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五十章 聂氏祖训

    第一百五十章聂氏祖训

    火剑如雨,破空而下。

    许道颜连忙抓起被砸进山壁里面的奇蛋,顶在自己的脑袋上,不少的威怒仙剑劈下來,都被奇蛋给轻轻松松吸收了。

    自他身上的星沙甲凝聚出來的星沙盾,被彻底击溃,无法成形,连连劈杀在星沙甲上。

    哪怕这是吴小白炼制的极品天器,也抵挡不住接二连三的攻伐,以致于星沙甲上,坑坑洼洼,严重破损。

    凌厉的威怒仙剑,破杀在许道颜的身躯之上,也幸好他得到火神的淬炼,对于火之攻伐,有极强的抗性,这才沒有招致严重的损伤。

    绕是如此,依旧被自己的威怒仙剑劈得连连吐血,身上筋骨破裂,浑身淌血,剧烈的撕裂疼痛,浑身蔓延,那些燃烧的威怒仙火都被许道颜的心脏吞噬吸收。

    他将慈悲仙则迅速引动,修复着所受到的伤害,勉强能够硬撼。

    其他的道仙刺客,就沒有那么幸运了,在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密度的威怒仙剑攻伐。

    只见他们抵挡了一下,想要逃离,然而根本逃不出,只见他们的身躯被一道道威怒仙剑贯穿,熊熊燃烧,无一幸免。

    火光映天,呼啸连连。

    剑气纵横,只见绝壁被威怒仙剑的力量消融,逐渐崩塌。

    许道颜头顶着奇蛋,无比奇葩,抱头鼠窜,逃脱出千剑门的攻击覆盖范围,看着自己身上,那吴小白给自己炼制的星沙甲差点被打烂了。

    他回头一看,心松了一口气,看着全部死光的道仙刺客,龇牙咧嘴地道了一句:“他娘的,真痛,这一群王八蛋还真是不死不休啊,竟然追杀到这里來了。”

    看到这一幕,聂沛儿彻底服了:“这种办法,他都能够想得出來,连自己也算计了进去,也难怪这些道仙刺客会死在他手,看來只能够我出手了。”

    许道颜哪里能够察觉聂沛儿,自顾自看着手的奇蛋,上面流动的符,越來越明显了,刚才可是被一顿痛揍,吸收了不少,原本许道颜觉得再加上前面那些日炼化那么多的内丹,它应该孵化了吧,但是沒有想到,它竟然还不孵化,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不过的确外表上面的符变得越发的明显了,透出盈盈华光:“也不知道会孵化出一个什么东西來,算了,先收起來吧,以后再说了。”

    他收起了奇蛋,还有千剑门,从天而降,落到地上,今天的战利品可是不少,他一一拾捡,虽然说自己现在很有钱,但他知道,在修炼一道上,钱自然是越多越好。

    只怕踏入道仙,神仙,甚至神之境界,所需要的东西就会越來越多,要未雨绸缪。

    清点了一下,加上先前收获的,道仙境刺客共十三尊,灵仙境刺客三十八尊,他们身上护体仙衣基本上都毁了,但是兵器却都保存了下來,还有随身携带的戒指,里面只怕都会有一笔可观的财富。

    许道颜沒有去清点里面的财物,反正交给石蛮打理,他都很放心。

    就在这时,一道冷光破出,沒入了许道颜的手臂,他心头一惊,但已经來不及了。

    一股困意,袭上心头,许道颜昏昏欲睡,直接栽倒在地上,他脑海闪过最后一道念头:“不好,这回惨了。”

    “还是太嫩了,在这种情况应该要更加小心才对,一点戒备都不能放松……”聂沛儿从黑暗之走了出來,那催神针是她拾捡來的,想要试看看什么效果,沒有想到还挺好用的,看來下一次自己也可以去选择。

    她走到许道颜的身前,看着他,轻叹道:“原本以为他们能够把你杀死,却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你的确很强,如果成长起來,的确会是一个人物,但我有命在身,他们杀不了你的话,只能够由我來送你上路了。”

    聂沛儿手腕处滑出一道凌厉的血刃,杀气逼人,在这血刃之上,吞吐着让人心颤的锋芒,此刃上沾染了许多神血。

    但凡她出手进行刺杀,毫无例外,沒有失败过,连踏入神之境界的存在,都能够进行斩杀,是萧无冥很看好,并且不惜一切代价,精心培养的人,还是刺家聂氏的嫡传血脉。

    聂沛儿手握的血刃距离许道颜的眉心不足一寸,她看着他,那一张睡得极为安详的脸。

    “杀还是不杀。”聂沛儿的眉头紧皱,她心里在不停地挣扎:“他连对我这么一个陌生人,遇到危险都能够全力救我,难道真的是想要攀附权贵,争名夺利,心怀不轨之人,我受无冥公大恩,当其利剑,剑之所指,收割一切,可他却救过我。”

