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三种活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三种活法

    田府,书房之内。

    “当初,我听闻此子被天石公看中,就能够猜到他的心性,没有想到,今日一见,更加出乎我的意料!”田文回到座位上,惊叹道。

    “怎么说?”田甜眉头紧皱,她很想知道原因,为什么自己跟许道颜不合适?

    “你知道当年为什么天石公宁愿镇守在幽州,也不愿意进邪皇城吗?要知道当时可是要让他进刑天圣卫,以他的天赋,绝对能够成为刑天巫殿重中之重的存在!”田文看向田甜。

    “为什么?”

    “因为他了解自己,若真当了刑天圣卫,以他的性情,绝对容不下许多东西,到时候将会给九州神朝带来许多麻烦,所以他眼不见,心不烦,镇守在幽州边戍之地!”田文从心里佩服天石公这个人,他看着田甜不解的眼神,哂笑道:“也罢,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讲,太过复杂,在这世界上,有三种活法,第一种趴着活,奴颜屈膝,跪哭站笑,活得毫无尊严!”

    “道颜不是!”田甜立即反驳。

    “当然不是,第二种是蹲着活,能屈能伸,知进退,明得失,知事不可为,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承胯下之辱的决心!”

    “道颜也不是!”

    “这是爹的活法,第三种是站着活,承载着一切,立于风口浪尖之中,独自承担一切,披荆斩棘,处处坎坷,极刚易折,这就是道颜的活法,当日萧彦曾经对道颜出手过,想要侮辱他,只要他肯屈服,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但他没有,宁死不屈,死都不跪,如果萧彦一念之差,他就要死于非命了,毋庸置疑。”田文很佩服许道颜的勇气,但这在他看来,以父亲的身份,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不能跪,死都不能跪!”田甜心中大怒,没有想到萧彦竟然暗中对许道颜下手,她绝对不能原谅。

    “是啊,死都不能跪,你若嫁给他,他死了,你怎么办?他这种性情之人,他可以为你而死,为你付出一切,但不会为你而屈服,为你而受辱,如此活法,会在日后给他自己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只要他继续成长下去,在日后的他心中,无君无父,无天无地,唯有自己,心中有道,能够斩尽阻道之人,包括你娘,她若触犯到他心中禁忌般的存在,许道颜会不顾一切斩杀,如今他是还未成气候,若是等他实力大成,别说我田府,若在邪皇城有他的仇人,他都能够执枪杀进去,一往无前!”田文的言语很轻,但是一字一句,落在田甜的心头,却特别的重,许道颜的确是这样的人,不惧强权,当年承受那些军棍就能够看得出来。

    她沉默无言,显然田文看得比她更远。

    “永远都不要爱上站着活的人,他给你带来的痛苦,远远多余快乐,这是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对你的告诫,但决定权在你!”田文很温和。

    “我觉得这样的人,很好!”田甜很是倔强,看着田文,会喜欢他,就是当日在石龙城中,为兄弟们抵挡军棍那一份担当,当日许道颜那坚定的眼神,早就烙印在她的心里。

    “他可以因为自己兄弟父母被杀,便将单于龙子斩杀,不顾一切,他不会在乎自己得到多大的功劳,只有血债血偿,若是活捉单于龙子,不仅能够给我九州神朝带来更大的利益,他自己同样也可以,也不至于让自己的母亲,屡屡受到匈族神朝派来的刺客刺杀!”田文叹道:“人便是如此,不同的选择,就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你若不信,可以试一试,为父不阻止你,到时你就会明白,斩杀掉单于龙子这一件事,不算完,总会有一个结果的!”

    “你是说,匈族神朝的人,可能会动用一些力量,对道颜不利?”田甜心惊道。

    “正是,不过这些都是他命中的劫数,站着活的人,劫数太多,他若能够一一踏破,必然会有寻常人难以拥有的成就,若是踏不过,身死道消,身为父亲,我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劫数如此之多的人!”田文叹息道。

    “……”田甜沉默了片刻,顿了顿,她坚定道:“萧彦此人,表里不一……”

    她把云舞告知他的事,从头到尾,向田文说了一遍,如果想要让自己嫁给萧彦,死都不可能。

    田文眉头紧皱,这一件事,的确很棘手:“看来若是与萧家联姻,对于田家来讲,弊大于利!”

