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三十五章 醉夜

    第一百三十五章醉夜

    许道颜就知道,这元宝绝对没安好心,指不定在打自己的主意,但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见寻欢候,醉蒹葭,云舞都一脸的好奇,他也不好拒绝。

    “嗯!其实也没什么,就寥寥数件。”他将火神道袍,地磁道炉拿了出来。

    寻欢候神色一惊,道:“什么,竟然都是神道器,这地磁道炉更是特别啊,受地磁神火日夜孕育,极为非凡!”

    云舞之前早就看过了地磁火神剑,感觉这火神道袍的气息,比起剑还要弱一些,不过这些都能够算得上顶尖之物了。

    元宝眼都红了,想要把许道颜给吃了的心都有了,这些要是落到他手里的话,不知道有多好。

    他一脸羡慕道:“哎,这里随便一件就能够抵过我所获得的那些了,道颜兄弟的气运实在比我好太多了,对了,母剑呢,我所得到的都是子剑,已经拍卖出去了!”

    “母剑我交给石龙商会,让他们帮我去卖了,倒是元宝兄,你也得到不少,拿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呀?”许道颜实话实说,在一旁的元宝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心里把许道颜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好几遍。

    “你把价格抬得那么高,我的东西都被石龙商会给抵挡转化为神币,换地动道盘了,现在身上一件宝贝都没有了。”元宝一副极为受伤的模样,欲哭无泪,显得很可怜,仿佛他才是这件事的受害者。

    “哎,这件事,都怪我,当日一直以为你是故意拿我当挡箭牌,想要让我受那火神一击,然后你从中得利,所以一直耿耿于怀,跟你抬价也是一时冲动!”许道颜将两件宝贝收掉,元宝眼睛直勾勾的,舍不得离开,只要能够得到一件,他又是一夜暴富了。

    “怪我,怪我,我本就不该跑,应该挺身而出,为道颜兄弟挡下那一击的……”元宝抹了几滴眼泪,悔恨不已。

    这些年来,已经造就了他,一出现无法抵挡的危险,就要在第一时间跑得远远的。

    因为在盗墓这一行,没有侥幸,真遇到危险如果不在第一时间跑掉的话,可能只是迟疑那一刹那的时间,就有可能万劫不复,这种例子见过太多太多了。

    “没事,不用难过,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利益,所以我得到了这些神道器,元宝兄只能够拿些神则器了,这就是命啊!”许道颜呵呵一笑,说得云淡风轻,元宝的心里都快要气炸了,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是啊,是啊!”表面上,元宝还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连连称是。

    众人又一起喝酒,在一旁,醉蒹葭嘲讽道:“我以为道颜公子怎么变得那般大气,原来是一夜暴发,也难怪了,凭着你的出身,怎么可能拿得出那么多钱!”

    “能够得到,这也是道颜的气运,他为人真诚,毫无心眼,故而能得上苍恩泽!”云舞接过话头,言语温和,化解了有可能会发生的争吵。

    许道颜则是假装没听到,与他们继续喝酒,从白天,喝到夜幕降临。

    云舞一直都没有阻止,萧彦一直以秘术传音,让她尽量让许道颜多喝一些。

    上一次自从许道颜在寻欢楼喝过一回酒之后,寻欢候就四处找上好的神仙酒,只是在幽州这个地方,酿制出来的神仙酒都不怎么样。

    萧彦特意让人从苏州萧城带来的神仙酒,让人以适中的价格,卖给寻欢候,也只有这酒,才稍稍让他觉得满意。

    萧彦知道寻欢候与许道颜甚是投缘,若是得到一些不错的好酒,必然会请他喝酒,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内,没有丝毫的偏差。

    包括今日,也是他有心安排,田甜早在昨日归来,因为田家老一辈人有事找她商量,这也是萧家老一辈人提前串通好的。

    每个人的酒量都很不错,酒至尽兴,这才散场。

    根本不用云舞让许道颜多喝,他性情豪爽,连连对饮,如今连走路都有点不稳当。

    虽然这神仙酒的气韵不足,但是酿制酒本身的粮食,绝对都是农家种植出来,神仙级的米粮,不然绝对不可能酿制出这种品质酒来。

    许道颜喝多了,但却感觉浑身毛孔张开,很是舒服,在一旁云舞扶着他,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在路上慢慢行走。

    元宝直接四仰八叉,倒在仙峰上打起了呼噜,想要害许道颜,并不急在这一时。

    他在中央神朝的时候,都是什么待遇,生活也极为阔绰,如今身无分文,自然要找一处好的地方,蹭上一段日子再说,而且他能够看出许道颜对他依旧有很强的戒心,所以还不着急。

    寻欢候极为好客热情,自然也不可能会赶元宝离开,在他与醉蒹葭走之前,还让一名仙女在一旁伺候元宝,随时准备待命!

