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以牙还牙(盟主加更)

    第一百十四章以牙还牙

    “怎么回事,这迷情神药的力量,哪怕是沾了一点点,就算是踏入神之境界的人,都无法抵挡,许道颜竟然沒有受到一丝的影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田焚心疑惑,这乃是萧无冥给他的,要知道这主意可是萧无冥出的,应该不至于拿假药给自己。

    很快,就有侍女将大海碗送了上來,许道颜直接用那酒壶,给田焚满满地倒上了一海碗,道:“田老爷,來我们喝。”

    他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海碗,高高举起,哪怕是田焚也不由得脸皮抽搐了几下,这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两个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一碗下肚,许道颜的脸瞬间涨红,一股疯狂的意念,要侵占自己的意志,但在这一刻,心脏的火神舍利颤动了一下,顿时就将这迷情神药的药力化解,变成无比纯粹的力量,涌入许道颜的心脏之。

    他惊讶的发现,火神舍利自主炼化了这迷情神药药力之后,那一股力量便融入心脏之的那一颗赤丹,使其壮大了一点点,但这已经让许道颜的寿命,足足暴涨了一万岁了。

    田焚一大碗喝下去,立即感觉到自己的意志,以及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即引自身神通在镇压着那一股疯狂的欲念,看着许道颜竟然还能够跟沒事人一样,心叫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老爷,你可知道,当年田甜偷跑到石龙城,教我读书认字,背下州神朝的律法,军法,我心甚为感激,田家其他年轻一辈,虽然我不是很待见,但田甜我还是很意的,如果沒有田甜,也就沒我今天,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们再喝一碗。”许道颜一言一语,说得很是真诚,在一旁的孟尝君早就发现这酒当,必然有猫腻,田焚脸上已经出现了两抹酡红,眼眸之,欲念涌动,如果不是他的修为高深,早就把持不住了。

    “哈哈,好……”田焚知道,这种情况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不然的话,众目睽睽之下,便失了礼数,而且他也不想让自己的晚辈发现,自己对许道颜下药。

    “干。”许道颜又引下了一大海碗,火神舍利继续颤动,炼化药力,融入心脏之,使得赤丹又壮大了一点点,寿命上限又突破了一万岁,到达四十四万岁。

    田焚喝下第二海碗之后,只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要知道火神舍利镇压于许道颜的心脏之,天生对于侵占意志的手段,就有极大的克制,反噬之力。

    田焚却不一样,他主修武,虽然战力强横,但对于这方面的克制力却是要差一些,而且这迷情神药,无孔不入,专攻意志,与魂魄。

    自他的眼眸,近乎疯狂,浑身欲血澎湃,他当即站起身來,克制道:“到底是年轻人,老夫不胜酒力,你们好好陪神威候,你扶老夫下去。”

    那生得极为美貌的侍女,连忙扶着田焚离开,两个人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田焚带着侍女,來到一处无人的空间,将其身上的衣物撕裂,无比狂暴。

    “太祖。”这侍女吓得花容失色。

    “混账,这个许道颜,竟然敢來暗算我,老夫饶不了他,下一次,定然要他身败名裂。”田焚低沉咆哮。

    侍女感觉到下体被撕裂开來,发出尖叫声……

    谁都沒有想到,平日里温尔雅的田焚老爷,竟然会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來。

    家宴还在继续,这时,一名男走了出來,他的眼神之,透着一种高高在上:“许道颜,听闻你以灵仙之境,斩杀神仙境的单于凤,我刚刚好也是踏入神仙之境,倒是想领略一下你的手段,不知你可敢与我一战。”

    “哦,你是何人。”许道颜看向眼前的男,容颜平凡,身躯高大威武,跟田夫人长得有些相似。

    “我乃田甜哥,田丰。”男见行宫之外,田武被杖责,心不忿,想要为田武报仇。

    “想要领略一下我的手段,可以,先喝完酒再说,我幽州男儿尚武,今天年轻一辈想要跟我比试,我全都接了,不过要先拼过酒量之后,再拼武艺。”许道颜冷眼看向田丰,笑问道:“你敢吗。”

    “有何不敢。”田丰來到许道颜面前。

    许道颜让一名美貌的侍女,端着一个大海碗,满上酒,与田丰拼酒。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大口饮下,许道颜心脏火神舍利一颤,炼化了药力之后,只见那赤丹壮大了不少,他又提升了一万岁,直接突破到四十五万岁。

