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命要挟

    第一百十章以命要挟

    大学院比试,非同寻常。

    他们代表着,州神朝,个州,大学院之间的竞争。

    在往年伏龙学院会排在最后一名,并不是因为伏龙学院太弱,而是其他学院的弟太强了。

    这些人都是人之龙,人之凤,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來的,并且地理位置,让他们占据一定的优势。

    而且,其他八大学院都比伏龙学院早建立漫长的岁月,底蕴深厚,相比之下,伏龙学院只是稚童而已。

    幽州比起其他八个州,可以算是穷乡僻壤,属于边戍之地。

    在沒有伏龙学院之前,都是在自家,各个宗门之修炼。

    诸侯王公之,若是有心的,也都是把女送到苏州,希望能够进入苏州最高学府,或者隔壁一些州地的最高学院之。

    相对而言,在幽州军事力量会远远强过学院的力量,比如天石公就可以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在其他州的王公,想要找出一尊战力可以媲美天石公的,近乎沒有,寥寥可数。

    每一个州,各有所长,幽州在学院这一个部分,是最为薄弱的,而在军事力量,由于长年面对,匈族,金族,土族的侵略,所以在这一方面上的投入是最大的。

    “我有信心,这一次我们伏龙学院参加大学院的比试,绝对不会排在最后一名了。”高期嘿嘿一笑,显然对许道颜充满信心。

    “期,这种排名只不过是浮云过眼,你又何必在意呢。”孟颜嘴角上扬,洒脱笑道。

    “也不知道前几次,排在最后一名的时候,谁整天闷着不说话的,不要看我,反正那个人绝对不是我,哈哈哈……”高期嘲讽完孟颜之后,立即溜之大吉。

    “每一次大学院比试,都要派出三名弟,道颜师弟的话,武功比起采都要强太多了,田甜强武弱,两人倒是可以好好配合,灵儿的根骨也极佳,比起道颜田甜丝毫不差,这一次就让这三人前往吧,希望能够拿个好名次,不至于每一次垫底,那般丢人。”孟颜思量了一下,最终在心里做出了决定,嘴上说不在意,其实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许道颜心兴奋,大学院的比试,那将会是多大的场面,他在心里不停地想象。

    他越想越激动,希望那一天早一点到來,不过在那之前,要让自己的实力增强一些。

    这一次,迷情神药让他心脏之的赤丹,变化不小,使得他寿命连连暴涨,到达四十五万岁。

    许道颜引出极品火神石,引入心脏之,进行淬炼,衍化出仙则之龙后,再融入到那一颗细小的赤丹之间。

    以许道颜如今的修炼速度,每天都可以凝练出一条仙则之龙,相当于一百条仙则的力量。

    七天的时间,让许道颜心脏之,那一颗赤丹增长到一颗糖豆的大小。

    然而这已经很了不得了,许道颜意念一动,只见五十条仙则之龙,在心脏之环绕。

    也就是说,如今自己储备的力量,是涡孕灵时的五十倍,并且施展出來的仙则之力,也会更强大。

    七天的时间,许道颜的寿命,增长到了四十万岁,果然一踏入道仙境界,想要提升自己的寿命,沒有像之前那般容易了,自己灵育成丹能够有如此飞速的进展,很大程度上,跟自己心脏之的火神舍利,炼化迷情神药药力,将一部分的力量,引入心脏有莫大的关系。

    许道颜知道,自己心脏灵育成丹的境界已经到达了小成的境界,还差一半。

    就在他修炼的这七天的时间里,田家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动,田焚竟然在家宴之,向邪皇钦点神威候许道颜下药,想要将其陷害,差点使得田家名声一落千丈,除此之外,他还将一名侍女侵犯致死,令人发指。

    在田家内部高层,引起极大的震惊,一些不出世的田家老一辈人,都出來直接对田焚进行家法的处置,证据确凿,不容置疑,根本沒有给田焚准备的余地。

    他们剥夺掉田焚在田家的诸多权力,所幸沒有对外造成不良的影响,所以也就沒有对其进行镇压,封印之流的出发,念其多年以來,对田家也做出了不少贡献,就只是将其权力剥夺而已。

