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七十六章 危险的女人(盟主加更)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继续朝着西北的方向行进。

    因为如果金族有兵马出來的话。都会从这一个方向。

    他们找了一处高峰山洞。从这里自上而下。可以窥视一切。

    这高峰的山洞。很狭窄。直径只有一丈。高不足两丈。深不过十丈。

    这是一个长长的甬道。也幸好背着风。否则的话。大冬天风雪不停灌进來。哪怕肉身强悍。能够抵挡得住严寒。但在这里面修炼也很不舒服。

    “那我抓紧时间修炼了。就辛苦你一点。监察一下金族的行动。”许道颜坐在山洞最深处。看着聂沛儿。

    “嗯。”聂沛儿应了一声。走到洞口。她身子斜靠在山洞内壁上。一动不动。

    许道颜直接引极品金神石。融入肺脏之中。进行修炼。

    虽然此刻正是冬季。但是肺脏是极为重要的。它关系到修炼速度的提升。

    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先将肺脏修炼到大圆满再说。

    这一修炼。就是十天的时间。

    在这十天的时间里。许道颜修炼速度进展得极快。除了肺脏得到凝练。

    金戈仙身有踏入到大成巅峰的境界。就连刺仙指的威力都得到提升。衍化为金戈指。

    许道颜剑指引动。骤然刺出。自山洞内部被刺出一个窟窿。凌厉的金戈仙气肆虐。以窟窿为中心。如同蜘蛛网纹络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來。

    如今在他的肺脏之中。有一颗白丹运转。吞吐出百条仙则之中。异常凌厉。

    肺脏主收割。杀道。在这一刻。终于灵育成丹大圆满了。

    许道颜的寿命上限。提升到了七十六万岁。踏入下品神仙之境。

    神仙。沾染了一个神字。非同寻常。

    许多人为什么一直都停留在神仙。并不是他们不想突破。而是极难突破。

    三百六十为一个大周天。在上品神仙巅峰。是三百六十万岁。比起之前所有境界的修炼。都要多得多。

    唯有突破大周天之数。方能踏入神之境界。所谓神仙。并非是要凝练出神则。

    而是让自己的仙道。沾染上一丝神性就足够了。一旦凝练出真正的神则。那就是踏入神之境界了。

    许多人都在神仙之境止步。就是因为无法凝练出神则。像当日的蛟蛇。已经凝练出神则之力。还沒有完全转换成神则。这已经是将神仙境修炼到极致了。

    一旦渡劫成功。完全蜕变的话。踏入力神之境。那其战力就更加恐怖了。

    许道颜缓缓地睁开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化箭破空而出。射向聂沛儿。

    她手中血刃滑出。将那一箭劈成粉碎。看向许道颜。感叹了一句:“你的五脏。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到底是修炼什么样的经法。让你有如此强大的五脏。”

    “哈哈。以后你自然会知道。”许道颜站起身來。如今他的杀力又增长了许多。走到聂沛儿的身旁。看着聊无人烟的雪地。雪山:“都已经十天过去了。金族的兵马都还沒有出现吗。”

    “沒有。你可以继续修炼。”聂沛儿摇了摇头。显然对于金族來讲。一支兵马出去几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不可能几天沒出现。就会出來寻找。除非是有什么紧急任务。

    “也不知道那刘氏三凶有沒有经常在金族的地域出沒。如果他们一直暗藏不出的话。沒有被人发现。我们的计划不一定能够成功。”许道颜眉头一皱。

    “不可能。既然商昭雪能够派人刺探出他们的情报。离金族那么近。他们对匪窝所在的地方。也能够知晓。如果金族有那么好对付的话。也不会屹立这么多年而不倒了。”聂沛儿做出这样的计划。是有自己的考虑。

    “嗯。你看。远方有兵马……”许道颜眼力极佳。望得极远。几万里之外。都能够看得清楚。

    聂沛儿眉头一皱。以短距离的感知极为敏锐。不过论眼力的话。还是很难跟许道颜媲美。显然她看不到。不过她并不言语。果然。六个时辰之后。她眼力所能及的地方。有大批的兵马奔腾而來。

    金族的钢甲精骑都是重骑兵。在机动性上远远不如匈族的精骑。但是在战场之上的冲刺。如同钢铁洪流。可以将人冲得粉身碎骨。拥有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匈族的精骑。机动性都特别的强。速度极快。以弓箭为主。极为灵动。但防护能力相对來讲都要差一些。

    “果然來了。”聂沛儿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能够看到那么远的地方。这些金族的钢甲精骑速度不慢。一个时辰三千里。每一尊战士实力至少都在真仙之境。

