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十九章 招亲请柬!

    第三十九章招亲请柬!

    在一旁许多人都目光艳羡,看着田甜与许道颜两人,纷纷讨论:“石龙商会办的这灯谜会,这大彩头必然很丰厚啊。”

    “只可惜,半路杀出来这两个人,不然的话,这些题让我多想一会儿,也能够答得上来。”

    “这个答题的男子长得好俊秀,也很有智慧,一下子就能够回答出来,你怎么能跟人家比?”

    “这……”

    “最后一题了,谜题为非字,猜棋术语。”男子又道。

    “非字,立二拆三,在围棋中,借助于厚势而围空。”田甜几乎就是秒答,许道颜目瞪口呆,大户人家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他连听都听不懂。

    “厉害!厉害!”出题男子一脸的惊叹,道:“这些题目都是我家小姐出的,对于公子的才学,我家小姐很是佩服,又出了一题,若是公子能够对得上来,这大彩头必然会让公子满意。”

    “请!”田甜很是从容。

    “士农工商,宫商角徵羽,前有四业,后为五音,工宫谐音,商字重复,请出对!”男子提醒了一句。

    “这,奇联啊,想要对出,太难了!”有一人,乃是石龙城的唐夫子,学识广博,一听,立即被这奇联给惊住了。

    “不是吧,连唐夫子都对不出来,那旁人怎么能对得出来?”

    “确是奇联,不过想要对出,并不难。”田甜语出惊人。

    许道颜听得一愣一愣,目不识丁的一个大头兵,他什么都不懂,只能够在一旁当陪衬。

    “哦?那请公子对看看!”突然一名女子的声音,从台后传出,声音清脆,很是好听。

    田甜拉着许道颜,低语问道:“你觉得我能不能对得出来?”

    “可以吧?”许道颜顿了顿,道。

    “那对出来你请我吃糖豆?”田甜道。

    “好。”

    “你那一包我都要了。”

    “行!”

    当即田甜看向男子,道:“寒热温凉,温良恭俭让,前有四觉,后有五德,温字重复,良凉谐音,如何?”

    “厉害啊,竟然这么短时间就对出来了,看来老夫真的是才疏学浅,羞愧啊……”那唐夫子已有五十来岁,无奈道了一句,转身离去,背影寂寥,落寞,活了一辈子,居然连一个小年轻都不如,他惭愧得很。

    一名女子走了出来,她一身白衣胜雪,散落的黑发及腰,她额头白净明亮,星眸如画,面蒙白纱,朦胧中透着一种神秘的美,在场许多人看得呆若木鸡。

    “我家小姐,乃石龙总商会会长之女,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小姐正好年方二八,今日的大彩头,就是八月十五,天石王城,妃烟阁的请帖,到时候小姐会抛绣球,若能夺得绣球之人,就能与小姐成亲!”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石龙总商会,谈不上富可敌国,但敌州还是没问题的,甚至比幽州都还要有钱。

    一州一郡王,一州三千六百城,每六百城由一尊王公来统御,石龙城就是天石王城辖下城池之一,而石龙商会总会长在天石王城之中,地位极高。

    “哈哈,许兄,这回你要多谢我啦!”田甜看着许道颜,拍着他的肩膀,笑得很邪恶,高声道:“早说了你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这种灯谜对联于你而言,太简单了,他日你若是成为石龙总商会会长的乘龙快婿,可别忘了我啊!”

    “这,是怎么回事?”那出题男子一脸的疑惑。

    许道颜刚想解释,不料田甜嘻嘻笑道:“事情是这样的,他叫许道颜,乃是这石龙城的石龙卫,文武双全,我与他乃是八拜之交,我们今日出来走动走动,路过此地,他原本想要回去,我这人比较多事,想要猜灯谜,但又没什么才学,只好拉着他,刚才那些答案,都是他告诉我。”

    “什么,他就是许道颜?被李朝风打了两千棍而不死……被石将军破选为最年轻的石龙卫候补。”男子惊呼了一声,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这件事被很多人传得沸沸扬扬,每一年征兵,有心人都会打听有哪些人成为了石龙卫。

    今年十分的特殊,许道颜年龄小,再加上又替百名风骑营的战士受刑的事,让许多人称赞。

    当然也有石云特意鼓动造势的成分在其中,就是要给李朝风一点颜色看看,让他颜面尽失,所以现在许道颜的名字在整个石龙城当中,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知道石龙城地处边境,民风彪悍,他们最佩服的就是有血性,有担当的人。

