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四十七章 诈!

    第四十七章诈!

    苏卫,是九州神朝纯正的皇室血脉。

    虽然修炼境界不高,但是文采极好,是有名的大儒,拜了儒家孔子渊为师,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他的弟子,这双重身份,极为重要。

    如果他投降了匈族,被封上了爵位,就等于给九州神朝打了一个狠狠的巴掌,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杀了他,一点意义都没有,匈族人就是想这样,狠狠地削九州神朝的面子。

    可以想象,在九州神朝鼎鼎大名的皇室血脉,学识极高,底蕴丰厚的人投降了匈族,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许道颜在这一片草原之上,观察了苏卫很多天,他的肉身很强大,寿命连仙木鉴都查探不出来,显然境界也是极为了得,但是却被人家封印了,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与此同时,他也在不停观察周围的环境,是不是有人在监视着自己跟苏卫之间的一切。

    最后发现,在这一片草原无比空旷,根本没有人来监视自己,或者说他无法发现。

    匈族人的土地极为宽广,大部分都是草原,很是辽阔,如今苏卫被封印,身上又带上的锁链,根本不担心苏卫能够跑到哪里去!

    许道颜并不知道,苏卫同时也在观察着他。

    苏卫在九州神朝,为皇室血脉,拜儒门孔子渊为师,但凡名字里面能带一个子的,都是可以成为万世师表的人物,德高望重。

    儒门讲究养气,一个人是善是恶,可以从他这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观察而出。

    苏卫养浩然正气于一身,若是心怀鬼邪之人,哪怕是在他被封印的状态,一声叱喝,也会胆气散尽,然而许道颜却没有,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在他看来,许道颜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也许是真的身在边戍之地,受匈族人欺凌,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在这一阶段时间,许道颜并没有停止修炼,春三月过后,立夏已至,他便开始炼心了。

    可惜的是,不能够把身上劫掠而来的财物,换成上品火灵石,否则的话,修炼会更加神速。

    不过在他身上还有五十来斤的上品土灵石,可以用来炼脾脏,并不耽误。

    脾脏是一年四季都要修炼的,待到把上品土灵石用完也不迟,把脾脏修炼到通透无暇的境界,也能够使自己身上的肌肉,得到极大的提升!

    从许道颜的修炼方式,苏卫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这种修炼的方法十分正派,极为高深,对应天地,能够很好的筑基,巩固自身根本。

    很多人,在凡人这一修为上,过渡注重于攻伐之道,而忽略了固本培元,打好基础,所以成就是很有限的。

    儒家注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是放在第一位,许道颜的修炼方式,很符合他们的观点。

    他在修炼之上,没有太多的攻伐手段,更多的是修养自己的肉身,使自己身体对于天地之间的感应,更加的清晰透彻,可以说,在他背后绝对有一尊了不得的存在!

    苏卫如此背景的人,活到这个岁数的人,观滴水可知沧海,一下子就看出许道颜所隐藏的许多东西!

    不过他并不言语,一晃眼,七天的时间又过去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许道颜可谓是费尽唇舌,想要说服苏卫投降匈族,但是每一次都碰了一鼻子的灰。

    “你看,一投降匈族之后,你就能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并且身居高位,何必在这个地方受苦呢?”

    “哇,你身上的味道实在臭得不行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你父母看到那得多伤心啊?”

    “九州神朝已经离心离德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想要投靠匈族……”

    “你这个糟老头子,我好言相劝你不听,难道你真的非得让我动粗不成?”

    他把自己能想的,能说的全部都说了,但是苏卫根本没有丝毫的理会,但也不去怒斥,任其自然,许道颜毫无办法,也不能够真正的去打苏卫,他没有那种坏心思。

    在暗中,一道声音响起:“这小子果真是诚心想要投靠我匈族的,倒是这苏卫,是根难啃的骨头啊,且让这小子去多啃啃,一时半刻,只怕还没办法!”

    这一尊巫仙,暗藏了起来,观察了很多天,这才放心离去!

    在匈族中,民风尚武,不会农耕,只会游牧打猎,所以见许道颜修炼,他并不以为然。

    许道颜修炼方法很是内敛,一般的人看不穿其中的玄机,所以他也没有过多的怀疑!

    这些时日,许道颜为了方便能够在第一时间劝降苏卫,所以都在距离他不到一里的地方。

    这一天,苏卫席地而坐,仰望天空,一碧如洗,艳阳高挂!