    从萧彦与云舞合作,但最后却想用许道颜之手,杀死云舞的布局,就可以看出培养萧彦这一批老人的作风,田家很有可能就会是下一个云舞。

    “所以,我是绝对不可能嫁给萧彦,道颜劫再多,但他行得坦荡,光明磊落,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田甜做出了表态。

    “嗯,我支持你便是,方才只是我的意见,仅供你思考,我也不一定是对的。”田文很温和,一言一语,都很厚重。

    许道颜回到了伏龙小筑,跟正在对弈的孟子颜与高子期打了一声招呼,便回竹屋了。

    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云舞突然这么一走,他感觉好像心里空了一块。

    田甜的事,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处理,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而已。

    对田甜,说不喜欢她,也不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心头。

    只是每一次面对田甜,他就想到偌大的一个田家,无数人的嘴脸就足以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开。

    如果没有田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阻碍,两个人的距离,就会更接近许多。

    他一个人,陷入了空想,从来没有一刻,心情是如此的复杂。

    在小筑院落之中。

    高子期眉头一皱,道:“是不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有点太一厢情愿了,以道颜师弟的性情,面对田家如此态度,只怕他不会选择田甜。”

    “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们两个人,是否都能够认清自己,对方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以道颜师弟的性情,若是田甜是他想要之人,他会不停提升自身,斩尽一切阻碍之人,田甜若真能够认清道颜师弟在她心里的位置,也会用尽方法,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于我们来讲,最希望的就是他们成长,如今年龄还小,时间还很多,不着急!”孟子颜言语如水般沉静。

    “怎么不着急,道颜的师弟性情,平时都很能隐忍,但是如果积蓄到无法忍受的程度,很容易走向极端,如今萧彦都忍不住对他下手了,这样下去,如果我们再不出面的话,只怕萧家与田家接下来都会有一系列的动作,道颜师弟如何能够抵挡?”高子期不同意孟子颜的说法。

    “无妨,这些凶险,任由他去闯,子期莫着急,人都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我们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孟子颜很沉得住气。

    “算了,就由你来决定了。”高子期摆了摆手,不想多说,知道孟子颜在这一方面,比他在行许多。

    一夜过去,仿佛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一大清早,田甜就来寻高子期,两个人又外出历练了。

    许道颜则是心中疑惑,在院落之中,看着终日盯着棋盘的孟子颜,问了一句:“子颜师兄,下棋真的那般有趣吗?看你整日沉浸在其中。”

    “道颜师弟想学吗?我可以教你!”孟子颜温和一笑。

    “嗯。”许道颜坐在棋盘之上,他现在不想修炼,孟子颜倒也不拖沓,开始传授。

    “夫万物之数,从一而起。局之路,三百六十有一。一者,生数之主,据其极而运四方也……”

    许道颜听得眉头紧皱,很显然,孟子颜在圣音传心的修为上,没有老乞丐来得厉害,使得许道颜一知半解。

    但孟子颜却有他的方法,一边说,一边做,进行示范,许道颜很快便领悟了。

    学了三天,许道颜感觉到自己受益匪浅,似乎下棋这一道,在许多地方,都可以跟修炼贯通起来的感觉。

    在这一天,石蛮前来拜访,见许道颜正孟子颜对弈,在一旁观棋不语。

    两人连连落子,直到许道颜大败,这才说话:“道颜竟然也开始学棋了,新手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进境到这等程度,也算是不错了!”

    石蛮言语,对许道颜尽是鼓励。

    “小蛮姑娘,你怎么来了,快坐!”许道颜连忙起身。

    “不用了,这次来,是给你送道神开慧丹的,石龙商会还有许多事,需要我来处理!”石蛮将两道玉瓶交给许道颜:“在里面,一共有九颗道神开慧丹,左边瓶子里有一颗你自己服用,右边瓶子其余八颗,可以用来赠人!”

    许道颜接过玉瓶,颔首道:“嗯,多谢小蛮姑娘,有劳了!”

    “那我就先走了,道颜你就好好和子颜先生学棋吧!”石蛮盈盈一笑,朝着孟子颜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去。

    “慢走!”孟子颜笑容温和,与许道颜目送石蛮离开。

    许道颜看着左边的瓶子,宝光流动,正好自己需要提升,先把它给炼化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