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年糕

    第一百一十八章年糕

    许道颜风卷残云,跟孙灵两个人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饭后,不比像在石榴村的时候,自己还要把碗筷拿下去洗干净,在这里,会有侍女上来收拾这一些,做清洁。

    在将军府里面,总算也能够让自己的母亲享福了,不必那般辛苦,也没有太多安全方面的担忧。

    在石榴村,边戍之地,穷山恶水,随时都会有匈族人来袭,根本无法与石龙城相提并论。

    一家人围在暖炉旁谈话。

    许道颜就把自己一路上所遇到的开心事,都讲出来与众人分享,一些惊险之事,一概不提。

    “道颜运气真好,一路上都能够碰到贵人相助!上一次那一个田公子也是!”吴氏感叹道。

    云舞嘴角扬起,带着淡淡的笑意:“道颜他为人善良,所遇之人,自然也都会是好人!”

    “是啊,这一次我回家,子颜师兄还让我送茶给娘!”许道颜拿出木盒,打开茶气散发而出。

    哑姨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异,随之是满心的欢喜。

    许道颜看向她,道:“哑姨,这茶的煮法很讲究,娘不怎么会,以后就你来吧!”

    哑姨打了一个手势,是没问题的意思。

    云舞知道,眼前这一个不会说话的女人,高深莫测,并没有主动与她多交谈。

    许道颜的母亲,倒是很单纯,毫无心机,是一个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女人了。

    “夜深了,娘,哑姨,你们都早点休息,灵儿你好好陪哑姨说说话!”许道颜吩咐了一句。

    “好的,灵儿知道。”孙灵抱着哑姨的臂膀,两个人回房休息了。

    吴氏也回房了,觉得该给自己的儿子跟云舞留一点空间,临走之时,吩咐了一句:“道颜,你可不要欺负小舞。”

    “……”许道颜彻底没有言语了,云舞一个玄仙,不欺负他已经不错了,自己哪有能力欺负她?

    云舞掩着嘴,低声哧哧地笑着。

    “小舞,若是道颜欺负你,便告诉我,定不饶他。”吴氏不放心,又道了一句。

    “吴姨真好!”云舞笑容灿烂,一对眼眸眯起,如同九天上的月牙,极美。

    吴氏心情很好,回房休息去了。

    许道颜走出了花园别院,云舞相随在其身旁,道:“道颜公子,有时候感觉真羡慕你。”

    “羡慕什么?”许道颜有些不解。

    “羡慕你能够与自己的亲人,如此亲近,这是我不曾有过的,你看吴姨那般疼你,灵儿待你如同亲哥哥,那哑姨虽不说话,但她看你的眼神也很不一样,待你如同儿子一般,真好……”云舞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她浅笑道:“不过今天有幸我能参与其中,能够感受到这一切,已经很满足了。”

    “哎,我连自己亲生父亲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若还活着,他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见我们,若死了,为什么连尸体都看不到!”许道颜一直很在意,自己的父亲到底在哪里,他一直在暗中留意,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消息。

    “子颜先生不是精通术数吗?你与他关系那般亲近,让他为你推算一卦便是了!”云舞柔声道。

    “嗯,等开春回伏龙学院,到时候我就求子颜师兄为我算上一卦!”许道颜郑重道。

    “要让他推算的话,必须有一件你父亲生前所留下来的东西,他才能够寻着其中的一缕气息,进行推算,否则的话,凭空推算虽然可以,但是难度却极大。”云舞善意提了个醒。

    许道颜谨记在心中:“嗯,知道了!”

    “道颜公子,接下来你想做什么?”云舞笑问道。

    “呃?闲着没事干,那就打打蛋!”许道颜从自己的戒指当中,掏出了奇蛋。

    “这是兽蛋?”云舞看着这一颗人头大小的奇蛋,一些诧异。

    许道颜点了点头,咧嘴一笑,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不错,你打一打它,看看有什么反应!”

    “好!”云舞动作极快,一掌拍出。

    这可是玄仙境界之人,一掌之威,仙则滚滚!

    但是在撞进奇蛋的刹那,只见仙则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让云舞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一掌所蕴藏的力量,竟然全部被吸收了。”

    “不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这是一颗奇蛋,也不知道会孕育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许道颜一边说,又引自己一滴精血,融入到奇蛋之中。

    他将仙气催动,时不时地就打它一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能够孕育而出。

    “天石公说,这蛋天生欠揍,只有多打它几下,才能够让它孕育而生,所以你别客气,多打几下!”

