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四十一章 聂沛儿

    第一百四十一章聂沛儿

    在三个月前的夜晚,萧彦几乎连夜赶回到萧城之中。

    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自己派出去那一尊神之境界的存在,竟然莫名其妙,死于非命,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生命玉牌破碎,他根本无法追究。

    萧彦做贼心虚,趁机开溜,生怕被人发现什么痕迹,如果孟子颜与高子期要对他下手。

    一篇文章足以毁掉他的一生。

    萧彦回想起无数的细节,哪怕对方知道是自己做的,但是没有切实的证据,是毫无办法的。

    儒家的文章虽然影响力极大,但是他们也不能够空口无凭去让一个人名声扫地。

    九州神朝是一个诸子百家,互相制衡之地。

    法家办什么事,都讲究证据,儒家根本无法以文乱法,如果一篇文章发表出去。

    法家必然会介入调查事情真伪,不惜一切代价,寻求事情本质真假,若是真的,儒法联合,极其可怕,谁都抵挡不住。

    若是假的,对于儒家本身是有极大的损害,所以儒家中人,在对每一个人口诛笔伐之人,都会十分谨慎。

    “到底是谁在坏我的事!”萧彦心头震怒,他心思缜密,原本这一件事,绝对是天衣无缝的,哪怕如此,还是失败了。

    “想来也只有孟子颜,与高子期了,这两个人实在可恶,有朝一日,绝对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计划失败,也就算了,关键他还从田夫人那里得知许道颜手上竟然有苏皇令。

    苏皇令的意义,让萧彦心中不安,能够得到此令之人,都是得到邪皇与孔子渊的认可。

    许道颜手里的苏皇令虽然不是他自己的,但足见他背后的靠山,也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对许道颜极其看重,如今看来,他只是想其放养而已,自己去磨砺。

    萧彦回到萧城的第一时间,就是与那一批支持自己的老一辈人物进行商量。

    “现在事情怎么办,有点棘手了,只怕想要与田家联合没有那么容易了。”萧彦脸色阴沉。

    “这一件事你不用操心了,由我们老一辈的人来做就是了,做好自己,提升自身这才是关键。”一尊老者开口了。

    他在整个萧家还参与世事的老一辈人当中,拥有极大的权力,他叫萧无冥。

    听到他开口,萧彦心头大喜,知道这一件事必然会有着落,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许道颜在他眼里,似乎已经是死人了。

    萧无冥的实力,已经踏入圣之境界,极其可怕,是能够与孟子颜,高子期抗衡的人物。

    “孟子颜与高子期,有意护着许道颜,萧彦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有其他老者对于这一次萧彦入田家的任务失败,表示理解,对其进行袒护。

    “所以这些事只能够由我来做,大家散了吧,不必担心,萧家与田家的联姻,绝对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的。”萧无冥话音一落,消失了。

    在萧城,有一处神秘的石崖,名为绝命崖。

    这是萧无冥的领土,在这里,他培养了极多的死士,这些人从小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萧无冥,一袭白发苍苍,身躯挺拔,眉宇凌厉,眼神如同不见底的深渊,让人望之心颤,仿佛多看一眼都会一起跌落其中,不可自拔。

    “沛儿!”他声音雄浑,传出很远。

    片刻之后,一名红衣少女,凭空显现而出,她躬身行礼:“萧老,有何吩咐?”

    “让你去杀一个人,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保证自己安全,同时也要击杀目标!”萧无冥道了一句,一指点出,灵光涌入红衣少女的识海之中。

    “是!”瞬间,沛儿对许道颜模样,以及他所掌握的手段,了如指掌:“区区一个下品玄仙,要我动手?派其他人就可以了吧!”

    “他不是普通的猎物,不得大意,所以才要让你亲自出手。”萧无冥郑重道。

    “知道了!”沛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沛儿,你可是聂家嫡出血脉,不要让我失望,要知道,你的父亲可是等着你回去解救!”萧无冥特地嘱咐了一句。

    “请萧公放心!”聂沛儿心头一震,她应了一声,消失在萧无冥的面前。

    许道颜见老乞丐离去了,心中感慨,也不知道下一次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得到他。

    见孟子颜专心研究这残局,也没有打扰,轻手轻脚离开了。

    寻欢候一直对他极好,这些日子以来,每一次都去寻欢楼那里,免费喝酒,弄得许道颜心里不好意思。

    如今有好酒,自然要与兄弟一起分享了!

    他欢天喜地出了伏龙学院,来到寻欢楼。

    寻欢候在第一时间出来迎接,哈哈大笑:“道颜大兄弟,你可是有一阶段日子没有来了!”