    “哈哈,没错!”田甜搭着许道颜的肩膀,笑了起来。

    “那许公子,这是请柬!”男子把请柬递给许道颜。

    许道颜只能够收下,一阵无奈,白衣女子看了许道颜一眼,又看了田甜一眼,没有多言,转身离去。

    灯谜会结束了,人也开始散了。

    许道颜与田甜两个人走在大街上,她对许道颜笑道:“拿来。”

    许道颜把请柬交给田甜,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大户人家出来的公子,怕惹下一个花名,要我冒名顶替一下。”

    “谁要这请柬啊,我要糖豆!”田甜瞪了许道颜一眼。

    “行了,别装了,现在又没什么人!”许道颜鄙夷道。

    “我要糖豆!那请柬你收着,到时候去玩一玩,本公子早就与人指腹为婚,要让我爹知道这事,他还不把我的腿给打断了?”田甜认真道。

    许道颜一阵无言,看着手中的请柬,还是铂金打造而成的,富丽堂皇,上面刻着精致的纹路,单单制作请柬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田甜一直盯着他,无奈之下,只能够把一包糖豆给她。

    两个人走到即将接近将军府的时候,突然有十岁少年,一路小跑到许道颜的面前,道:“小哥哥,有人要我把这个盒子交给你,说是送给你的上元节礼物。”

    许道颜愣了一下,接过盒子,那少年就离开了。

    看着怀里的盒子,许道颜就要打开,田甜突然道:“等等,放地上。”

    许道颜不明其意,只能照做。

    两个人退出了十丈之外,田甜手里弹出一颗石子,打开盒盖,轰!

    一阵黑色的毒烟从盒子里面喷吐而出,如果许道颜打开的话,只怕此刻已经死于非命了。

    “索命毒烟,这是天鬼宗的毒,看来你自己要小心了,有人盯上你,在石龙城他不敢动手,只能够用这种方式,一旦中招,你死了也是白死,根本追查不到。”田甜慎重道。

    “你怎么知道里面有毒烟?”许道颜倒吸了一口凉气,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看着田甜,很是疑惑。

    “秘密,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田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最后两个人都进了将军府。

    暗中,一道声音传了出来:“使者大人,在许道颜身边的这个人,很不简单,当日他只是吹着笛子,就能够让我浑身结上一层冰霜,满天飞雪。”

    “哦?难道是《白雪》?这等名曲一般人可掌握不了,应该不太可能,再看看吧,要杀他机会很多。”天鬼宗使者冷冷一笑,这只是开胃菜而已。

    将军府内。

    田甜与许道颜两个人回到行宫。

    她丢了一本书给许道颜,道:“从今天开始,我教你读书识字,每天都有一定的功课,读不完不许修炼。”

    许道颜接过一本书,看着上面写着《三字经》,愣了一下,有些简单的字,他还是能够看懂的:“这有什么意义?”

    “正所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你出来这么久,可给你娘寄过一封家书吗?难道你想以后投身于战场,连家书都要由别人替你代写?”田甜言语犀利,一针见血,让他无言以对。

    “好吧,你赢了!”许道颜想想也是。

    “退一万步讲,当我的护卫,大字不识,只会给我丢人,所以你给我认真点。”田甜让许道颜坐下,她站在一旁,翻开《三字经》。

    “我只教你一遍,你好好记着!”

    许道颜点了点头,无奈,难道要当孟尝君儿子的护卫,就有那么多规矩?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田甜三言两语,简明扼要地说清楚了学习方式,许道颜也很快学会,因为修炼之人,记忆力,学习能力各方面都是极好的。

    饶是如此,也耗费了许道颜一个时辰的时间。

    然后他开始放张超,秦汉,白石他们一起出来修炼。

    许道颜很奇怪,自从自己被偷袭了之后,田甜就足不出户,连将军府的大门都不出。

    在这阶段,她还教了许道颜《千字文》《百家姓》《弟子规》《论语》……

    这时许道颜才知道,哪些姓氏是大族,比如像伏,炎,黄,夏,孔,孟,孙,墨等,都是很了不得的,就连许姓也是。

    近三个月的时间里,许道颜除了修炼之外,就是读书,他不知道读这些有什么用,但是多学一下,总是有好处的。

    除了这些之外,田甜还让许道颜读了《道德经》,很多东西许道颜并不是很明白,似懂非懂,她只说,只要背下来就可以了,以后就会明白,无奈之下,也只能够把通篇《道德经》都给背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论语》《诗经》这些许道颜兴趣都不大,倒是《山海经》《搜神记》《列异传》他听得津津有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