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七十一章 法家

    第一百七十一章法家

    萧家,是一个大世家。

    萧彦代表不了整个萧家,他的个人行为,并非是萧尘,或是萧凤的意志。

    当一个大世家无比巨大的时候,就会龙蛇混杂,良莠不齐,这是必然的。

    今日所发生之事,至始至终,聂沛儿都将这一切看在眼,她心思量:“许道颜真的会是一个恶人吗。”

    萧无冥说许道颜心机深沉,绝对不可轻信,所以她一直都在暗观察,有些东西,眼见为实。

    “这些年來,我一直都忙于其他方面,疏于对下管制,商姑娘能够來我萧城,清扫一下我萧家的害群之马,这是最好不过,不管是谁,若真有作奸犯科,严惩不贷,我先去写一份罪己书,公诸于众。”萧彦此刻也只能够陪笑脸,商昭雪这一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如果是可以轻易镇压的话,萧无冥就不会离开了,所以他也只能够跟着说好话了。

    “萧公慢走。”商昭雪言语平淡,她面容冷艳,目光凌厉,身姿挺拔,给人的感觉极为强势。

    她与聂沛儿两个人的区别之处在于,商昭雪一言一行,都带着浓郁的律法之气,铁面无私,虽然强势,但却让人感觉从内心之亲近。

    聂沛儿则是就像是一块冰,不言不语,静观一切,超然于世外,不食人间烟火,虽然不会给人以强势,但让人感觉始终难以接近,只可远观。

    “多谢许公,如果沒有公仗义出手的话,老婆只怕早已命丧黄泉,大恩大德,铭记于心。”那老妪朝着许道颜连连行礼。

    “老夫人,莫要多礼。”许道颜扶着老妪,对着那死得凄惨的壮士尸身,心不忍,道了一句:“快快让他入土为安吧。”

    “嗯。”老妪擦了擦眼泪,抱着自己儿的尸骨离开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道颜贤弟,沒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你。”正法哈哈一笑,拍着许道颜的肩膀:“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昭雪,本來我还想找机会带你们认识一下的,沒有想到居然还能够在这里碰面。”

    “道颜公,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抛开了公务,商昭雪脸上笑容灿烂,一言一语,让人感觉极为舒服,再也沒有刚才那般凌厉。

    “哪里,哪里,商姑娘当真乃是巾帼不让须眉,刚才可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啊。”许道颜看向商昭雪,眼神之,带着一种钦佩与欣赏,发自本心。

    聂沛儿瞥了她一眼,心道:“此女的确非同寻常,比起传闻更加厉害。”

    “算你小命大,以后就不要多管闲事了,我们出门在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这一次是运气好,若是倒霉一点的话,我们都要一起玩完。”元宝一想起刚才那一种阵势,都有一种感觉,自己的苏州之行还沒冒头,就要被打死了。

    “……”许道颜沒有多说什么,的确这一次自己是挺冲动的,有些东西看不过眼,想做就做了,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意愿。

    “道颜贤弟,你朋友说得沒错,在苏州之,形势无比复杂,这些事自有我们法家人來执行,你虽是行侠仗义,但是何为侠义,你若能够掌握得好尺度,你便是侠者,若是掌握得不好便是暴徒,以后一定要谨慎三思而行。”正法把许道颜当成自己的兄弟,认真告诫道。

    “这小一看就是不知道人心险恶,以前只怕在伏龙学院,孟颜,高期都带他们去天荒梵林那种地方,经常与凶兽打交道,独來独往惯了,久而久之,就习惯用这种手段來解决问題了,不知世事复杂,人心险恶啊。”元宝趁机又训斥了一下许道颜,的确在这一方面元宝比许道颜要强上许多。

    “诸位,不如來我商家一坐,如今我要下令,对整个商家进行大换血,接下來只怕需要诸位的帮忙。”商昭雪郑重邀请。

    “也好,我们刚到萧城,对于此地不甚了解,刚好能够在商家落脚,若是有什么我们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直言,义不容辞。”许道颜拱手施礼。

    “客气,互相帮助,互相帮助。”商昭雪在前带路,无数围观的人心唏嘘,法家的力量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大,竟然能够把萧彦压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够连连点头。

    在萧城的商家,这里沒有像幽州韩府那般节俭,反而是富丽堂皇,处处雕梁画栋,极其精致,楼层极高,显然有些都是新盖上去的。

    放眼望去,少去了法家的威严,多出了几分奢靡之气。

    商昭雪眉头紧皱,冷斥道:“这样还有几分是为民执法之地,华而不实,这一次來萧城倒是对了。”