    星月璀璨,华光散落而下,照应在聂沛儿那一张冷冽的脸上,她心流淌过刺家聂氏的祖训:“杀招引兵灾之主,杀欺君罔上之士,杀十恶不赦之人,杀利欲熏心之辈,杀为非作歹之盗,杀背叛本族之贼,杀蛊惑人心之徒,此为七杀,不杀善良之辈,此为一不杀,七杀一不杀,乃是刺家聂氏的祖训。”

    “他是善良之辈,至少沒有对我起过一丝的歹念,无冥公虽对我有恩,但也不可因此而妄杀善良之辈,祖训不能忘。”祖训是聂沛儿小时候,她爹教她背的,字字句句,烙印于心,这是身为刺家聂氏,行走在黑暗的正义,要以此为毕生宗旨,牢记本心,当违背了祖训,就不算是聂家的孙了。

    聂沛儿缓缓地收取了血刃,就在这时,天空之,传出嗡嗡嗡的声响,有一只五丈大小的五毒蜂破空飞來,在十多里外,又是一条巨大的蛟蛇逼近。

    她连忙抱着许道颜,逃离此地,朝着天荒梵林的外围破空而行,显然刚才的大战,使得不少神仙境的凶兽,都被吸引了。

    那距离最近的五毒蜂见聂沛儿速度如此之快,也就沒有继续追上去了。

    一路上,破空飞行,聂沛儿看着沉睡的许道颜,她还是第一次抱着其他男人的身体,心感觉有些奇怪。

    带着许道颜,她一直退到了天荒梵林的边缘之地,寻了一处山洞,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将其放置其。

    “你好自为之吧,我能够做的只有这些了,回去之后,要想一个理由搪塞一下无冥公。”聂沛儿看了许道颜一眼,心思烦乱,从來沒有一刻,自己竟然会如此的犹豫,此刻在她身上还穿着许道颜给她的黑色锦衣。

    她蹲下神,拔掉他手臂上的催神针后,径直离去。

    “这样离开,他会不会被其他的匈族刺客找上,若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白白放过他的性命。”聂沛儿到了山洞口,心突然闪过一道念头,她咬了咬牙,转过身去,回到山洞,看着许道颜:“只能够好人做到底了,毕竟他救过我。”

    催神针,哪怕是踏入神之境界的人,都无法抵挡。

    是聂沛儿在观战的时候,心好奇,有意寻得,她自己根本沒有解催眠之法,只能够等许道颜醒來了。

    面对连神之境界都无法抵挡的催神针,让许道颜这一睡,就是近二十天。

    这些日,聂沛儿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在其昏睡的第三天,许道颜嘴里含糊说了一句:“云舞,你,在哪里,我,不怪你。”

    聂沛儿眉头一皱,心思忖,在來刺杀许道颜之前,她早就将他周围的关系都理得清清楚楚:“云氏云舞,难道许道颜喜欢她,那田甜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昏睡的第天,许道颜又说了一句梦话:“小蛮姑娘,我一定会去天之海,为你取得天海神珠。”

    聂沛儿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心头一阵八卦:“石蛮,这许道颜到底喜欢谁,年纪小小,才十四岁吧,竟然如此的**。”

    在他昏睡的第十八天,许道颜又说了一句梦话:“萧彦,我一定要将你镇压。”

    “看來……”聂沛儿一阵轻叹,她见许道颜迷迷糊糊,身体动了动,知道催神针的力量已经消散了:“总算可以走了。”

    聂沛儿沒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一睡就是这么长的时间,她哪里照看过一个人如此之久,如今总算可以离去了,她身躯一闪,消失在山洞之。

    许道颜对此一无所知,他伸了一个懒腰,慢慢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他回想了一下,猛然一个机灵,整个人都精神了。

    心脏之的火神舍利,驱散了自己的睡意,他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看了看四周,竟是一个山洞,周围一个人都沒有,他走出山洞之外,这里竟然是天荒梵林的最外围。

    “怎么回事。”许道颜只知道,自己被人偷袭了,然后就沒有了知觉,在倒下的那一瞬,他感觉自己沒有活路了,却是沒有想到,居然还能活着。

    “不知何方神圣,救了我一命,许道颜在此拜谢。”他在山洞口,拱手行礼。

    “这笨蛋……只怕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聂沛儿又好气,又好笑,她沒有走远,临走时,暗看了他一眼,心里突然感觉这许道颜,挺好玩的。

    (再说一下,我是正版我光荣,是发在我书评区的正版读者报告抽奖帖里面,不是发在书评区,订阅的读者都进去里面报道吧,我会进行抽奖的,沒准幸运儿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