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三章 酒里下药!

    第一百十三章酒里下药。

    许道颜在田的眼,就像是一只行走在黑夜,孤傲的野狼。

    当知道危险降临的时候,就会将自己的獠牙与利爪暗藏,然后爆发出凌厉的一击,撕裂对方。

    不管对手是多么的强大,他永远都会选择反扑与挣扎,那一种玉石俱焚的惨烈与决然。

    而不是选择示弱,短暂的顺从之后,寻求反击之道。

    这也是他觉得许道颜与田甜两个人不适合的地方,人这一辈,哪里能够顺风顺水,有时候低头,未必是一件坏事。

    如果田甜跟他在一起,只怕要吃不少的苦头,这还只是小事,若两个人真能成事,许道颜未必能够活很长。

    这样的性格,就注定了他日后的路,会走得很艰难,如今看似顺风顺水,锋芒毕露,实则已经危机四伏,只不过他自己却还沒有发现。

    当然,田不可能跟他说得这么明白,有些东西需要许道颜自己去领悟,而且作为长辈,他最多只能去引导,作为一个过來人去判断一些事,许道颜有他自己的道,自己所说的,也未必是正确的。

    两个人一路无话,许道颜心有了准备,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自己处于下风,平静下心情,他让自己保持着沉着的状态。

    田家的家宴当,沒有田甜,在许道颜沉浸于修炼的日里,她又和高期两个人出去修炼了,她知道,只有自己变得强大,在家族之,才有话语权。

    高期也乐得教田甜,要知道以前的田甜,满世界只知道玩乐,哪里知道修炼,让他沒少费心思。

    如今田甜有了目标,伴随着实力的提升,她的道也逐渐开始变得清晰,作为师尊,高期就是要等田甜的道清晰之后,再放手,让她自己去走出自己的道來。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沒有什么可教她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路。

    **而自由,他也不希望田甜变成第二个自己,沒有丝毫的意义。

    田带着许道颜,进入行宫。

    在主位上,坐着田焚,他的目光凌厉,身躯高大,不怒自威,身着田家的族袍,气势惊人。

    田夫人则是坐在右下方,除此之外,还有田武,以及田家一些强大的存在。

    许道颜再踏入行宫的瞬间,感觉有一股意念,挟以铺天盖地的力量,朝着自己碾压而來,他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撕扯,碾压,身躯仿佛都要破裂开來。

    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沒嘶吼出來,在这一瞬间,于他的心,有一道明镜,一簇神火,熊熊燃烧。

    使得他意志坚定,不为对方所动摇。

    许道颜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行进,每接近田焚一步,他身上所承受的压迫就越大。

    田焚眉头一皱,原本只是打算给许道颜來一个下马威,却沒有想到,他竟然还敢直迎而上。

    田眉头一皱,坐在主位的左边,静观其变。

    在场的气息出奇的安静,静得让人感到窒息,许道颜行步开始变得艰难,一股撕裂感,在他的身体蔓延。

    冥冥之,有一股意念,要让他跪下,只觉得双脚的骨骼,都仿佛都快要断掉一样。

    但是他依旧沒有屈服,目光透着坚定与狠戾,还有一丝轻蔑,直视田焚。

    他一步步走向前去,只见其皮肤开始出现一丝丝的裂痕,鲜血开始溢出。

    在这一刻,田焚立即收起了自己的威压,让许道颜如释重负,毕竟这是家宴。

    他沒有想到这许道颜竟然如此的强硬,他可是邪皇钦点的人,如果沒发生什么事,无端端死在田家家宴上,或者出现什么重伤,有些东西是交代不清楚的。

    谁都逃脱不了干系,此番安排家宴的目的,不在于此。

    “呵呵,年轻有为啊,神威候,才十四岁就被邪皇钦点,只可惜我们都老了。”田焚呵呵一笑,化解冰冷的气氛,他伸手虚引,道:“神威候请坐。”

    “人不服老,的确不行,有时候就应该多放手,给年轻人去做事。”许道颜接过田焚的话,说得顺其自然,他坐在客位之上。

    “大胆,许道颜,你真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竟然敢这样跟我太爷爷说话,简直就是找死。”田武勃然大怒,站起身來,指着许道颜的鼻。

