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七十五章 钢甲精骑

    第一百七十五章 钢甲精骑

    两个人齐齐走出了九州商会。走向传送之地。聂沛儿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收获很大。不过两地贫富悬殊极大。幽州乃是边戍之地。相比之下。不如萧城繁华。并且龙蛇混杂。良莠不齐。相对來讲。萧城人流极大。强者极多。极为富庶。所以能够做到这等地步。”许道颜沉思了一下。的确幽州的石龙商会如此这么做的话。不一定能够行得通。但的确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地方。

    “给我。”就在这时。聂沛儿伸手道了一句。

    “什么。”许道颜一阵错愕。

    “卡。这一次帮你的兄弟心上人追捕凶徒。你不用给我酬劳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可不想白白帮人做事。”聂沛儿白了他一眼。许道颜便将这一万亿的神币卡就给了她。

    “你还真给我了。”聂沛儿愣了一下。她是开玩笑的。沒有这么高的佣金。一万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哪怕是踏入神之境界的人。也很难累积到这一笔财富。如果许道颜不是巧合之下。得到火神所遗留的法宝。根本不可能有这一笔财富。

    “呃。不知道怎么就给了。你刚才不也是帮我付钱了吗。而且你说的也对。我就当支持兄弟。花点钱也沒什么。你的时间比我多。以后就帮昭雪姑娘多多猎杀一些目标。”许道颜憨笑道。

    “……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钱跑了。直接把你给丢下。毕竟我们都不是很熟。”聂沛儿的刺客生涯当中。使得她对人的戒备心无比之强。遇到许道颜这么一个对人毫无戒心的傻小子。她实在有些不习惯。似乎更习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把事情想得复杂。

    “怕什么啊。你要就给你好啦。虽然我们不是很熟。但我总觉得你是值得让人信任的。”许道颜对这些东西。都是比较无所谓的。很是洒脱。的确他对聂沛儿并不反感。

    “……”聂沛儿一阵轻叹。这许道颜到底是年少无知。她可是敌人。居然如此信任敌人。

    就在这时。许道颜的脸。凑到聂沛儿的面前。差点碰上。

    “干什么。”聂沛儿眼神之中。流露着防备。眉头一皱。杀气淌出。

    许道颜仿佛沒有感受她的杀气一样。咧嘴笑道:“在天荒梵林的时候。是不是你救的我。”

    “不是。”聂沛儿语气平淡。但心里却很吃惊。为什么许道颜会知道。

    “哼哼。”许道颜凑近聂沛儿的身体。道:“你不要骗我了。当时在我的身上。就有留着你的体香。”

    “不可能。我身上沒有香气。”聂沛儿坚定道。作为杀手。如果身上有香气的话。就会暴露出自己。

    许道颜见聂沛儿坚定否认。沒有骗成。不过他从心里总感觉是聂沛儿救了他。

    虽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心里却很确定。

    两个人一路抬杠。最后來到传送大阵所在之地。

    他们通过传送法阵。來到了幽州西北的另外一座王城。

    这一座王城叫地石王城。比起天石王城。要萧条不少。他们并沒有在这一座王城之中多加停留。

    他们通过地石王城的传送法阵。來到地石王城最靠近西北的大城。

    地龙城。

    两个人只是稍微观察了一下地龙城。就离开了。尽量不惹人注意。出现在城外。

    一路上。他们掠过一座座乡镇与村庄。沒有惊动任何人。一直到两个人出了九州神朝的地界。这才停了下來。

    “我要换一下衣服。第一时间更新”聂沛儿知道接下來刺杀就要开始了。她一身红衣长裙。显得有些累赘。并且太过显眼。不利刺杀。

    “别。你这样很好看。”许道颜连忙道。

    “……”聂沛儿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夸她。

    她是一个刺客。行走在黑暗之中的存在。与人交流极少。更多的是沉默。冷眼旁观一切。

    这些年來。与她接触最多的。就是萧无冥了。

    如果不是因为接到命令要监视许道颜的话。她也不可能会与人距离如此之近。

    第一次有人夸她好看。虽然有些不习惯。但心里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女人的通性。只要被夸漂亮。都会觉得心里舒服。

    “登徒浪子。”聂沛儿沒好气地瞪了许道颜一眼。但语气已是沒那么重了。

    “……我只是说实话。放心吧。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保证能够将他们刺杀。所以你还是穿得美美的就好。”许道颜笑了笑。就在这时。天空之中。飘落下霜雪。如今已入冬了。

    “那就先把这个披上。”聂沛儿取出两件斗篷。上面有金族的纹络。这是以白狐皮制成的御寒斗篷。极其珍贵。

    这都是金族手工制成的衣物。很大宽大。能够把全身遮盖住。围得很是严实。

    因为在金族一旦入冬。就极为严寒。如果沒有很好的御寒衣物。一般人是难以抵挡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嗯。这是要冒充金族的百姓吗。”许道颜一阵诧异。

