,有可能会被人刁难!”当即有人道。

    “无妨,没有什么军机要事,时间上可以缓一缓,不要多言。”风华言出必践,雷厉风行,就再也没有人多说什么了。

    “我们就在镇中等你,明日辰时前来与我们汇合!”他看着许道颜,没有废话,也不去落实,很相信许道颜。

    “多谢风华大叔!”许道颜很是感谢。

    他拉起缰绳,独自一人,朝着镇西的方向奔腾而起,马蹄与石板的撞击声,很是清脆,引来不少百姓的注意。

    “那是谁家的少将军?好像没有见过。”

    许道**着战马,来到石云镇西边上的一座民房前,这里很偏僻,接近荒郊了,地上铺就的不再是石板,而是土石混杂的地面,融化的雪与泥土混杂在一起,再经由人来人往的踩踏,显得很脏。

    在这家民房前,有一座新坟,墓牌上写着张公之墓。

    嘎吱,木门打开,一名脸色苍白的老妪,带着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子,身边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许道颜连忙拉着马退到了一边,假装是在勘察地形,继续走远。

    老妪看了他一眼,见无事,便走到坟前,悲苦道:“老头子啊,我知道你死得不甘心,安心的去吧,你这样我们更活不下去了。”

    许道**着马一路慢走,肾开窍于耳,能够让他听得更远,显然张超一家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妪带着女人,孩子祭拜了一番之后又进去了,反正白天的时候,张超无法出来。

    虽然张超现在已经踏入了相当于三等人的境界,但毕竟还是鬼魂,镇西虽然人住得不多,但现在还是白天,再加上此镇的人不少,阳气很旺,出来对他还是有不小伤害的。

    许道颜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怎么样,先弄清楚再说,当即他在几里之外,定下心神,倾听可能出现的信息。

    民房内。

    “头七还没过,只要等头七过了,应该就会好一些了,婆婆安心吧!”张超妻子柔声道。

    “也是,我做一顿老头子生前最爱吃的东西给他吃,儿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生前最惦记着这件事,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老妪也很是难过,儿子张超战死,始终是她心头的伤,虽然有战亡抚恤金,但活生生的人,又岂是一点点抚恤金能够安抚得了的?

    就在这时,许道颜看见有一名身着黄袍的道人敲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老妪打开屋门,见是道长,连忙行礼:“道长有何事?”

    “贫道路过此处,感到阴魂有怨气,此处新坟可是你家的?”这是一名中年道人,四十岁不到,已是五等人的境界。

    “是啊,道长真是厉害,我家老头子死了几天,这入了土,还不安宁,惦记着死去的儿子呢,每天晚上总会闹,我们娘俩都吓得睡不着啊!”张超母亲很是无奈。

    “不如贫道就帮你们做一场法事,平息鬼怨,如何?”中年道人神色认真。

    “好啊,只是这做法事的话,只怕要花不少钱吧,我怕我们出不起啊!”张母面露难色。

    “呵呵,不用钱,这是贫道分内之事!”此言一出,许道颜对这中年道人也敬佩了几分,道家之中,还是有好人的,老乞丐说过!

    张母更是感激涕零,张超的妻子带着儿子走了出来,连声感谢。

    中年道人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引一道黄符在舞动,突然黄符自燃了起来。

    “天灵灵,地灵灵,急急如律令,怨魂投胎去,生前人,死后鬼,人鬼殊途,转世重生又一回!”

    许道颜眉头一皱,根本没有一丝气的波动,这是在装神弄鬼吗?他并不是没有看过老乞丐渡化鬼魂的手段。

    突然中年道人身体一震,嘴里吐出了一口血,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把张母吓得不轻。

    “道长,怎么了!”张母受惊,连忙问道。

    “你家老头子,思念儿子心切,意念太强,我刚才遭到他的反噬,看来贫道是无能为力了!”中年道人叹息了一声。

    许道颜的眼神一冷,心中鄙夷:“装模作样,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些什么?”