    显然,她对本族在萧城的分家,极为不满意,甚至反感,可见这些岁月,这萧城分家所过的生活,是何等的奢靡。

    她是商家嫡出天之娇女,虽然在家里排最小,但名气却是最鼎盛的,年轻一代,少有人可媲美商昭雪。

    她一走进商家,一股气息不怒自威,无数商家弟纷纷行礼,不敢怠慢。

    不久之前,商雷刑还被镇压带走,消息传回,无数人心神巨震,魂飞天外,如今整个商家上上下下,噤若寒蝉。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法家想要捉的人,只要在自己的国土之内,都可以抓住,那一张极其强大的恢恢天网,便是韩家,商家,管家的大圣贤联手布下,一切违法之徒,都无法逃脱恢恢天网的捕捉,查探,回溯。

    商昭雪一路前行,看这商家还只是外堂,就如此的富丽堂皇,不知道内堂又当如何。

    “正法哥哥,你带道颜公以及他的好友往内堂稍做休息,你们正好叙叙旧,我先进入外堂,召集一下商家府上之人,要好好清洗一番了。”商昭雪的目光再度流露出凌厉的光芒。

    “哈哈,好。”正法带着许道颜绕开外堂大殿,很快,便到达了内堂。

    在这里雕栏玉砌,无比奢靡,对于许道颜,元宝來讲,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在寻欢楼里面,可要比这里讲究多了。

    这里完全就是暴发户的装饰风格,但在寻欢楼之,讲究的是一种味道,气韵。

    法家一直都过得比较朴素,从韩、正法身为幽州判官,但买自己修炼之物,都要如此精打细算,如此拮据就能够看出來,身为执法者,若不洁身自好,让人有可趁之机,如何还能够公正执法,所以法家之的弟,大多经济都不是很富裕。

    诸百家,最穷的,就是法家。

    很快,在正法的带领之下,便进入了内堂。

    “來來來,坐下。”在这内堂之内,就连椅都是以极品仙玉进行雕琢,流动着温润的荧光。

    “哎,奢靡啊。”看着这内堂,正法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一想起自己所住的幽州,比起这里简直就是猪圈。

    “我想这应该是萧家人,为了想要拉商雷刑下水,故而不惜财富,來收买。”许道颜可以从每一个细节看出萧家砸钱砸得特别狠。

    “哎,我们法家向來拮据,秉公执法,既不像农家能够种植米粮,一道收获的季节就很富裕,兵家攻城略地,劫掠敌资,更是不可估量,道家來钱的手段,更是成千上万种,不计其数……”正法一阵哭穷,的确相比一下,法家是挺惨的。

    他们不能够经常在外历练,从小修炼神通,资源不多,还要熟读律法,稍微长大一点,就要成为法家的一员,进行执法,与民生结合,哪里都离不开他们。

    “也正因为如此,商雷刑抵御不住萧家人的财富攻势,内心沦陷,与其同流合污。”许道颜感叹道。

    “不说这些了,道颜贤弟你可是大放异彩啊,率领百余兵马,无论从法器,修为都落后于对方,却能够不伤一兵一卒,斩杀了单于凤,凯旋而归,这可是给我州神朝争了一大口气啊。”正法打从心里为许道颜高兴。

    “呃,运气而已,运气而已。”许道颜与正法介绍了元宝与聂沛儿。

    “聂姑娘住在这萧城哪个地方。”正法笑问道。

    “对于我來讲,哪里都能够住得,居无定所。”聂沛儿声音始终平淡,透着一丝的冷意。

    “喂,我说一个女人你能不能别这么冰啊,好吓人。”元宝从怀里抽出一条大黄瓜,啃了一口。

    “关你什么事。”聂沛儿眉头一皱,一句话让元宝差点被自己的黄瓜给噎死。

    “哈哈,你们在萧城落脚,接下來是有什么打算吗。”正法连忙问道。

    “因为好像后年就是大学院弟比试的日,我想要了解一下,在苏州的学院有多强大。”许道颜一直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身为伏龙学院的弟,他自然也想要为其争光。

    “道颜贤弟,野心果然巨大啊,也对,我猜这一次比试,伏龙学院一定会派你前來参加。”正法哈哈一笑。

    “听正法兄所言,看來对这大学院的比试,有不小的了解,快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道颜心期待,之前孟颜,高期他也不好多问,如今正法的话,就沒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