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护道古剑

    圣帝皮。

    要知道,想要踏入圣帝境有多么的不容易,然而此刻那些圣帝皮上面被画上朱红色的古老符文,如同一张张的纸钱一样,燃烧了起来,衍化成一股力量融入到这一片天地之间,更像是一种力量的献祭。

    就连嘲风与霸下都有一种浑身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其中并不乏至尊圣帝,那种人皮的气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

    到达圣帝境存在,基本上都是水火不侵,然而在那诡异的黑火之下,圣帝的皮就如同寻常纸张化为灰烬,留存在其中的诸多精华似乎都献祭在黑暗中那不为人知的存在。

    黑衣女子依旧在哭泣,一颗颗眼泪透着让人心颤的血红色,滴落在水面上,晕染开来,每个人都可以清晰地听到,那血泪滴落在水中的声音,在每个人的心间荡漾,这让所有人心中惊悚。

    “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这黑衣女子是谁?她身着大秦神朝的宫装,是当年跟着一起来东海寻药的宫廷女官吗?”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忍不住颤栗,他并不畏惧,但是此情此景,以及环绕在周围的气息,让他身体本能反应。

    “并没有,那女子实力很强,应该不可能会是大秦神朝的女官。”霸下微微蹙眉,显然他的感觉也不太好。

    “……”嘲讽认真地看着那女子,并不言语。

    “道颜猜得没错,这的确就是当年大秦神朝当年主掌祭祀的女官,黎玉,与始皇帝陛下关系很是亲近,她的容颜还是她的容颜,只是气息绝对不是黎玉。”蒙艾微微蹙眉,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够从这里再见故人,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黎玉早就已经到达至尊圣帝之境,但如果不是用秘术根本无法活到现在,只有一个可能,她的肉身被人夺舍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靠岸吗?”李肃一边帮忙操纵着中央帝舰,眼前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要知道他可是胆子最大的,但看到眼前的女子依旧觉得诡异。

    蒙艾无惧,毕竟在他手上沾染过亿万生灵,既然无法避免只能面对,黎玉是始皇帝的女人,执掌祭祀的女官,地位超然,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没有想到她竟然被人夺舍,那当年始皇帝飞升之境只怕有疑问了。

    “暂时不要。”霸下在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呵呵……”突然间,那正在烧着圣人皮的女子抬头来,看向许道颜一行人,露出灿烂的笑容,然而两行血泪依旧往下落,眼神中尽是伤心与绝望,那是其内心最深处的情愫,然而笑容依旧,让人望之心中悚然。

    许道颜只觉得头皮发麻,一种诡异的感觉从内心深处蔓延,就在这时,在他体内的初代陶罐有所异动。

    在元宝以及吴小白身上的初代古宝同样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意念,然而就在刹那间,那黑衣女子突然间消失了。

    那一团黑火也莫名消散,那环绕在四周的诡异气息也跟着平复,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许道颜一行三人心思却变得更加凝重了,他看向元宝与吴小白,道:“你们是不是也有自己的猜测了?”

    “很有可能在蓬莱岛镇压着一名无垠之地的至尊,刚才那至尊存在应该感知到初代气息,所以消失了。”吴小白说道,他不自主地出了一身冷汗。

    “应该是在镇压的岁月当中,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以致于封印松动,她并没有死透,所以力量散发出来,也很有可能她被困在蓬莱岛出不来。”元宝也做出自己的猜测。

    “那我们还要进去吗?”吴小白觉得这样风险太大了。

    “我觉得要进去,始皇帝留下来的手段来感召大秦虎符的话,必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在关键的时刻,我可以保你们平安。”蒙艾在这个时候斩钉截铁道,虽然大秦神朝已经不在,但对于始皇帝的忠诚,他从来未曾减少一分,始皇帝的女人被夺舍,当时的飞升成谜,一切可能不像世人所想的那般,所以他想要弄清楚:“我现在开始觉得徐客当年所说的长生不死药,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李肃与庄云飞微微蹙眉,看着蒙艾,对于这一段秘闻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无论如何最后在蓬莱岛始皇帝的确飞升了,那等景象之强,超乎寻常人的想象,除却始皇帝飞升,谁都难以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如果我们想要进蓬莱岛的话,只怕要先上那不祥战舰把情况弄清楚,否则的话,哪怕进了蓬莱岛也无法应对。”嘲风很是谨慎,对于蓬莱岛他与霸下既了解,同样又不了解,他们知道此岛很诡异,很可怕,但具体如何可怕,他们并不清楚。

