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三十四章 琴舞双绝

    第一百三十四章琴舞双绝

    寻欢楼。

    在寻欢候的带领下,众人进入到十八层,还是当日那仙峰之上,他们齐齐落座。

    一名名仙女,抱来一坛坛的神仙酒,品质极佳,一盘盘的烤牛腿,似乎这就是寻欢候的最爱。

    许道颜,元宝,寻欢候都是抓起来直接咬,而云舞,醉蒹葭则是在银盘去前,用小刀切片,细细咀嚼。

    “啧啧,这寻欢楼的设计,真是巧夺天工!”元宝一手握着黄瓜,一手抓着烤牛腿,一边一口,嘴里含糊,连连赞叹:“可以想象得出,寻欢候,必然是一个风雅之人,审美非寻常人可比,当世一流,少有人能及。”

    “哈哈,过奖,过奖!”寻欢候连忙咽下嘴里的肉,乐呵呵,颇为自得:“当年建这寻欢楼的时候,我可是跟墨家的诸多大师,商量了好多次,在外形上进行变化的同时,还能够保证内部的一切!”

    “以后我也要建这么一座楼,不过收罗的却不是美人,而是无数的奇珍异宝!”元宝想一想,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极为兴奋。

    “来来来,大家先喝一下!”寻欢候放下了手中的烤牛腿,直接拍开泥封,大饮了一口。

    许道颜与元宝自然也都是不好意思用碗了,也纷纷拍开泥封,对饮一番。

    在一旁,醉蒹葭与云舞两个人坐在一起,她们用玉壶倒在杯上,细细品酌。

    “哈!这神仙酒,还不错,不过比起我师父当日给我喝的酒,还少了一点韵味!”许道颜在喝那老乞丐的神仙酒之时,偶尔也能够听他唠叨几句关于酒的知识。

    “啧啧,道颜大兄弟这品鉴能力极高啊,这酒年份虽然够了,不过酿酒的人,的确不咋滴,以致于这酿出来的酒,气韵不足,看来道颜大兄弟以后将会是一个喝酒的行家啊。”寻欢候此言,出自本心,一般人是无法像许道颜这样,能够进行品评的。

    “哪里,哪里,我只是随口瞎掰,不值一提!”许道颜连连摆手,被寻欢候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要我说这酒啊,等你们有空来中央神朝,到时带你们喝最好的酒,我去八仙山拿一点出来!”元宝喝下几口酒,也开始吹牛了。

    “哦?八仙山,啧啧,酿酒的名气可是极大,相传是与轩辕圣帝相交至深,专门为其提供酒的,许多酒神都会汇聚在那里,交流酿酒心德。”寻欢候对于这些都很感兴趣。

    “嘿嘿,不错,何叔跟我关系挺好,以后你们尽管来中央神朝,我来招待,我向何叔讨酒喝,他敢不给,我就给他下药偷酒!”元宝哈哈大笑。

    “何叔?莫非就是酿酒之神,何不死?”寻欢候眼前一亮。

    “寻欢候可真是手眼通天,这都知道,看来真的是同道中人啊,来来来,喝一个!”元宝哈哈大笑。

    元宝的行事风格,让许道颜一阵无语,连自己的叔都可以下药,他心里对元宝更加提防了,绝对不可以轻易相信。

    酒过三巡,寻欢候脸上带着几抹酡红,笑道:“相传,云氏善舞,而蒹葭对无关风月,一直很是喜欢,不如道颜大兄弟,你把无关风月拿出来,让蒹葭弹奏一曲,云舞姑娘为我们跳上一支舞如何?”

    “好啊!”许道颜自然不会拒绝,当即拿出了无关风月,反正只是弹一曲而已。

    醉蒹葭没好气地瞥了寻欢候一眼,她对许道颜可是没好感,如今竟然还要献艺,但是她还是想要感受一下,无关风月。

    云舞笑容温婉,她站起身来,道:“蒹葭姑娘,请!”

    醉蒹葭盘膝而坐,她将琴放于双膝之上,琴身古韵流淌,大有一种遗世而独立,对世人流言皆不在意,我自独行,超凡脱俗于世间的意味在其中。

    云舞凌波微步,每踏出一步,都有一种韵味在其中,隐隐之间,可以看到她脚下生出一道白莲虚影。

    “厉害,这可是传说之中的步步生莲,云舞姑娘这白莲圣洁,却暗藏情韵,这一支舞是跳给自己喜欢之人看的,我们这都是沾了道颜大兄弟的光啊!”寻欢候很是惊叹,以云舞如今的修为,竟然能够到达步步生莲的境界,这在舞之一道上,得有多高深的领悟。

    许道颜一阵错愕,他却是没从中看出那么多深奥的东西来,只是真觉得云舞很美,极美:“寻欢大哥,你就不要瞎说了!”

