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七十七章 田夫人

    第七十七章田夫人

    萧彦是一个极有野心的人,他最终的目标是踏上九州神朝的帝位。

    他把自己的格局定得很高,很广,他深深知道,如果自己想要踏上帝位,难免会与这些老一辈的人物打交道。

    他不介意就从高子期开始,毕竟不用抛头露面,只需要在背后操纵着一切就可以。

    在伏龙学院,没有人知道,不知不觉中,萧彦已经布下了一枚棋子。

    这几天,许道颜专心修炼,并不知道,石云与孙灵已经进入学院当中了。

    毕竟孟子颜与高子期都是儒家中人,而他们却加入了楚兰那一边。

    但是他知道,再过三天以后,就要出去历练了,怀着兴奋的心情,虽然会有危险,但是许道颜喜欢那一种出去磨砺的感觉,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收获!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他每天都在不停地积蓄,让自己的肝脏储蓄更多的生发之气。

    他明白要是出去历练肯定会碰到很多危险,所以他必须提前做好储备!

    也幸好自从他的肝脏开辟到气旋如涡的境界,所能够容纳气的数量暴涨,近乎是一个无底洞,好像永远都填不满,所以他不停地凝练,融入到肝脏之中。

    一晃眼,三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白石成长得特别快,原本他们踏入鬼仙之前,就积蓄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突破的,使得根基稳固,积蓄雄厚。

    在天石府之时,许道颜便将天鬼宗使者所养的那三只鬼给他们吞噬炼化,使其实力暴涨,还有买上品阴灵石,给他们均分,使其修为一日千里。

    这一次回到幽州,故地重游,见了亡母之后,使得白石在修炼一道之上,有了更大的领略,坚定了自己的决心,要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故而有了长足的进步。

    如今白石也踏入了地仙境界,并且将老乞丐传授给他的经法,又有了巨大的突破!

    许道颜则是苦苦冥思了三天,始终都是不得要领,一直想不到,自己下一条仙气是什么,该如何去凝练!

    “道颜师弟,白石,你们出来吧!”就在许道颜不停积蓄生发之气的时候,外面传来孟子颜的声音。

    许道颜与白石两人同时睁开双眼,心中兴奋,第一时间走出竹屋。

    竹屋外,有一名女子,她身着练功服,腰间挂剑,头带紫金冠,两条剑眉上扬,目光凌厉,英气逼人,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慑人的气息。

    她体态婀娜,自上而下给一种强而有力的美感,虽然没有男人的魁梧,但是没有人会怀疑她随时可能爆发出来的力量,那绝对是致命的。

    此人正是兵家楚兰,同样也是田甜的师父,在她身后,是石云与孙灵。

    “道颜哥哥!”孙灵看到许道颜,欢欣雀跃,她身体轻盈飘逸,扑倒许道颜的身旁,抱着他的臂膀,很是亲昵。

    “嗯?灵儿,石云兄,你们也来了?”许道颜略微诧异,不过心里还是很欢喜,他早就知道灵儿很不简单,石云从小又被石将军严格要求对待,能够进入伏龙学院,也是在意料之中。

    在一旁的石云看得泪流满面,心中恨恨:“道颜兄弟太有福了!”

    田甜也在一旁,看着孙灵,对于她的行为,心中不满,当即道:“男女授受不亲,孙灵,你在诸位长辈面前这样,成何体统,真是不懂规矩,还不放开?”

    “不放,不放,就不放!我和道颜哥哥从小一起长大,他都不介意,你管那么多?”灵儿知道田甜是女人的身份,但却不点破,皱着鼻子,冷哼了一声。

    “你!”田甜柳眉一挑,心中来气。

    “好了,你们几个都安静一些。”楚兰双手背在身后,看向了孟子颜,道:“子颜,这一次你要安排他们去什么地方?”

    “天荒梵林。”孟子颜此言一出,在一旁的高子期与楚兰心头一震。

    “不可!”两人齐声反对。

    “就这样决定了,不必多言!”孟子颜很是坚定,摆了摆手,在一旁田甜闻言,脸色一白。

    “那我们随他们一起去!”高子期对田甜疼爱得很,唯一一个能够继承他衣钵的人,可不能够出事,楚兰也是这个意思。

    “你们都给我留下,小辈需要成长,相信他们,而且又不是到天荒梵林的核心,只是在边缘而已,就由他们去成长!”孟子颜看着两人,字字句句,很是坚定。

    高子期与楚兰面面相觑,却无法说什么,三个人虽然都是至交好友,但是孟子颜的辈分比他们要高。

    在这时候,却也只能够听从他的意思,包括整个伏龙学院,孟子颜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孟子颜看向了许道颜,田甜一干人等,道:“这一次,你们就在天荒梵林之中修炼,如果有一个人没有踏入天仙之境,都不要给我回来,知道了吗?”

