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通天建木

    许道颜静下心来,让自己的意念沉浸到大罗圣镯当中。

    想必当年自己的父亲留下大罗圣镯这样媲美至尊圣帝器之物,必然是有深刻的用意。

    当年自己与陆言雪相识时,聂沛儿身中剧毒,此大罗圣镯暗中为自己解毒,里面器灵必然对于外界必然有所观视。

    然而这么多年来,它却从来不言不语,实在有些蹊跷,唯有当日吞噬水银之时,与之才有意念交集。

    许道颜将自己的意念沉浸在大罗圣镯的内部世界,在这里,脚下水银环绕,潺潺流动。

    他凌空而立,看向四周一片空旷,言语平淡,道:“这一次,我让你获得如此之大的造化,可冲击超越至尊圣帝器之境,你怎么样也该出来解答我一些疑惑了吧。”

    “你说!”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如银铃摇动,清脆悦耳。

    满天的银光洒落而下,温和却又不刺眼,许道颜心情归于平静:“当年你帮我解过毒。”

    “区区小毒,何足挂齿,大罗圣银可解天下万千奇毒。”女子身体被一团光芒所环绕,盈盈一笑,丝毫不在意。

    “你为我父亲所留,当日你能救我,为何不能救我母亲?以你的实力,想要在当时单于雅丹的攻伐下救下我母亲并不难。”许道颜言语平静,没有丝毫的质问,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解的疑惑。

    “你已经是修炼之人,此刻还跳脱不出生与死,不是可笑吗?”那女子举止间颇具道韵,与天契合,透着一丝一缕的天道无情之感。

    “生与死,想要逃脱,谈何容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母亲本是凡人,以我的能力可让她多活些许岁月,我并无什么奢求”虽然女子的言语有种高高在上,但许道颜也知道那是事实,自己母亲的死,只是迟早之事,而且他最终也要飞升到永恒神庭,不可能一直留在下界。

    “大道苍天,众生凡人,蝇营狗苟,其岁月之长短,于修炼者来讲,如朝生夕死,根本不值得一提,既然有可能成为你的牵绊,我为何还要救?”女子觉得自己给许道颜省了不少事,他母亲的存在会让不少人威胁到他。

    “若人生只有修炼,那还有何意义,得力量所为何事?”许道颜眼神一凝,语气变重。

    “你能救天下众生,若死你母亲一人,让你救天下众生,又有何不可?她或者对你来讲,终究是一个阻碍,你成长道路上的阻碍,至少在那一刻,她不能活,她活着你必然会夭折,你一夭折,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就会落空。”女子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这不止是因为她是器灵,更因为她的成形与天道有密切的关系。

    “什么样的器灵,就会有什么样的主人,也许我从你身上窥视到我父亲的一角。”许道颜心里终究有些失落。

    “超脱生死,胸怀天下,此为人之格局,而且此事,对你母亲来讲,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不必整日一个人在花园中独语,向我诉说对你的担忧,听到一些消息,风吹草动,胆颤心惊,都说你为人孝顺,可为人子你可真的孝顺?父母在,子不远游,游必有方,你有鲲鹏之志,如何取舍,我的存在就是替你做出决定。”女子声音轻灵,依旧没有丝毫的感情,如天道之音。

    许道颜情绪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在的那些日子,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是那种状态。

    女子虽然言语无情,但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他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只能说自己亏欠母亲的太多太多。

    鲲鹏之志与母子亲情该如何取舍,没有脚下的土地,又如何有土地上的家,许道颜想起当日邪皇苏若邪让自己历经一场红尘若梦。

    也是想要解自己的心结,修炼一道,凡人至尊,终究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你为何不跟在我父亲的身边?”

    “他让我留在你们母子身边。”女子淡淡道。

    “他还在下界,或是已经飞升了?”许道颜知道,不管大罗圣镯如何的强大,她终究只是器灵而已,很大程度上,是听自己父亲的意志行事。

    “早已飞升到永恒神庭了。”女子做出答。

    许道颜微微蹙眉,那之前出现在下界的许天行又是谁?似乎一切都开始变得扑朔迷离,三大神朝的帝君又怎么会认错自己的父亲,他们都是故交。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许道颜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是一直埋藏在他心间多年以来的问题。

    “你为什么总是问,不会自己看?”女子也知道,许天行对于许道颜来讲,一直都有很大的困惑。

    “我要去哪里看?我至今都未见过他一面。”许道颜双拳紧握,眼神中更是不解。

    “其实他有留下一道力量,知道你长大迟早有一天会想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可想进入那里?也许你能够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女子瞥了许道颜一眼,言语温和。