    “噗!”云舞掩嘴一笑,看着奇蛋道:“道颜公子,你不觉得这奇蛋是极好的防护法器吗?如果有人打你的话,你直接拿它挡住敌人攻伐,不就可以了吗?防住之后,又可以用它来砸人,只怕效果不弱!”

    “嗯?说得没错,以后就这样决定了!”许道颜被云舞这般一提醒,恍然大悟,既可以用来防身,也能够用来砸人!

    不知不觉天亮了。

    幽州,伏龙学院。

    田甜一大清早,提着一个食盒,来到后山小筑,见无人在院落之中。

    “道颜师叔……”她来到许道颜的房间,喊了一句。

    “不必喊了,道颜师弟已经走了。”孟子颜从自己的竹屋中,走了出来,他步履轻盈,声音平淡。

    “师父,他去哪了?”田甜心头一跳,有不好的预感。

    “回家,石龙城,与家人团聚!”孟子颜来到棋盘边上,盘膝而坐。

    “那云舞呢?”田甜连忙问道。

    “跟他一起回去了!”孟子颜如实道。

    “……”田甜一时间,感觉心中略微苦涩,她将食盒放在棋盘上,道:“那师父,我就先回去了,这里面有年糕,我自己做的,应该可以吃!”

    “嗯?这是给道颜师弟做的吗?”孟子颜哂笑道:“你这丫头还真是偏心,这么久了,从来就不见你做年糕给我们吃过,还真是世态炎凉啊,如果不是道颜师弟不在的话,这一口年糕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是啊,是啊,简直就是目无尊长,眼里只有小情郎啊。”高子期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脸的哀怨。

    “师父!不是这样的,年糕本来就是想要做给大家吃的,道颜师叔没那口福,就算了,你们吃吧!”田甜兴致缺缺。

    “呵呵,好,来试一试丫头的手艺!”孟子颜打开食盒,取了一块卖相还不错的年糕,吃了一口,他顿了一下,神色始终平静,咀嚼了起来,咽了下去。

    “如何?”高子期一脸的期待,问道。

    孟子颜笑容温和道:“甜儿蕙质兰心,聪慧灵巧,果然做出来的年糕,别具一格,真是用心啊,很好,很好!”

    “哈哈,那我也来一块。”高子期抓起一块年糕,一大口咬了下去,咀嚼了几口,噗,一口喷了出来,脸都绿了:“呸呸呸……怎么这么难吃?子颜师兄你坑我啊?”

    在一旁,田甜心情本来就不佳,这一下心情就更差了,不忿道:“有那么难吃吗?”

    田甜抓起一块,吃了一口,噗!也吐了出来:“呃,是有点难吃!就算这样,子期师父你也不用那么夸张吧?”

    “哎,你子期师父真是厚道人啊,这都能吃下去!”高子期一阵叹息。

    “其实丫头从小不曾做这些,如今能够主动做,心意已在其中,这就够了。”孟子颜一言一语,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他看向田甜,道:“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不急在这一时,唯有历经时间磨合与感情沉淀,才能够达到最好的状态,在这些时日,你们分隔两地,你不妨回想一下以前那些不曾在意过的美好,回忆能够帮你收获许多!”

    田甜被孟子颜的话,触动了心神,心中霍然开朗:“知道了,子颜师父,那我就先回家了!”

    “哎,丫头,这么快就回去了?”高子期道。

    田甜白了高子期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心情极好。

    “哎,这白眼狼……”高子期笑骂了一句,拿起了一块年糕,咬了进去,无不恶意道:“回头也要让道颜师弟,尝尝我这宝贝徒儿的心意!”

    “这一盒,回头都交给道颜师弟了,你觉得呢?”孟子颜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高子期嘴里的年糕喷了出去:“子颜你也有不厚道的时候啊……”

    田甜回到家中,田夫人便千方百计,想要让她与萧彦见面。

    “甜儿,那萧彦公子都如此诚心,来到府中,想要与你相见,可你倒好,回来就埋头做什么年糕,这种东西交给下人来就行了,不过你想做,娘也没阻止你,现在该办的事也都办,接下来就听听娘的话吧?”田夫人对于如今的田甜,没有那么强硬的态度了。

    “好吧,既然如此,就见见这一位传说中的萧彦公子!”田甜一口答应下来,她也想知道,这个萧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田家的老祖宗竟然会与萧家的老祖宗私自订下来两个人的婚姻,也不知道对方心里怎么想的。

    田甜打算和萧彦交涉一下,希望能够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