    田丰则是意志瞬间被一道疯狂的欲念所占据,失去了自己,爆发出一种本能兽性,极其失态。

    他将身边的侍女,衣服撕裂开來,那侍女春光乍泄,浑身裸露,当场就想要将其侵占。

    许道颜一巴掌瞬间就将田丰给抽飞了出去,自其口吐出一大口血,几颗牙齿都被打掉了。

    “逆,你想做什么。”田早就发现不对,就在这时,田甜回來,进入到家宴之。

    看到自己哥,撕碎了侍女的衣物,眼神之,尽是疯狂,许道颜立即出手,一巴掌将其抽飞。

    “怎么回事,道颜。”田甜眉头一皱,看向许道颜。

    “怎么回事,这是你们田家老爷在酒里给我下得药,想要让我被药力控制,做出禽兽之事,名声扫地,也幸好我体质天生克制这种迷情神药,否则的话,你看到的田丰,就换成我了,是不是觉得很丑陋不堪。”许道颜冷冷道了一句,这时在场田家的强者才明白,田夫人的脸色一阵煞白,沒有想到自己的爷爷竟然会做这种事。

    “怎么会这样。”田甜沒有想到,家里老一辈人竟然都会出手加害于他。

    许道颜看着田甜,道:“此事不怪你,你只需要回答我,是不是田家老爷,让你回來的。”

    “是啊,太爷爷说他很看好你,邀请你参加家宴,让我立即赶回,要为我们做主。”田甜一下就明白田焚的用心了,一开始她还真以为许道颜被邪皇钦点为神威候,使得田家人改变看法,她回來的时候还特别开心。

    “回來之后,就是看到了这一出好戏是吧,我堂堂神威候,來田家家宴,却沒有想到,田家人心怀不轨,想要暗害于我,这一件事,我自当禀报邪皇,让他來做一个公道,此事会让法家人來处理的,这酒就是证据,在场的诸位都是认证,实在不愿意作证也沒关系,动用恢恢天网即可。”许道颜手握酒壶,就要离开田家,这时在场诸多田家的强者,他们都是田叔叔伯伯一辈的,脸色一片苍白,如果真这样的话,事情就真闹大了。

    “道颜贤弟,请留步。”田直接将田丰封印,诚恳道:“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今日之事,还希望道颜贤弟不要见怪,能不能就当沒有发生,我定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就当给我一个面。”

    田知道,此事若是传到邪皇耳,由法家來做决断,会使得整个田家的名誉,一落千丈。

    “我敢保证,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当即,一名田的叔叔,重重道了一句。

    这一件事,是一件坏事,但也是一件好事,田可以借此事,削弱田焚的威望,提升自身在田家的威信,让更多人支撑自己。

    “我自然相信你们,既然田兄都开口了,那我就暂时压下此事,你们先把田家的事处理好再说吧,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一件事,是不会算的。”许道颜收去了那仙壶里面的酒,转身离去。

    “田甜,你去送一下道颜。”田重声道。

    “嗯。”田甜连忙跟在许道颜的身后。

    出了行宫,许道颜快步行走。

    “道颜,对不起。”田甜一脸的歉意,她万万沒有想到,自己的太爷爷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件事本來就与你无关。”许道颜走在田府的道路上,今日心痛快。

    “你别这样说,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田甜紧跟在许道颜身后,此刻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田家人对我有这么大的偏见,三番两次都要想致我于死地。”许道颜回身看向田甜。

    “……”田甜自己被夹在间,很是难受,道:“道颜,这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够放过田家一马。”

    “我哪有那个能耐,田家乃是万古世家,根深蒂固,这一件事我有心给你爹一个面,让他提升在家族之的威望,可以执掌更多的权力,不用被老一辈人掣肘,你别多想。”许道颜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原來如此,道颜,你真好。”田甜松了一口气,心里一阵感动,看來他真的沒有怪自己的意思,也能够明白田的处境,许道颜能够与田联合起來,是最好不过的事。

    “哈哈,不要肉麻了,我真的沒生气,你别担心,经过这一阶段时间,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了,现在只怕田家乱成一锅粥,你回去帮帮你爹。”许道颜交代了一句,便继续转身离开,只见有一尊擒天卫给他引路。

    田甜点了点头,转身回家宴的行宫,心哀叹:“这出的都叫什么事啊,也好,这一次一定要把田家一些害虫给除掉。”

    (为盟主兵家郑惠翔加更,另外今日幸运奖,普罗帅哥,请联系我,凌晨十二点那一章,会晚一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