    “哈哈哈,好吧!”寻欢候大饮了一口,心中畅快。

    元宝虽然也在欣赏,但都在暗中观察许道颜与寻欢候两人,心中也不知道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醉蒹葭心气极高,一般人她不可能会奏琴给人当陪衬,不过云舞给她的感觉,的确清新脱俗,短短几步间的味道,她就可以知道,这些年来,云舞在苏州那些红尘之地的所作所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气韵这种东西,这是由内而外散发,一目了然,做不得假。

    铮!

    醉蒹葭波动琴弦,杀音激荡而出,似有金戈铁马在奔腾,铺天盖地而来。

    哪怕元宝都不由得心中一惊,许道颜不由得一个激灵,一股气直冲头顶。

    寻欢候一脸笑眯眯的,不为所动,他知道这是醉蒹葭想要看云舞,如何去舞。

    她双眸闭上,立于其中,一动不动,身姿挺拔,柔美万分,每个人都注视着云舞。

    伴随着琴音激荡,她眼眸缓缓展开,从其目光之中,一点一滴,流露出锋芒与坚定。

    云舞步履轻点,朵朵白莲之上,花叶如剑,凌厉非凡,她身姿摆动,轻盈如风,飘逸婀娜,高远空灵。

    醉蒹葭眼前一亮,拨动琴弦,以心化音,金戈交击,是血与铁的碰撞,仿佛就在眼前,想来醉蒹葭是经历过战争,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将琴音弹奏得如此真实。

    云舞刚柔并济,英气逼人,如同在战场上杀敌,但每一个动作,却美得让人心颤。

    紫色飘带,在其手中,如同一条长龙,时不时爆发出凌厉的杀机,撕裂长空。

    醉蒹葭弹到曲深处,心中一痛,似乎回想起小时候,在那战场之上,自己最爱的父母,就那般死在自己的眼前,若是她当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绝不止于如此。

    她心中那一缕恨意与悲念,融入琴音当中,传递而出。

    云舞感同身受,若自己所爱之人,在战场之上,受到危险,她会如同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

    她回想起当日匈族刺客那一剑,自己瞬间的反应,以及自己面对高子期,与其对弈的决心。

    她的舞步,带着丝丝情意,极为绵长,一举一动,透着惨烈与决绝。

    众人只看到,漫天的白莲绽放开来,在花瓣之上,交织着缕缕红色的情丝,圣洁凄美。

    在这一瞬,云舞目光变得异常锋芒,杀机流露,极为冷冽,然而她的心却是炙热的,那是一种对挚爱不惜一切代价的守护。

    就在这时,醉蒹葭按住琴弦,没有继续弹奏,云舞也恰恰收住,停下身来。

    “相传,醉蒹葭所弹奏之曲,尽是奢靡之音,使人堕入温柔梦,美人乡,销魂蚀骨,纸醉金迷,如今亲眼所见,却是不然!”云舞看着醉蒹葭,心中戚戚,嗓音带着些许无奈,人的身世由不得自己选择。

    “在醉城之中,大部分都是贪图享乐之人,弹此琴曲,岂不是对牛弹琴,观云舞姑娘气韵非凡,外柔内刚,举手投足,超凡脱俗,倒也不枉我为你陪衬,弹奏此曲。”醉蒹葭将无关风月还给了许道颜。

    “蒹葭姑娘,心事深藏,尝尽大悲大苦,各种心酸,不足为外人道,是我以舞为衬!”云舞坐在醉蒹葭身旁,为其斟了一杯酒。

    “云舞姑娘,何尝不是敢为自己所爱抛开一切,不惜性命,我要与你喝一杯!”醉蒹葭对云舞极其赏识,白玉仙杯轻轻一碰,两人一饮而尽。

    “哈哈哈,当真是琴舞双绝啊,这还是我平盛所见!”寻欢候如今还能够感觉到,一股杀韵藏于四方,流转不散。

    许道颜眼角流下几滴眼泪,连忙擦了一下,醉蒹葭见到,神色一滞,顿了顿,她略带嘲讽道:“道颜公子,为何流泪?”

    “没什么,我好像从琴舞之中,看到了一片战场,见到自己发小兄弟父母被杀,我却无力相救,诸多村民在匈族的铁蹄之下,被践踏屠杀,毫无反抗之力,不知不觉,就流泪了!”许道颜如实道。

    “啧啧,听闻琴舞一道的造诣上,九州神朝造诣乃是最为巅峰,以前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以前在中央神朝所见,皆是些庸俗之流!”元宝发自内心的赞叹,眼前这两个女人,实在不简单!

    “多谢!”云舞与醉蒹葭两个人微微一笑,她们并不否认。

    顿了顿,元宝话锋一转,看向许道颜,嘿嘿一笑道:“道颜兄弟,当日在那火帝古棺上,你得到什么宝贝,可否能够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终于,重点来了,这是元宝最想知道的,火神古棺之中的遗留绝对是最珍贵的。

    寻欢候,醉蒹葭,云舞都极为好奇,看向了许道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