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章 文武

    第一百十章武

    高期盘膝而坐,将琴底放在双膝之上。

    他闭上双眸,指随心动,一举一动,都暗藏妙韵,琴声流淌,波动,每一道音节,都如同一条山涧小溪,清澈见底。

    一指挑动,就是一个世界的转换,高山流水,阳春白雪。

    冥冥之,似乎有一股纯净的力量,在冲刷许道颜心的戾气。

    一个人,不是不能有仇恨,但不能够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心,一旦为了报仇,不择手段,这个人很有可能就会毁掉。

    这正是高期最为担心的,孟颜瞥了他一眼,传音道:“道颜年龄还小,要让他多经历,不知恶,怎知善,不知黑,怎知白,不知道暗,怎知光,你这样急着为他抹去心的情绪,未必是一件好事。”

    “小丫头不是正心疼着吗,我自然也要爱屋及乌一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高期心一笑,孟颜也就沒有多说什么了。

    许道颜听着琴声,感觉整个人都很轻松,心那浓郁的杀气,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是一种空灵,心仿佛变得高远,体内道神开慧丹的力量再度激发。

    自其脾脏之,一条条大地仙则凝练而成。

    自他身上的肌肉,开始发生了蜕变,从大地灵体转化成了大地仙体,拥有更强大的承载能力。

    琴音只持续了一刻钟,便停了下來,许道颜却沒有停下來,沉浸在修炼之。

    他引极品土神石一丝丝融入体内。

    两天之后,第五条仙则之王,出现了。

    许道颜的大地仙体,也突破到大成巅峰,进境极快,自脾脏之,一条玄龙摆动。

    在这一刻,五脏稳固,形成一个更大的循环,五大仙则之王,相通运转。

    他战力澎湃,力量暴涨。

    轰。

    他的生命本质,再一次,发生了蜕变,他踏入道仙之境。

    从原本的三十五万千百十岁,突破到了三十万岁,虽然只是一岁,但却是灵仙与道仙天大的阻隔。

    几乎很少有人,只是在凝聚仙则的时候,就能够踏入道仙之境。

    道仙是凝聚成仙道的人,才能够被称为道仙,而许道颜的每一道仙则,都堪比一条仙道,威力巨大。

    田甜这两天,一直都陪在许道颜的身边,不言不语,静静看着。

    孟颜则是独自研究着老乞丐所留下來的残局,他已经领悟了极多,但这残局变化莫测,森罗万象,还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

    许道颜睁开双眼,站起身來,看向田甜,道:“嗯,你竟然踏入神仙巅峰了。”

    他心惊叹,沒有想到,田甜修炼起來竟然如此之快,不过想來也是,在大世家之,基础极好,自然不是他这种所能够比拟的。

    “这是自然,你要好好努力了。”田甜嘴角带着一丝淡笑,这些时日所经历的事,让她沉稳了不少。

    “看來我又进入了一个瓶颈了,接下來的五脏境界,应当如何。”许道颜感受着如今自身的力量,他心思忖。

    “我先回去了。”田甜见许道颜一心投入到修炼当,就知道哪怕高期帮他消除了心的戾气,但是他想要为母亲报仇的决心,不曾改变。

    “嗯。”许道颜点了点头。

    田甜神色黯然,他母亲遭到如此巨大的厄难,她也无法多说些什么,田所说的话,她开始领略到了。

    见田甜离去,孟颜抬头,看着许道颜:“道颜,甜儿她极为关心你。”

    “我知道。”许道颜回答很果断。

    “那你是怎么想的。”孟颜叹道。

    “不喜欢田家。”许道颜很坚定。

    “那你可喜欢她。”孟颜追问道。

    “这,不知道,田甜郡主的确待我很好。”许道颜认真思考了一下,道:“只是每一次想到她母亲的嘴脸,以及田家人,萧家人,我就感觉两个人距离又远了。”

    “这几日,边戍战事,传得沸沸扬扬,匈族王后违背规则,屠杀石龙城数百万无辜民,天石公率亲卫连屠匈族一百零八城,使得无数震怒的州神朝民心得以宣泄,两大神朝差点爆发大战争,邪皇出现,让你与单于凤各率领百余将士对战,你赢了,被封为神威候,邪皇钦点,田家人对你不敢太轻蔑了。”孟颜轻笑道。

    “颜师兄,你要明白,对于我來讲,哪怕是一个人,只是路边的乞丐,我都不会因为自己身份的高贵而轻蔑他,哪怕一个人,他是一个神朝的帝君,但他行为得不到我的尊重,我也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高看他,田家人骨里趋炎附势,我已经看透了。”许道颜傲骨铮铮。

