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二十章 推算黄纸

    第一百二十章推算黄纸

    云舞醉眼朦胧,脸上浮现一抹红霞,显得格外的醉人。

    许道颜看着云舞,刹那间,心跳得极快,有一种难言的冲动,这是一种内心的本能。

    他有些慌乱,紧张:“要怎么吻,我不会!”

    噗哧!

    “哈……”云舞掩嘴一笑,笑得花枝乱颤,更加的迷人,她看着许道颜,眸如秋水,眉如春山:“那你不要动!”

    云舞与许道颜一般高,她一步一步走上前来,每一个举动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许道颜血脉沸腾,云舞缓缓贴近,两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加重,无比炙热。

    她看着许道颜有些慌乱的眼神,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似乎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云舞红唇诱惑,她吻了上来,许道颜心尖一颤,突然按住了云舞:“云舞姑娘……这不是成亲之后才能做的事吗?”

    她看着许道颜,一时间愣住了,顿了顿,笑得更加开心:“好,好,那就成亲后再做!”

    “今天我们都喝得有点多!”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内心平静。

    “是啊,好久都没有这般开心畅饮过了!”云舞看着他,嘴角上扬,带着一丝暖意的笑容。

    “不过,明天我们都要离开了,今日便好好歇息吧!”许道颜坐在石亭的台阶之上,仰望九天,繁星璀璨,散落下点点星辉,月华似银霜,覆盖九州大地。

    云舞在许道颜的身旁,坐了下来,她贴着许道颜的身子,将脸颊贴在他的臂膀之上:“道颜公子,让我靠一会儿,歇息一下!”

    “嗯!”许道颜点了点头,自云舞身上一股异香流淌,让人闻之心中安宁,沉醉,他缓缓闭上双眼。

    这一闭,天便亮了。

    昨日吴氏不胜酒力,早早退场了,她向来早起,要来照顾花园中的植被。

    却看到云舞抱着许道颜的臂膀,睡得很安详,许道颜则是一本正经,坐得很直,没有丝毫的动弹。

    “咳!”吴氏故意发出一点声响。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睁开双眼:“嗯?娘!”

    云舞自然也听到了,只不过她继续佯睡。

    看着吴氏的眼神,许道颜感受自己身上的体温,突然想起,云舞正抱着自己的臂膀,依靠在自己身上歇息,他连忙跟吴氏解释道:“云舞姑娘乏了,所以……”

    “没事,没事,挺好的!”吴氏并不反对许道颜与云舞两个人再一块:“现在你已经十四岁了,云舞是个好姑娘,若是你们互相喜欢,娘今年就给你们置办一下,找个时间成亲吧!”

    “……啊,千万不要!”许道颜心中一急,吴氏误会了。

    云舞心中窃喜,她这时才缓缓睁开双眸,睡眼朦胧:“嗯?吴姨!”

    云舞放开许道颜,站了起来,移到一旁。

    “嗳!”吴氏满心欢喜。

    许道颜也起身,连忙转移话题,道:“娘,对了,我们今日就要走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嗯?”吴氏有些疑惑。

    “我在伏龙学院的子颜师兄,特别厉害,他精通术数,必然能够推算出爹的下落,但需要一件爹所留之物,你那里有没有?”许道颜一直将这一件事挂在心上。

    一说起许道颜的父亲,尤其是可以找到他的下落,吴氏的心情就变得很紧张,她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张黄纸,道:“这是当年你父亲留下来的,你出生的时辰,还有名字,他早就已经算到,名字也是按照他的意思取的!”

    许道颜接过这一张黄纸心中期待,终于可以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在哪里了。

    “好,娘,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不吃完早饭吗?”吴氏没想到许道颜这么急。

    “不了,我还要去天石王城见天石公,他有要事交代给我,而且也想快点知道,爹的下落!”许道颜认真道。

    吴氏一听有公事,不敢怠慢,她也希望能够知道,许道颜的父亲,到底是死是活。

    就在这时,哑姨与孙灵也出来了:“道颜哥哥,出发吧!”

    “那你们一路小心!”吴氏看着众人,轻叹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许道颜朝着吴氏,哑姨行了一礼。

    “吴姨,我们有时间会回来看你的。”云舞盈盈一笑,声音温柔。

    “好!好!”吴氏连连点头,心中欢喜。

    许道颜一行人离开了,在半路上遇到石云,他刚从石龙营归来,在他身边,有白石,秦汉,张超:“道颜,我想带他们一起修行一段时间,师父乃是大兵家,既然他们投身于行伍之中,对他们会有好处的!”

