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十五章 人生如棋

    第九十五章人生如棋

    楚兰知道自己两个爱徒平安无事,心里也就不担心了。

    田甜虽然也是她的徒弟,但毕竟师从儒家,只是传给她《霸王卸甲》而已,两个人并没有那么亲,更多是冲着高子期才教她的。

    只有石云与孙灵,才是真真正正,兵家正统出身,值得她全身心投入培养。

    孟子颜,高子期,楚兰这些人有了巨大成就之后,并没有去争霸天下,而是一起联合,开创学院,传承自己的绝学给千秋万代,无私奉献,可以说是九州神朝的中流砥柱的人物。

    对于楚兰的鄙视,孟子颜眼观鼻,鼻观心,只当没听到,高子期则是拿着酒葫芦,灌了一大口酒,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子期,把他们给接回来吧,是时候了。”孟子颜摆了摆手,道。

    “好嘞!”高子期兴高采烈,田甜有极大的长进,他是最开心的,一步踏出,人已消失,下一瞬间,便已到达天荒梵林。

    许道颜在这镇压凶兽魂魄的大坑之中,他手拿古铜锡杖,只见其剧烈颤抖,当即松开双手,只见其破空而出,化为一道流光,镇入深坑之中,使得那封印缝合,寻常魂魄,再也难以从中逃脱!

    就在这时,高子期从天而降,拿着酒葫芦,喝了一口,咧嘴大笑道:“嘿嘿,子颜让我来接你们回去,都好好准备一下。”

    田甜欢天喜地,活蹦乱跳的,终于等到这一刻了,她看向云舞,拱手施礼,笑道:“云舞姑娘,多谢这些时日你对我们的照顾,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有缘再见,后会有期!”

    “子颜师兄有令,云舞姑娘为道颜师弟挡了一剑,要将其接回伏龙学院,好好感谢一番,所以你不用担心,暂时不会分开的!”高子期的话,让田甜的笑容凝滞了,眼皮子跳了几下,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高子期说的,田甜还能够反驳几句,但是孟子颜说的,就不容更改了!

    “田公子似乎很不欢迎我,不过也没关系,只要道颜公子不讨厌我就好,我也想跟道颜公子多呆些时日!”云舞莞尔,眼眸眯成月牙,笑得很美。

    田甜嘴角抽搐了几下,没有言语,在一旁的石云也很诧异,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走!”高子期大手一挥,一道华光垂落而下,光芒覆盖了每个人的眼,几乎什么再也看不到了!

    转瞬之间,眼前一片白雪皑皑,一张棋盘,几间竹屋,停止运转的水车。

    他们此刻已经回到伏龙学院的后山!

    孟子颜正盘膝坐于棋盘之上,一个人下棋,专心致志。

    几乎在田甜回来的瞬间,有一名男子,从天而降,躬身行礼:“孟先生,高先生,冒犯了,田夫人请小主回去一趟!”

    田甜原本想要多停留一下,无可奈何,只能够先回去了:“子颜师父,子期师父,我先回家!”

    “去吧!”孟子颜下着棋,知道田夫人终究还是会出手干涉,不过这都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毕竟她们是母女,有权力做出任何决定。

    “久仰孟子颜,高子期两位先生大名,云舞对棋艺也略有研究,不如就让我与子颜先生手谈一局如何?”云舞落落大方,主动请缨,她笑容甜美,举手投足间,气韵非凡。

    “呵呵,这自然好,跟年轻人下棋,有助于自己拓展思路。”孟子颜笑声从容。

    “孙灵,石云,你们去找楚兰吧,她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对你们有要事交代,道颜师弟,你与白石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这里妨碍你子颜师兄与云舞姑娘下棋!”高子期连连挥手,笑道。

    “是!”

    孙灵与石云先行离开,他们的确要先回去找楚兰,之前对他们两个有所交代。

    许道颜则是收获良多,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把身上的东西都给卖了,才不会想要看他们下棋,当即带着白石,直接出了伏龙学院,问了路人,直奔石龙商会。

    伏龙学院后山。

    云舞执白先行,与孟子颜两个人专注于棋局之上,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云舞棋风,轻灵高远,飘逸灵动,如同有一尊神女在翩翩起舞,蕴藏迷幻之道,让人神思荡漾。

    孟子颜棋风,厚德载物,平和中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由云舞如何迷惑,他自岿然不动,让人难以动摇,固若金汤。

    “云舞姑娘,出身云氏,血脉非凡,难得能够看上道颜,这小子还真是有福了。”孟子颜温文尔雅,他伸手虚引,在云舞身边出现一盏香茗,示意其品茶。

    云舞端起茶盏,品了一口,只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修为一下子都长进了不少,她秋波流转,嘴角上扬,柔声道:“明人不说暗话,子颜先生只怕早就知道事情真相,我与萧彦本就是一场交易,各行其事,道颜心灵质朴,却是很合我心意,假戏亦可真做!”

