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田山

    伏龙学院。

    孟子颜与高子期两个人正在下棋。

    许道颜身份的暴露,一下子让伏龙学院损失了孙灵以及许道颜这两名弟子,对于他们而言,损失是比较惨重的。

    如今石云被楚兰带到极为危险的地方进行磨砺,至于田甜就在幽州之中,开始帮助田文执政,树立威望。

    可以说,如今田甜是整个伏龙学院重点照顾的对象。

    高子期眉头一皱:“什么事情?”

    “许氏家族的人,有动作了,这一件事,对田家是好事,对于田甜来讲,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孟子颜低沉道。

    “怎么说?”高子期沉声道。

    “幽州以田氏为主,田氏气运直冲而上,红运普照,然而这一切皆系于田甜之上,气运所来之方位,乃是百家圣地农家许氏的方向与萧城的方向,这也就说,许氏家族的人联合萧城,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接下来应该会有人大张旗鼓前来提亲。”孟子颜精通推算,窥一斑而健全豹,通过气运的起伏就能够推算出大概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这一件事,田甜要回避吗?不如我带她去远方进行修炼吧?”高子期眉头一挑,没有想到,萧彦竟然如此的阴魂不散,许氏家族竟然开始向田甜下手了,显然是想要把许道颜给逼出来的节奏。

    “不可,这样田氏家族老一辈人会替田甜答应下来,没有一丝婉转的余地,这些日子以来,孟尝君有意让田甜替他出面,田甜励精图治,也博取了幽州民众的好感,获得不少的民心,石蛮与田甜两个人似乎达成了默契,政商结合,双管齐下,使得幽州蒸蒸日上,许氏家族虽强大,但幽州民心不可违,如果田甜能够得到幽州民众的支持,哪怕是田氏家族老一辈的人都奈何不了她。”孟子颜深思熟虑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就让田甜自己去应对吧,如果有什么人出手的话,我们再出手不迟。”

    “哎,还是难以避免与许氏家族面对,你得到道颜背后高人那残谱的指点,突破到圣皇的境界,我跟楚兰两个人还被卡在这个当头上,实力要输你一大截了。”高子期一声哀叹。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孟子颜的确从内心很感谢许道颜背后的那一尊老者。

    “算了,先看看田甜怎么处理的,需要我去通知一下?让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高子期问道。

    “你啊,就是太宠这丫头了,人生在世,我们能够护得了她一时,却护不了她一辈子,就让她自己随机应变吧。”孟子颜一声轻叹。

    萧彦的动作很快,几乎就在许无道走了之后,便敲锣打鼓,以九十九头神龙,九十九头神凤拉车,上百尊萧氏圣之境界强者第一时间传送往幽州。

    在他们身上都带着极其珍贵的聘礼,降临在田府门口的上空。

    “晚辈萧彦,今日特来向田甜郡主求亲。”萧彦的声音极大。

    田甜与田文两个人原本正在书房之上,商讨着幽州未来的发展,却没有想到,萧彦搞了这么一出,这一下子让田文也一头雾水了。

    因为他之前已经明确拒绝田氏家族老一辈人的想法,衡量了利弊之后,也将他们说服了,为什么萧彦还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你不要轻举妄动,跟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田文看了田甜一眼,淡淡道了一句。

    “嗯。”田甜眉宇间,多多少少有些厌恶。

    父女二人,出门相迎,此番萧家的阵仗极大,见田文出门相迎,萧家众多强者纷纷落地,萧彦首当其冲,躬身行礼:“晚辈萧彦,见过孟尝君。”

    “呵呵,贤侄不必多礼,你说提亲?这是怎么回事?”田文笑问了一句,并不打算请萧彦进门。

    “之前,一直都不敢提亲,是因为我刚进入分家,资源有限,如今经过一阶段的成长,也算是比较能够拿得出手了,这是十万粒成神米,五万粒化圣米,三万粒天道圣米,作为主要的聘礼,其他天材地宝,不计其数,只要田家愿意把田甜郡主许配给我,还会持续追加三倍的聘礼,晚辈有幸,能够得到许氏家族的支持,希望能够与田家共享这一切。”萧彦的声音不大,但却能够传递得极远。

    还没等田文说完话,一尊尊田家老一辈的人物纷纷出现,打开聘礼箱,一股浓郁的成神之气,直冲苍穹。

    另外一盒聘礼箱中,仿佛置身其中,吸一口气就能够使得圣神境界的强者,瞬间立地成圣。

    “真的是化圣米,无比纯正,皆是上品!”

