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无情?

    第一百七十七章无情。

    这一次,显然钢甲精骑全速推动。

    一支兵马被人截杀,这可是一件大事,如果不及时回报的话,很有可能会酿成更严重的后果。

    许道颜身着金族斗篷,将自己的身子遮蔽得严严实实,他手持梵寂枪,白布上面写着一个刘字。

    他立于大道中心,等待着钢甲精骑的到來。

    只见上千钢甲精骑迅速逼进,远远地便看到了许道颜,执枪而立。

    “杀。”

    这些钢甲精骑不由分说,为首将领一声厉喝,钢铁精骑如同一道黑色洪流,轰轰而鸣,雪泥飞溅。

    他们所过之处,积雪都被踩得粉碎,朝着四方溅射开來,开出一条道路。

    许道颜催动千剑门,引金戈仙则,融入其中。

    千剑门悬浮于其头顶,伴随着他意念勾动,千道白光破空而出。

    如今,许道颜将肺脏修炼到灵育成丹的大圆满境界,使得金戈仙则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凝聚,更加具备破坏力。

    千道白光无比锋芒,激射而出,但杀力内敛,沒有一丝的气息流淌出來。

    几十尊为首的灵仙境界金族战士,眼神之中,透着一丝轻蔑。

    然而就在下一刹那,噗哧,噗哧。

    一道道血箭激射而出,瞬间破穿他们的精钢甲胄,凌厉的金戈仙则断绝了他们的生机。

    黑色洪流,遭到了阻碍,突然间,一尊居中的强者,实力已是踏入道仙境界,他低沉喝道:“不要与其硬撼,分散开來,逃回我们的领土,务必要将这一件事上报。”

    自他们的后面,一道道血光闪烁,聂沛儿杀人如割草,她与许道颜一人一后,前后夹击。

    钢甲精骑不顾一切,给马匹服下丹药,使得其力量暴涨,这一种手段,在金族,匈族这种游牧民族,是很常见的。

    他们朝着四面八方分散开來,使得许道颜无法进行片杀,他手握梵寂枪,连连追击,将一尊尊金族战士挑杀。

    那一尊道仙境界的金族战士,不显山不露水,仿佛跟普通战士沒什么区别一样。

    他座下的战马,突然暴起,以最快的速度,奔腾向金族的土地。

    虽然许道颜能够以弓箭进行射杀,但他却沒有这么做,手中的长枪掷出,将其身边不远处的金族战士连人带马钉死在地上。

    聂沛儿速度极快,一路追杀,上千的兵马最后逃回金族领土的战士不出十人。

    “收拾一下。”她将那些金族战士身上比较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把他们的战甲留下。

    “这一次怎么不连战甲都一起扒掉。”许道颜愣了一下。

    “你站在金族人的角度上想一下,如果你來到这里,观察了一下,见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带走了,战甲沒有被带走,你是会更加怀疑刘氏三凶,还是。”聂沛儿问了一句。

    “当然是更加怀疑了,因为毕竟如此之近的距离,无须耗费多少力气就能够把这些价值不菲的精钢甲胄给带走,可是却不带……”许道颜一下子明白了。

    他与聂沛儿两个人动手极快,收拾完战场之后就悄然离开,他把那绑在梵寂枪上,染红的白布给抽掉,随着风雪,卷向天空。

    在纷飞的白雪之中,被血染红的白布,显得格外的刺眼。

    “接下來呢。”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凌空而行,衣不染血,仿佛这一件事与他们毫无关系。

    “逼近刘氏三凶的营寨,走。”聂沛儿在心里,显然有了诸多打算。

    两个人继续朝着西北的方向逼近,一直到距离不到一千里的时候,这里荒山绵延,山路崎岖,骑兵很难行进,易守难攻,显然选择在这里安营扎寨,从一开始刘氏三凶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也想防着金族。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寻了一出近千丈高,背风的荒山,躲进了山洞之内。

    “等。”许道颜看向聂沛儿,至今为止,他们连刘氏三凶的面都还沒有见过,聂沛儿竟然就能够这样布局,一切真的能够按她的预想推动吗。

    “不,我要去散散财。”聂沛儿嘴角上扬,她话音刚落,便消失在许道颜的面前。

    许道颜知道她整体的计划了,环环相扣,接下來的事情他做不了,只能够由聂沛儿來亲自执行。

    他藏身在山洞之中,盘膝而坐,拿出极品水神石,肺脏开始修炼肾脏。

    如今正是冬季,在此地,冬气之中,无比浓郁,伴随着许道颜意念引动,浑身毛孔张开,无数的冬气,涌入到肾脏之中。

    只见在其肾脏之中,凝聚成一颗细不可察的黑丹,灵育成丹,瞬间踏入。

    修炼心脏跟肺脏的时候,已经让他掌握的规律,所以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紧接着就是一条又一条的仙则之龙,融入到肾脏之中,一点一滴的壮大。