    “云舞姑娘容颜倾城,蕙质兰心,对道颜又能够舍命相救,初见时做得了假,第二次却是真心,我哪里会阻碍你们,只是想让你知道,随心而行即可,我们不会对你有丝毫的不利,另外田甜年轻气盛,她母亲从小对其更是宠溺,有时候跋扈惯了,还希望云舞姑娘对她狠一点,不要手下留情才是,挫挫她的锐气!”孟子颜黑子落于棋盘之上,胜负已定,白子全部崩塌。

    “子颜先生棋艺超群,云舞佩服,田甜郡主如何,与我无关,但是在道颜身上,我不会有丝毫的退让!”云舞与孟子颜下棋,棋局变幻不定,一子一变,步步惊心,她终于领略到了,人生如棋,孟子颜又何尝不是在布人生一场大棋局?

    “哎呀,云舞姑娘,年轻一代能够跟子颜下成这样的人可不多,来来来,咱们手谈一局如何?”高子期一直以来,天天都被孟子颜虐,难得有云舞加入,感觉当当搅屎棍也不错。

    “好,子期先生你可要让我!”云舞莞尔,笑容明媚,可化积雪。

    “哈哈哈,没问题……”高子期大咧咧笑道。

    田府。

    田甜在第一时间便赶了回去,如今她已经踏入了天仙之境。

    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进展,让诸多擒天卫都感到匪夷所思,纷纷惊叹。

    她来到田夫人所住的行宫,蹦蹦跳跳,欢天喜地:“娘,我回来了!”

    田夫人面带愠色,端坐在那里,雍容华贵,她摆了摆手,让众多侍女屈身行礼,缓缓退下去,关上行宫大门。

    田甜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嬉皮笑脸道:“娘,怎么了嘛?是不是子颜师父把你派去的擒天卫给打伤了,你不高兴了?其实这一件事你也不能够怪子颜师父,几次他们带我修炼,擒天卫都插手,让我都得不到真正的磨砺,时间久了,他们当然生气了!”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一口一个子颜师父,到现在还为他们说话,你以后干脆住伏龙学院好就不要回来了,娘还真是白疼你了!”田夫人冷哼了一声。

    “当然有娘呀,娘,子颜师父也是第一次发那么大脾气,我知道去天荒梵林你肯定会担心,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短短时日之内,便踏入了天仙境,如果你派擒天卫来保护我,肯定难以有大的长进!”田甜在自己的师父与母亲之间,只能够打圆场,她实力的提升就是最好的证明。

    “好吧,这一件事,我暂且就不计较了!”田夫人的脸色缓了缓,道了一句:“甜儿,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过年就十六岁了,有没有心上人?可不要瞒着不让娘知道啊!”

    田甜闻言,心中一惊,连忙否认道:“哪里有啊?娘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是不是胡说八道,就要看你怎么说了,那许道颜是什么人,你说一说?娘也想听一听,到底是不是别人在胡说八道。”田夫人看着田甜的神色,就知道看来真有那么一个人。

    “呃?原来是说他呀,许道颜就是一个石龙城的大头兵,有什么好说的?”田甜说起他,心跳加速,只是这阶段他与云舞走得比较亲近,故而说起他来,都没带好气。

    “甜儿,来,坐下,你从小到大,什么心事都会跟娘讲,娘还不了解你吗?快快跟娘说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田夫人和颜悦色,声音温柔了不少。

    田甜见她气色好了许多,当即坐在田夫人身旁,撒娇道:“真的啦,娘,他就是一个大头兵,我才不会喜欢他呢,就跟个呆子似的,到现在都以为我是男儿身,谁会喜欢那样的呆头鹅!”

    “甜儿,就你这丫头,那点心事还能瞒过我?说吧,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没准娘还能够替你出出主意呢?”田夫人见田甜的表情,感觉明显不对,这丫头的性格,她最了解,越是否认的事,越有可能是真的。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娘你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我可从来都没有对人说过!”田甜最近被云舞气得心中苦闷,刚好见田夫人并不是很反对,当即也想让她帮自己出出主意,母女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是比较有商量的,因为田文忙于公务,很少陪田甜,故而跟田夫人会亲一些。

    田夫人见田甜真的承认了,而且一脸小女人娇羞姿态,必然不会有错,她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厉声喝道:“大胆,田甜,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PS:之前出现了一些错误,我的设定是,真仙是踏入六万岁,六万岁到七万岁是下品真仙,七万到八万岁是中品真仙,八万岁到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是上品真仙,所以那天说错了,其实初入真仙寿命是六万岁,是我看岔了==大家见谅,另外我在书评区弄了一个读者调查,大家投个票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