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一十章 萧彦出马

    第一百一十章萧彦出马

    两个女人,互相对峙,哪怕是许道颜也都只能够站到一旁去。

    云舞对于田甜所说的自私,毫不在意,她笑得很好看,看了许道颜一眼,眼神中尽是温柔,而后看向田甜:“人本来就是自私的,你自私,所以你不允许任何女人接近道颜,你自私是因为你想要得到他,并且同时还拥有家人对你的爱,你不敢抛开家人是因为你害怕失去他们对你的爱,你想拥有一切!到底是谁自私?人活一世,总有取舍,难以兼得,对于我来讲,一辈子能够与我相伴的,只有我未来的夫君!”

    田甜想要反驳,一时之间,想了一下,还真如同云舞所说的一样,她想要拥有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所有的好,她都想要。

    云舞款款走来,每一步都带着妙韵,她直视田甜,笑道:“我自私,所以我可以不要我所拥有的一切,去追寻我所爱的人,我自私,所以可以抛开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去守护我爱的人,我自私,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在我面前有多少阻碍,不管是不是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我都要去争取到自己想要的人,我可以,而你,却不能,这就是我们两个人最大的差距!”

    “……”田甜一时之间,竟然被说得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孟子颜没有说话,云舞的言辞很激烈,没有绝对的对错,每个人想要的都不一样,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田甜明白,到底情为何物,爱有取舍,天地间没有一切兼得,只有主次。

    对于修炼之人,实力一时的强大与否,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道,以及自己心境上的修为。

    许道颜的道很清楚,他就是想要守护自己的家人,强大自身!

    云舞的道也很清楚,她就是想要寻找自己所爱的人,逍遥自在,云游天地,不问世事。

    田甜的道却很迷茫,她拥有诸多世人难以拥有的,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行走,她天资过人,一路上虽然有人指引修行,但是却没有自己明确的道路想要去完成。

    因为她拥有太多东西,无忧无虑,无须去考虑!

    这要田甜自己去思考,她看着云舞和许道颜,一时之间,心里有些慌乱:“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她转身离去。

    许道颜本想要追去,却被云舞拦住:“道颜,你帮不了她,要她自己想清楚才可以。”

    “……”许道颜心里有些担心,但是的确正如云舞所言,有些东西,需要田甜想明白才可以,也就没有去追了。

    他拿起大扫帚,继续扫雪修炼,为自己积蓄收藏之气去了。

    云舞一声感叹,继续回去感悟,突破自身,在伏龙学院的这些时日,给了她很大的提升。

    “云舞,这个女人,小小年龄,实在厉害。”高子期从天而降,显然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

    “一辈子,为爱追寻,她意志坚定,无人可动摇!”孟子颜轻轻一笑,站起身来,回到棋盘之上,看着高子期:“这样的女人不是很可爱吗?”

    “是很可爱,但若所爱之人,并非属于她,便很悲苦,一生为情所苦,为爱所累!”高子期说起这话,深有体会,他也不乏有深爱他的女子,只是不爱,装不出来。

    “你处处留情,道颜却不同,如今他只是有些懵懂,云舞也能够看得出来,待他明白,会做出一个交代,退一万步讲,并非一定要拥有才是爱,哪怕一生为爱追寻,为情所苦,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道呢?”孟子颜开始拿着黑白二子,一个人独自下棋。

    “也许吧!”高子期仰望天空,散落下白雪,闭上双眼,眉宇间带着一丝无奈。

    田家。

    田夫人拍案而起,勃然大怒:“反了,真的反了,田甜她竟敢如此,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田武躬着身子,将一切都与田夫人说了一遍,见田夫人震怒,他无奈道:“这一次不小心失利了,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事实证明,许道颜也没那么差,田武,凭心而论,在同一境界,你与其对战,有必胜的把握吗?”就在这时,田文出现了,他的声音很是威严。

    “这……没有,但他毕竟出身卑微,如何能够配得起八妹!”田武反驳道。

    “他可是出身卑微的边戍子民,你都没有把握能够胜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一句话,要知道你可是出身于田家啊!”田文语重心长道:“当年为父也是庶出子弟,还不是走到今天?”

