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十九章 两个人情

    第九十九章两个人情

    “来了!”

    孟尝君田文抱着田甜,轻轻一叹,这可是他唯一的女儿。

    “我不想嫁,不想嫁给什么萧家,不想当什么九州神朝的皇后,我只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田甜大哭失声。

    “嗯,放心,我会帮你退婚!”田甜哭得声嘶力竭,让田文感到很心酸,这一件事,田家老一辈人物欠缺考虑,当然对于他们来讲,也不会考虑田甜个人感受,家族利益是在第一位。

    “谢谢爹!”对于田甜来讲,田文是她最大的依靠,从小她都是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长大。

    虽然很少与父亲聚在一起,但是她都会偷偷跑到书房,见父亲埋头于公案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着他的身影,就会感觉很踏实,很安心。

    “爹,为什么娘变成这样了……”田甜之前一直感到很无助,直到这一刻,方觉心安,这便是父亲。

    “不要怪她,人一辈子总会犯几次错,你那个许道颜,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跟爹说一说吗?”田文声音浑厚,带着淡淡的笑意。

    “啊?他啊,他就是个呆子,呆子,呆子,只会让我受气,太讨厌了!”田甜一想起云舞,就有些抓狂。

    “那你还喜欢他?”田文笑了。

    “他应该跟爹年轻的时候一样!”田甜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一句。

    “哈哈,你啊,别再整天一副假小子的打扮,换成女儿装,喜欢就跟他在一起,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爹都站在你身边,永远支持你。”田文拍了拍田甜的背,道:“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你就住在伏龙学院,先离开家一段时间。”

    “好,娘那边怎么办?”田甜心中欢喜,不管怎么样,家里始终都是自己的父亲做主的。

    “让她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如果她再执迷不悟,我就把她关在思过园里面。”田文语气平淡,可是田甜知道,他绝对是能够做得出来的。

    “好,爹,其实我不怪娘,她也是为我好,只是用错了方式!”毕竟母女连心,虽然激烈争吵,但田甜还是会想着自己的母亲。

    “我知道,你累了,好好休息吧。”田文很欣慰,他转身离去。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许道颜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寿命,提升到四万五千岁,在自己的肺脏漩涡中,那金戈仙气不久之后,将会被蓄满,到时候两脏气旋如涡大圆满,将会让自己的寿命有一次大幅度增长。

    寿命伴随着是自己身体的本质,得到蜕变而提升的。

    他原本想要继续修炼的,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田甜的声音:“道颜师叔,出来!”

    “呃?”许道颜听是田甜的声音,当即起身,打开屋门,看到田甜的时候,他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吓了一大跳:“田公子,你,你怎么变成女人了?”

    “什么叫我怎么变成女人了,我本来就是女人,还有我不叫田语,那是我七哥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田甜!”经过昨天一日,田甜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心境也有了提升,换上了女儿装,这让高子期很是欣喜。

    田甜一身黑色锦衣,干练利落,只是再也不去裹胸了,一袭长发散落下来,散发着淡淡幽香。

    她笑容灿烂,双眸明亮,如星石般璀璨,俏生生地看着许道颜,笑容甜美。

    “……”许道颜一阵无言,自己竟然都没有丝毫的发现。

    “怎么?你这是什么表情?”田甜哼了一声。

    许道颜这才回过神来,叹息道:“我一时之间,有点难以接受,你竟然是个女人……”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很像男人吗?”田甜想要把许道颜掐死的心都有了。

    “那倒不至于,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一个男人怎么能跟女人一样娘气,现在总算明白了!”许道颜一阵感慨。

    “道颜师弟,田甜,你们过来。”这时,孟子颜开口了。

    两人不再抬杠,来到孟子颜面前。

    “道颜,你是田甜的师叔,以后直呼她姓名就可以,既进了我伏龙学院,一切的背景都是浮云,以辈份为长!”孟子颜交代道。

    “是!”许道颜拱手称是。

    “田甜,你也不得以你的身份压道颜师弟,坏了规矩,被我知道,严惩不贷!”孟子颜郑重道。

    “知道啦,我从来就没有用自己身份压过他!”田甜皱了皱鼻子,笑嘻嘻道。

    “两个人去扫雪!”这时,高子期从一旁走了出来,一手提着一个大扫帚,笑得跟大媒婆一样,别提有多欢喜了。

    “是!”田甜欢天喜地地接过大扫帚,许道颜则是躬身领命。

    就在这时,云舞从竹屋中走出来,看着田甜竟然恢复了女儿装,高子期让他们两人一起去扫雪,明显就是想要让他们培养感情,她心中不悦。

    天空之中,皑皑白雪,缓缓飘落,她身着许道颜给她买的天隐仙衣,紫光流动,比起之前,少了几分惊艳,却多出了几分端庄,伴随着她行步之间,轻灵,飘逸!

