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六十九章 商昭雪

    第一百十章商昭雪

    这一尊萧家护卫,他的实力,在玄仙境界,身边与他同样穿制式铠甲的战士不在少数。

    萧家恶奴的实力至少都在天仙境界,只见十來个恶奴,在他一声令下,施展术法,直接向许道颜出手了。

    手段极其狠戾,招招欲置人于死地。

    “滚。”许道颜一声厉喝,一股威怒爆发而出,音浪滚滚,伴随着他的意念,集在这恶奴的身上。

    十來个萧家恶奴被他活活喝死,肝胆皆裂,魂飞魄散,口溢出胆汁,跪倒在地上。

    无数人心一惊,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找死。”那一尊玄仙境界的护卫,亲自出手,手利剑寒光闪烁,直刺许道颜的眉心。

    还沒等他接近许道颜,就被其一脚踢飞了出去,强劲的力量,使其浑身骨骼折断,五脏粉碎,显然是活不成了。

    “这是谁,竟然敢在萧城之,众目睽睽之下打杀萧家护卫,简直胆大包天啊,第一次见有人敢招惹萧家。”不少围观之人,连连惊叹。

    许道颜看向一旁的元宝,道:“元宝,拜托你将那老夫人送走。”

    聂沛儿从小在这萧城长大,他不想连累她。

    “大爷的,你小存心就是给我找事。”元宝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去做了,心里无奈道:“这许道颜还真是一个惹祸精啊,天下间这种事多了去,他能管得完吗。”

    “老婆婆,跟我走吧。”元宝扶着老妪。

    老妪红着眼眶,却是不走,重声道:“我儿死得其所,他沒有错,萧家恶奴欺凌百姓,活该被教训,老身活了这一大把年纪,难道还怕死么,这位小壮士为我们出头,岂能够丢下他不管不顾,若是我儿还活着,我如此走掉,只怕他都不会认我这个娘。”

    元宝哑然,果然是有母必有其,这老妪虽然实力境界只在一等人的境界,但却也硬气得很。

    在这萧城之内,处处都是萧城的守卫,一队队巡逻护卫纷纷冲上前來,他们手拔出利剑,将许道颜围住。

    在萧城之的巡逻守卫,都在玄仙境界。

    “來者何人,竟敢來我萧城捣乱。”一名护卫首领,实力已是灵仙境界,看向许道颜。

    “捣乱,这些人草菅人命,自己先向我出手,被我打死,如今怎么变成我捣乱了。”许道颜冷视道。

    “哼,你小妨碍我萧家执法,难道不该被打死吗。”那灵仙首领眼眸之,寒光闪烁。

    围观的人群,纷纷退得远远的,一时之间,有近百名萧家巡逻护卫,将他包围。

    聂沛儿眉头紧皱,但此刻她也无法多说什么,心有了自己的认知:“素不相识的平头百姓,他为什么要出这个头,目的何在。”

    “來人,给我宰了这小。”只见那一尊灵仙首领,一声厉喝。

    诸多玄仙境的巡逻护卫,纷纷杀向许道颜,剑气凌烈,仙则吞吐。

    许道颜哪里会束手就擒,身上仙则涌动,只见在其心脏之,一条条火龙冲杀而出,将他们的剑气仙则撕裂。

    威怒仙则的力量,朝着这些萧家护卫攻伐而去,只见被威怒仙则沾染的战士,自其体内一股火焰,燃烧了起來,很快就将他们的身躯燃烧。

    一时间,近百名巡逻护卫被烧成了灰炭,什么都沒有留下,就连他们身上的法器,都难以抵挡。

    那一尊灵仙护卫,神色一片苍白,指着许道颜,厉声喝道:“你竟然敢在我萧城放肆。”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股无比可怕的气息,从天空之,碾压而下。

    神则滚滚,许道颜眉头一皱,手握梵寂枪,体内五大仙则之王暴动,涌入梵寂枪之,他朝着那攻伐而來的气息,奋力击出。

    只见那一道攻伐而來的神则,被瞬间撕裂,强劲的冲力,将那一尊踏入神之境界的老者,给震了出來。

    “什么。”那一尊老者,神色震惊,看向许道颜:“一尊道仙境界的人,竟然可以硬撼我的实力,你是谁。”

    “许道颜。”他冷声道。

    “什么,农门许氏,许道颜,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在一旁的人心吃惊,沒有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是如此之大的來历。

