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神秘棺醇

    许道颜冷冷地看着智觉和尚,他并不认识智觉和尚有能耐可以使得动这数百名至尊圣帝,显然这些人会对自己出手,必然出自另外神秘人的手笔,只是那会是谁,跟自己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而且联手布下一个偌大的局封锁住整个活死人墓,这是谁都料想不到的,事已至此,许道颜知道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没用了,虽然如今陷入了死局,但他并不打算放弃,唯有在这个时候才是弄清敌人的最好机会。

    他看向那些至尊圣帝,沉声道:“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么想杀我?我自问没有做出对不起各大起源之事,为什么要这般针对我?”

    许道颜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有一名至尊圣帝居高临下,眼神很是冰冷,不管许道颜在圣皇境界有多强,但在至尊圣帝眼里就是蝼蚁,他轻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上的宝物太多了,而且有人想要你死,所以你就只能死了。”

    “不错,只能够怪你命不好了,我们的确无冤无仇,在修炼的世界里,一个人死,需要理由吗?”另外一名来自碧落起源的至尊圣帝言语极冷。

    许道颜依旧一头雾水,但他隐约能够知道,可以使得这么多至尊圣帝同时对付自己的,只怕与那永恒神庭四大帝尊有关,但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法驱使这些至尊圣帝的?

    “今日你必死无疑,如果你愿意自封的话,交出自己,至少不会连累其他人,不然的话,这么多的至尊圣帝,要让他们为了护你而死,于心何忍?”元章从人群中走出来,他微微一笑,很是儒雅。

    不得不说,他的言语直取许道颜的要害,不管九州神朝与中央神朝的至尊圣帝再强,如果真的开打的话,尤其还是在对方有备而来的情况下,的确优势不大,只怕会有不小的损失,如今下界各大起源联合,只要自己能够走出去,他们还不至于跟三大神朝翻脸。

    “可以。”许道颜明白,绝对不能够让其他人为了护住自己而死。

    “道颜,你在说些什么!”元宝大骂了一声:“难道我们还会抛下你不成?你不要听对方妖言惑众,他们布下这么大的局,你以为真会让我们全身而退吗?”

    “敌强我弱,敌众我寡,不想连累诸位,并且我相信他们目标只是我,不会想给自己惹更多的麻烦。”许道颜有诸多手段,但面对这么多的强者,他觉得自己真的无力去抗衡。

    “道颜,我们从来无惧生死,你回来!”苏惊圣蹙眉,如今九州神朝除却十大巫殿的老巫尊,还有其他八名至尊圣帝,他们都是中流砥柱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算你识时务。”元章笑了笑,看着许道颜一步步走上前来,他也落得轻松,那些原本杀气腾腾的至尊圣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目的已经达到就好了,毕竟来自三大神朝的诸多至尊圣帝,的确很不好对付。

    许道颜从人群中缓缓走出,他以月眼阳眸看着偌大的禁制,数百名至尊圣帝布下来的手段,的确是说什么都逃不了了。

    智觉和尚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在他看来许道颜就是他的敌人,很简单,必须要死,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不介意:“你是斗不过我的,我说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我从来就不屑跟你斗,而且这也不是你的能耐。”许道颜对智觉和尚如今的姿态,并不是很在意。

    他心中细细盘算,如果自己离开这里,还有机会逃命,只怕那四大帝尊想要利用自己来对付红豆,能够不让自己死就不会让自己死。

    “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道尖锐的女声传来,虽然她的模样改变了,但许道颜一下子就感觉出来她是谁了。

    “单于雅丹,原来是你们,那我就明白了。”许道颜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都在这一刻理得很透彻,冷声道:“上一次抓不住我,你们还真是不死心。”

    “今日你已经无处可逃了。”单于雅丹看着许道颜,如同看着死人,而后指向吴小白:“与许道颜关系亲密之人,也不能活。”

    “你太过分了。”许道颜心中大惊,单于雅丹要当着自己的面,杀死吴小白,自其心头一股怒火中烧,触犯到自己,他都可以容忍,可是吴小白是自己在这世界上最亲的兄弟,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嘿嘿,我说过,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活着。”单于雅丹一步踏出,就要对吴小白动手。

    来自器宗的几名至尊圣帝死死地护在吴小白面前,不管怎么样,这是他们的晚辈,无论如何都得护住,才能够不辜负天造圣者的委托。

    现场的形势异常的紧张,许道颜允许自己能够被敌人所擒,但他不能够让吴小白也跟着自己一样做,如果对方要对吴小白出手的话,自己只能够死拼到底了,毕竟在自己还是有些底牌的,大不了争个鱼死网破。