    “老爷,你可别忘记了,我们一路走来,当时有多少人刺杀你,我几次都差点命丧黄泉,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如今正是我田家崛起,与萧家强强联合的最好机会,对你,对整个田家都有偌大的帮助,田甜与那许道颜真在一起了,这就是驳了萧氏老一辈人的颜面,我们与萧氏一族,只怕关系就要恶化,日后你更要举步维艰,如履薄冰了!”田夫人此刻觉得田甜极为不懂事,心中气苦,她做的这一切,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男人着想。

    “你身为她的娘,站在女人的角度上,你可有为她一辈子的幸福着想?嫁给一个自己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若是嫁去萧家,强了田家,苦了甜儿,我宁肯不要!”田文重喝道。

    “这……”田夫人将心比心,的确在这件事上,有点不顾田甜的幸福,她叹了一口气,道:“罢了,老爷你有什么看法,就直说吧!”

    “要我说,若萧彦真有心与我田家结亲,就应该本人亲自前来,追求田甜,若是两情相悦,又有谁会阻止他们成婚?若田甜真不喜欢他,感情之事,如何能够强求?难道我的女儿沦落到萧家一句话,就要收拾妥当,闺中待嫁吗?虽然我幽州地处偏远,但是人穷志不短,还无须向萧家摇尾乞怜,处处讨好!”田文这一句话,并不是说给田夫人与田武听的。

    而是说过一直坐在客位的暗云听!

    他立即起身,连忙道:“孟尝君所言极是,因为两家老祖宗定下来,所以在萧公子看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他一直是家族着重培养的对象,所以都忙于政务处理,但萧公子必然是将田甜郡主放在心上的,一直都有派人暗中保护田甜郡主,我就回去,将这一件事禀报萧公子,一切由他做抉择!”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田夫人也眼前一亮,凭借着萧彦的实力,长相,气质,哪一点比不上许道颜?

    只要他肯亲自出马,追求田甜,两者之间相比,便是云泥之别,只要能够赢得田甜欢心,一切不就水到渠成了?

    一想到这里,田夫人就怪自己之前自己太过急功近利,一直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她身上,也难怪会引起如此剧烈的反抗。

    暗云转身离去,田夫人神色欣喜,道:“还是老爷你有本事,这样一来,若萧家有意与我田家结亲,自然会把这当成天大的事来处理,萧彦若对甜儿有感情,以后嫁过去,自然也会受到重视,我一直都把重心放在两家利益之上,却忘记了,若是萧公子若是不喜欢甜儿,两人闹得僵硬,未必会立她为正妻,到时候对两家的利益就会产生影响……”

    说到底,女人计较的还是这些东西,田文无奈叹道:“结果还是利益,身为女人,做好自己的本分之事吧!”

    话音一落,田文便消失了,田武在一旁,不敢多言语。

    田夫人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如果萧彦要亲自追求田甜,这是最好不过的事。

    苏州,萧城。

    暗云在第一时间回去,将一切情况都告诉了萧彦。

    “哦?田甜倒是一个极有个性的女子,也罢,的确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是皇室血脉,姿态略高,如果田甜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傀儡,以后我娶她也没什么意思,孟尝君既然觉得我不够诚心,那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萧彦目光闪烁,虽然说现在要放掉手头的一些事,但只要能够得到田甜,赢得她的芳心,与田家会更加亲近,到时候必然会全力支持自己,这就是值得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以公子的魅力,只要有心,田甜郡主哪里会不动心,许道颜与你相比,一天一地,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这样一来,一切就都水到渠成!”暗云一脸笑容,萧彦一出马,许道颜就没有丝毫机会了。

    “如今幽州越来越强大了,孟尝君此人极为厉害,他敲山震虎,其实那番话就是说给我听的,这一件事的确也值得我亲自出马,一是能够得到田甜的放心,第二如果我能够得到孟尝君的赏识,日后整个田家上上下下都会全力支持我,到时候好处无穷无尽,我先去跟老一辈人请示一下,要亲自去一趟幽州!”萧彦从暗云的言语之中,听出了孟尝君言语之中的意思,当即便做出了抉择。

    “好,属下马上去安排!”暗云立即消失,去安排萧彦出行的一切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