    “许道颜,是他,就是那个不损一兵一卒,斩杀匈族单于凤,被邪皇钦点为神威候的人,他竟然來到萧城了。”当场有人惊呼了起來,前阶段日,许道颜的名字为不少人所知晓。

    “果然是少年英雄,难怪敢管萧家之事。”不少人暗惊叹。

    “我看是少年得志,飞扬跋扈,不知死活。”也有人对其连连嘲讽。

    那一尊踏入神之境界的老者,脸色一变,沒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就是许道颜。

    “神威候,哪怕你是邪皇钦点的,但竟然來我萧城大开杀戒,未免也太不把我萧家放在眼了。”那一尊老者沉声喝道。

    “我來萧城大开杀戒,这一件事,不如就由法家來做个公断。”许道颜沉声道。

    “道颜贤弟,你怎么在这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來,來人正是韩、正法。

    “嗯,正法兄。”许道颜一阵惊愕,他不是应该在幽州吗。

    “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杀死这些人。”就在这时,在**法身边,走出一名女,她看着现场,巡逻护卫被活活烧死,有些人还是肝胆皆裂,被活活吓死,她看向许道颜,一板一眼地问了一句。

    “这位是。”许道颜眉头道。

    “呃,这位是法家商氏,商昭雪,与我韩家乃是至交,道颜贤弟,你说一下事情的缘由,如果你真犯事了,我也保不住你。”正法不偏不倚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商昭雪眉头一皱,看着许道颜,重声道。

    “你们來得正好,这一件事,请你们做一个公断。”许道颜将事情原原本本给说了一遍,而后看向在场的人,道:“不信你问在场的人,他们都可以作证。”

    话音一落,许多人都连连避开,谁敢帮一个许道颜而得罪偌大的萧家。

    “看來,沒有人给你作证,正法,我们联手。”商昭雪道了一句。

    他们联手施为,仙道显化而出:“明镜高悬。”

    顿时,一道明镜衍化,将不久之前所发生之事,尽数衍化而出。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瞬间水落石出,果然如同许道颜所说的一般。

    商昭雪眉头一皱,对着那一尊神之境界的老者厉声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们萧家还有沒有我州神朝的律法了。”

    “两位法家的大人,求你们为我儿做主啊。”这时,老妪抱着自己儿的尸体,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商昭雪连忙将老妪扶起,道:“老夫人,不必行此大礼。”

    她蹲下來,检查他儿身上的伤口,冷声道:“凌迟处死,这是穷凶极恶之徒,才会被处以极刑,你萧家好大的权力,哪怕他失手打死萧家奴仆,这一件事,也是应该交由我法家來办理才是,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替我们执法。”

    那一尊神之境界的老者脸色一片惨白,商昭雪的名气,在苏州大得很,他根本不敢多说话,这一件事只能够把萧彦公给请出來,他已经传音告知。

    法家,商氏,韩氏在苏州都很是出名,她厉声喝道:“去把萧城之,商家主事叫出來。”

    在商昭雪背后,出现一人,进入内城之。

    她看向韩、正法,无奈道:“韩兄,让你看笑话了。”

    商昭雪,乃是商氏主家嫡出,日后是要接掌整个商家的,韩、正法与她乃是幼时好友。

    正法从小乃是在苏州韩城长大,但是却被下放到幽州去磨砺,这一次回來看望一下幼时好友,商昭雪正好要到各个商家的分部去视察一番,他们就到不远的萧城。

    沒有想到竟然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令人发指,如果不是长期纵容的话,萧家恶奴哪里敢如此嚣张。

    “哪里,把当前之事处理好才是最重要的。”正法认真道。

    那一尊萧家神之境界的老者,这才知道,这一件事真的闹大了。

    片刻不到的时间,一名年男从天而降,他看着现场,眉头一皱,显然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昭雪,你怎么來了都不提前说一声。”

    “哼,我乃代家主巡查分家,商雷刑,沒有想到你竟然敢玩忽职守,任萧家人,在这萧城之,如此任意妄为。”商昭雪拿出一道令牌,见此令如商家家主亲临。

    “……”商雷刑连忙躬身行礼,他眼珠转來转去,想要解释但却无从说起:“这……”

    “这萧城分家主事,你可以不用当了,回头我自当禀明家主。”商昭雪字字句句,充斥着浓郁的律法之气,公正严明,让人毋庸置疑,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凌厉。

    这些年來,在萧城之,商雷刑与萧家关系极好,很多东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沒有想到这一次竟然在这一件小事上栽了跟头。

    “昭雪,这一件事,不能怪我吧。”商雷刑有些不服,眼神之,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他希望这一件事能够有婉转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