    “田武,敢问你在幽州是何职位。”许道颜笑了笑,道。

    “我乃幽州军营,将军,如何。”田武冷笑道。

    “你既无上过战场,又无立下军功,只是幽州军营一个小将军,我亲手斩杀过单于龙,单于凤,立下汗马功劳,邪皇钦点神威候,也算为州神朝做出些许贡献,才有今日之位,而你在幽州军营一个闲职将军,竟然以下犯上,咆哮州神朝有功之臣,简直就是不将州神朝军法放在眼,依法而行,应杖责八十,來人啊,把田武拖下去,军法处置。”许道颜沉声喝道。

    田武脸色发青,如今身在田家,他以为在自己的地盘,一下把许道颜被邪皇钦点神威候的事给忘了,他跳出來怒斥许道颜,如今骑虎难下。

    可这里在田家,哪里有人会听许道颜人的话,他站起身來,沉声道:“既然沒有人执杖的话,那就由我來亲自执杖。”

    “许道颜,你安敢如此,在我田家都敢如此放肆,简直不知死活。”田武大怒道,见无人听许道颜的命令,他的脸上流露出几抹狰狞。

    “知法犯法,罪上加罪,杖责一百。”许道颜言语平淡,他与田甜在一起的三个月,读了不少书,包括军法方面,她是想要让许道颜对这方面熟悉一点,少吃一点亏。

    田心一叹,许道颜果真胆气十足,居然敢在田家里面如此,田武的确该打,他厉声喝道:“來人,杖责一百,一棍都不能少,擒天卫执杖,给我往死里打。”

    田武的脸色一片苍白,心神巨震,擒天卫执杖,不死也要重伤。

    两尊擒天卫架住田武,将他带了出去。

    田夫人脸色一变,道:“老爷,你这是做什么,擒天卫执掌,非同小可。”

    “依法而行,以下犯上,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田字字铿锵,使得田夫人一句话也说不出來,看向许道颜的目光,带着浓郁的怨恨。

    “哈哈,神威候,果然了得,好大的威风,要是我田家能够有你这样的儿郎,我也就老怀安慰了。”田焚皮笑肉不笑,心震怒,却毫无办法,他举起酒杯,道:“刚才之事,还请莫要见怪,神威候今日驾临我田府,府小儿不知,冲撞冒犯了神威候,老夫在这你赔个不是,先自罚一杯。”

    田焚喝完之后,又满上了一杯酒,道:“这一杯,是我敬神威候,斩杀单于凤,为我州神朝的黎民百姓,争了一口气,大快人心。”

    在许道颜身边,有一名极其美丽的女,她手握仙壶,为许道颜倒酒,面容微笑,天生带着一种魅惑之力。

    “请。”许道颜不知道这田焚到底在搞什么鬼,端起倒满酒的杯,对饮而尽。

    “这第二杯,是这阶段,我们家田甜,给神威候添了不少麻烦,老夫再敬你一杯。”田焚倒满一杯,一饮而尽。

    在许道颜一旁的美人,为其满上,他再度一饮而尽,只是两杯酒下肚。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心突然燃起了一种狂暴的欲念,他看着身旁的美人,**涌动,受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撕裂她的衣服,将其侵占,这是一种本能的兽性。

    “不好,他们对我下药了,竟然敢如此。”许道颜心头一惊,田家老一辈人好生恶毒,想要这样对付自己,让他名声扫地。

    田也感觉许道颜不对劲,他眉头一皱,沒有想到老一辈人竟然会在家宴上对一个晚辈使小动作,但他在这个时候又发作不得,只能够见机行事。

    许道颜只感觉自己的意念,快要被侵占了一般,由不得自己,就在这时,自他的心,那火神舍利颤动了一下,一股炙热的火焰,将这一股可怕的药力驱散开來,焚烧为灰烬。

    “哈哈,好酒啊,一辈从來沒有喝过这么好的酒。”许道颜的眼眸恢复了清明,他看向一旁的女,笑道:“姑娘,为我倒了两杯酒,我也为你斟上一杯。”

    女神色一阵错愕,不明其意,她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田焚心头一紧,沒有想到许道颜心竟然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这迷情神药的力量给化解了。

    这药力极强,若是那侍女一喝下的话,当场暴露出來,田家的脸就要丢光了。

    “嗳,神威候,她一个下人,怎么配和你喝酒,还是老夫与你喝吧。”田焚连忙道。

    “也对,來姑娘把酒壶给我。”许道颜见女神色一阵错愕,显然不知事情真相,不为难无辜之人,他拿过酒壶,站起身來,到田焚身前,豪情万丈,大笑道:“田家老爷,深明大义,相见恨晚啊,晚辈给你斟酒,只是男人之间,喝这一杯一杯,不痛快,來人,上大海碗。”

    在场的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下药只有田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