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十八章 上元节

    第三十八章上元节

    这一件事,许道颜深藏在心里,总要为死去的将士讨一个公道。

    李朝风这种人多留他在军中,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事情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现在计较不太合适,总要找一个机会才行。

    他闭上双眼,继续修炼,上品土灵石还剩下五十斤左右,如今自己已经修炼到土石之体的境界,可以先放一放了。

    他开始炼化上品木灵石,融入自己的肝脏之中,增强筋膜之间的韧性,能够更好的保护肌肉,与此同时,也能够让回春之雨的力量增强,范围扩大。

    人体五脏,息息相关,单一的强大是没有意义的,只会导致体内五行失衡。

    许道颜不停地炼化上品木灵石,融入肝脏之中,衍化成生发之气,然后淬炼自己的筋膜,不知不觉,就这样修炼到天亮,只感到通体舒畅!

    今天是上元节,一大早,整个石龙城就极为热闹,冰雪又化去了不少,天空之中,春阳高挂,洒下温和的金辉,带来一阵阵暖意。

    “豆腐脑,新鲜的豆腐脑啊,香喷喷的包子……”

    “刚出炉的桂花酥啊,不好吃不要钱。”

    “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一文一串,又大又好吃。”

    田甜很是贪玩,辰时刚过,就把许道颜给拉出来了,大街上好不热闹,一片繁荣。

    她随意坐了下来,点了两碗豆腐脑,还有四个肉包子,大口吃了起来,一脸美滋滋的模样。

    许道颜一阵错愕,疑惑道:“我们都是修炼之人,有人元丹就够了,何必吃这些东西,杂质极多,还要炼出体外,很是麻烦!”

    “真是一个呆子啊,难道你非得等到饿了才吃这些东西吗?有时候这是一种味道,修炼也不是真的要不食人间烟火,觉得开心就可以了。”田甜很快地拿起第二个肉包子吃了起来。

    许道颜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从自己出了家门,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了,都是用人元丹来解决这些问题,他都已经有点忘记家常菜是什么味道了。

    因为在他看来,没有家的感觉,吃着这些东西,一点感觉都没有。

    “田公子,有件事我很奇怪,在心里一直很疑惑。”许道颜抓起肉包子,吃了一口,道。

    “说!”田甜喝了一大口豆腐脑,哈出一口热腾腾的雾气,咧嘴一笑,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让人很难接受,这是一个男人的脸。

    “我觉得你不像男的,长得很好看,有点像女子,也不对,很多女子都还没有你好看。”许道颜认真道了一句。

    “是吗?”田甜被许道颜夸了一下,心里乐滋滋的,道:“本公子容颜是绝世美人都会觉得汗颜的,世人皆知,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以后慢慢习惯就好了!”

    “哦……”许道颜埋头吃起了豆腐脑和肉包子,片刻之后,留下一两碎银,就走了。

    “谢谢客官。”许道颜出手大方,把小二哥给乐坏了。

    田甜走向最热闹的那一条街,这里卖着各种各样的玩具。

    “拨浪鼓,一个五文钱。”一名小贩拿着拨浪鼓,摇得叮咚响。

    “提线木偶,二十文一对。”两个精致的小木偶,一男一女,伴随着提线而摆动,做出各种动作。

    “都要了。”田甜手里拿着拨浪鼓,摇得很快乐。

    许道颜花了二两碎银,提着一对木偶,突然间,找到自己跟吴小白在一起玩时的感觉。

    这一年以来,发生了太大的事,让许道颜心态有了极大的变化,似乎自己从小孩变成一个大人了。

    失去了自己原本该有的童真。

    其实如今再看,这些小玩意儿,的确也挺有趣的,这些都是以前自己听说过,想买却没有钱买,也买不到的东西。

    “呀,那里又有好玩的。”田甜晃着拨浪鼓,朝着人家摆杂耍的摊子那边跑去。

    许道颜感觉一阵头大,今天注定是没有办法修炼了,对他来讲,如今修炼可是当务之急。

    “你想要修炼,我偏不让你修炼,嘿嘿。”田甜心里暗笑道,看杂耍看得正兴起,卖艺人嘴里喷出一道火箭,冲向天空十来丈高!

    一天下来,东街跑,西街逛,很快天就黑了,在一家烤山鸡摊子,许道颜跟田甜两个人看着对方,手里各自抓着一只烤山鸡,吃得满嘴是油。

    “你看着我干嘛!”田甜一边吃,含糊道。

    “你们大户人家的,怎么也吃我们小百姓吃的东西?”许道颜觉得很奇怪,对于田甜这种身份的人来讲,应该吃得都是山珍海味,可是如今却吃着这种很平凡的东西,还吃得很开心。

    “没见识!”田甜白了许道颜一眼,撕下一大块山鸡肉,咀嚼着,吃得很香。

    许道颜耸了耸肩,不再多说,两个人风卷残云地吃完烤山鸡,擦干净了,付完帐,走出烤山鸡小摊。

    “舒服!”田甜拍了拍肚子,眯着双眼,笑得很灿烂,看着夜幕降临,繁星点点。

    许道颜看着她的侧脸,肌肤白皙,颈部修长,眼睛很明亮,很璀璨,她整体给人感觉就好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样。