    “这叫元宝的人,心机深沉,很是狡诈,接近许道颜只怕没安好心,留在寻欢楼里,真的好吗?”醉蒹葭也见过不少人,她还是有自己的识别力。

    “呵呵,每个人都有他的好与不好,有利必有弊,道颜大兄弟需要成长,这元宝虽然心机深沉,但心地却也不那么恶毒,让他们两个人斗一斗,也不错,无非就是钱财上的损失,都无伤大雅。”寻欢候在这些事情上,看得比醉蒹葭要透彻许多。

    “你倒是看得开!”醉蒹葭回到了三十三层楼,在这里处处宫阙,一轮明月高挂,繁星璀璨,华光垂落而下,她的脸上,一片红霞,能够认识云舞,也算是一件开心的事。

    她与寻欢候两个人在一座宫阙亭台之上坐下小歇。

    “凭心而论,如今你再看道颜大兄弟,感觉他如何?”寻欢候笑问道。

    “没那么差劲,仅此而已。”醉蒹葭撇嘴道。

    “哈哈,如果真只是那样,云舞就不会喜欢他了!”寻欢候看着九天之上的明月,道:“云舞这个姑娘,心气极高,超凡脱俗,不肯在红尘间同流合污,是一难得的奇女子,你若有空,不妨多去伏龙学院走一走,顺便也能够认识孟子颜,高子期这些人,对你会有不小的提升!”

    “哦,高子期吗?嗯,我会找时间去的!”醉蒹葭主修琴艺,的确高子期值得拜访。

    寻欢候哈哈一笑,起身踏空而去,只留下一句话:“那你早点歇息吧!”

    醉蒹葭嘴角上扬,笑道:“无关风月,无关风月,也不知道田甜收那琴时的表情如何?许道颜呀,许道颜,到时候看你要如何去收场!”

    云舞与醉蒹葭两个人一杯杯品酌,自然不会喝多,许道颜与高子期,元宝都是一坛一坛的喝。

    哪怕他们修为极高,但这神仙酒,是神仙境的人,才能喝的酒,自然是抵挡不住。

    玄仙,乃是凝练自己的仙则。

    灵仙,把自己的仙则之中,融入自己的灵智。

    道仙,将自己意志与仙则相融,凝聚成仙道!

    神仙,要将自己的仙道,衍化为神则。

    神仙,是最接近神之境界的仙,是仙之境界的极致,只要踏出一步,那便是神了。

    所谓八仙,由此而来,人仙,地仙,天仙,真仙,玄仙,灵仙,道仙,神仙。

    在回去的路上,许道颜与云舞两个人搭着肩膀,无比亲密,夜已深,街到上稀稀落落,没有多少人。

    “喝,再喝……”许道颜醉眼朦胧,脸上早已是通红。

    云舞盈盈一笑,道:“道颜,你可要醒醒,我们这就要回伏龙学院了,要是被子颜先生看到你这副模样,那可不好!”

    “那我不要回去,不回去了!”许道颜含糊道。

    “要去哪里?”云舞声音温柔。

    “去客栈!”许道颜本能回答。

    远远的,萧彦与田甜两个人正看着这一幕,道:“我还以为郡主心中在意的人是谁,原来便是他,这许道颜真的值得你喜欢吗?”

    田甜眉头紧皱,神色复杂,心里吃味,道:“他与云舞两个人,不会发生什么的,我相信他!”

    “呵呵,看来郡主还不太了解男人,这许道颜出身乡野,哪里会有那么多讲究,懂得洁身自好,云舞这样的女人对他而言,才是他想要的,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萧彦言语里面,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云舞的鄙夷与厌恶,他曾经想要成为云舞的入幕之宾,却求而不得。

    “什么赌?”田甜心头一颤。

    “就赌他今夜,会不会与云舞发生关系?”萧彦淡笑道。

    “定然不会!”田甜认真道。

    “我觉得会,赌注就是如果他们发生关系了,郡主就接受我的绿绮,如何?”萧彦并不着急,此琴为田甜所钟爱,想她必然不会反对。

    “好,若是他们没有发生关系,我便赠你一把神剑,希望萧彦公子能够斩断家族对自己的束缚,远走高飞,扶摇直上!”这个赌注有点奇怪,但是田甜还是接受了。

    “这自然好!”萧彦刻意拖了一段时间,没有立即执行,他与田甜两个人在暗中跟了一段路,这才下了命令:“云舞,开始吧!”

    云舞收到萧彦的传音,她与许道颜无比亲近,搀搀扶扶,慢慢行走,有意无意间,在他的耳边轻轻道了一句,暗藏媚音,可勾人心神:“道颜公子,你看我美吗?”

    许道颜眼神朦胧,喘息粗重,看着云舞,笑道:“很美!”

    “吻我好吗?”云舞媚眼如丝,凝视着许道颜,无形之中,一股魅惑的力量,让许道颜一下子心里没有了顾忌。

    (大家有花记得投花,没号的先注册一个收藏,每天签到,就会有鲜花跟凹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