    一日之后,许道颜的肾脏之中,已经凝练而出二十条仙则之龙,自体内深处,善水仙骨,衍化成天水仙骨。

    正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天水孕育众生,滋养万物。

    许道颜心中有所悟,使得体内的骨骼,开始进行一次转化与蜕变。

    内视自己的骨骼,善德之气流淌,骨骼之上,有一道道古老纹络的成形,他知道,自己的身躯会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蜕变,最终得到巨大的突破。

    一天之内,他的寿命,突破到八十万岁。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聂沛儿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了:“你修炼都是这么快的吗。”

    “沒有,一开始并不快,但是小蛮姑娘送了我一颗道神开慧丹,给我提了建议,让我以极品五行神石进行修炼,虽然承受了不少痛苦,至今依然,但的确进境极快。”许道颜话音一落,拿出一颗道神开慧丹:“聂姑娘,送你。”

    道神开慧丹,其形如何一张婴儿的面孔,光芒流动,聂沛儿眉头一皱道:“这道神开慧丹,无比珍贵,许多踏入神之境界的人,想要求都求不到,你要将它送我。”

    她眉头一皱,看向许道颜,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竟然把这种东西拿出來送人,要是送给朋友也就算了,竟然还送给自己的敌人。

    “是啊。”许道颜咧嘴一笑,道。

    “如果我是你的敌人呢。”聂沛儿沒有去接那道神开慧丹,总觉得如果受许道颜的恩惠越多,以后就会越來越纠缠不清,毕竟他是无冥公的敌人。

    “哪有这么笨的敌人啊,要真敌人早就想都不想就拿走了,拿去吧,这道神开慧丹是小蛮姑娘好不容易弄來的,据说是中央神朝才有,并且极难得到。”许道颜哈哈大笑。

    “……”聂沛儿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就接过道神开慧丹了,她看着许道颜,神色复杂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哪怕是萧无冥,都不曾对她这么好过。

    身为刺客,她非常清楚,自己是对萧无冥有极大的利用价值,倘若有一天,她成为废物之后,将会被无情的抛弃,这是毫无悬念的。

    “因为我总觉得在天荒梵林是你救我的。”许道颜抓了抓脑袋,笑道。

    “傻,不是我。”聂沛儿背过身去。

    “其实,虽然这几天相处下來,我觉得你心狠手辣,城府极深,处处算计,让人感觉很危险,但可能这只是对敌人……”许道颜还沒说话,就被聂沛儿给打断了。

    “既然你是这样认为的,那就这样认为好了,何必与我多说。”聂沛儿的声音又变得极冷。

    “看吧,喜欢说负气的话,我又沒嫌弃你什么,其实话说回來,我也不了解你的世界,看你总是冷冰冰的,嘴里沒几句好话,让人觉得很难接近,可是这世界上,有真正无情的人吗。”许道颜一阵感叹。

    “你废话好多。”聂沛儿背着许道颜,走到山洞口看向刘氏三凶所建立的营寨方向:“好戏就要开始了。”

    也只有她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渗入其中,许道颜來到她的身边,道:“你可还有家人。”

    聂沛儿眉头一皱,看向许道颜,目光凌厉,两人四目相对,许道颜沒有丝毫的避让,顿了顿,他轻叹:“原來真的有。”

    “沒有。”聂沛儿听到许道颜的话,心中兵荒马乱,第一次有人与她的内心如此贴近。

    “肯定有,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你的家人,应该是你活下去的希望吧。”许道颜看着黑夜之中的明月,如此皎洁,繁星稀疏,点缀在夜空之中。

    “你那么确定。”聂沛儿看着许道颜,心情复杂。

    “我娘死了,我爹我从來都沒有见过,如今杀死匈族王后,保护哑姨与灵儿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爱自己的亲人,但你却无法接近他。”许道颜很平静地看着聂沛儿。

    “少自作聪明了。”聂沛儿不再看他,心中慌乱,这是自己的秘密,除了萧无冥,无人知晓。

    “那就当我自作聪明好了,你休息一下吧,我來守夜,这些天不停忙碌,你应该也累了。”许道颜淡笑道。

    “……”聂沛儿默然无语,她转身,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许道颜透过几缕月光,看着她那一张蒙着红纱的脸,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夜,很快便过去了,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就在这时,许道颜立于山巅之上,看到金族的兵马來了。

    这一次,强者林立,有神之境界的存在,每一尊金族战士,实力最低都在道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