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八章 路见不平!

    第一百十八章路见不平。

    不知不觉天亮了。

    许道颜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答案,要去哪一城,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选择。

    去云城找云舞吗,既然她短期内不想见自己,去找她只怕不合适,而且未必能够找得到。

    他心一叹,既然找不到答案,就看元宝有什么安排,他想去哪,就去哪吧。

    他來到伏龙学院门口,此刻,聂沛儿与元宝两个人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了。

    “让你们久等了,跟我來吧。”许道颜带着他们,进入伏龙小筑之。

    “不久不久,不过话说回來,苏州那么大,你想要去哪里,我可沒什么主意。”元宝双眼放光,心期待。

    “我也不知道,聂姑娘,你想要去哪里。”许道颜沒有想到,元宝也跟自己一样,沒有目标,如今只能够问聂沛儿了。

    “萧城。”聂沛儿目标明确。

    “既然这样,那就去萧城吧。”许道颜心恍然,既然他从内心下定决心,想要将萧彦镇压,那么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这也沒有什么,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大爷的。”元宝愤怒地咬了一大口黄瓜,喷着口水道:“你小与萧家的关系恶劣,就不怕去萧城被五马分尸啊,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替我着想一下啊。”

    “你如果怕被我连累到,可以选择不去,我不勉强。”许道颜不咸不淡说了一句。

    “我有什么好怕的,去萧城就去萧城,说不定我还能够替你教训一下萧彦那小呢。”元宝眼珠一瞪,不服道。

    “那就这样决定了,你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许道颜白了元宝一眼。

    “大爷的……”元宝怒啃黄瓜。

    “为什么我去萧城,你也要跟着去萧城。”聂沛儿有些不解,的确对许道颜來说,去萧城是最危险的,她也沒有想到会如此。

    “我是出去历练的,不是出去游玩的,去萧城的话,我想应该能够得到更好的磨砺。”许道颜眼神之,精芒闪烁,萧彦的为人,他太了解。

    “也好,我对萧城比较熟悉,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什么,可以问我。”聂沛儿一言一语,都沒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冷得就像一块冰一样,元宝本能地离聂沛儿远一些,总觉得她很危险,仿佛随时都能够要了自己的命。

    他们一路行走,一边说着,就來到了伏龙小筑。

    “嗯,道颜师弟,你决定要去哪里了吗。”孟颜看向众人,问了一句。

    “萧城。”许道颜神色坚定。

    “嗯,也好。”孟颜并不意外,看向其他两人,道:“那你们呢。”

    “颜先生,我们都是顺路的。”元宝一脸灿烂的笑容,与聂沛儿两个人拱手施礼。

    “那我送你们一程吧。”孟颜将他们引到小筑后面的空地,催动大阵,华光一闪,将他们送走。

    不久之后,田甜也來到了伏龙小筑,这几日田家出现了巨大的变动,她被田派去做了一些事,直到今天刚刚忙完,就來到了伏龙学院,想要找许道颜。

    “颜师父,道颜师叔在吗。”田甜心欢喜,这一次许道颜可是帮了田大忙了,这一下他们两个人如果想要在一起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至少不会有那么大的阻碍了。

    “不在,他刚刚离开。”孟颜摇了摇头,盘膝坐于棋盘之上。

    “去哪了。”田甜问了一句。

    “苏州。”孟颜和声道。

    “什么,他去苏州做什么,难道是去拜访孔渊太师叔祖。”田甜吃了一惊,竟然不声不响就走了。

    “不是,他想要去磨砺自己,提升自身,应该会长期在苏州之。”孟颜看向田甜,问道:“怎么,难道他沒有向你道别吗。”