    “道颜,你有自己的思想,只不过,有时候一障目不见泰山,其实田家也有很多高士,为黎民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只是因为甜儿的母亲对你针对,你又身处幽州,萧家插手,一切矛头都对在你身上,你才会从心里把田家当成你的敌人,他们代表不了整个田家,凭心而论,你觉得田如何。”孟颜笑道。

    “孟尝君我很喜欢,字如其人,沉稳厚重,大智若愚,让人心钦佩。”许道颜郑重道。

    “看來道颜对他的评价还是很高,我并不是想要为田家辩解什么,只是想要让你明白,哪怕田家许多人针对你,但你要保持绝对的清醒,不要以偏概全,要有自己的识别力,偏见很容易蒙蔽一个人的心。”孟颜声音轻柔,却有振聋发聩之力。

    “受教了。”许道颜被孟颜如此一说,的确自己对田家有极大的偏见,他自省沉思,感觉自己当日那般说田,是有些过了,改日应该登门道歉才是。

    田家,皇室招待之处。

    萧无冥一直住在其,原本他已经联系好他在匈族神朝所经营的细作。

    想要在混乱的战场之上,对许道颜下毒手,却沒有想到,事态竟然升级到如此的地步。

    邪皇都出现了,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许道颜竟然还打赢了一场极其重要的仗。

    这是有关州神朝年轻一代与匈族神朝年轻一代的对决,不伤一兵一卒,大败匈族,使得整个州神朝气势大振。

    邪皇钦点封他为神威候,这让萧无冥一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这可是苏若邪看的人,如果自己再对其下毒手的话,明摆着跟邪皇过不去,下场可想而知。

    “既然不能够杀他,不过却能够让他对田家产生厌恶排斥,嗯,我有办法了,联合田家老一辈人……”萧无冥知道,如今自己只能够往另外一方面下手了,许道颜是杀不得,否则的话,后果难料。

    田府之,田夫人收到关于许道颜的消息,大吃了一惊:“什么,他被邪皇钦点为神威候,十四岁封侯,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如今要封侯实在太难了。”

    “是,虽然沒有被赐予封地,但可见邪皇对其很看重。”一尊擒天卫事无巨细,都汇报给田夫人。

    “你先下去吧。”田夫人心思复杂,她眉头紧皱:“难道这许道颜真是邪皇想要培养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在苏家跟萧家,到底要怎么选,难道真的押错宝了,不对,这许道颜,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还是难以跟萧彦媲美。”

    几番思忖,田夫人还是决定,一定要和萧家联姻,许多东西,不是说得到邪皇青睐就能够更好办事的,许多边边角角都要需要盘根错节的势力,才能够很有效的去完成,一根新生的嫩芽,如何能够与万年老树相提并论。

    寻欢楼之,一面水镜,寻欢候看着许道颜从伏龙学院走出來,前往石龙商会,他笑道:“道颜大兄弟还真是了得啊,短短几天之间,竟然搞出这么大的风波,还被邪皇钦点为神威候,这一下有意思了,田家在许道颜与萧彦两个人之间,会做出一个什么样选择。”

    “呵呵,田家人,若是孟尝君那一脉的人还好,若是田甜母亲那一脉的人,只怕会觉得许道颜此人,最多就是一个暴发户,哪里比得上萧家天长日久,在州神朝根深蒂固的势力,寻欢候,对于这些大世家的人來讲,他们更讲究的是底蕴,而不是一个人少年得志,天下尽知,这些始终都会归于黯然,只有一个能够历经千万年而不朽的世家,才是他们想要的,所以许道颜与田甜两个人之间,断无可能。”醉蒹葭显然在醉城之,对于诸多王孙贵族的公,从他们身上,都有极深的体会,虽然年纪轻轻,但却也是心思玲珑。

    “而且如今萧尘崛起,实力直追邪皇,此刻萧家正隆,他们都想要跟萧家绑在同一条船上,邪皇虽然了得,但他曾经放言过,州神朝帝位,有能者居之,如今他的嗣却是沒有一个能够比得上萧尘,倒是凤芍药的女儿很强,在刑天巫殿之,地位极高,但州神朝总不能由女來继承帝位吧。”

    醉蒹葭乃是醉倾城的弟,对于苏家皇室之的一切,都了解得极为透彻。

    “被你这么说,邪皇的直系孙之,都沒有一个有大气候的。”寻欢候笑道。

    “有一个苏卫,只不过他能不能武,倒是有些可惜了。”醉蒹葭小小年龄,指点江山起來,颇有几分气势,到底是醉倾城的弟,养出來的一股气韵就是不一样。

    “哈哈,武能上马定乾坤,如今州神朝乾坤已定,能提笔安天下,应以治,我觉得够了。”寻欢候爽朗大笑。

    此刻,许道颜已经踏入了石龙商会。

    (PS:是凤芍药,不是刑天芍药,我笔误了,感谢AP书友提醒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