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天兵万葬

     轰!

    有了至尊圣帝出手,帝江无着与伏苏也就不逞什么能耐了。

    这些来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下界圣帝境的核心精华之所在,当然还有一部分没来的,例如像轩辕圣帝一干人等,此刻他们正在马不停蹄的补出另外一条通往永恒神庭的路。

    自然无暇来这活死人墓,而且朋飞向来自信,哪怕凭借着他一个人的实力,只要这些门户已经被初代古宝叩过的门户,到时候凭借着他们的实力,想要往活死人墓走一遭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所以他们并不急在这一时。

    第四十七层。

    是一片到处插着刀枪剑戟的土地,这些兵器近乎都是残缺的,但放眼望去,却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撼。

    一股浓烈的战意,杀力弥漫于此地,蚩羽的身躯一抖,沉声道:“这是我蚩尤氏的葬区,我本以为没有机会再见了。”

    蚩尤。

    与刑天足以相提并论的存在,于诸天洪荒天,就是以蚩尤一脉与大炎氏一脉为尊的。

    大炎氏乃是后来加入,但同样有极高的地位,两者维持着整个洪荒天的平衡。

    “蚩尤,相传开古先民手持利器,就是由他发明的,制作剑铠矛戟,铜头铁额,造立兵杖刀戟箭弩,威震天下,可以说,蚩尤相当于后人族的墨家,兵家,法家,农家的结合者。”

    “此话怎讲?”在一旁,吴小白微微蹙眉,也感到很好好奇。

    “蚩尤乃是古巫一脉,与刑天并列的巫祖之一,他能够成就一方霸主,不仅仅因为他战力无双,更重要的是他与他八十一个兄弟带领着蚩尤氏寻找一处肥沃的土地,发明了谷物种植,从游牧,渔牧慢慢往农业的方向发展,只是他后来败给了后人族,黄帝一脉,历史自然也就被改写,自身也被妖魔化了。”蚩羽声音有些激动。

    “这些我们自然明白,只是后来的人族不明白而已。”相柳念奴言语平静,不得不承认,蚩尤巫祖的确是了不得的存在。

    “相传,当年蚩尤败于黄帝,可尸身下落不明,黄帝让人以稀有的铜铁浇筑蚩尤的形象,镇于帝庭之中,所有人都以为蚩尤成为了黄帝的幕僚,威慑当时诸多太古万族。”

    许道颜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之前他所得到的一些关于初代时期的信息,大部分对于蚩尤一脉都是相当赞赏的。

    只是对于其他人来讲,感觉都被颠覆了,因为一直以来,蚩尤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就凶残,暴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少有人知他定法制,兴农耕、冶铜铁、制五兵、创百艺、明天道、理教化,使得巫家蚩尤氏空前繁荣。

    其他古巫一脉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蚩羽在此地,为自己的先祖正名。

    他身上所流淌着,乃是蚩尤一脉非常珍贵的战血,一来到此地就感觉来自内心最深处的共鸣。

    尤其他发自本心为先祖正名,更引得此地所留存意志的认同,那是对先祖的崇敬之心,凌驾于一切之上。

    “蚩羽小兄弟打头阵,毕竟我们所有人当中,只有你体内流淌着蚩尤一脉的纯血,会降低此地的凶险。”一名巫圣天的老者言语郑重。

    “好。”蚩羽也很想得到先祖一脉所传承下来的宝藏,他看着眼前,静下心来,细细去体会,平静道:“此地布局,应该是万兵天葬。”

    “的确。”另外一名巫圣天的老者看着眼前,觉得蚩羽判断是正确的。

    “我蚩尤祖巫被誉为兵主,万兵天葬,乃是对战死的精锐最高的荣誉,不过如今我们脚下所葬之人,应该都还活着,这一件件看似残破的兵器,绝对不能妄动,否则的话,绝对会遭致巨大的厄难。”蚩羽告诫着众人,平静道:“一兵一战墓,每一把兵器之下,所埋葬都是一尊蚩尤氏的强者。”

    “蚩尤一脉为兵主,当之无愧,都已经过去如此漫长岁月,当时被葬下来的将士,他们的武器明明都已经腐朽,但却能够够蕴藏这等气势,非寻常人所能及,一路走来,出自我墨家的攻伐法器,都已都没了气势,已失其魂。”墨痴摇了摇头,很是感慨。

    “墨痴兄又何必妄自菲薄,墨家主张的是非攻,乃是兼爱天下,不以攻兵为擅长,此地乃是墨家所建造之地,历经无数年依旧不朽,使古巫葬局,古葬奇局得以留存至今,墨家居功至伟,我蚩尤一脉建兵器以威震天下,在这一方面自然比起墨家会超然许多。”蚩羽倒也是不卑不亢,让一些来自墨问天还有器宗的墨家强者另眼相加。