    “看什么?”田甜见许道颜望着她,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给你吃个东西。”许道颜从腰里掏出纸包的东西,一颗颗圆圆的,白白的。

    “咦,这是什么啊?”田甜没见过。

    “这个是糖豆,我阿娘做的,外面买不到。”许道颜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这糖豆给掏出来了。

    “那我吃看看?”田甜看着许道颜。

    “嗯。”只见她那精致的手捏起一颗白色的小糖豆,放进嘴里,她含了一下,眉头一皱:“有点酸。”

    “然后呢?”许道颜笑道。

    “开始甜了,好吃。”田甜喜滋滋的,笑得有些傻气,这都不像是男人该有的举动,让许道颜感觉很怪异,但又特别好看。

    “嗯,我阿娘说了,人生这一辈子,就是酸中带甜。”上元佳节,许道颜突然有些想念自己的母亲了。

    “咱们去买花灯吧,你知道吗?放花灯是对死去亲人的悼念,同时也是对活着的亲人的祝福!”田甜跑到卖花灯的那一条街。

    色彩斑斓,有各种各样的花灯,对着许道颜道:“你挑两个花灯吧。”

    许道颜挑了两个红色的,莲花状的花灯,田甜笑问道:“你干嘛挑红色的?”

    “不是你喜欢这个颜色吗?要是挑其他的不喜欢还不是要被你说!”许道颜无奈道。

    “算你聪明。”田甜捧着一个红色的花灯,走到了河边,道:“这一条河,叫石龙河,整个石龙城饮的都是这一条水源,你把花灯放在上面,顺着河流往下飘,它会把你对你娘的思念跟祝福带到石榴村的。”

    许道颜笑了笑,没有多言,点燃了花灯,轻轻放下,田甜也跟许道颜放在一起,她笑道:“你那么笨,放的花灯也一定笨,有我给你带路,就不怕迷路啦?”

    河水中,波光粼粼,倒影着花灯的光,很是美丽。

    许多老人,孩子,年轻男女都到河边放花灯,每一个花灯上面,都是他们内心的祝愿。

    轰!

    突然天空之中,传来一阵巨响,五彩缤纷,流光溢彩,烟花炸开的刹那,化为千百道流苏,垂落而下,煞是美丽。

    许道颜与田甜抬头一望,彩光照应在两人的脸庞之上。

    “是烟花!好漂亮。”田甜兴奋道。

    “嗯,是很漂亮。”许道颜也是第一次看到烟花,在石榴村那种地方,根本不可能有的。

    “你头一次看到吗?”田甜问道。

    “嗯。”许道颜点头,道:“你看过很多回了?”

    “看过一回,以前跟七哥……”田甜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话锋一转:“跟七个护卫路过一个大城的时候看过,幽州是不允许放烟花的。”

    许道颜愣了一下,只能点头,没有多言。

    烟花灿烂,转瞬即逝,石龙城的百姓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许道颜与田甜走在闹市的中心。

    只听见有一人高喊,道:“今年谁能够连续猜出最后这三个最难的灯谜,就能够拿到最大的彩头。”

    田甜闻言,眼睛一亮,道::“走,去猜灯谜。”

    “我不去了吧。”许道颜一阵尴尬。

    “废话那么多,走。”田甜拉着许道颜,来到一处高台下,许道颜看着田甜那白净而纤长的手拉着自己的臂膀,感觉很奇怪,身为一个男人,他从来没有这种动作,不过他也只能够配合着被拉走。

    显然猜灯谜已经猜了好一阵了,已经快结尾了。

    “三人同日去看花,百友原来是一家,禾田旁边一堆火,文字叉里两朵花。”一名站在高台上的男子说出了谜题,道:“猜四个字!”

    田甜推了推一旁的许道颜,笑道:“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不识字。”许道颜一阵无言,他的确不识字,包括修炼也是老乞丐口口相传。

    “土包子,连字都不识!”田甜白了许道颜一眼。

    “难道你知道谜底?”许道颜反驳道。

    “我当然知道!”田甜自信满满。

    “那你倒是答看看。”许道颜不信。

    “春夏秋冬。”许多人交头接耳,讨论谜底的时候,田甜就已经说出答案了。

    “哦?何解?”男子问道。

    “三人一日便是春,百友加一便是夏,禾字加火便是秋,文下两点便是冬。”田甜道。

    “厉害。”男子惊叹了一句,继续出题道:“王法,谜底与乐道有关。”

    “王字拆十二,法便是律,这谜底可是十二律?”田甜又答道。

    “公子真乃奇才,最后一题,若能够对得上来,那今日的彩头,可就是公子的了?”男子看着田甜,很是满意,连连点头,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许道颜也感到很惊异,没有想到,这个田公子还真有两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