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绿绮

    第一百一十九章绿绮

    萧彦住在田府之中。

    田夫人自然给他安排最高规格的皇室待遇。

    幽州城,作为整个幽州的主城,自然都会有不少的皇亲国戚,来来往往。

    在天石王城会有,幽州城自然也会有。

    萧彦所住之地,在田府之内,所开辟的另外一道空间。

    在这里,一片青翠,林间种植着珍贵的仙木,无一不是培育了上千年,没有受到冬雪的影响。

    白雪中,阳光洒落,鸟语花香,溪水潺潺,表面上浮着一层薄薄的冰霜。

    溪中有珍贵的仙鱼游动,品种各异,形态不一,它们吞吐出来的气泡,浮出水面,破裂开来有一丝仙气流淌而出。

    然而仙鱼有成千上万,日夜汇聚,自然使得这一片天地,仙气无比浓郁。

    与成片成品的青翠仙林所流淌出来的气息结合,更是厉害。

    有一座亭台,通体都是以仙木雕刻而成,在上面,纹路精致,带着一种自然的古韵,每一笔刻画,都堪称鬼斧神工,显然乃是出自墨家之手。

    他一个人坐于亭台之上,品着香茗,举止淡雅,从容,他来到田府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每天都会与田夫人进行交谈,对于田甜的喜恶都了解得很清楚,在他看来,磨刀不误砍材工,知女莫若母,田夫人的信息自然是可信的,所以他做很多的准备,接下来就是等田甜出现了。

    在石亭不远处,有两名侍女后者,随时等待他的命令。

    田甜身着红色锦衣,上面绣色白色云纹,很是显眼,男装打扮,只是已不裹胸,长发散落在身后,行至亭台之外!

    “见过郡主!”两旁的侍女纷纷行礼。

    萧彦转过身来,看着田甜,眼眸之中,精芒流露。

    “原来是田甜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据我母亲说,萧公子已经在田府上居住有一段时日,我一直在外修炼,才刚刚回来,还请萧公子不要见怪!”田甜走上亭台,在萧彦的对面,坐了下来。

    “无妨,无妨,不要在意这些小事,郡主,来尝一下我带来的茶!”在仙木所雕刻而成的桌上,有炉鼎仙炭烘烤,仙铁壶中水雾蒸腾,萧彦亲自为田甜斟茶。

    “多谢萧公子!”田甜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含在嘴里,她舌头展开,眉头一皱,又吐了出来,将茶盖盖上,遗憾道:“茶叶是好,只是做茶的人不行,毫无气韵,比起我师父的颜茶差远了。”

    “哈哈,那是,子颜先生的茶,名气向来很大,但是能够喝到的人,却少之又少,自然比不得,记得帝师孔子渊都称赞过子颜先生所做的茶!”萧彦不以为忤,笑声爽朗。

    “萧公子,此番前来,我有事想要问你,就不拐弯抹角了。”田甜放下茶盏,很是直接道。

    “郡主请说!”萧彦温文尔雅。

    “不知道你对我二人的婚事,如何看待?”田甜问道。

    “老祖宗订下来的,我也很无奈,一开始并不是很愿意,他们让我接触一番,如今见到田甜郡主本人,我倒是觉得老一辈的眼光的确很好!”萧彦先抑后扬,语言的分寸把握极好。

    “感情本是两个人的事,与老祖宗有何干系?我倒是对他们都很不满,私自做出决定,我只想嫁给我喜欢之人,并不想听从老一辈人的意见,在家里,一直听到不少关于萧彦公子的传言,本以为你是一个极为有主见之人,不曾想也是受老一辈人指使的傀儡而已,真是让人失望!”田甜站起身来,目光开始变得锐利,她感叹了一声,就要离去。

    “等等,郡主!”萧彦连忙起身,道:“不妨听我一言?”

    “请说!”田甜直视萧彦。

    “老一辈人,无非只是做一个牵引,如今见田甜郡主,卓尔不群,遗世而独立,更是难得,但不得不说,私下订婚,委实太过仓促,以致于让郡主心生厌烦,实属不该,于礼不合!”萧彦也做出自己的表态。

    “哦?原来萧公子也这般认为,那不如你我二人,一起向家族提出退婚如何?”田甜不缓不急。

    “这,老一辈人,毕竟是我们的先祖,他们的想法还需尊重,如此作为,未免太驳他们的颜面,我觉得此事应该从长计议!”萧彦没有想到,田甜竟然会这么狠。

    “说来说去,萧公子还是注重自己的前程,需要家族扶持,所以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愿,在我看来,堂堂大好男儿,又岂需要老一辈人提携,若真有本事,便自己杀出一个天下,那才当真是大丈夫!”田甜一声轻叹,看着萧彦道:“你若真觉得我是你意中人,就不会做一些让我不屑之事!”