    “想。”许道颜目光坚定,直视前方。

    自其许道颜身边华芒涌动,所在的空间光怪陆离,衍化成青山绿水。

    此刻许道颜置身于一片田地当中,周身有山水环绕,微风吹拂,郁郁葱葱的树叶微微摆动,沙沙作响,绿水潺潺,清澈平静,有一道细小的支流被导到许道颜脚下的土地,滋养着此地那一簇簇绿芽,充斥着盎然生机。

    有一名男子,身着白色长袍,站在他的对面。

    男子容颜眉宇眼角与许道颜有几分相似,他一袭黑发垂落而下,眼角眉梢尽是平淡温和,如同乡间生,与传说中的许天行反差很大,既不是那种人见人恨的那魔头,也不是那种无数人称颂的大圣人,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中年男子,一个孩子的父亲。

    他双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许道颜,然而他的身躯并非真实,只是幻象汇聚而成,许道颜知道,眼前这个人,便是自己的父亲,许天行。

    “道颜,对不起。”眼前的男子,笑容带着些许歉意,眼神如父亲般的温和,让许道颜心生触动。

    “这些年对你的照顾太少太少,作为一个父亲我愧对于你。”许天行轻声一叹尽显无奈,尽管这些年来许道颜心中很恨,恨他不出现,恨他抛妻弃子,然而一句道歉,让他心中的怨不知不觉化为尘烟。

    “”许道颜让自己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自己的父亲是不会听得到的,但他既然已经在此地留下幻境,必然是有话想要告诉自己。

    “有些事,本不该让你来承载,但你是我的儿子,有些事只能够让你来承载。”他言语开始慢慢变得平和。

    “”许道颜明白,这里的幻境,设于多年以前,许天行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他此刻只会仔细聆听。

    “你的名字,道颜,大道无形,大道有形,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并非所有人都能够窥视大道真颜,每一个人的大道真颜却也不仅相同,故而我请求歧隐兄传你黄帝古经让你修行天地五行之根本,自行领悟大道,我不愿意将自身想法强加在你身上,诸子百家,你会入哪一家,一切凭你自身机缘,故而我接下来到的话,我也不确定你是否会接受,但一切你接凭本心行事便是。”许天行目光坚定,显然也并不想强求许道颜。

    “于你体内,有一枚种子,其母源乃是通天建木,乃最初支撑永恒神庭之树,但与之又有不同之处,我亦不知道其中玄妙,然而此种只能够植于出生婴儿生命本源之中,非凡人不可种,故而你母亲留下一道意念,转生为凡人,至于此种,必须以你自身本源,精血浇灌,会伴随着你一生成长,所以你的修炼会比别人慢,路会比别人艰难,劫罚也比人难渡过,但每踏过劫,你将会比常人更强,此树种种奇妙,为父亦无法完全清楚,只能先行飞升永恒神庭,寻找其中奥妙。”许天行神色很复杂,将通天建木种入自己儿子的体内,此为无奈之举,他不能够将这种有可能发生危险的事情,种于寻常凡人孩子身内。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自己生命本源,这一株神秘植被的母源竟然是通天建木,可是自己的父亲又说它又并不完全是通天建木,那到底会是什么?自己的母亲是一道意念的转生,也就是说,自己的生母只是一道意念而已,其实真正的母亲并没有死?可是自己的母亲又是谁?许道颜突然感觉到很陌生。

    如同云舞一样,只是残云舞的一道主念而已,只是他与云舞有情感的纠葛,与残云舞并没有,对自己的母亲亦然如是。

    的确一路走来,他修炼的速度不算快,以他的奇遇而言超出别人很多,并且自己修炼的时候,都会有一部分被神秘植被吸收。

    不过许道颜早已习以为常,觉得这对自己也算是一种磨砺,要知道他在岁月禁制里面修炼了漫长的岁月,若是别人有他这种奇遇早就踏入圣帝之境了。

    “此种不知道经历过什么样的浩劫,产生异变,伴随着你越来越强大,很有可能会吸干你的生命本源,也很有可能孕育出灵智,夺舍你的魂魄,故而我才会请求歧隐兄教你黄帝古经就是希望能够为你固本培元,以更加雄厚的资本面对此古种,所以从今日起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此为双刃剑,可伤敌,可伤己,你实力越强,就会处于更危险的境地。”许天行眼神略带着些许自责,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让此种植入于自己的体内,只是飞升在即,他没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