    六个时辰过去。就是近两万里的距离。由此可见许道颜的眼力距离。

    “接下來我们要怎么办。”毕竟这是聂沛儿的计划。许道颜也不好自作主张。

    “全部斩杀。”聂沛儿眼神之中。杀气弥漫。

    “这不太好吧。跟他们又无冤无仇。之前杀死那些钢甲精骑也是因为他们出手杀你。”许道颜眉头一皱。显然不是很想大开杀戒。

    “在石榴村中。你们遭遇过匈族人什么待遇。在这地龙城周边乡村百姓。就遭遇过金族人什么样的待遇。现在你是杀还是不杀。”聂沛儿声音冷冽。

    “那就沒办法了。这样才能够杀得心安理得。”许道颜手握梵寂枪。匈族对于他们的侵略。这一件事。让他永远都不能忘怀。想來也是。之前那金族兵马。可以一声不吭放冷箭射人。从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平时作风如何:“要怎么杀。”

    “先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兵马遭到劫掠。第一时间更新然后我们半路截杀。故意放走一些活口就可以了。”聂沛儿吩咐道。

    “好。”许道颜眼前一亮。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天色彻底暗了下來。这时。金族的钢甲精骑从他们所在的山峰脚下奔腾而过。

    许道颜目测了一下。大概近千的兵马。整体实力比起当日那一支兵马还要强。

    “走。”聂沛儿低喝道。

    “去哪。”许道颜愣了一下。

    “当然往那刘氏三凶的营寨附近方向截杀。这样才能够更好的栽赃嫁祸。”聂沛儿精于算计。显然这种事情沒少干。作为刺客。不一定非得出手暗杀。能够借刀杀人。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上一次如果不是许道颜突然离开。只怕早就被她所引來的蛟蛇给杀死了。

    “……”许道颜心中惊叹:“好危险的女人啊。”

    两道黑影。在夜色之中飞掠。他们的速度。比起钢甲精骑都要快上许多。

    三个时辰。聂沛儿看着手中的小羊皮卷。道:“这里距离刘氏三凶的营寨。不足一万里。是金族兵马回金族神朝的必经之地。”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们。”许道颜找了一处矮山。盘膝而坐。

    聂沛儿拿出一卷白布。用朱砂笔在上面写了一个刘字。看向许道颜:“把枪给我。”

    “你不是吧。”许道颜苦着一张脸。比苦瓜还苦。

    “给我。”聂沛儿不容拒绝道。

    “这样做很丑啊……不要……你就不能轻点啊。”看着手中的梵寂枪被抢走。许道颜心里一阵空落落的。一阵哀叹。满眼的幽怨:“我可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让我扛着白旗。跟奔丧似的。多影响我形象。”

    这时。聂沛儿已经把枪旗给做好了。交还给许道颜。

    “嗯。你还想要做什么。”许道颜扛着白旗。见聂沛儿起身。就要离去。

    “跟我來。”聂沛儿惜字如金。

    “……”许道颜一声轻叹。如今也只能够听她的。不得不说。聂沛儿的经验极为丰富。他收获不少。

    毕竟是刺客。也不知道历经过多少次生与死。比自己要强太多了。

    两个人朝着刘氏三凶的营寨逼近。聂沛儿一直都在观察地形。最后在一处。距离刘氏三凶营寨不足三千里的一处矮山旁。一处隐蔽的地方。道:“挖坑。”

    “这是要干嘛。”许道颜心中好奇。

    “叫你挖你就挖……”聂沛儿手中的血刃往地上狠狠一劈。地上便出现了一个深坑。

    “你这样挖太费劲了。”许道颜摇了摇头。他意念一动。一拳击在地上。

    轰。

    方圆近百丈的地面都震了震。伴随着他意念一动。松土升腾而起。飞落到一旁。

    他为大地仙体。对于土地有一定的掌控能力。

    只见聂沛儿将一件件钢甲给丢到深坑里。自她手中的血刃。激射出一道道血箭。喷洒在钢甲之上。这些都是金族战士的血液。

    “这是……”许道颜心中敞亮了。

    “凡事都要留一个后手。埋上吧。”见许道颜慧悟。聂沛儿这才缓缓道了一句。

    许道颜将松土。把这深坑给埋上。天空之中飘落下密集的白雪。很快就能够将这一片土地覆盖了。

    “回去吧。”聂沛儿身体沒入夜色之中。许道颜心中复杂。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心里有种难以言明的滋味。

    田甜心思单纯。无忧无虑。只知道玩乐。娇生惯养。

    石蛮心思缜密。处事圆润。精于商道。懂得揣摩人心。

    云舞不流俗于众。遗世而**。聪慧而平淡。外柔内刚。敢爱敢恨。是非分明。

    这是三个许道颜比较有了解的女人。聂沛儿则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心狠手辣。处心积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不知不觉。两个人回到先前的矮山。

    此刻。天已蒙蒙亮。许道颜看向东南方向。眉头一皱。道:“不出你所料。他们回來了。”

    “准备动手。”聂沛儿声音杀伐果断。

    (为盟主儒家心情加更。晚一点还有一章。但是会略晚。大家可以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