    “这,那好吧,我答应你!”萧彦在这一刻,对田甜看法完全不一样了,这绝对不是寻常女子。

    与以前暗云所说的,任性贪玩稚嫩娇蛮完全不同,在以前的他一直都把田甜当成一个踏脚石而已,根本没有在心里正视过她。

    田甜没有想到,萧彦竟然能够同意,她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毕竟两家联姻,这是一件大事。

    “你所得没错,堂堂大好男儿,无须老一辈人提携,要凭自己的实力杀出一个天下,自己喜爱之人,也要亲自去俘获芳心!”萧彦从容一笑,道:“初次见面,我知道郡主在琴艺之上,有非凡造诣,故而让人寻得此琴,赠予郡主!”

    萧彦手中华芒一闪,一张翠色古琴,静静躺着,韵味流转。

    田甜一看,心神震动,失声道:“竟然是绿绮!”

    “郡主果然好眼力,正是绿绮,希望在以后,我能够为郡主的知音!”萧彦嘴角上扬,笑容温和。

    “虽然我很想要绿绮,但是无功不受禄,萧公子还请收回!”田甜虽然心中喜欢,但若真收了萧彦的礼,以后许多事就更不好处理了。

    绿绮,乃是一把传世名琴。

    在古时,有一名穷苦书生,名为司马相如,家徒四壁,很是贫寒,但他才名冲天,诗赋一绝,受梁州郡王的欣赏,请他作赋。

    司马相如应邀作《如玉赋》,辞藻华丽而不俗,气韵非凡。

    和田渺渺,抱荆玉兮温软。

    岫岩遥遥,握灵玥兮些寒。

    怀佩蝉以明邃,念真琦而忘言……

    梁州郡王见《如玉赋》大喜,就将当时极其出名的造琴师所炼制出来的绿绮赠送给司马相如,他得绿绮之后,如获至宝。

    司马相如本就是一名才子,琴艺精湛,与绿绮相辅相成,使得这一把古琴,盛名传遍天下。

    这是绿绮的由来,一人一琴,名噪天下,为无数人所仰慕。

    卓王孙慕名邀司马相如,设宴招待,他早听闻,卓王孙有一女,名为卓文君,才艺出众,同样精通琴艺,心中期待。

    见其本人之后,更是心中喜爱,当场弹奏一曲《凤求凰》,以心化琴音,卓文君通琴曲暗意,内心欢喜,自那以后,两人缔结良缘,为万古佳话,与此同时,使得绿绮被传颂得更加不凡!

    田甜极其喜爱这一段故事,绿绮一直都是她心中最喜爱的一把古琴。

    萧彦自然不知道这些,这是田夫人暗中告知,他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之内,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了绿绮。

    此琴历经岁月沉淀,更不凡,琴韵之中,暗藏情意,似有《凤求凰》之琴音,在上面缠缠绵绵。

    “郡主能否用绿绮弹奏一曲,就当是我赠琴的回礼了!”萧彦语言很是巧妙。

    “这……”这是田甜自小就喜爱的琴,她并不是没有让人去暗访这一把古琴的下落,只是一直都没有消息,没有想到,竟然在这萧彦的手中。

    “还是算了!”田甜心中几番挣扎,最终还是抵挡住绿绮的诱惑,心中感叹:“若是道颜送我此琴,想都不想便收下了,只可惜那呆子哪里懂得这些?”

    “无妨,待哪一天郡主琴兴大发,想要弹奏绿绮,尽管取走便是。”萧彦很有耐心。

    “多谢萧公子!”田甜行了一礼,离开了此地。

    在接下来的时日之中,田甜每天都陪伴在家人身旁,伏龙学院也基本不去了。

    在另一边,许道颜整日都住在家中,陪伴吴氏,修炼得不多。

    如今他已经不是那么迫切想要提升了,有空的时候,就与云舞***打蛋,心中期盼着这奇蛋孵化。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除夕之夜。

    石岳将军安排了家宴,让许道颜一家,与他们一同团聚。

    许道颜没有拒绝,带着一家人赴宴,其乐融融,每个人都饮了不少酒,吴氏不胜酒力,早早退场。

    哑姨,灵儿陪吴氏先回房。

    许道颜与云舞,石云,石岳喝得极多,一直到很晚才归去!

    两个人行走在将军府内,云舞脸上浮现出酒后的酡红,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妩媚得颠倒众生,她双眸迷离,眼角眉梢尽是欢喜,望着身边的许道颜。

    许道颜吐出了一口热气,看着天空之中皎洁的明月,心道:“也不知道田甜在做些什么?”

    “嗯?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田甜?”许道颜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错愕。

    回到了花园别院之中,许道颜坐在石亭之上,云舞就在她的身旁,她笑容温婉,媚眼如丝,带着几分醉意,凝视着他,声音温柔,透彻骨髓:“道颜,可以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