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世成谜

    第一百二十一章身世成谜

    在这一阶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

    当日,田甜与萧彦两个人交谈过后,同时向家里老一辈人,提出退婚的请求。

    如果只是其中一方,提出退婚的请求,那也就算了。

    这一次,是双方提出退婚的请求,田夫人在收到萧家老一辈的消息之后,差点被气得晕了过去。

    她无比震怒,对田甜斥喝连连,使得整个田家这一个年过得都很不愉快。

    萧家老一辈人,对萧彦的做法,都能够表示理解,知道此子心思缜密,自有他的打算。

    便顺着他的意思去做,表面的文章,还是得下功夫的。

    从某个程度上来讲,萧家是比较强势的一方,田家相对弱势。

    哪怕整个田家执掌幽州,但是在实力上,依旧无法与萧家比拟,因为在幽州兵权有一半是执掌在天石公的手上,他威望根深蒂固,受无数将士心中敬仰。

    萧城,是萧家一脉的集中地。

    但是核心力量,在辽城,由萧凤直接掌控,萧家无人能够插手,只有邪皇苏若邪与萧尘。

    相传,九州神朝也是一个小世界飞升到鸿蒙起源,当时萧凤乃是整个大辽王朝的执掌者,一代女帝!

    当九州神朝飞升鸿蒙起源之后,大辽王朝变成了辽城!

    这里集中了当年那一批大辽王朝的精锐,以及后续发展的核心力量,极其可怕。

    这些年来,田家虽然不停地发展军事力量,但依旧缓慢,所以他们想要借助萧家的兵马,融入到田家大军之中,使之提升,带来一系列的后续效应是不可估量的,两个大世家利益结合起来,产生的效益是极其可观的。

    在退婚这一件事上,萧家同意了。

    但是田家老一辈人却是表示不同意,显然他们在私底下通过气,就是想要让田甜死掉这条心。

    萧家老一辈人降临,与田家老一辈人当面谈话,田甜与萧彦都在场。

    萧彦慷慨激昂,说自己很欣赏田甜,希望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得到田甜的芳心,不希望因为老一辈人的关系,私定婚约。

    萧家老一辈人对于萧彦的行为无比赞赏,说同意退婚这一件事。

    但是为了尊重田家,也希望田家老一辈人发表自己的看法。

    结果田家老一辈人,与田夫人站出来,强烈反对,说这一件事虽是私定,但是在私下各大世家高层之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果退婚的话,对田家名誉有损。

    让田甜当场颜面大失,就好像她死皮赖脸想要嫁给萧彦一样。

    她心生绝望,哪里知道田家老一辈人与萧家老一辈人互相通气,故意演出这一场戏。

    孟尝君何等人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并不说破,且看田甜如何去应对,同时也对田夫人失望透顶。

    人生总要有许多磨砺,让她自己去经历,而不是每一件事都站出来为她去解决。

    事毕之后,萧彦不停安慰田甜,说会跟萧家老一辈人提出强行退婚,但成不成,他无法决定。

    他在最大限度争取田甜的好感。

    的确也有效果,让田甜觉得这个萧彦并没有那么差,也是受家族所逼,迫不得已。

    并且更大的原因,是在田家老一辈以及自己的母亲,他们反对退婚,她知道萧彦也无能为力,田甜也就不从这里想办法了。

    退婚这一件事,使得田甜与田夫人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疏远了。

    但对于田夫人来讲,这都无所谓,她也是从少女过来的,知道田甜此刻会埋怨自己,但是等到以后她长大,就会知道自己的好!

    此刻,田甜只想在除夕夜过后,立即回到伏龙学院,田家她一刻也不想呆了。

    田文只能够由她去,如今萧彦在田家,他也不好做出一些什么样的表态,身为田家家主,他做事有许多顾虑!

    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讲,要一击必杀,一击即中,否则的话,做这些表面上的挣扎毫无意义。