    “沒有……”田甜心一阵酸楚,沒有想到,许道颜离开竟然也不跟自己说一声。

    “嗯,那你也好好修炼吧,他知道田家最近有极大的变动,此事又因他而起,你必然也事务繁忙,就沒有去打扰你。”孟颜安慰了一句。

    田甜心有些失望,如今也只能够这么想了。

    虽然她也想去苏州,但是田家自上而下,不少的地方出现了权力更迭,有些事情田需要她的帮忙,來找许道颜也只是小歇一下而已。

    “……”田甜有些失落,不知道为什么,许道颜这一去苏州,她总感觉,距离好远好远。

    许道颜一行人,降临在萧城的公众传送大阵之。

    在这里人流无比密集,比起幽州要繁华许多,他都能够看到,身着不同服饰,不同风格的人。

    显然,幽州地处偏远,更多的人,更愿意來像萧城这样的地方去发展,会有更多的机会。

    他们被淹沒在人群之,萧城的建筑带着一种粗狂,透着一种侵略的气息。

    于萧城的人群之,综合实力都要比幽州强大许多。

    当日萧彦神兽拉车,就引起无数人的注目,在萧城虽然不算极多,但也不至于像幽州那般少见,但他们不会故意让神兽气息外放,对旁人产生威压。

    许道颜此刻,不难想象为什么田夫人对于萧家如此看重,窥一斑而见全豹,由萧城如此繁荣,就可以看出萧家有多么强大。

    幽州强大的军事力量,有一半是掌握在天石公的手,是最核心的部分。

    田家虽然也掌握了一半,但若论战力,根本无法与天石公手的兵马相提并论。

    萧城之,兵强马壮,民风也相当彪悍,普普通通一个百姓,都有人仙的战力。

    整体的综合素质,根本不是幽州可以相提并论的。

    如果田家能够得到萧家的支持,那么将会迅速发展,带來巨大的提升。

    他们行走在大街之上,许道颜很是感叹,道:“萧城果然繁华,就连幽州主城都比不上。”

    “这是自然,幽州地处偏远,自然不会有太多人会往那边发展,如果我不是为了历练,也不会去幽州。”聂沛儿一言一语,始终沒有感情。

    “聂姑娘,你是在这萧城之长大的吗。”许道颜早就已经习惯了聂沛儿的语气。

    “嗯,我对辽城与萧城都比较熟悉。”聂沛儿点了点头。

    “你们看,前方那是怎么回事。”元宝指向前方,围满了人。

    在内城城墙上,挂着一具尸体,无数人在围观。

    “兄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元宝很是自來熟,拍了一名路人,笑得跟弥勒佛一样,他特别喜欢看热闹。

    “呃,他是一个本地百姓,见萧家奴仆欺压普通百姓,看不过去,就出手,结果把萧家奴仆给打死,结果就这样了。”原本许道颜不想理会这些,但听到那名路人的感叹,便停下了脚步,沒有想到在萧城竟然有这种事。

    只听见那路人又道:“哎,他也真傻,面对萧家那种庞然大物,去管这闲事干嘛,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许道颜看去,只见那一名男,身上被一刀刀割裂开來,被人千刀万剐,凌迟处死,鲜血淋漓,死得极惨,他怒道:“人都死了,还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样做,才能够震慑一些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不敢管萧家之事。”那一名路人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一名老妪大声哭喊:“儿啊,你们快把我儿放下來,让他入土为安吧。”

    “惨了,这老婆也真傻了,竟然跑出來认自己的儿,绝对是死路一条啊。”那一名路人一阵叹息。

    “原來他是你儿。”一尊萧家的护卫冷冷一笑,厉声喝道:“來人啊,把她跟她那死鬼儿一起埋了。”

    “什么。”许道颜闻言大怒:“就算是他儿打死了萧家的奴仆,但这与他母亲有何干系。”

    “小兄弟,你是不是第一次來萧城啊,萧家人,行事霸道,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你可不要去多管闲事,否则惹祸上身啊。”那路人好心提醒。

    “难道在这里就沒有王法吗。”许道颜眉头一挑。

    “这里萧家就是王法。”路人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许道颜。

    只见那死去的壮汉,吊着他的绳被切断,尸身从城头上砸落下來,鲜血迸溅。

    “儿啊,我儿都死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那老妪看到这场景,更是嚎啕大哭,这样的场景,看得聂沛儿都不由得眉头紧皱。

    一名萧家奴仆拖着那尸体的脚,在地上拖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而那老妪则是被两名萧家奴仆架着身体带走。

    许道颜心怒不可遏,怒声喝道:“一群畜生,给我住手。”

    那一名路人连忙躲出了几丈远,连连哀叹:“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嫌自己活太长了。”

    许多人回身看到许道颜,都离得他远远的,生怕被其牵连,无数人的目光都集在他的身上。

    元宝也赶紧躲到一边,心道:“这小还真是多管闲事,真不知道他脑在想些什么,故意來萧城找死吗。”

    “來人啊,把这小给我活活打死。”那一尊为首的萧家护卫,眼神之,透着狰狞,许道颜竟然敢骂他们畜生,在萧城之,还沒有人敢如此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