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战前

    第一百五十三章战前

    十五天前。

    田府,专门用來招待皇亲国戚的**空间。

    这些日,萧无冥都居住在其,与田家老一辈人相谈甚欢,拉近两家之间的关系。

    他一直等待着聂沛儿的好消息,这是他最信任的人,在她十岁的时候,便开始进行培养。

    如今聂沛儿在十七岁。

    在这七年來,萧无冥看着聂沛儿一步步成长,刺杀了一个个目标,在道仙境的时候,还能够将一尊刚刚踏入神之境界的存在刺杀,这让萧无冥对她更是另眼相待,全心培养。

    以聂沛儿如今的修为,她完全可以踏入神之境界,但她却想要在上品道仙巅峰境界停留,一方面让自己的根基扎实,并且不停地突破自己的极限,这就让萧无冥更加满意了。

    这一日,聂沛儿归來,进入到皇室空间之。

    这里乃是当日萧彦所居住的地方,仙气弥漫,青山绿水,景色秀丽。

    萧无冥在亭台,品着香茗。

    “沛儿,你回來了。”

    “是。”聂沛儿换了一身的衣服,她躬身行礼。

    “怎么样,成功了吗。”萧无冥声音不缓不急。

    “失手了。”聂沛儿一声轻叹。

    “哦,如何失手,你倒是跟我说说看。”萧无冥冷冷一笑,目光泛冷。

    “无冥公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多此一举。”聂沛儿心头一跳,看來一切,萧无冥都看在眼,原本她还想了一个借口想要搪塞一下,如今却是不用了。

    “混账。”萧无冥意念一动,一道无形的巴掌抽在聂沛儿的脸上,将其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出手。”萧无冥目光阴鸷,杀气腾腾。

    “聂氏祖训,七杀一不杀,是我爹从小让我背的,善良之辈不能杀。”聂沛儿倒在地上,艰难地支撑起來,嘴角溢血,她看着萧无冥,目光坚定道:“我若是做了,哪怕他日救出我爹,他也不会认我为女儿。”

    萧无冥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会阴差阳错救聂沛儿一命,她的性格他自然了解,这些年來,聂沛儿会一直跟着他,是因为他曾经许下承诺,会救出她的父亲。

    她父亲在其心的位置,重如泰山,一言一语,早就烙印在她的内心,是难以改变的。

    “沛儿,我可是对你不薄,杀一个许道颜,有那么难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在你身上,寄予了多大的厚望,耗费了多少的心血,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萧无冥走到聂沛儿的面前,沉声道。

    “我愧对无冥公的栽培,无论如何,事情结果由我來承担,动手吧。”聂沛儿言语坚定。

    萧无冥抬手,想要将聂沛儿给打杀了,但如此纯正的刺家聂氏嫡传血脉,体质非凡,说杀就杀,未免太过可惜,培养起來,日后还是能够成大器,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聂沛儿闭上眼睛,已经准备领死了,这些年來,刺杀失败的人,要不被敌人杀死,要不就被萧无冥杀死,无一例外,她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了。

    “你是我最看重,最尽心培养的人,我怎么舍得杀你,这一次,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再杀了你,也沒有什么意义了,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生孙女來对待,刚才只是恨铁不成钢啊,这许道颜杀人之时,手段残忍是你沒见到,你还是太年轻了,被他所蒙蔽,我看他是垂涎你的美貌,故而才出手救你的,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萧无冥深谙人心,驾驭之道,有些人死了就死了,沒什么价值,有些人死了,就再也得不到了。

    “多谢无冥公不杀。”聂沛儿单膝跪地行礼。

    萧无冥一指点出华芒,融入聂沛儿的体内,使其伤势瞬间恢复,他沉声道:“沛儿,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就是你内心的这一份坚守,你牢记祖训是对的,但是你涉世未深,不知何为善何为恶,我不怪你,刺杀许道颜的任务,我就交给他人去做了,正所谓大伪似真,大奸私忠,今日之事,你回去好好琢磨一下。”

    “是。”聂沛儿退了下去,她心头一颤:“难道许道颜真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

    看着聂沛儿离去,萧无冥双手背在身后,他目光一寒,思忖道:“沒杀死也好,如果被查出來,我还要损失一个未來的左膀右臂,天石公既然打算对匈族发动战争,还想要派许道颜到战场上去磨砺,就借匈族人的手,去杀死他,到时候谁都无话可说。”

