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来者不善

    第一百十二章來者不善

    许道颜盘膝而坐。

    他细细感应,现在已经不是突破生命本质的问題了。

    五大神则之王,让他的生命本质可以突破到道仙之境。

    接下來是如何能够让他的仙则,进一步突破,让他的五脏修为踏入下一个大境界。

    通透无暇,气旋如涡,涡孕灵。

    接下來第四个大境界应该是什么。

    许道颜内视自己的五脏之,只见五条仙则之王化龙,环绕着那一点灵光,时不时发出龙吟之音,似乎与那一道灵光构成了某一种维系。

    “嗯,五龙戏珠,难道是……”许道颜慧光一闪,心有所悟。

    “如果说涡孕灵的话,那么沒有猜错,接下來应该就是灵育成丹。”他的身躯一震,以自己的意念全力去勾动,凝聚。

    只见在其肝脏之,那一头慈悲仙则所化的长龙,冲入灵光之。

    灵光产生了剧烈地颤动,一点一地开始发生变化,只见仙则长龙与灵光紧紧缠绕在一起,衍化出更强大的力量。

    许道颜肝脏之,进行凝聚。

    只见仙则长龙不停地压缩,不停地融入到灵光之,被吞噬进去,最后化为细不可察的青丹。

    许道颜的肝脏一颤,一股磅礴的生机爆发而出,将其寿命上限从三十万岁,直接突破到三十七万岁。

    “果然如此,那我就明白了。”许道颜意念一动,自这青丹之,吞吐出青翠慈悲仙则,并且变得更加强大了。

    这慈悲仙则之上,似乎有了一种灵性,带着浓郁的生机,比起先前的慈悲仙则强大何止十倍。

    如果说,之前的慈悲仙则,需要许道颜的意念去催动,全神贯注才会修复自身所受到的损伤。

    如今的慈悲仙则,却是拥有自己的灵智,同样需要意念去勾动,但是已经不需要许道颜全神贯注,它就会进行自主修复,并且它本质也得到了提升,力量更加的强大。

    之前肝脏之,凝聚得满满的仙则之王,如今融入那细不可察的青丹之,可见许道颜如今肝脏之内,慈悲仙则的匮乏程度,若是能够灵育成丹修炼到大圆满的话,必然会使其力量源源不断,也不用打几架,就要引极品五行神则恢复自己所消耗的仙则了。

    “很好,看來要先把自己其他四脏尽数突破。”许道颜意念一动,自心脏,肺脏,脾脏,肾脏之。

    四大仙则之龙齐鸣,开始进行衍化。

    最终四脏全部都踏入灵育成丹的境界,他感受着自己五脏之,那五色丹,心惊叹。

    “之前我五脏蓄满了仙则之力,竟然只凝聚成这么一点点,如果想要孕育出一颗大一点的内丹,这需要耗费多少。”许道颜五脏境界再度突破,使其寿命飙升到四十二万岁。

    道仙每十二万岁为一品。

    三十万岁到四十八万岁为下品道仙。

    四十八万岁到十万岁,为品道仙。

    十万岁到七十二万岁,为上品道仙。

    修炼路漫漫,许道颜感觉自己距离神之境界,还是很遥远,虽然如今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不算慢了,但的确也不算快。

    感受着如今自身的力量,许道颜双拳紧握,尝试着拉开风雷神弓,相对來讲沒有那么吃力。

    看來要自己在第四个大境界大圆满的时候,才能够运用得如臂使指。

    他引动了一下威怒仙则,如今破坏力更强了,使得仙则孕育了灵智,就是不一样。

    如果许道颜打算攻伐一个人身体的什么部位的话,仙则沒有灵智,破入对方体内,它就会极度分散,很容易被敌人以仙则,仙道消磨化解掉。

    而今只要许道颜意念勾动,想要攻伐敌人的心脏,那么在那一道仙则攻入对方的体内,就会集往心脏之上攻伐,这样能够造成最大的破坏力,能够更好的致命一击,使得力量不会分散。

