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三十八章 见田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见田文

    对于许道颜来讲,田家算什么,再大的权势都与他无关。

    他从来就不会去攀附这些东西,没有丝毫的意义。

    本来是想走的,他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看着田夫人,哂笑道:“对了,我师父曾经给我一道令牌,说我只要执此令牌,想要见邪皇都能见得到,九州神朝就没有我去不得的地方,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话音一落,许道颜拿出仙铁浇筑的令牌,在上面龙纹缭绕,皇者风范彰显,一个苏字铁画银钩,正气逼人,一股浩气冲霄,连伏龙学院的孟子颜与高子期都被惊动了。

    “这是邪皇与子渊师叔祖的气,苏皇令!”两人相觑一笑,那个方向,是田家的。

    田夫人看到,脸色一片苍白,她连忙后退了几步,躬身一礼:“拜见苏皇令!”

    苏氏为皇族,但并非每一个皇族子弟都能够得到苏皇令,他要有极高的地位,得到各大世家的认可,还有受无数黎民百姓的拥戴,由邪皇亲手打造,孔子渊提刀刻字!

    在整个苏州皇室,能够得到苏皇令之人,不上五指之数。

    田夫人心头一震,许道颜竟然有那么大的背景,他的师父竟然连苏皇令都能够给他,这是多大的信任?

    “田夫人为何行此大礼?来田家中人,无一不是高官鸿儒,皇亲贵戚,我这等乡野之人,来你田家,要是给你们传染什么陋习杂气就不好了,还是先走为妙!”许道颜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田甜连忙抓着许道颜,低语道:“好了,你不要跟我娘计较了,我爹不会像她那样的。”

    许道颜见田甜很为难的样子,只能够给她一个面子,没有说话,田夫人退到一旁,根本不能阻止,心中暗恨!

    苏皇令,虽然不至于象征着邪皇亲临,但拿此令者,定然都是得到邪皇承认的,地位超然。

    看着许道颜与田甜的背影,田夫人的神色复杂,苏皇令,她知道有一个人有,那就是天石公。

    然而每一道苏皇令上门提笔都是不一样的,许道颜的苏皇令上面,刻着一个苏字。

    那就是代表着,这是苏州皇室成员所有,绝对没有人能够作假。

    田家老一辈人,显然也观察到了,也不能够多说什么,这许道颜的确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不是早就与萧家老一辈人订下来了,都会想要重新考虑许道颜。

    田府的书房,很是简单,朴素。

    书房上面挂着一张牌匾,书写着四个大字,公事公办!

    这四个字,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古朴无华,但却有一种味道,气韵暗藏其中,让人不敢生出私心。

    “这几个字,很有味道,出自何人手笔,能够跟天石公媲美了,只是少了几分凌厉,多出几分圆融,可见其性情平和中正!”许道颜问道。

    “当然是我爹写的啦!”田甜听许道颜如此夸她爹,笑容灿烂,当即拉着许道颜,敲着书房的门:“爹!是我!”

    咚咚咚……

    “是甜儿啊,进来吧!”田文的声音传了出来。

    吱呀,田甜瞧瞧推开房门,跟做贼一样,带着许道颜进了书房。

    迎面就能够看到,田文正埋头公案之中,眉头紧锁,她关上房门,蹑手蹑脚,绕到田文的背后,用手蒙住他的眼睛,一脸欢笑,道:“爹,你猜我带谁来见你了?”

    “莫不是你那心上人,许道颜?”田文呵呵一笑,明知故问。

    许道颜脸一红,看着田甜有些吃惊,他其实一直以为田甜是在说笑,但是这话从田文口里说出来就真不一样,田甜真的是喜欢自己?

    “爹,你又胡说八道些什么!”田甜的脸蛋更红了,她撒开双手。

    田文看向许道颜,两者目光碰撞,许道颜没有一丝的回避,目光坚定,他拱手一礼,微微一笑:“见过田郡王!”

    “你既是与子颜,子期先生的师弟,我们就以平辈论交!”田文笑了笑,站起身来,端详着许道颜。

    以前都只是听田甜说,还有一些情报传回,如今见本人,感觉还是不一样。

    许道颜神色从容,很是淡然道:“那我便不拘礼了!”

