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入王门深似海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入王门深似海

    云舞将自己为何会与许道颜相遇,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田甜很是吃惊,心中翻江倒海,她也没有想到,云舞与萧彦竟然会是合作关系,也不曾想到,萧彦的心机竟然如此之深。

    更没有想到,就在云舞勾引许道颜的过程当中,她突然发现这是自己想要的人,本是要害他,变成要护他。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何必告诉我这些?只要你不说,就能够得到你想要的!”田甜不明白云舞的行为,到底有何意义?

    “与虎谋皮,就在刚才……”云舞将刚才所发生的事告诉了田甜。

    “什么,萧彦竟然敢如此?我不会放过他的!”田甜大怒,眉宇间杀气凌人。

    “没什么他不敢的,你追究这一件事也没用,他做事滴水不漏,天衣无缝,你这样做只有打草惊蛇而已,让他更加有心去提防。”云舞轻轻一叹。

    “好吧,以你的演技,其实可以瞒骗过道颜,他那么傻,根本不会发现!”田甜还是有些不解。

    “天下间,没有不漏风的墙,我不想他到以后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如此陌生,就算赢,我也要赢得光明正大,让他选择无悔,这才是我想要的。”云舞看向田甜,言语中满是自信。

    “这样的话,你想要赢我,就很难了。”田甜没有丝毫的退让,反击道。

    “其实感情间,哪里有什么胜负,看道颜如何去选择而已,只是萧彦此人,需要提防,你要提醒一下道颜才是。”云舞言语淡然,一声轻叹。

    “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做?”前一刻,两个人还在对立,在这一刻,田甜与云舞同仇敌忾,原本自己对萧彦还挺有好感的,但是则是彻底厌恶了。

    “要离开一段时间,没有脸见道颜了,我想要变得更好,然后出现在他面前!”云舞从心里觉得愧对许道颜。

    “……”田甜无言以对。

    “我要走了,临走时,告诉你一句话,你田家老一辈人的话,也未必可信!”云舞话音一落,转身离开。

    田甜心头一颤,没有说话,如果没有田家老一辈人跟萧彦里应外合,一切也不可能安排得如此严丝合缝,滴水不漏。

    她起身回田家,这一件事她要告诉孟尝君。

    在伏龙小筑之内。

    孟子颜与高子期两个人秉烛夜战,盘膝坐于棋盘上对弈。

    “没有想到事情峰回路转啊,子颜,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刚才那一下,只插一点点,云舞就会死于非命,等待道颜将会是万劫不复的境地,法家那一群,是非分明,根本容不得徇私枉法,可不会管道颜的身份。”高子期显然将刚才那一幕尽收眼底。

    “这是道颜的命,冥冥之中,皆有注定,我们又何必操心,有些事,的确是他该经历的。”孟子颜一声轻笑,看着夜空上的浮云,道:“云舞真是奇女子!”

    “凭心而论,换成我是道颜,我也喜欢云舞……”高子期哈哈一笑。

    “的确让人心生喜爱,她竟然能够把真相跟道颜与田甜和盘托出,可见她是真心喜欢道颜。”孟子颜轻轻一叹。

    “也不知道道颜心里的选择,到底是什么?”高子期如今也有些弄不清楚了。

    许道颜在田府门口不远处徘徊,就是想要等云舞出现。

    田甜在回府的路上,看到了他。

    “呆子,你在这里干什么?”一想起他吻云舞的画面,她心里就没好气,但一想到是被云舞媚术勾引的,也就没那么计较了,但她却不知道,许道颜在清醒的时候,客栈房间内,也吻过云舞,这就是女人的小心思。

    田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云舞只告诉她萧彦的计划而已。

    “我……”许道颜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要找云舞?”田甜心中吃味,知道他担心云舞。

    “嗯!”许道颜连连点头。

    “放心吧,她没事的,刚才找过我了,把事情都跟我说了一遍,现在她已经走了!”田甜此刻也不知道心中是悲还是喜。

    “她去哪了!”许道颜连忙问了一句。

    “我哪里知道?你……很喜欢她吗?”田甜见许道颜那么关心云舞,心里酸溜溜的。

    “我不知道,主要怕萧彦对她不利!”许道颜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放心吧,没事的,她说要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然后再来找你!”田甜心中一阵感慨,凭心而论,云舞是一个难得的女子,她也很佩服。

    “好吧!”许道颜多多少少,心中有些失落,其实自己一点都不怪云舞,她在想些什么?