    许道颜则是运转月眼阳眸,仔细查探着一切,他将自己的视觉与蚩羽共享,既然是他打头阵,应当是他对此地最为了解才是。

    “敢问蚩羽兄,这万兵天葬何解?”姜藏言语真挚,以他以前的性情绝对不会有这等姿态。

    “既可解,又无解,只要能够承受战意的洗礼即可,撑得住则活,撑不住则死。”蚩羽眼眸炙热,他带着众人缓缓地朝着行去。

    “嗯,的确如此,万兵天葬是对死去的战者最高的敬意,相传当年许多蚩尤氏一脉的年轻子弟都会被丢到万兵天葬当中受战意洗礼,与残缺的战魂彼此搏杀,如今我们不必与战魂厮杀,但只怕要与这些活着的战意相抗!”每个人都看向来自巫圣天的老者,因为毕竟蚩羽来年轻,兴许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也说不定。

    然而那巫圣天的老者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沉寂了,也不知道在这里又会有多少人被落下,当日那元章与诸多至尊圣帝做完交易之后,从以最快的速度横渡过来,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希望可以在这里,再度做一笔交易,能够到达此地的至尊圣帝质量也是要高出一个的等级。

    “既然如此的话,那只能够继续前行了。”普渡起源的至尊圣帝一声感叹。

    天兵万葬,高低起伏,遍地黄土,于此地没有一丝的声音,只有肃杀与萧瑟,一座座土坟上面插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虽然已经残破,但这些兵器上所刻画的古老巫文以及它所残留的气势,都像是诉说着自己的曾经。

    许道颜心怀敬意,希望自己可以亲身感受一下那个时代,只可惜,自己生在后世。

    在众人全部都踏入天兵万葬中之后,一股浓郁的战意便碾压而来,这些战意都是活的,朝着众人的身躯与心灵碾压而来,一时间,蚩尤族的千军万马呈现,纷至沓来,如雷轰鸣,在场所有人意志都非常的坚定。

    与大山氏的千山万葬一样根据自己实力境界的不同,所面对的战意也不同,很快可以看到,少年皇中皇一脉把那些至尊圣帝都给甩在后面,因为他们所要面临的战意更强,所要走的路自然也就更远,更长。

    蒙艾,李肃,庄云飞,他们都是曾经横扫一个时代的人,积淀异常的深厚,只有他们还能够紧跟在这一批少年皇的身后。

    尤其是蒙艾这种人物,曾经在战场上斩杀无数生灵性命,从他年轻的时候,日日夜夜就受战意,杀气洗礼,眼前这种程度对他来讲,根本算不得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每个人都只能够沉浸在自己战意世界里,与之抗衡。

    许道颜一手持羽化天剑,一手持孔雀羽扇,一身刑天战意澎湃,以自身意念横扫,浓厚的血雾在涌动。

    在一旁,吴小白与苏惊圣的刑天战意也变得越发的狂暴,忽然,从原本的千军万马,衍化成两尊硬撼,一尊生有八手,手持八种战兵,一尊手持战斧,在其周身有八道战盾自主仿佛,战盾边缘如利刃锋芒,可将人硬生生切开。

    毫无疑问,这是蚩尤与刑天,两者之间的搏杀,不分伯仲,刑天攻守有度,收发自如,蚩尤铜头铁额,有进无退。

    两者杀得天昏地暗,山崩海啸,狂风席卷,大雨倾天,雷鸣电闪,大道碎裂,两者之争,不死不休。

    伴随着每个人不停前行,他们都会受到不小的创伤,身躯连连咳血,蚩羽走在最前面,此刻他承受着蚩尤一脉最强大的洗礼。

    纵然他已经浑身是血,但他的眼神却更加的炙热,不停地往前行走,石凡看了他一眼,发现蚩尤身体裸露的部分开始变成青乌色,如铜铁浇筑,他的战血似乎也在进行转变。

    那些插在土坟上的战兵,似乎都在和蚩羽体内的战血产生共鸣,发出铮铮之音,不绝于耳,使得在场众人心中震惊。

    因为他们能够看得到,蚩羽浑身上下已经伤得不成人样,身上的重甲破碎,浑身上下的肌肤近乎暴露在众人面前。

    可是他依旧无惧一切,任由身体被一道道切割,露出狰狞的伤口,给人的感觉伤得越重,他的实力提升得越可怕。

    蚩羽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经过这一次的洗礼,他相信哪怕是回到洪荒天,踏入圣帝境之后,他都能够成为,洪荒天圣帝境第一人。

    这件此次的洗礼对于他来讲,意义之大,在场众人自然也都不甘示弱,纷纷向前行进,有了千山万葬之后,更坚定了他们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