    草原上,牛羊马都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慢悠悠地行步吃草,很是悠闲!

    “我说,苏卫大爷,你投降一下会死吗?诈降一下都可以啊?人能不能够圆融一点,变通一点啊?你要是懂得这一点,只怕早就脱困了,何须如此?”许道颜一屁股坐在苏卫的身边,无奈叹道。

    苏卫闻言,睁开双眼,看向了许道颜,嘿嘿一笑道:“你小子是诈降的对不对?”

    “胡说,我是真心要投入匈族之中!”许道颜吓了一跳,这苏卫简直神了,这都知道?

    “你不要瞒着我了,你所修炼的经法,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拥有的,在你身后必然有一个高人指点你修炼,一个从边戍之地出来的人,怎么会有这等际遇?”苏卫目光犀利,看着许道颜,一字一句道。

    “放屁,你不要血口喷人。”许道颜心里真的有些慌了,眼神发虚,这苏卫简直就跟一只老狐狸一样。

    “嘿嘿,慌了吧,我就知道你是诈降的,怕什么,已经没有人在监视我们,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你是真心投降,这几天又何必小心翼翼,查探四周有没有人在监视?”苏卫自信满满,一口咬定许道颜绝对是诈降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是真心要投降匈族的!”许道颜一口咬定,生怕自己不够坚定,被人拆穿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笑话,以你修炼的经法,想要加入任何一个大宗派,大世家都绰绰有余,是一个很好的苗子,匈族虽然尚武,但是也只是蛮夷之族,如何能够入得了你背后那一位的法眼?你要是真加入匈族的话,只会把他给气死!”苏卫并不相信许道颜的话,继续攻心。

    “放屁,我师父说了,他只教我筑基,接下来造化就要看我自己了。”许道颜反驳,但是他深知道老乞丐的脾气,如果自己真心投降匈族,只怕还真会把他给气死。

    “嘿嘿,既然你都已经承认了,背后有高人,那想必我猜得没错,如果是那个人的徒弟,是绝对不会投降匈族的!”苏卫信誓旦旦道。

    “什么!你认识我师父?”许道颜心头一惊。

    “当然,只有那个人,才有这等独特的经法,不知道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我岂会认不得?”苏卫依旧看不清许道颜修炼经法的来路,但是的确很是高深!

    毕竟还是孩子,许道颜被这么一诈,就有些手足无措了,破绽百出!

    “你是不是想要说服我投降,在匈族之中获得地位,然后寻找机会,逃出生天?”苏卫趁热打铁。

    许道颜双拳紧握,盯着苏卫,道:“你怎么知道?”

    “哈哈,我就知道,能养出这种气的人,怎么可能会投降杀害自己同族的敌人!”苏卫看着许道颜,很是满意:“你是不是怀疑我很有可能会是匈族派来试探你的人,所以你才如此?”

    “……”许道颜默认了。

    “小小年龄,心眼不小,不过你放心,我的确不匈族派人试探你的人呢,你一个小小人仙都不到的人,哪怕是诈降,人家也不怕,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胁!”苏卫哈哈大笑。

    许道颜听得面红耳赤,这么一说,的确如此,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好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够逃出这里?如果我不赶紧回去的话,只怕阿娘知道,会很担心的!”许道颜知道眼前这一名苏卫大爷,智慧过人,觉得还是请教一下他会比较好。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苏卫嘿嘿一笑,感觉许道颜越来越对他胃口。

    没有办法,他只能够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苏卫。

    “什么,孟尝君田文之子,田语?那我大抵知道了!”苏卫深思了片刻,道。

    “孟尝君你也认识?”许道颜愣了一下。

    “那是自然,此人很了不得,在一百多年前,他就已经是田家家主,执掌幽州,治理有方,深得皇室信任!”苏卫眼神之中,精芒一闪,对孟尝君评价极高。

    “好了,我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要怎么才能逃出这里的办法?”许道颜很是迫切。

    “如果我知道怎么逃出这里,我还会被困在这里吗?一个字,等!”苏卫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许道颜气得直跳脚。

    “你这个糟老头子,竟然骗我!”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让你逃出这里,但是给你指点一些,如何修炼,还是没有问题的!”苏卫看着许道颜,这些年来,他一个人被困在草原上放牧,根本没有人跟他说话,过得很是辛苦,如今好不容易有个伴,他自然不会放过!

    原本气急败坏的许道颜一听,顿时一对眼睛亮得跟星星一样:“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