    “哼,蜉蝣撼树,自不量力。”单于雅丹见许道颜竟然想要拼死一搏,眼神充满了不屑。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可怖的气息从地底深处渗透,整个地煞浮屠剧烈地颤动了起来,于众目睽睽之下,可以看到活死人墓,拔地而起。

    毁灭性的力量震荡而出,地煞浮屠所震荡而出的力量,冲得那些至尊圣帝的大禁制剧烈摇曳,层层崩裂。

    因为他们联手将此地封锁,让地煞浮屠感觉仿佛是为镇压它而存在的,只见其剧烈摇曳起来,吞吐出一道利芒。

    轰!

    数百名至尊圣帝所布下来的大禁制瞬间被冲破得残缺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们被逼得连连倒退,不停咳血,想要维持着这大禁制,不让许道颜有逃离的机会。

    地煞浮屠的力量之可怕,耸人听闻,整个活死人墓的区域都在剧烈震荡着,深处在核心地带的所有人都被冲击得心神颤栗,许道颜感受到地煞浮屠力量的波及,身体龟裂,魂魄也受到不小的冲击,他疯狂运转起《不死逆天术》,连连后退。

    庄梦蝶一干人等更是结阵护住自身也将许道颜给扯了进来,地煞浮屠骤然暴起,着实可怕,如果不是在鸿蒙起源有力量的压制,他们不死也要受到重创,在这一刻,每个人对于地煞浮屠的力量又了极深的体悟。

    一股地煞之力渗透而出,冲击得那些至尊圣帝所布下来的禁制层层破碎,现场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混乱,那封锁住四方的大禁制彻底崩灭,再也没有人能够拦住许道颜一行人了。

    庄梦蝶知道,机会来了,当即带着许道颜迅速逃离,然而就在他们后撤的同时,有百来名至尊圣帝在第一时间出手。

    许道颜微微蹙眉,到底为什么这些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自己?

    在这一刻,庄云飞悍然出手,自他身上的圣帝道催动到极致,一股逍遥意境场域笼罩全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万千幻影同时出现,逍遥宗一脉的手段尽显,将在场那些攻伐而来的至尊圣帝迷惑了,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

    他看了一眼庄梦蝶,她当即会意,施展梦蝶遁法,带着许道颜迅速逃离。

    没有禁制的限制,以梦蝶遁法,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够阻止的,尤其还有庄云飞以及一干至尊圣帝强者的阻挠。

    智觉和尚看到眼前这一幕,咬牙切齿,差点吐出血来,没有想到如此之大的阵仗,竟然还是让许道颜给逃了。

    就在这时,终南山上。

    一道钟鸣响彻四方,咚!

    天罡帝钟也跟着冲天而起,偌大的终南山也跟着地煞浮屠一起似乎要离开鸿蒙起源。

    那被埋葬于天罡帝钟与地煞浮屠之间,有一道古老的棺醇,吞吐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在两大法器的中央,原来这么多年,他们都联手镇压着一尊神秘的存在。

    如今历经无数的岁月,那古老的棺醇中,那存在只怕早已经化为劫灰,然而棺醇却还透发着巨大的威势。

    那些原本想要继续截杀庄梦蝶的至尊圣帝近乎疯狂,谁都想要得到那古老棺醇,将其据为己有,这是大造化。

    就连主宰这一次时间的布衣男子也在第一时间,把注意力从许道颜身上离开,看向那被镇压在终南山核心之处的古老棺醇。

    许多少年皇中皇都明白,这注定不是他们的战场,而是这些至尊圣帝的。

    他们也用自己的手段,纷纷逃离。

    许道颜从来没有在哪一刻,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刚才数百名至尊圣帝出手用大禁制封锁住了一切,哪怕连古老的破空符都未必能够突围。

    哪怕自己踏入圣帝之境也不至于如此,如果不是地煞浮屠与天罡帝钟突然发生异动,只怕自己已经死在其中了。

    庄梦蝶在第一时间将许道颜,元宝,吴小白带回到玄宗当中,她也不想参与到那神秘棺醇的争夺当中。

    这数百名至尊圣帝在对付许道颜的时候是一体的,但争夺这古老棺醇之时,却不是,这关乎到他们未来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