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五十五章 邪皇现!(盟主加更)

    第一百五十五章邪皇现。

    许道颜率领兵马,踏空而行,他们垂临在天空之。

    俯视石龙城,繁华不在,地上是一滩滩黑血,什么都沒有剩下。

    原本无比繁华的石龙城,变成了鬼城。

    “就算我斩杀了单于龙,与全城百姓何干,匈族王后,太歹毒了,竟然牵连全城所有的百姓。”许道颜手握梵寂枪,心咆哮。

    “太惨无人道了。”风华眉头紧皱,他心刺痛,身为战士竟然沒有保护好黎民百姓。

    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哪怕他们有准备,也无法抵挡,那一尊匈族王后的战力,实在太可怕了。

    “这就是战争,匈族王后屠杀了我们的百姓,有因有果,将会有人來偿还这一切。”白石哀叹道。

    “走。”许道颜不忍再看了,一切皆因自己而起。

    风神马,日行十万里,速度快得惊人,百匹风神马,一路狂袭,沒有受到丝毫的阻碍。

    然而,天石公此刻已经率领着他的八百圣卫,从天而降,來到匈族的领地。

    显然,匈族王后回來了,宣告了自己为单于龙报了仇,并且让整个石龙城的数百万黎民百姓进行陪葬。

    无数的匈族民高声欢呼,这一件事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他们觉得脸上无光,恨不得吃许道颜的肉,喝他的血。

    如今匈族王后出手,就杀死数百万石龙城百姓,为单于龙陪葬,他们兴奋不已。

    天石公看到这一幕,怒意冲天,一身猩红的战甲,手持战斧,骤然劈出。

    只见前方一座大城,在这一斧之下,支离破碎,近百万的匈族百姓战士瞬间化为齑粉。

    “杀。”天石公,率领着八百圣卫所过之处,无人能挡。

    每一尊圣卫,都是伴随着生生死死走过來的,是整个天石王城精锐当的精锐。

    比起邪皇城之的圣卫,只强不弱。

    天石公与州神朝刑天巫殿有极深的渊源,这些将士都是从刑天巫殿出身。

    他战力之霸道,一斧一城,一破二十八城,沒有人能够逃脱。

    在第二十城的时候,一尊匈族踏入圣境的将领看着天石公率领着兵马奔袭而來,他大吼了一声:“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传说的天石公战力……”

    “杀光。”天石公口吐出两个字,一斧劈出,那一尊圣将还沒有说完,就被劈成粉碎。

    八百圣卫意念波动而出,天之上一团血云弥漫方圆百万里。

    他们清一色手持血斧,一劈之下,都能够把一个大城劈成两半。

    天石公一路连屠一百零八城,所过之处,都有圣将镇守,却无一活口,他斩杀匈族神朝圣将七十尊,近乎疯魔,不死不朽,直奔匈族王城,虽然还隔得很远,但是那一种直捣黄龙的气势,吓得许多原本主站派的圣将,分分溃逃。

    自匈族王城之内,无数人全部被震动了。

    天石公虽是人族,但是乃孤儿,从小被刑天巫殿所收养,姓刑天,名破军。

    刑天破军。

    这一个名字,再一次,响彻了匈族神朝。

    就在天石公想要继续推进的时候,一道人影,拦在他们的身前,让他们再也无法推进半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州神朝至高无上的存在,邪皇苏若邪。

    他身着黑衣长袍,容颜俊美,美到足以让世间无数女汗颜,一袭长发随风飘飞。

    苏若邪语气温和,看着天石公,道:“破军,休要胡來。”

    “邪皇,不是我胡來,是他们破坏规则,屠我石龙城数百万百姓。”天石公战意冲霄。

    “此事从头到尾,我已知晓,你不必多言。”苏若邪摆了摆手,和声道。

    “邪皇,你到这个时候才出现,未免也太迟了吧,我匈族王后屠你一城,刑天破军一连屠我一百零八城,此事难道说得过去。”一名无比魁梧的男出现,他的眉宇凌厉,战意昂扬,举手投足之间所流淌出來的力量,似乎都能够使得天地崩裂。

    “哈哈,那就开战,我还怕你们不成,老早就等这一天等得不耐烦了,这一次要将你们这些匈族,全部灭绝。”天石公大声咆哮,他胯下骑着刑天战龙兽,手握战斧,就要出手,却被苏若邪一道分身制住。

    匈族圣王眉头一挑,杀气腾飞,见苏若邪阻止,也就沒有多说什么。

    “匈族圣王,我问你一句,战场之上,生死由命,是与不是。”苏若邪问道。

    “自然是。”匈族圣王沉声道。

    “单于龙之死,是年轻一代的事,是与不是。”苏若邪又问。

    “自然是。”匈族圣王道。

    “我孙儿苏卫被你们所擒,封印起來,流放草原百多年,我可出手过救他沒有。”苏若邪问道。

    “沒有。”匈族圣王眉头一皱。

    “单于龙,杀我边戍百姓之时,年轻一代弟,无人抵挡,我们也就自认倒霉了,后來他死于许道颜之手,你匈族神朝,不死不休,派人刺杀,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你匈族神朝年轻一代,能斩杀许道颜,他死便死了,实力不足又能怪谁,但若是谁破坏规则,都将要承受破坏规则的代价,希望你能明白。”苏若邪目光一厉,杀机盈盈。

