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万里传音符

    第一百十五章万里传音符

    萧无冥,指使田焚做出这一件事,他自然期待事态的发展,一直都在暗观察,只是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怎么回事,这许道颜竟然能够抵挡迷情神药的力量,哪怕是我的话,如此之大的药量,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他竟然。”萧无冥心疯狂咆哮,仿佛被许道颜在暗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他还得忍着,心愤怒。

    他知道,经过这一件事,田焚必然会在田家之,名望大跌,到时候萧彦与田甜的婚事,只怕田焚都做不了主,对于他的计划來讲,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田家是一个万古世家,不可能会让一个做出这种有损门风之事的人,执掌太大的权力。

    孟尝君更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他也会借助这一次机会,将田焚声望削弱,让自己执掌更大的权力,从而使自己不受这些老一辈人的掣肘。

    最让萧无冥沒有想到的是,许道颜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孟尝君两个人勾搭在一起了,显然他与田甜的对话,都被萧无冥给听到了。

    “许道颜。”萧无冥眼眸之,寒光闪烁,这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田焚是与他关系极好,当时萧彦与田甜的婚事,就是他们两个人私自定下來的。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天下间,沒有不透风的墙。”

    如今许道颜杀不能杀,陷害也沒有成功,短期之内,想要对其动手是不可能的事。

    “沛儿。”萧无冥面色阴沉,声音传递而出。

    聂沛儿一身红妆,面蒙红纱,长发垂落,十分惊艳,她躬身一礼:“无冥公,请吩咐。”

    “这阶段,你给我好好监视着许道颜,收集他不法的证据,我就不信了。”萧无冥想要收集许道颜的把柄,从名誉上将其搞臭,如今已经不是田甜与萧彦的事那么简单了,而是许道颜与田两个人配合起來,削弱了田焚在田家的掌控能力,这么一來,也损害到了萧无冥的利益,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聂沛儿愣了一下,竟然让自己去监视许道颜,她从來沒有接过这样的任务,一直都只有刺杀:“无冥公是想要让我暗监还是明监。”

    “暗监,他哪里会把自己的事暴露在你面前,暗调查即可。”

    所谓的暗监,就是暗监视,明监就是接近许道颜,与其相识,成为他信任的人。

    “其实我与许道颜已是相识,他还救过我一命,不会对我有丝毫的怀疑,如果用明监的话,我觉得效果会好一点,我就当是给他报恩,为其做事,暗监的话,他不是呆在伏龙学院,就是在天石王城,我很难知道他做了一些什么,就算出去修炼,也是通过传送法阵,我这样的话,若是有心人看在眼里,不免会把自己暴露出來,毕竟我还沒有强到那种不会被人发现的程度。”聂沛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说出这番话來,但有理有据,让萧无冥心思量了一下。

    以前她向來都是听命行事的,其实当时无冥公所说的话,她一直介怀于心,难道许道颜真的是一个恶人。

    她想要亲眼去证明,许道颜到底是善还是恶,如果真的是恶,哪怕动手将其斩杀,都沒什么,若是善的话,她就觉得自己无愧于心。

    “也好,去吧。”萧无冥反复思忖,的确是这样,许道颜垂涎聂沛儿的美色,如果她一心投效的话,他应该很难会不动心,只要取得他的信任,天长日久,自然能够掌握更多许道颜的秘密,这的确是更好的选择。

    聂沛儿点了点头,道:“是。”

    她速度极快,立即就出了田府,隐匿于半空之。

    许道颜一路朝着伏龙学院的方向走回,就在他即将进入伏龙学院的时候,正好看到,聂沛儿就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四处张望。

    “嗯,姑娘,你怎么在这里。”许道颜心一跳,虽然聂沛儿面蒙红纱,但她的眼眸,她的身段,早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了,在其眼神之的冷冽,是寻常女根本不会有的。

    “是你。”聂沛儿眉头一皱。

    “怎么见到我就皱眉头,很不想见到我吗,哈哈哈……”许道颜笑了笑,道。

    “当然不是,其实很感谢你当日救了我,后來我又独自去磨砺了一番,收获了不少,最近想要來幽州采购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瞬间也來见识一下这伏龙学院。”聂沛儿并不急着就去接近许道颜。

    “嗯。”许道颜知道,很多人都是这样,出去外面历练,得到自己不需要的天材地宝,就拿來商会换成钱,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笑道:“我就住在这伏龙学院,要不要进來坐一坐。”