    萧彦亲自打开天道圣米的聘礼箱,只见万千天道在往复交织,玄妙莫测,许多田氏家族老一辈强者都红了眼。

    这是能够助他们突破的东西,天道圣米,尽是上品,许氏家族对于此米把控得极其严格,如今萧氏家族竟然能够一下子拿出如此之多的天道圣米,可想而知,必然是得到许氏家族的大力支持。

    “我一直都觉得萧彦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俊才,与田甜两个也是极为匹配,乃天赐良缘,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日成亲如何?”田氏家族之中,一直都赞成田氏与萧氏联合的老一辈人,开口了。

    “多谢成全。”萧彦双目放光,很是激动。

    孟尝君刚刚想要开口,田甜便已怒不可遏,道:“岂有此理,我岂是给你们交换天材地宝的商品,再者说了,哪怕我嫁了,这些聘礼自然也是掌握在我手中,什么时候能够轮得到你们这些老东西?”

    “混账,田甜你这是跟老一辈人说话的态度吗?”一尊老者回头训斥田甜。

    “为老不尊,倚老卖老,我需要用什么很好的态度吗?”田甜眼眸一眯,目光冷冽,透着漠然。

    “田文,你就是这么教女儿的?”另外一尊老者将矛头指向孟尝君。

    “成亲,乃是甜儿的私事,轮不到任何人来为她做主,如今她已是田家的半个家主,也颇得民心,嫁与不嫁,她有自主权,至于与老一辈那样说话,实属不该,田甜,你自己小心一点。”孟尝君只是象征性地说一下田甜,不痛不痒。

    “罢了,这一件亲事,就这么说定了,萧氏家族竟然都已经拿出如此之大的诚意,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一名一直沉默的老者,声音极重,此人名为田山,乃是田氏家族的太上长老,地位极重。

    “我的婚事,轮不到任何人来给我做主,谁都不行。”田甜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许氏家族之所以会支持萧氏家族,就是想要逼自己嫁给萧彦,然后他们会将这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将许道颜引回来,活捉擒拿,甚至击杀。

    “孟尝君一直以来,对我田氏家族贡献极大,只是田韵对于女儿疏于管教,先挖掉她的两颗眼珠。”田山一声令下。

    “住手!”田甜一声厉喝。

    “嫁不嫁?”田山问了一句。

    “不嫁。”田甜气得浑身直哆嗦,不管田韵做了再多的错事,都是她的母亲,她不可能白白看着她被人如此对待。

    “挖。”田山的声音不大,但却是让田甜浑身上下的力量仿佛被抽得干干净净,动弹不得,只见其双眼中,泪水滑落,自己的母亲,三番两次去害自己,但如今自己却无法眼睁睁的看她受害,难道自己真的要嫁给萧彦吗?

    因为在田氏家族之中,老一辈的强者,根本是不会听他的,以田甜与田文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与田氏老一辈人抗衡。

    “明天给我答复,还不答应就砍双手,后天不答应砍双腿,大后天不答应,就尽在尸鬼坛。”田山实力极强,地位高,话语权极重。

    听到田山的话,田甜感到心中发冷,这就是田家,自己从小长大的家?顿时她觉得自己与这个家离得好远好远。

    孟尝君沉默着不说话,因为田山的地位太重,老家主都未必能够说服得了他,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想让人看到田家内乱起来。

    “贤侄,你们先回去吧,我们还有一些家事要处理一下,会给你一个答复的。”田文温文尔雅,在这种时候依旧处变不惊,淡然自若。

    “是,那晚辈就先告辞。”萧彦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看着田甜焦虑,愤怒的模样,心里感到很痛快。

    这个女人竟然敢三番两次拒绝自己,害自己颜面大失,简直不可饶恕。

    在思过园,传来田韵的惨叫声。

    田甜听到的刹那,心中刺痛,浑身汗毛竖起,想要去看自己的母亲,却被孟尝君给拦住了。

    “爹,我想要去救娘。”田甜泣不成声。

    “田甜,你要记住,你已经长大了,虽然你是我们的女儿,但你也是你自己,人生之中,有很多条路让你选择,他们奈何不了你,才会用你母亲来威胁你,我不会帮你做决定,由你自己来做决定吧,在你娘进尸鬼坛之前的这几天,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让她受点苦也好,让她明白,她尽心尽力帮助的人,最后却是对她最残忍的人,最爱的人她的人,往往是她所伤害的人。”孟尝君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