    “呃?也好,那就走吧!”许道颜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石云这么做了,肯定提前与楚兰打过招呼了。

    “那等一下你们先回伏龙学院,我先去找天石公!”许道颜一行人来到将军府后院!

    “嗯!”一道华光垂落而下,众人在第一时间,都传送到天石王城之中。

    如今许道颜乃是天石公直接管辖的人,有要事交代,他们自然不好跟着。

    通过天石王城的传送大阵,他们继续传送往伏龙学院,而许道颜则是在府中战士的接引之下,来到了天石正堂。

    “道颜,见过天石公!”他进入正堂,见天石公虎踞龙盘,坐在太师椅上,躬身行礼。

    “嗯,道颜,这些年来,匈族人极为猖獗,缕缕侵犯我九州神朝的边戍山村乡镇,欺凌百姓,我想也应该给他们一些血的教训,今年立秋,你务必归来,到时候要让你率领兵马,攻打匈族边戍之地,你可敢?”天石公一言一语,都很平静。

    “自然敢!”许道颜拱手一礼,体内的战血顿时就被点燃了,大好男儿,就应该保家卫国。

    “好,那你先去伏龙学院修行,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一件事务必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晓!”天石公吩咐道。

    “是,告辞!”许道颜转身离去,心中期待立秋那一天,快一点到来,他也想要把苏卫给救出来!

    看着许道颜离去的身影,天石公笑容灿烂,抚须自得道:“这孩子不错,是一个好苗子,就让他在战场之上,多磨砺一下,他日必成大器!”

    许道颜离开了天石府,回到了伏龙学院。

    孟子颜与高子期两个人正在博弈,云舞在一旁观看,细细斟酌。

    见许道颜来了,有些疑惑:“这么快?”

    “嗯,天石公交代了几句话!”许道颜来到棋盘一旁,这时孟子颜开口了,道:“道颜师弟,这食盒里面是甜儿特意为你做的年糕,你尝一尝!”

    “哦?好!”许道颜从食盒里面拿起年糕,孟子颜与高子期两个人不约而同停下了思索,看着许道颜,一脸的期待。

    许道颜大口吃下,咀嚼着,似乎根本不当回事,道:“子颜师父,我有一件事求你帮忙!”

    “等一下,道颜师弟,你难道就没有觉得味道有些不对吗?”高子期见许道颜竟然能够吃得下去。

    “呃,是有点不太好吃,但是田甜从来不做东西的人,能够做成这样,已经算不错了!”在石榴村再难吃的东西都吃过了,许道颜跟吴小白两个人,小时候自己烤东西吃,半生不熟都能够吃下去,并且都是一些很粗糙的食物,同样吃得很开心,这年糕已经算好的。

    “哎,果然,懂你的人,会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所以田甜年糕做得自如,你吃得幸福,对于我们,她看着愤怒,我们吃得辛苦,道颜师弟,你也太不讲究了,这都能够吃下去!”高子期一阵感叹。

    儒家之中,是极其讲究饮食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所以每一道菜,他们已经习惯做得很精细,精致,不管是从色香味上都是有极大的讲究,所以吃田甜做出来的年糕,自然觉得难以下咽了,这与个人的生活习惯有关。

    “……”在一旁,云舞掩嘴一笑。

    “……”许道颜没听懂高子期再说些什么,继续拿起一个年糕,含糊道:“子颜师兄,我有一事求你!”

    “嗯,请说……”孟子颜笑声柔和。

    许道颜三两下又吃下一个年糕,他拿出一张黄纸,道:“这是我父亲留下之物,我想请子颜师兄,帮我推算一下,他的下落,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

    孟子颜略微诧异,接过黄纸,这是再普通不过的黄纸了,然而在上面,每一个字,浑然天成,蕴藏天地自然,大道内藏,许道颜三个字,苍劲有力,行笔间,似乎将天地万道的容颜,尽皆展现出来。

    在不懂字的人,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字,但是在懂字的人看来,就能够看出其中玄奥。

    寥寥数字,孟子颜就能够知道,许道颜的父亲,决计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好,我这就推算看看!”孟子颜神色郑重,眼眸之中,精芒流淌。

    高子期眉头一皱,神色变得认真,他很少见到,孟子颜出现这样的表情!

    许道颜在一旁,心情很变得紧张:“太好了,终于可以知道爹的下落了!”

    (PS,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做台风,电线都断了,好不容易终于找到有电的地方更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