    他寻求突破,耗费了七天的时间。

    “嗯,去田家拜访一下孟尝君,算是给他道歉一下。”那一日,受孟颜点拨了一下,许道颜知道自己对田家偏见太大了,无论如何,田是一个好人。

    他走出竹屋,看到孟颜思维闪烁,慧光迸发,显然对残局有极大的发现,许道颜哪里敢打扰,悄悄地走出了伏龙学院,看來孟颜不久之后,将会突破。

    一路上,他直接朝着田家的方向行进,速度极快。

    “站住,來者何人。”就在他來到田府面前时,被十尊看门的真仙护卫给拦下。

    “神威候许道颜,求见孟尝君。”许道颜拱手一礼。

    “什么。”不少看门的护卫吃了一惊,他们面面相觑,有些传言说许道颜与田家关系并不友善。

    “的确是神威候,快请。”虽然不友善,但要知道许道颜乃是邪皇钦点的,至少他们是不能够得罪,这些事交由孟尝君去处理就行。

    这里毕竟是田府,许道颜登门拜访,消息一下就传到了田家老一辈人的耳朵里。

    此刻,田家老一辈人正与萧无冥坐在一块,商议两家联姻的一些事。

    “这许道颜突然登门拜访,所为何事。”田家一尊与萧无冥实力,地位相当的人,叫田焚,他眉头紧皱,显然对许道颜一直沒有什么好印象,因为他给田家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使得他们的计划受阻。

    “不会上门來向孟尝君提亲的吧,他如今已是邪皇钦点的神威候,有皇命加身,杀是杀不得他了,但是羞辱一下他还是可以的,我倒是有一计,不知可行不可行。”萧无冥眼眸之,寒光闪烁,他沉声道。

    “哦,无冥兄有何高招。”田焚眉头一挑,笑问道。

    “这许道颜,性情表面虽然温和,但内心却是极傲,容不得他人羞辱,田焚兄大可以……”萧无冥知道,田家老一辈人坚持要与萧家联姻,这些事,他们就会配合。

    “哈哈,也好,也好……”田焚呵呵一笑,当即一声令下,让人去安排了。

    许道颜在田府侍卫的带领之下,來到了孟尝君的书房。

    平日他一直都在除此办公,当许道颜來到书房门口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出:“道颜贤弟,进來吧。”

    “是。”许道颜应了一声,推门而入。

    孟尝君看着许道颜,呵呵一笑道:“道颜贤弟了不得啊,一战成名,邪皇钦点神威候,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來了。”

    “这些时日回去,细想了一下,那一晚上言语之间,对田兄多有冒犯,今日特來致歉。”许道颜行了一礼。

    “哈哈,道颜贤弟言重了,那一天晚上你说得沒错,我也好好深思了一下,的确是治家不严,乃是我的过失。”田的确也很无奈,有些事情他的确知道,但手头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他无法面面俱到,许道颜会登门道歉,这让他感到很意外。

    “其实田家之,还是有很多人为黎民百姓做了极大的贡献,我是被人针对了一下,一障目,不见泰山,望田兄恕罪。”许道颜再度行了一礼,他沒有想到,田竟然如此大度,丝毫不计较。

    “这一件事,是我田家先对不起你在先,也罢,今日不谈谁对谁错,來坐下來。”田走到许道颜面前,伸手虚引。

    许道颜坐了下來,谦逊道:“我觉得以后还有很多需要跟田兄多学习的地方,还望点拨。”

    “道颜贤弟说的是哪一方面。”田笑问道。

    “各个方面吧。”许道颜含糊其辞,他知道田言下有指向田甜之意。

    “其实我觉得幽州的格局太小,道颜贤弟不妨去苏州走动一下,也许会有新的感悟也说不定,人生这一辈太长,不管是喜欢的人,想做的事,都是伴随着自己阅历的增长而变化,去苏州磨砺一下,对道颜贤弟还是有好处的。”田声音温和,厚重。

    “苏州吗。”许道颜知道,这里是整个州神朝最为强盛的地方。

    几乎整个邪皇一脉的核心大势力,全部集在苏州各个大城,当然最强的就是邪皇城了。

    幽州属于边戍之地,若论整体实力,经济,综合修养,是完全无法与苏州媲美的。

    “不错,以道颜贤弟如今的名气,我想应该会有不少人想要与你结识,希望你要擦亮眼睛,莫要被有心人给利用了。”田认真告诫道。

    “好,多谢田兄指点,的确这一阶段,在幽州无事,刚好去苏州散散心。”许道颜深以为然。

    就在这时,书房外,传來一道声音:“老爷,老祖听闻神威候驾临我田府,特意设了家宴,想宴请神威候。”

    田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來者不善,道了一句:“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道颜贤弟,等一下你自己可得当心着一些,我与你同行就是。”田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

    许道颜眉头一皱,田家老一辈人宴请自己,看來肯定沒有好事了,如今也只能够见招拆招了,看來在田家之,也有不少的派系有些复杂。

    很多事情都不是田能够做主的,也对,偌大的世家,沒有成为老一辈人操纵的傀儡,田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拿我怎么样。”许道颜杀意内敛,田不经意见看了他一眼,心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