    州神朝,对于战争控制极为严格,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开战。

    所以天石公如果想要发动战争的话,就要上书批准才可以。

    萧家在州神朝,所掌握的就是军机要事,所以萧家人自然都能够得到第一手的消息。

    战争的申请,是有分几个规模的,这一次天石公所申请的,只是小规模的战争,是他特意想要磨砺许道颜,让其震慑一些匈族神朝的年轻一代。

    在战场之上,就有很多章可做了,萧家经营了这么多年,光是萧无冥这一脉的人,在匈族神朝都有自己的人脉。

    到时候他们只要稍微通气一下,派出匈族那边强大的杀手,许道颜在战场之上,只怕小命难保了。

    毫无疑问,能够从战场历经生死,凯旋归來的人,都会有巨大的提升,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名望,地位。

    天石公有意想要培养许道颜,用心良苦,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來。

    然而,能够从战场回來的人,都是历经死一生,并沒有那么容易。

    哪怕是萧彦踏入神之境界,萧无冥都不敢让萧彦轻易上战场,想要等他实力更加稳固,能够以保万全的时候再说。

    就算是出战,也会从最弱的敌人开始挑,而不会选择匈族这种凶残的对手。

    萧无冥在接下來的日,与田家的老一辈人达成了协议,田甜与萧彦两个人的婚事,势在必行。

    找一个时机,哪怕田甜不想与萧彦有实质性的关系,至少名义上该如此,对于他们这些人來讲,有时候需要一个纽扣,名义上的东西,让两家联合在一起,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够更好的办事。

    许道颜一行人,回到了伏龙学院之。

    孟颜与高期两个人,正坐在棋盘之上,谈笑风生。

    “嗯。”他们看到许道颜,这一次出去,显然又有极大的蜕变,心欢喜。

    “道颜大兄弟,我就先走了。”寻欢候走到伏龙小筑门口,朝着孟颜,高期躬身行礼:“颜先生,期先生,多有打扰。”

    “寻欢候慢走。”

    醉蒹葭却是留了下來,她想要向高期讨教一些事,元宝左看右看,感觉这伏龙小筑实在不是自己呆的地方,屁颠屁颠地跟着寻欢候离开了。

    石蛮转过身來,拨正了一下许道颜的头发:“道颜,回伏龙学院的时候,记得來找我。”

    “好。”许道颜目送石蛮离去。

    “几个月不见,道颜师弟的修为见涨啊,这法器一换,人也变帅了,跟师兄我当年有一拼啊,虽然还是逊色那么一点,但只要你好好努力,绝对能够超过当年的我。”高期爽朗笑道。

    “呃,我尽量。”许道颜摸了摸鼻,一阵憨笑,一想起天石公的交代,他行了一礼道:“两位师兄,我有事,要先回天石王城一趟,就先走了。”

    “去吧。”孟颜摆了摆手,许道颜转身离去。

    就在这时,醉蒹葭开口了,道:“听闻期先生,琴艺高超,蒹葭想要讨教一番,期先生可能不吝赐教。”

    “哈哈,好啊。”高期哪里会拒绝,一口便答应下來了:“蒹葭姑娘,请随我來。”

    孟颜一声轻叹,道:“也罢,我继续研究残局。”

    自从老乞丐留下这残局之后,他很少寻高期与他下棋了,这些时日,他从残局之,领略到不少,心惊叹这许道颜背后这一尊其貌不扬,衣衫褴褛的师父,太过高深莫测。

    他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如果自己能够将此残局参透,必然会使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天石王城。

    他直接面见天石公。

    “好啊,哈哈,道颜啊,长进很大,很好,很好。”天石公看着许道颜,就好像看着一个大宝贝疙瘩,喜欢得很。

    “立秋将至,我回來了。”许道颜拱手施礼。

    “嗨,我这里沒有儒家那么多的臭规矩,行什么礼,自己找个位置坐便是,不要这么拘礼。”天石公见许道颜规规矩矩,爽朗道了一句。

    “呃,好吧。”许道颜也就不客气了。

    “这一次,我要让你带着你的一百人马,杀入匈族的领地,打游击战,你敢不敢。”天石公开门见山。

    “沒什么我不敢的,前些时日,他们还派了很多人來刺杀我,早就憋不住这一口气了。”许道颜眉头一挑,体内战血瞬间被点燃了。

    “哈哈,好,在开战之前,我好好教你一些东西,希望你能够运用得上。”天石公觉得许道颜越來越对他胃口了,欣赏得很。

    “求之不得。”许道颜知道,天石公所教授自己的,必然都会非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