    “这可是整个幽州最高的学府,你竟然是伏龙学院的弟。”聂沛儿眼神带着略微的讶异,心沉思,孟颜与高期这两个人高深莫测,自己进入会不会被他们所识破。

    “呃,也还好,不介意的话就进來坐一坐吧。”许道颜出于礼貌邀请道。

    “不了,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是万里传音符,只要在方圆十万里之内,你想找我的话,就催动这传音符,与我说话,我能听见。”聂沛儿拒绝了许道颜,她拿出一道万里传音符交给他。

    “呃,好。”许道颜接过万里传音符,道:“那我先回学院了,再会。”

    “嗯。”聂沛儿转身离去,目标是石龙商会,当日那催神针的确有不小的妙用,既然匈族人会有,石龙商会肯定也会有,买一些备着,对于自己会有不小的好处。

    许道颜进入伏龙学院之后,忽然想起什么,催动万里传音符,上面光芒流转:“姑娘,听得到吗。”

    “嗯,听得到。”很快就从万里传音符里面传來聂沛儿的声音,此刻她正走在大街上。

    “呃,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许道颜干笑道。

    “嗯,我叫聂沛儿。”她答道。

    “我叫许道颜,聂沛儿,姓聂,难道你是刺家聂氏的血脉。”许道颜有些惊异。

    “嗯,沒错,我就是杀手。”聂沛儿如实回答,道:“如果你想要杀谁,我欠你一个人情,会替你动手的。”

    “……”聂沛儿的声音,透过一缕浓郁的杀机,让许道颜都感到惊悚,难怪她当日可以让自己毫无察觉,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像这样的存在,想要刺杀自己,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

    “哈哈,杀人就算了,既然知道姑娘的芳名就好,冒昧打扰了。”许道颜结束了两个人的对话,心惊叹,聂沛儿过的日,就是在生与死之间,对于杀手來讲,要么自己死,要么目标死,沒有其他,如今心只希望她不会杀一些无辜的人才好。

    许道颜回到了伏龙学院之,孟颜专心看着棋局,高期站在他的身旁,端详着残局,也不由得眉头紧皱,嘟嚷道:“乖乖,道颜师弟的师父,果然了不得啊,留下这一个残局,这是让我想破脑袋,也无法破解啊,不过看此残局,却是让我有不小的领悟,收获良多。”

    “正是如此,道颜师弟的师尊,高深莫测,这些时日,虽然使得我陷入瓶颈之,但却也是进步最多的,这么多年,我原本以为自己的修为进境已经走到尽头了。”孟颜眼神之,不加掩饰对于老乞丐的钦佩。

    “嗯,道颜回來了,怎么样,田家人沒为难你吧,突然从我这里把田甜给叫回去,说是你在田府,我总觉得沒什么好事发生。”高期咧嘴一笑。

    “哈哈,还好,今天心里很痛快。”许道颜就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孟颜与高期。

    “你小也太坏了,这田焚那一大把年纪,喝了两大碗的迷情神药,也不知道他那身板能不能受得住啊。”高期眉飞色舞,见许道颜与田家老一辈斗,竟然赢了,顿时心花怒放,别提有多高兴了。

    “道颜,你又顽皮了,不过这样也好,田家只怕也要进行一次洗牌了,只要让孟尝君在田家的权力更大,到时候就沒有那么多细碎的小事了。”孟颜轻笑道。

    “嗯,颜,期师兄,我有一件事,想要寻求你们的意见。”许道颜盘膝坐在棋盘之上。

    “说说。”孟颜沒有再看棋局,柔声道。

    “其实也沒什么,孟尝君跟我说,应该去苏州,磨砺一下自己,说幽州的格局太小,让我多经历一下。”许道颜道了一句。

    “哦,道颜有此想法。”孟颜思忖了片刻,道:“既然你想要去幽州的话,我们自然都会赞成的,明年一过,在苏州邪皇城,将会有各大州学院弟之间的一场比试,将会从选出武状元來,你先去苏州磨砺一下也好,但你要记住,实力不能突破神之境界。”

    “为什么。”许道颜好奇问了一下。

    “因为各大学院弟之间的这一场比试,只能是神之境界之下的弟参与,若是突破了,就不能参加了。”高期解释道。

    许道颜颔首道:“嗯,知道了,那我收拾收拾,通知一下幽州的朋友,就前往苏州了。”

    “嗯。”孟颜与高期对许道颜的未來,充满了期待,也许这一次,伏龙学院能够在大学院的盛会之,大放异彩也说不定,往年都是排在最后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