    知道云舞没事,许道颜也就放心了,他自顾自走向伏龙学院,与田甜擦肩而过。

    “你要去哪?”田甜见许道颜问完,就再也没与他多说什么,心中一紧,回头问了一句。

    “回学院,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许道颜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戒指之中,取出了无关风月,递到田甜面前,道:“送你的,差点忘了。”

    田甜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送自己的东西都差点忘了,女人总是对这些小细节特别在意。

    “你这呆子,可知道送这琴的含义?”田甜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难道他真把自己当成了兄弟?

    “啊?送琴能够什么含义,之前你帮助过我不少,我那时身无长物,没什么好东西送你,刚好在这一次拍卖会上,据说此琴极好,就买下来了。”许道颜一阵错愕,根本不知道田甜在说些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田甜愣了一下,心情由阴转晴。

    “难道还是假的,你就跟我说这把琴是不是好琴,如果不是好琴,我去石龙商会退了换更好的便是!”许道颜一阵无语,整个石龙商会的拍卖盛典,这是唯一一把古琴。

    “这当然是好琴!”田甜一把从许道颜手中抢了过去,抱在怀里。

    “那不就好啦!”许道颜都不知道,田甜刚才那一副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颜,你先别走,我带你见我爹!”田甜心中欢喜,想来也是,许道颜不懂这些含义,只是觉得此琴名气大,又是一把难得的传世古琴,就买下来了。

    “啊?为什么见你爹?”许道颜愣了一下,不知所以。

    “让你见你就见,哪来那么多为什么!”田甜心中欢喜,抱着无关风月,拨动琴弦。

    一股琴韵波动而出,的确是一把好琴,不比绿绮差。

    只是因为绿绮的主人,名气大,一段佳话,造就了它的未来。

    “好吧!”许道颜也只能够答应。

    田甜带着许道颜回府,第一时间就有眼线连忙去通知田夫人。

    “你这个呆子,我跟你说一下这个无关风月的故事吧。”在田府中行走,田甜抱着琴,蹦蹦跳跳,娓娓道来:“当时有那么一对男女,他们都精通琴艺,然而却都有家室……”

    “哦,原来如此!”许道颜恍然,他看着田甜,道:“那跟我送琴有什么关系?”

    田甜一阵无言,哑然道:“你这个呆子啊,你送我无关风月,我们这些修炼琴艺之人,自然会往那个方面想啊,就是你送我此琴,跟男女感情没有关系,只是当成好友而已!”

    “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许道颜一脸疑惑。

    “我跟你说不清楚!”田甜脸上升起一抹红霞,近乎抓狂。

    “就你事多!”许道颜耸了耸肩,表示不能理解。

    “你才事多,事儿妈!事儿妈!”田甜被他气得直跳脚。

    两个人一路斗嘴,突然半路上,一排侍女走了出来,她们手里提着灯笼,拿着华盖,排场极大。

    田夫人被簇拥在中心,她举手投足,雍容华贵,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道:“甜儿,你可回来了!”

    “嗯?娘?”田甜第一时间,就感觉没有好事发生。

    “这是哪位呀?也不给娘介绍一下?”田夫人明知故问道。

    “这位是道颜师叔!”田甜紧贴着许道颜的身体,这是在向田夫人表态。

    “原来如此,儒家最注重纲常伦理,你们这样,成何体统?我们田家可是重地,不要随便一只阿猫阿狗就往家里带!”田夫人见田甜竟然敢当面挑衅她的威严,声音带着一丝怒意。

    许道颜一时间,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听田夫人如此羞辱许道颜,田甜冷声道:“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让开!”

    “田甜,你越来越大胆了,这是你跟为娘说话的语气吗?”田夫人勃然大怒。

    “若是你好言好语,我自然不会忤逆,只可惜你恶语伤人,希望我能用什么好语气跟你说话?”田甜虽然师从儒家,极重孝道,但也知道,愚孝学不得,为儒家弟子,要有明辨是非黑白的能力。

    “你!”田夫人怒目圆瞪,冷嘲热讽,道:“来我田家之人,无一不是高官鸿儒,皇亲贵戚,乡野之人,岂能够随意踏入,要是有些陋习杂气传了进来,可不好,贱民就是贱民,田甜你不要分不清楚形势,毁我田家未来的前程!”

    “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了!”许道颜听了半天,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对于这种事,他早就习惯了,皮笑肉不笑:“那我就先告辞了!”

    田甜心里着急,又气又苦,道:“你给我回来,田家还轮不到她做主!”

    田夫人看到这一幕,眉开眼笑,心里极为得意,她就是想要挫一挫许道颜的气,让他知道,自己与田甜有多大的差距!

    田家是他完全不可企及的存在,哪怕是孟子颜,高子期的师弟,想要跟田甜在一起,也是高攀,要让他有自知之明,远离田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