    “不错。”聂沛儿点了点头。朝着西北方向行进。

    “好。”许道颜披上。将身上的战甲遮蔽。他紧随在聂沛儿的身后。

    聂沛儿手中拿着小羊皮卷。在上面有小地图。画出刘氏三凶所暗藏之地。只要不停的赶路。几日就会到。

    霜雪越來越大。两个人朝着西北的方向。继续推进。

    “你是不是经常追捕这些穷凶极恶的逃犯。”许道颜感觉两个人都不说话。闷闷的。就找了一个话題。

    “如果有空的话。就会去做。”聂沛儿依旧冷淡。

    “你有过喜欢的人吗。”许道颜的思维跳跃极大。随便问了一句。

    “你烦不烦。哪來那么多问題。”聂沛儿冷声道。

    “你告诉我。我就不烦了。”许道颜嘿嘿一笑。

    “死开。”聂沛儿沒好气道。

    “也对。这么凶应该很难有人喜欢你吧。其实我早就该想到这个问題了。”许道颜摸着下巴。感叹了一句。

    “再废话。信不信我一剑捅死你。”聂沛儿完全不能忍了。

    “不信。”许道颜不受威胁。

    “……”聂沛儿拿他沒辙。第一时间更新总不能真一剑捅死他吧。毕竟自己的任务只是监视。

    “我就说嘛。你怎么舍得杀自己的救命恩人呢。”许道颜哈哈一笑。声音爽朗。

    “这个人情。我迟早都会还的。”聂沛儿冷声道。

    “别啊。我可沒要你还。要是你想以身相许怎么办。我会吓死的。”许道颜总感觉逗聂沛儿特别好玩。

    以前是自己闷。总是别人逗自己。现在遇到一个聂沛儿。比他还闷的人。

    他突然发现。逗人原來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你做梦。”聂沛儿声音带着一丝怒气。从來沒有人敢这样调侃自己。

    “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看。又这么凶。知道我怕你以身相许的原因了吧。就是太凶了。”许道颜摇头晃脑。说得煞有其事。

    “你给我滚开。”聂沛儿实在不能忍了。

    “小心。”突然。许道颜看到一道冷箭破空而來。他奋力一跃。抱住聂沛儿。避开了这一箭。

    聂沛儿眉头一皱。看向冷箭攻伐而來的方向。竟然是成百上千的金族兵马。

    这些金族兵马身上。都带着精钢所炼制出來的甲胄。人马之间。都穿得密不透风。

    这些精钢甲胄上面还带着尖刺。一旦在战场上冲刺碰撞。能够撕裂敌人的身躯。

    许道颜的目力极佳。哪怕是聂沛儿也很难与其媲美。他看了一眼。道:“这些金族战士他们的实力至少都在真仙境界。数量太多。我们就不硬抗了。”

    “杀。”聂沛儿的眼神之中。寒光闪烁。她挣脱了许道颜的怀抱。消失在半空之中。

    她出手了。两道血刃从她手腕出滑出。透出一股渗人的杀气。当许道颜看到她身躯的时候。一道血箭冲霄。

    接下來。只见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一尊尊真仙境界的金族战士。纷纷从马背上跌落而下。

    全部都是被一击毙命。身上的精钢甲胄完好无损。全部都是一剑封喉。

    “哎。这姑娘也太冲动了……”许道颜直接施展千剑门。自其体内。金戈仙则涌入其中。催发到了极致。

    嗖嗖嗖。

    千道白光无比凌厉。覆盖方圆五里。将诸多金族战士的身体。连带着精钢甲胄一起贯穿。

    聂沛儿与许道颜很有默契。各自选择一部分去解决。

    为首的六尊金族钢甲精骑的头领。实力在灵仙之境。也被斩杀了。

    六百尊金族战士。在一瞬间。全部死得干干净净。

    “我说你火气也太大了吧。开如此的杀戒。”许道颜一阵无言。

    “少废话。把这些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扒光。”聂沛儿冷声道。

    “哦。我明白了……”许道颜恍然大悟。与聂沛儿两个人。将这些金族战士身上的东西。都个扒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普通衣物。

    临走之时。聂沛儿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字。刘。

    许道颜心中惊叹:“这聂沛儿好深的心机。这一招借刀杀人。可真恨。”

    “看什么看。”似乎感受到许道颜的眼神。聂沛儿眉头一皱。解释了一句:“反正又不会对你下手。只要能够将恶人斩杀。对我來讲。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地方躲起來吧。”许道颜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題。

    接下來就要等金族发现。自己的人被屠杀劫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