    “那怎么办,如何是好啊?”张母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严重,她又何尝不想让自己的老伴早点投胎转世,去个好人家。

    “办法倒是有一个!”中年道人突然道了一句。

    “道长快说。”张母连忙问。

    “要请这小娘子跟我走一趟了,去我的道观里面,有招魂台,她是你儿子生前最亲近的人,到时候我会以她的气息,招来张超的魂魄,引他来见亲父,这样的话,就能够平息你家老头子的不甘之念了!”中年道人说得很郑重,让人不得不信。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去吧。”那长得清丽的女子一口答应下来,没有多想,她只希望一家能够过得安宁。

    闻言,中年道人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叹息道:“那有劳这位小娘子了。”

    哒哒,哒哒……

    许道**着战马,一路奔腾而来,中年道人当他是路人,侧着身体要让道,突然一只大脚往他脚口一踹,整个人被许道颜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在地上狠狠地摔了一个狗吃屎,骨头都断了十来根,干净的衣裳都淌了一身的雪泥,他嘴里吐出了一大口血,夹杂着几片肺叶,脸色发青,他看着许道颜,怒声道:“你这是在找死!”

    “滚!”许道颜一声厉喝。

    这一声厉喝所蕴藏的力量,让中年道人的身体一哆嗦,知道许道颜不是自己所能够抗衡的,当即留下了一句狠话,道:“有本事你在这里等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我就在这等你!”许道颜手握霹雳枪,言语淡然,他恨透了这些装神弄鬼的假道士了,不将他杀掉,就是要一网打尽。

    中年道人目光狠戾,连滚带爬地逃了。

    张母吓了一跳,带着张超的妻子退到了房门口,她颤声道:“这位少将军,你这是干什么啊?”

    许道颜从战马上跳了下来,给张母行了一礼:“张大娘,我是张超的上司,此番前来,就是来完成张超的心愿,刚才那道人装模作样,只怕见张超妻子生得美丽,想要骗去道观,为非作歹,你们不要轻信才是。”

    张超妻子闻言,神色一惊,花容失色:“什么,竟然是这样的事?”

    许道颜点了点头,道:“不错,只怕这些时日,你们所遇到的骚扰,就是他搞的鬼。”

    张母除了相信许道颜,别无选择,她问道:“张超有什么心愿?”

    “这个等晚上你们就知道了,进去屋里面吧,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知道吗?”许道颜嘱咐道。

    “知道了,少将军。”张母连忙带着张超的妻子,跟孩子,躲进了民房之内。

    许道颜翻身上马,手握着霹雳枪,一人一马,立于行道之上,战甲在太阳的照耀之下,紫光流动。

    他从白天,等到了晚上,酉时,夜色开始降临。

    那道人让许道颜等着,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来,张母打开房门,问道:“少将军,进来吃顿便饭吧,你可都快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无妨,晚一些再说,张大娘,你先进去。”许道颜如今的感知极为敏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许道颜坐下的战马,显然是经历过战争的,它感觉到有敌人来了,打了一个响鼻,前蹄踩动。

    只见白天那一名中年道人,身后跟着一名看起来极为年轻的道人,大摇大摆地是走来。

    他们也是骑着高头大马,但比起许道颜的战马,还欠缺了几分气势。

    看着许道颜这一身的行头,那年轻的道人眼神露出一丝惊异,道:“你是哪个府的公子?”

    “我就是路过,见这道人装神弄鬼的,就教训了他一番,怎么,这是你的走狗吗?”许道颜说话很不客气,眼前的年轻道人,被他查探了一下,寿命在两千岁,即将踏入四等人,比起许道颜还差了一些。

    “就是这个人,我本来想要把这一家的寡妇小娘子送给您享用一番的,就是被这小子坏了好事!”那中年道人在一旁添油加醋,其实是他自己动了色心,显然想要借刀杀人。

    “嘿嘿,没有丝毫背景,竟然就敢对我天鬼宗的弟子动手,好大的胆子,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年轻的道人闻言,冷笑了一声,当即出手了。

    自其腰间,束鬼袋瞬间打开,一连三尊恶人鬼扑杀而出,鬼嚎声所传递出来的恐怖,吓得民房之内的孤儿寡母瑟瑟发抖。

    恶人鬼,乃是生前都是穷凶极恶,为非作歹之人,死后不甘投胎,被修炼者驯养,极为凶残!

    许道颜一看,眼前这三尊恶人鬼青面獠牙,很是狰狞,每一只都是相当于四等人的境界,眼前这一名年轻道人,显然来路很不简单,但既然他已经决定要一网打尽了,就不会有丝毫的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