    “前阶段一直都在跟子颜师父学棋,那几次可都是偷偷溜出来的!”许道颜与寻欢候两人已经极为熟络了,感情极好。

    元宝与寻欢候同行,这几个月在他这里蹭吃蹭喝,又胖了一圈,他手里拿着一根黄瓜,咔咔地咬着。

    “来来来,一起喝酒!”寻欢候带着许道颜,来到十八层,仙峰之巅。

    似乎大家都已经习惯在这里聚会了,寻欢候要让人叫好酒的时候,许道颜连忙阻止,笑道:“这一次,我自己带了好酒,想要与大家一同分享!”

    “哦,道颜大兄弟有什么好酒!”寻欢候眼前一亮,许道颜能带来的酒,必然不是凡品,从他品鉴酒的挑剔程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在一旁的元宝一对眼睛锃亮锃亮,知道许道颜发了大财,带来的酒必然都是上品,反正短期的目标,就是吃穷喝光许道颜,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这个,请一下蒹葭姑娘吧,有好酒的情况下,怎么能够没有美人在场?!”许道颜如今觉得,之前与醉蒹葭相识的时候,说话有点不顾她人感受,也不太好,毕竟自己跟寻欢候的关系不错,以后要经常见面,如果每一次醉蒹葭时不时对他嘲讽一句,总会感觉气氛怪怪的,所以能够化解,就尽量化解。

    “哈哈,好!”寻欢候意念一动,传递而出,显然他也能够察觉得到许道颜的心思。

    片刻之时,醉蒹葭从天而降,如同神女下凡,她落座于长案边上,淡笑道:“道颜公子,能够拿出什么好酒,莫不是从田家里酒库里面拿的?”

    “……”寻欢候只当没听到。

    元宝就贱了许多,道:“蒹葭姑娘,你可别这样说,道颜兄弟攀上高枝还能够想到我们,这已经不容易了,你还想怎样!”

    “呵呵,也是,元宝公子说得在理。”醉蒹葭眯着眼睛笑道。

    许道颜置若罔闻,拿出了一坛墨问天,拍开泥封,寻欢候连忙摆出四个大海碗。

    酒气弥漫而出,他与元宝,醉蒹葭都不由得眼前一亮,这酒的气韵,当真卓绝,世间少有。

    元宝在中央神朝之中,地位不低,与专门酿酒的八仙山关系极好,其品鉴酒得能力不低。

    醉蒹葭更是醉倾城的弟子,在苏州醉城那种纸醉金迷的红尘之地,好酒不知道喝过多少了,对酒有超乎寻常王孙贵族的识别能力。

    寻欢候更不必多说了,他没有建寻欢楼之前,流连酒楼,一生喝过好酒无数。

    但是许道颜拿出墨问天,单单只是酒所散发出来的气韵,就让他们心头一震。

    酒浆为墨色,极为浓稠,许道颜将酒液引出,注入四大海碗之中,笑道:“诸位品鉴一下!”

    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喝过,每个人举碗饮下。

    寻欢候浑身毛孔炸开,眼眸之中,一道精芒激射而出,浑身热血沸腾:“好酒,好重的侠气,此酿酒之人,侠骨铮铮啊,道颜大兄弟,这酒的品次,不比圣人酿制的酒差,这已经是圣级的酒啊,价值连城!”

    “从未喝过如此绝妙的酒,田府的酒库绝对拿不出来!”醉蒹葭眉头一挑,看向许道颜的眼神,带着一丝复杂,他到底是从哪里搞来这酒的。

    “这酒,你是从哪里来的。”元宝神色诧异,眼神之中,流露着羡慕嫉妒恨,看着许道颜。

    “秘密!”许道颜卖关子,笑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墨家中一尊极为了不得的存在,酿制出来的酒,名为墨问天,根本不外流,如果不是他认可看重之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元宝对许道颜越来越感兴趣了,他倒是不想急着对其下手,上一次火神帝墓发生意外也就算了,这一次还拿出墨问天来招待他们喝,可见其背景极深,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他背后的人为好。

    “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墨问天?”寻欢候大吃了一惊,又饮了一口,细细品位,体内血骨,侠气纵横,哪怕一个软骨头,喝了这个酒,都能够激发出内心深处的勇气。

    “墨问天……我曾经听我师父品评过此酒,酿制此酒之人,比起她,只强不弱!”醉蒹葭看着许道颜,心情复杂,在他背后,到底是有什么人?

    许道颜打着哈哈,倒也不想过多炫耀,举碗笑道:“既是好酒,我们就把它喝完,一醉方休,明日开始,我就要外出修行,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何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