    田甜回到伏龙学院,正好看到孟子颜,高子期,许道颜,云舞一行人聚在一起。

    “你们回来了?”田甜心中失落,看到许道颜总觉得心里舒服一点。

    “嗯,师兄正在为我推算!”许道颜心中紧张。

    只见那一张黄纸,悬浮在半空之中,孟子颜引出其中气息,融入到虚空之中。

    在他身上,一道道金光波动而出,衍化出各种天地符文,对许道颜的父亲下落进行推算。

    每一道天地符文都根据黄纸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进行衍化,形成一道画面。

    若是在以前,只要孟子颜推算,那些天地符文很快就会进行衍化,形成具体的画面。

    然而如今,却能够看到,每一个符文扭曲,上面的光影游离不定,极难捕捉。

    “子期,助我一臂之力!”孟子颜额头满是大汗,他眉头紧皱。

    在一旁,高子期指尖吞吐出浩然金光,融入天地符文之中,进行衍化。

    与此同时,当日那一尊麒麟圣兽也出现了,它脚踏祥云,悬浮在半空之中,嘴里吐出一卷书。

    将那天地符文全部吸纳进其中,麒麟乃是天地承认的正统圣兽,素来有天心之称。

    他们三者联合,进行推算。

    那一卷书一点一滴展开,衍化出一丝画面的刹那。

    顿时,只见书卷寸寸崩碎,高子期,孟子颜,麒麟圣兽,身躯一震,齐齐吐血。

    “师兄!”

    “师父!”

    许道颜,田甜心中大惊。

    “无妨!”孟子颜擦去嘴角的血渍,神色凝重:“道颜,你的父亲来历深不可测,不是我们所能够企及的,这一件事,只有你去到苏州之后,寻孔子渊师叔祖,也许才能够推算出你父亲的下落!”

    “什么!”许道颜一阵错愕,他父亲的来历,竟然如此神秘,连孟子颜都推算不出来。

    云舞看向许道颜,心中复杂:“当今能够让孟子颜,高子期,麒麟圣兽联手都推算不出来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道颜他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原本她喜欢许道颜,就是因为他出身平凡,不会有太多纷纷扰扰,她厌倦了那一种世俗中的纷争生活,只想逍遥世外,与自己所喜欢之人,当一对神仙伴侣,如今看来,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简单。

    “道颜师弟,你父亲身份神秘,遮蔽天机,反噬一切推算之人,手段霸道,对你来将,是祸非福。”高子期郑重道。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子期你不要危言耸听!”孟子颜摆了摆手:“道颜师弟,这一件事,顺其自然,如今能够知道的事,你父亲并不想见你,他有他的事情要做,待到有一日,他想见你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无人能够阻止!”

    “也就是说我爹还活着?”许道颜心中惊喜,无论如何,只要还活着就好。

    “能够将我们打伤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死!”高子期龇牙咧嘴,捂着胸口。

    孟子颜没有多说,他想起当日吴小白的师尊,那一尊墨家的无上存在:“他的父亲难道是?”

    “今日这一件事,在场的人,不要向外提起!”孟子颜下令道。

    “是!”众人应了一句。

    许道颜一时之间,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自己的心头:“难道父亲是十恶不赦的存在?”

    “那我接下来该做些什么?”许道颜一时间,感到有些茫然。

    “道颜师弟,不要给自己增添心理负担,做好你自己就可以。”孟子颜温和道。

    “算了,不想这一些了!”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但心中却很在意。

    “道颜师叔,你没事吧?”田甜有些担忧,问道。

    “没事,我想一个人出去走一走!”许道颜摇了摇头,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似乎很严重。

    在他心里在意的是,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恶人。

    为什么他不出来见自己,他心里有很多很多的疑惑,无人能够给他答案。

    云舞轻轻一叹,也走了出去,田甜没有多说什么,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许道颜:“子期师父,你的伤没事吧?”

    “嗯,还好,并没有大碍!”高子期摆了摆手。

    “带我去修炼吧!”田甜再一次提出要求,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让她意识到,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她要强大到让田家老一辈人都不敢去干涉,掌握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于田家所发生的一切,高子期洞若观火,也能够明白田甜的心情,便带她离开了。

    许道颜走出了伏龙学院,不知不觉,来到了石龙商会前。

    云舞原本想要暗中跟着他,但是突然一道声音,在她身后传来:“云舞姑娘,好久不见!”

    她眼眸微微一眯,知道萧彦来了:“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

    她转过身去,萧彦正在她的身后,两个人就像多年的朋友一样,行走在大街上,很是自然。

    “没有想到,以云舞姑娘的能力,都没有办法引诱那许道颜?”萧彦笑道。

    “他情窦未开,对于很多事都极为懵懂,所以没有那般好引诱,既然萧彦公子已经来了,那我也应该退走了!”云舞平淡道。

    “不急,虽然你没有成功引诱到许道颜,我不会怪你,感情之事,原本就是难以勉强,有一件事,我想要交给你,做完这一件事,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萧彦心机深沉,带着冷笑,显然有所预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