    “我知道进田府中,贱内对你言语不敬,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还希望你别放心上。”显然,田文早就对一切洞若观火了,他温文儒雅,很难想象,一州郡王竟然能够给许道颜赔不是。

    “无妨,田家趋炎附势,我早有耳闻,预料之内,只是没有想到这般明显!”许道颜不咸不淡。

    “许道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田甜眉头一皱,有些不高兴了。

    “难道不是吗?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打田家什么主意,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田家中人,就开始先入为主,各种流言,都说我要攀田家高枝,无冤无仇之下,田武更是咄咄逼人,预置我于死地,不惜一切代价,由此可见,田兄虽然治理幽州有方,但治家方面,还是有很多的不足!”许道颜对于田家的许多人,都是极为反感的,田文说与他平辈论交,自然也不会客气。

    “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好,田甜,你的眼光不错,那照道颜贤弟的意思当如何?”田文大笑了几声,走到许道颜面前,自有一股威势,然而面对这一股气势,他没有丝毫的退缩,甚至更逼进一步,锋芒凌厉。

    “一家不治,何以治国家,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田兄应当先治家风,整顿一番才是,斩断一些歪枝,正人先正己,攘外先安内,否则那些不争气的子孙在外面败坏你的名声,哪怕田兄你再如何辛苦治理幽州,也于事无补,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如今幽州风调雨顺,黎民安乐,是因为每个百姓对于田兄都极为佩服,以致于你的儿子,为虎作伥,他们能忍也就忍了,要是哪一天,幽州情况变得差一些了,这些都是隐藏的危机,都会在一次爆发出来,不可收拾!”许道颜有些东西,看在眼里,只是不想多说而已,如今见田文此人,颇有几分天石公的风范,举手投足间,气息正派,他也就直言了。

    “哈哈哈哈!”田文大笑,在一旁田甜心惊肉跳,连她都不敢这样个自己的父亲说话,为许道颜捏了一把冷汗,以前她从来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听他这么一说,的确如此。

    许道颜沉默了,这时田文看向田甜,道:“道颜贤弟看起来可不像是乡野之人,出口成章啊,对于事物本质的洞悉,可不像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年!”

    “田甜教的!”那些时日,许道颜被田甜逼着读书,也明白不少道理,来到伏龙学院之后,对他的增益更大,与孟子颜,高子期这样的人交谈,想不进步都难。

    田甜知道自己父亲真的没有生气,松了一大口气,白了他一眼,道:“是你自己的悟性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道颜贤弟,说的这些,我多多少少也有耳闻,田武那般对你,的确也非我田家该有的作风!”田文一声轻叹。

    “上梁不正下梁歪,理所当然。”许道颜冷哂。

    田甜眉头一挑,真生气了:“道颜,你这是干什么?”

    “听闻田兄日夜忙碌政务,对于子女少有关心,疏于管教,都交给尊夫人,我方才与其碰面,见其眉宇间,戾气如此之重,目光流露歹毒,利益熏心,面相都已扭曲,可见其心,让人齿冷!”许道颜对于田家早就心生不满,只是没有当面说而已,他感觉到莫名其妙,不就是自己与田甜走得进一些么?

    两者一直相敬如宾,结果就引来一些狂风暴雨般的嘲讽与鄙视,处处刁难,恶语中伤。

    “道颜贤弟这些时日受了不少气,隐忍心中,说出来就好了!”田文始终平静,古井不惊。

    “深夜拜访,多有打扰,告辞!”许道颜感觉在田家怎么呆,怎么不自在,好像在暗中有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该说的话说完,便告辞了。

    田甜心中着急,想来也是,因为她,许道颜可没少受罪,包括萧彦对付他,也是因为田家,想来今日所发生之事,让他对整个田家不满的情绪,彻底爆发了!

    许道颜从云舞那里听得,萧彦与田家老一辈人,关系极好,暗中通气,都想要对付他。

    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与人无冤无仇,这些人的心怎么能够如此狠毒。心里憋着一口气,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受到这些冷言冷语的嘲讽,而是他们真的出手对付自己,并且还要让自己差点杀死云舞,这一件事让许道颜心中怒不可遏。

    “好,来人,送道颜贤弟回伏龙学院!”田文言语始终平和。

    “是!”一名将士站在书房外,乃是擒天卫,由田文直属,只有他才能够调动,实力极其强大。

    许道颜转身离去,那一名擒天卫护送他出府。

    “爹,道颜他……”田甜想要为许道颜说几句好话。

    “呵呵,你不用多说,没有想到,今天我让一个小辈给教训了一顿,你的七位哥哥见到我连大气都不敢喘,这许道颜不仅不畏惧,还能够步步紧逼,锋芒流露,他很好!”田文眼神之中,对许道颜极为赞赏。

    “真的?”田甜心中大喜:“只要爹看好就可以了,我还怕爹不满意呢!”

    “当然是真的,我也很满意,但不适合你!”田文感叹道。

    “为什么!”田甜脸色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