    她走到许道颜的身前,为他拍去肩头的雪花,一副贤妻的模样,柔和笑道:“道颜公子,你送给我的仙衣很合身,以后就不要这样破费了!”

    田甜笑容凝滞,僵在那里,难道一天的时间,两个人就好上了?

    “呃,云舞姑娘喜欢就好,我先扫地去了!”许道颜一想起昨天,脸又红了,点了点头,总感觉很奇怪。

    “嗯!”云舞颔首,直接将田甜忽略,来到棋盘边上,道:“子期先生,我们再手谈一局如何?”

    “好!”高子期愣了一下,只能答应。

    论棋艺,云舞自认为不是孟子颜的对手,从他的棋风就可以感受到,孟子颜有自己内心的一份坚守,坚如磐石,让人很难攻破,而高子期变幻不定,下棋毫无章法,随心所欲,虽然棋艺还是在云舞之上,但非不可攻破!

    孟子颜让到一旁,神态柔和,打算观棋,他知道云舞这是想要借棋局,向高子期表达自己的情绪。

    “云舞姑娘,你执白子先行!”高子期笑了笑,他又岂会看不出云舞的心思?

    “子期先生,今时不同昨日,你要小心了。”云舞落子于棋盘之上。

    许道颜与田甜两个人拿着大扫帚,看着并不是很长的石阶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雪。

    “道颜师叔,我们一人扫一边?”田甜虽然感觉叫许道颜师叔有些不适应,但是如今在伏龙学院之内,她也只能够这样了。

    “呃,好!”一直以来,许道颜都以为田甜是个男的,一下子变成女人,感觉有些不习惯了。

    两个人踏上石阶,一人扫一边,一路无言,许道颜静心凝神,扫雪引冬气入肾脏,衍化为收藏之气,对于他来讲,积蓄得越多越好。

    “我说道颜师叔,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田甜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许道颜一下子不是很适应。

    “你说是我漂亮还是云舞漂亮?”田甜知道云舞刚才说那些话,是为了让她生气不舒服,但她还是忍不住,可许道颜竟然送她那么贵重的仙衣,田甜心里还是不舒服。

    对于田甜来讲,一件天隐仙衣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许道颜来讲,却是要倾尽所有才能够买得到,心意更重要,女人最看重的就是心意。

    就是这样的一件仙衣,许道颜竟然买给云舞了。

    许道颜很认真地看着田甜,思考了大半天,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都很漂亮!”

    “明显就是我比她漂亮!”田甜娇蛮道。

    “你有你的好,她有她的好,没得比!”许道颜很死脑筋,认真地解释了一下。

    “你存心气我是吧?”田甜一双大眼睛瞪了他一眼。

    “你漂亮,你漂亮!”许道颜一阵头疼,连忙道。

    “这么敷衍?”田甜冷斥了一声。

    许道颜无言以对,不过对于田甜来讲,却是无所谓,她缓声道:“在天荒梵林里面,如果没有我的话,只怕你也无法突破到灵铜之身,你现在可是欠我两个人情,必须答应我两件事,你没忘吧?”

    “呃!当然没忘,只要你说的,我能够做到,就会去做。”许道颜细细想来,其实一路上,田甜真给自己不少的帮助,从一开始教自己读书认字,然后两个人一同修炼,带他来伏龙学院,在天荒梵林中解读梵文,让他得到奇遇,有了飞跃性的进展,她居功至伟。

    “第一件事,你要很努力,很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田甜很认真地看着许道颜。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去做!”许道颜错愕道。

    “我指的很努力是在你现在的程度上,加倍努力,可以吗?”田甜不想嫁给萧彦,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之前在田夫人面前说许道颜如何了不得,但是如果他没有太大的长进,田家老祖宗一句话压下来,她父亲也未必能够顶得住高压,至于田甜更无力去抗衡,如今她只能够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许道颜身上。

    “可以!”许道颜在这一刻,能够感受到田甜的认真。

    “第二件事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说!”她说完便认真扫雪了。

    许道颜不知道田甜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他也只能够认真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