    “我也是这样想的,瀚海圣舰也许会留下一些秘密。”许道颜也赞同嘲风的想法。

    “那我先让小朱雀试探一下吧。”经过活死人墓一役,吴小白在机关术一道上的造诣突飞猛进,如今的小朱雀不仅飞行速度得到提升,就连攻伐能力也得到增强。

    “好。”元宝手上的破烂罗盘所呈现的不祥力量越来越强,但是大秦虎符与蓬莱岛的感应也越来越强。

    在那不祥战舰的背后,是一座巨大的岛屿,被大道灵雾所遮蔽,那就是蓬莱岛。

    相传在很久以前,蓬莱岛乃是一处洞天福地,充斥着天地之力,异常精纯,堪比混沌之力,然而如今却变成这等模样,着实令人心惊,难怪这么多年前来蓬莱岛想要碰机缘的人都有去无回。

    小朱雀从中央帝舰破空而出,落到不祥战舰之上。

    那一名名神武卫的精锐,如今他们的肌肤腐烂,战甲破损,眼眸冒着暗红色的血光,异常渗人。

    小朱雀踩在其中一名神武卫的头顶,并没有任何的异动,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这些神武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机,让它的身躯寸寸崩裂,瞬间炸裂。

    小朱雀炸裂的瞬间,体内的墨油与朱雀烈焰瞬间被燃爆,在其身下那一尊神武卫的头颅被炸成粉碎,其他神武卫的骨骼也断裂了不少。

    小朱雀的试探,引起了不祥战舰的骚动,然而这些神武卫行动都很缓慢,然而它们却让两边让开。

    半个时辰后,有一名神武卫身上的甲胄显然与寻常人不同,一看就是首领级别的人物。

    他手持战剑,哪怕肉身腐朽,战甲破碎,但可以从他的形体感受到对方的铮铮傲骨,以及一种寻常神武卫不具备的气场,那是历经沙场,于尸山血海中磨砺出来的气息。

    蒙艾看到他,身体忍不住颤栗着,他那沧桑的眼神中留下热泪,元宝突然想起什么,道:“当年始皇帝的神武卫统领,蒙文,蒙氏一门三将,皆是始皇帝最为信任的爱将!”

    “蒙文的话,那就是蒙将军的亲弟弟。”庄云飞一声叹息。

    无数岁月过去,蒙艾被葬于活死人墓,存活至今,自己的弟弟随始皇帝东海蓬莱寻药,死于非命。

    “看来那些圣帝皮,都是从这些战士身上割下来的,他们身上的骨肉虽然腐朽,但却没有一丁点的皮……”李肃说道。

    蒙文此刻如同行尸走肉,他走到瀚海圣舰的船头,手持一把古剑,虽然已经过去漫长的岁月,但依旧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看来始皇帝还是将那剑赐给你了,只可惜……”蒙艾眼眸中的泪水消散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是坚毅,是想要将真相查清的决心。

    “蒙将军与胞弟情同手足,记载果然不假。”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能够让蒙艾这种沙场上魔头流下眼泪,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情感,李肃一声感叹。

    庄云飞平静看着前方,道:“他手中那一把战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护道古剑了。”

    “相传此剑威力巨大,可媲美始皇帝的佩剑,但从未亲眼见证,没有想到会遗失在此地。”元宝的眼眸也是异常的炙热。

    “蒙文为神武卫统领,为始皇帝护道,不管怎么样,他已经尽到自己的责任,不过有些遗留我还是想要取走,还有谜团我一定要解开!”蒙艾一步踏出,他身着神秘战意,朝着那瀚海圣舰的方向破空而去。

    蒙文如同行尸走肉,但似乎感觉到蒙艾身上的气息与自己很是亲近,自其眼眸处所闪烁的光芒在涌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护道古剑似乎与蒙艾有所感应,剧烈地震荡,从蒙文手中激射而出,落到蒙艾的身上。

    当年蒙艾立下无数汗马功劳,开辟出大秦神朝不朽功业,当天下平定,神武卫集结,本来他才是始皇帝的护道人。

    但因为杀孽太重,有伤天和,无法飞升需要葬于活死人墓,于无尽岁月中后再度觉醒,以瞒骗之法,消除印记。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在蒙艾葬下不久之后,整个大秦神朝就分崩离析了。

    蒙艾引自身一滴精血,手中的护道古剑直刺而出,一股磅礴的剑气与那一滴精血涌入到蒙文的眉心当中。

    这是蒙家的一种秘术,如果族中的弟子即将死去,若想要保留什么重要的秘密,就会施展这种秘术,将要传递的讯息隐藏在最深处,只有蒙氏一脉的血,施展秘术才能够引出那暗藏的气息。

    当日始皇帝东海寻药,诸多谜题,也许可以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