    由于田化解了这一场危机,田家那些不出世的老祖宗,就赋予了他更大的权力,许多事都可以交由他來处理,若是大事的话,则是需要与田家诸多太上长老进行商议。

    整个田焚一脉的人,在短短几日之间,全部都遭到了清洗,从上到下,只要是田焚一脉的人,全部都被换掉,这是田早期就做好的准备,在这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得田家主权。

    此以后在田焚根本沒有实权,也无法让他那一脉的人,对田造成丝毫的阻碍。

    田夫人的脸色一片惨白,就连她的权力也被彻底架空了,擒天卫再也指挥不动了,因为田焚的事,她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许多老一辈人都不是很想接近她。

    田家一干太上长老见田得到那些不出的老人的支持,几乎都向田这一方向倾倒。

    也就是说,现在田焚根本沒有干涉田甜的权力,只要田不愿意,随时都可以取消与萧家的婚约。

    田焚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许道颜的手上,一败涂地,丢失了自己的地位,名声扫地。

    皇室招待空间。

    萧无冥与田焚两个人坐在石亭之上,周围空无一人。

    此刻田焚眉宇间,流露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落魄与不甘,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世俗之,拥有最大权力之人,如今却是一下堕入了深渊,永世不得翻身,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许道颜。

    “田焚兄,这一件事,都是我欠考虑,才会让你落得如此下场,就算是我欠你的,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开口。”萧无冥对田焚做出自己的承诺。

    “沒有想到那许道颜,竟然有此能耐,可以抵挡那迷情神药,更沒有想到,田那小竟然会联合一个外人來对付我,这一件事,不怪无冥兄啊,只怪我太大意了。”田焚目光透着极度的怨恨,但此刻他又毫无办法。

    “那田甜与萧彦的婚事应该怎么办。”萧无冥眉头一皱,孟尝君都能够与许道颜勾结在一起了,只怕接下來萧家应该会受到田家的退婚。

    毕竟这是田焚与萧无冥私定下來,并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一件事,我会全力促成,虽然在这一件事上,我已经沒有权力决定了,但是我也能够请一些不出世的田家老祖出來干涉一下,只怕田也不敢驳他们的面。”田焚咬了咬牙,目光闪烁着毒光。

    “好,这一件事务必就拜托田焚兄了。”萧无冥拱手一礼,心冷笑。

    田焚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在田的书房,田夫人正在其,此刻他手握笔,龙飞凤舞,就是想要书信一封,退掉田甜与萧彦之间的婚约。

    上面写着,田甜与萧彦婚约一事,乃是田焚与萧无冥口头私定,算不得真,如今田焚道德败坏,有辱家风……

    总而言之,就是田焚说的话,并不是他田的意思,哪怕是他曾经说过的,现在田家也不是他说话算话了。

    “老爷,你真的要向萧家退婚吗。”田夫人的精神一直都不太好,这几日來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这是自然,我岂能够让甜儿嫁给自己不想嫁之人。”田语气坚定。

    “老爷,夫妻一场,你能不能不要如此绝情,若是你真退婚,让我爷爷的颜面扫地,那以后我还怎么面对田家其他人。”田夫人话刚说到一半,田声音一冷,道:“田焚差点让我整个田家在天下人面前,丢尽了脸,你还有脸说。”

    田夫人显然很想与萧家联姻,因为这样的话,她也能够有极大的好处,从经营起一份自己的实力,如果田甜真的与许道颜结婚的话,到时候根本什么都捞不到:“老爷,如果你真的想要向萧家退婚的话,那我就死在你面前。”

    只见田夫人手拿着一把匕首,抵住自己的颈部,在那匕首之上,淬满了毒,这是她最后一搏了,这一招也是田焚教给她的,如果田还念着两个人的夫妻情分的话,短时间内,绝对不会退婚的,能拖一时是一时。

    “你。”田见田夫人如此行为,眉头一皱,道:“你这是何必呢,拿自己的命逼自己的女儿跳入火海之吗。”

    “老爷,你相信我,只要田甜能够嫁入萧家,绝对能够比嫁给那许道颜好千万倍,能给我田家带來的利益,也不是许道颜所能够比拟的,你会偏向那许道颜,只是因为他能够跟你联合起來助你在田家争得权力,为什么你就不能够往更远的地方去看呢。”田夫人拿着匕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命丧当场,她字字句句,咬得无比清晰,言语间对许道颜处处都是鄙夷,对萧家尽是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