    “从地仙踏入天仙,虽然不慢,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如果想要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踏入天仙境界,没有一年半载,只怕不行!”楚兰看向众人,道。

    “想当初楚兰你率兵攻打金族的时候,耗时一甲子,历经一万八千战,可曾有过一步退缩?子期你被困于金乌神巢六百年,差点丧命,最后还不是挺过来了?这几个不成器的弟子虽然还小,但也要开始严格要求他们了!”孟子颜平时性情最为温和,但是当严厉起来的时候,是高子期与楚兰都大大不如的。

    “知道了!”高子期一声感叹,看了田甜一眼,道:“这一次就要看你们的造化!”

    就在这时,孟子颜突然朝着一方虚空打出六颗棋子,化为六道黑色极光,没入其中。

    砰!噗!

    六道血箭喷射而出,只见六尊擒天卫从半空之中摔落下来,极为狼狈。

    孟子颜目光一厉,沉声喝道:“回去告诉田夫人,如果她再敢这样,对我伏龙学院之事,束手束脚,暗中阻挠,到时候田家人再也别想踏进我伏龙学院一步!”

    “是,是,是……”

    六尊擒天卫灰头土脸,连连躬身,转身逃离,孟子颜是他们不敢得罪的。

    田甜脸色发白,这些年来,伏龙学院每一次教导她,田夫人总怕田甜发生什么危险,都会让人在暗中相助。

    孟子颜一忍再忍,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性情最温和的子颜师父发怒,也被吓住了。

    在一旁,高子期耸了耸肩,他最了解孟子颜的脾气,不怒则以,一怒的话,哪怕孟尝君说好话都没用!

    “好了,楚兰,你催动传送法阵,送他们去天荒梵林吧!”孟子颜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你们几个,此番去天荒梵林,一定要小心!”楚兰用手劈开一道门户,带着他们进入其中,高子期紧随其后。

    踏入这一道门户,许道颜看到,自己四周都是山壁,壁上是一盏盏青铜油灯,众人的影子在灯火照应之下,摇曳晃动。

    他们脚下,是一道传送法阵,这里伏龙学院的后山之内,很是隐秘。

    “会的!”众人知道,此番自己要去的地方,极为危险,心中难免紧张,对于许道颜来讲,更多的是期待!

    “万事小心。”一向最会折磨徒弟的高子期,也不由得慎重交代了一句,可见天荒梵林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话音一落,只见脚下那繁复的纹络,光芒闪烁,四处游动,下一瞬,爆发出一道华光,许道颜,田甜一行人便消失不见了。

    高子期与楚兰两个人感叹了一声,各自离去。

    田府之内。

    田夫人听到六名擒天卫的转述,脸色发青,她连忙赶到孟尝君的书房之中!

    “老爷,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田夫人心中发怒,一听田甜被送去天荒梵林心中更是紧张,哪一个母亲不担心自己女儿的?

    孟尝君正在处理公务,从公案之中抬起头来,眉头一皱,不悦道:“怎么了?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田甜被孟子颜送去天荒梵林了,他还打伤了我派去的擒天卫,说如果我再敢派擒天卫暗中保护田甜,就不许田家人再踏入伏龙学院一步,简直反了,他是不是认不清,这幽州到底是谁的?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太目中无人了!”田夫人声色俱厉。

    “放肆!简直就是妇人之仁!这些年要不是你宠着田甜,她也不至于无法无天到拿走幽王军令,插手边戍军务,此事已经让天石公很不悦了,如果再不好好管教一番,迟早要闯出大祸来,子颜先生做得对,不让这丫头吃点苦头,真以为全天下人都得让着她,给我退下!”孟尝君其声如霹雳,骤然炸开,声浪滚滚,把田夫人吓得猛的一哆嗦,脸色都白了。

    田夫人低着头,双拳紧握,但却又不敢吭声,只能够悻悻然退出书房,心中憋着一股气,回到自己所住的寝宫。

    “报田夫人,有人求见!”田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刚坐下,便有下人禀报。

    “不见,不见,谁都不见!”她面露愠色,怒气难平,如果不是还要保持一点仪态,她都要大声咆哮了。

    “田夫人,是萧彦公子的属下,暗云先生,还是不见吗?”下人又道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