    匈族圣王知道,这一件事怎么说都是匈族神朝理亏,要跟州神朝硬撼的话,还真不一定是对手,只怪自己平日太宠自己的孙女了,她才会如此无法无天,做出这等事,惹出如此之大的祸端。

    刑天破军这个人,镇守在幽州边戍如此之久,稳如泰山,就是因为他的性格,战力让人不敢撼动,在州神朝许多人,根本不敢招惹他。

    “那你想如何。”匈族圣王沉声道。

    “这一件事,就此作罢,只当沒有发生过。”苏若邪慢条斯理,却沒有丝毫退让。

    “笑话,屠杀我一百零八城,数亿百姓,就此作罢,你这是要我匈族颜面扫地吗,受万族嘲笑吗。”匈族圣王战意腾飞,在这种时刻,他不想退缩。

    “后果你可要承受,如果不想承受,我倒是有一个法。”苏若邪丝毫不惧,虽然这里匈族神朝的地盘,但他随时奉陪。

    “你说。”匈族圣王见他想要动手,心思量,的确沒有把握能够对付苏若邪,州神朝,巫的实力是最强横的,就连匈族的巫师,都是州神朝那一脉巫族分支。

    苏若邪得到巫族正统传承,极其可怕,战力之强是有名的。

    “你看,三百万里之外的兵马,那便是许道颜所率领,让你匈族神朝年轻一代,与他斗一斗,如何,由此定胜负,这一件事,本就是因年轻一代而起,就让他们自己进行了结。”苏若邪与匈族圣王修为高深,自然能够看到极远的地方。

    “好,胜如何,负又如何。”匈族圣王道。

    “我们负了,许道颜命丧你们之手,还能如何,我们胜了,自然也不会与你们多做计较,此事便作罢了。”苏若邪哂笑道。

    “好,那就这样定了。”匈族圣王知道,这一件事再追究下去,战争全面爆发,只会出现更多的伤亡,如果只为了一口气,的确得不偿失。

    这一百零八城都并非主城,就是七十多尊圣将,死得冤枉,他们都有心准备,但哪里抵挡得住天石公。

    天石公很久沒有开杀戒了,这些圣将都是匈族后起之秀,战功彪炳,战过诸多大族,凯旋而归,风光无比,他们只听过天石公手段凶残,但从未见过,一直主战,他们就是想要会一会天石公,是否如同传说一样可怕。

    结果就是命丧战场,无一生还。

    这也是为什么萧家不敢明目张胆动许道颜的原因,因为天石公一旦发怒,真有可能会不顾一切,能处置他的人,只有邪皇苏若邪,萧凤都沒有那个资格,只能过问。

    “破军,跟许道颜说,战场上见。”苏若邪话音一落,消失了。

    天石公目光冷冽,率领着八百圣卫离开,整个匈族神朝的人,都沒有想到,州神朝竟然会发起如此可怕的攻伐,出动圣卫,这是只有两大神朝全面开战才会出动的。

    天石公所率领的八百圣卫,实力都是在最顶尖的,每一尊都堪比一尊匈族神朝的圣将。

    许道颜手握梵寂枪,率领百余人直攻匈族领土。

    就在这时,他看到漫天血云覆盖而來,这一股气势,着实可怕。

    他们座下的风神马,都被吓得动弹不得,缓缓落于地上,天石公身着战甲,手握战斧,骑着刑天战龙兽,从天而降:“道颜。”

    “天石公。”许道颜心震撼,第一次见到如此的阵容。

    他感觉天石公的坐骑,动一动脚指头都能够把他们全部碾压致死。

    “我连屠了匈族一百零八城,勉强是能够为我石龙城的百姓报仇了,这一群匈族蛮,就是该杀,记住,别人敬我一尺,我还别人一丈,别人若是欺负到我们头上,就要杀到他们跪下。”天石公战意冲天,一席话让许道颜一干众将士血脉奋涨。

    “我们该怎么做。”许道颜问了一句。

    “邪皇出现了,跟匈族圣王商量好了,让你们年轻一代來解决,后撤两万里,不久之后,将会有匈族年轻一代出來战你们,做好准备吧,别给我天石王城丢人。”天石公丢下一句话,便带着八百圣卫离开了。

    “是。”许道颜目视前方,国恨家仇,都要在这战场之上,一起报了。

    (本章为盟主楚怀沙加更,今日幸运奖,车皇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