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破局关隘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

    “一生成就至尊,我只想飞升永恒神庭,不想再贪求其他造化。”

    “求前辈放过我啊”

    “我十八岁成就圣境,九十九岁踏入圣帝之境,打遍魔族无敌手,我不甘。”

    “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当场就有一名至尊圣帝选择自爆,异常悍勇。

    然而此刻他想要自爆的能力都没有,一切都被桎梏,只留下他们最清醒的意识,感受着自己肉身的生命本源被抽离得干干净净,甚至他们魂魄中的力量也在逐渐被抽取。

    那古老的石棺就在紫芝崖顶,有一条条黑色的锁链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刺入那些至尊圣帝的体内。

    这些至尊圣帝原本都是一大起源中的佼佼者,留到现在还未飞升永恒神庭就是想要在下界获取更大的造化。

    然而却没有想到至此遭劫,近两百名至尊圣帝即将消亡,九天之上似乎有一股力量感应到了,天地都变得昏暗。

    许道颜一干人心生出动,这些可都是来自各大起源的王者,纵横一方,尽是霸主级的存在,哪怕遇上轩辕圣帝那样的人物也敢叫板一二。

    然而如今近乎两百名,几乎就要死于非命了。

    谁都无法逃脱,那紫芝崖顶的黑衣女子容颜柔美,举止如行云流水,不缓不急,不愠不火,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容。

    自其一对眼眸深处是平静,与淡然,还有一丝的无奈。

    智觉和尚脸色苍白如纸,四大帝尊辖下的亲传弟子也是心惊肉跳,远远逃离紫芝崖,不敢再次临近。

    这些至尊圣帝是他们的底牌之一,没有想到竟然一次全部都葬身在紫芝崖当中,这是谁都想象不到的。

    “许道颜,你竟然如此歹毒,这些可都是下界的至尊圣帝,明明知道有如此之大的陷阱,你们竟然还如此狠心?”单于雅丹隔着遥远的距离,尖叫质问。

    许道颜微微蹙眉,他并不知道紫芝崖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凶险,如果知道他也不会让这些至尊圣帝前行的。

    因为这样,那无垠之地的至尊实力暴涨,对于他们来讲想要得到始皇帝留在紫芝崖之物就更难了,更别说想要弄清楚当年东海寻药之迷。

    “智觉和尚,我送你一场造化,让他们都滚。”许道颜自然不想跟单于雅丹那样的女人多说半句废话。

    “好。”智觉和尚看向他们,知道如今就算是帝尊的四大亲传弟子,也没有再上紫芝崖的能力,反而只是拖累。

    许道颜能够明白,虽然无垠之地的至尊布下杀局,但破局的关隘就是初代古宝,如今有些人没有来齐。

    怀旭,断,天元,万帝,北斗,怪女等人都没有前来,智觉和尚身上有一件初代古宝,如果想要破局,能够多出一分力量总是好的。

    “智觉,你要小心。”朱沙告诫了一句。

    “放心,许道颜我也算对他有些了解,他有很多次都可以对我不利,眼下只怕破局需要初代古宝的力量,他需要我。”智觉和尚摆了摆手,自从和四大帝尊有了交流之后,他的胸怀与格局都宽阔了许多。

    “好,反正师尊也有给你留下保命的手段,你自己见机行事。”静云微微颔首,他撇向单于雅丹,没有说话。

    四大帝尊的亲传弟子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逗留,刚才实在太过惊险,如果没有智觉和尚的初代古宝自动护主,他们正好在其身旁刚好被守护住,只怕早已经命丧其中了,此地的情况他们也要汇报给四大帝尊。

    智觉和尚的意思也很明显,他们也可以在外界做好准备,众目睽睽之下,许道颜既然说送他一场造化,就不会食言。

    单于雅丹原本以来这一次,许道颜在劫难逃,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般结果,气得她脸色发青。

    布衣男子,名为列道,他看着单于雅丹,心中有些费解,这个女人的天赋一般,野心却不小,他不明白为什么四大帝尊会如此看重这个女人,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的幼子被许道颜所杀。

    一路走来,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看了都有点心生厌烦,但他也理解四大帝尊,留着她必然是有其道理。

    他们在第一时间离开这蓬莱岛,只想做好接下来的部署,因为在此地的造化,非四大帝尊出手不可得。

    近两百名至尊圣帝出手都瞬间被炼杀,哪怕四大帝尊面对这两百名至尊圣帝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紫芝崖顶,那样的场面给他们内心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可怕了,无垠之地的至尊存在,恐怖非凡。

    四大帝尊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中,这一件事已经超乎了他们的力量所能够完成了。

    智觉和尚原本不想暴露出自己的初代古宝,没有想到最终还是暴露出来了,初代古钟在其身后摇曳。

    在这初代古钟上面铭刻着古老的纹路,许道颜看了,微微蹙眉,天文之火对于很多古老的铭文都能够看得明白。

    然而这初代古钟上就连他也难以领悟其中精要,要么就是智觉和尚知晓自己有天文之火,不想让自己窥破其中玄奥,强行改变那些纹路,要么就是这初代古钟,哪怕是初代人物一时半刻也难以领会其中玄妙。

    许道颜掌握初代陶罐,从上面能够感知得到,这些物件自身所存在的岁月,应该比初代人物还要更为悠久。

    至少应该是截教,阐教兴盛的时期,甚至还要再更前一些。

    智觉和尚为人强势,又甚是贪婪,许多人都对他心生反感,但其实力却又不可估量,此刻被他渡化之人皆在神武战舰之上。

    如今他的实力得到提升,那些渡化之人只要不距离他太远,力量依旧可以传递到他的身上,自其身上古经纹甲流淌。

    虽然只是在圣皇巅峰境界,但许道颜毫不怀疑,他已经可以硬撼一些在圣帝第二层境界的强者了。

    “你心胸的格局倒是开阔不少,不像以前那般小家子气了。”许道颜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智觉和尚微微蹙眉。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那的确就是事实,跟四大帝尊相处久了之后,智觉和尚的视野格局的确大了很多。

    “我一出生就被丢难民窟,从小到大,受尽屈辱,苦寒出身,自然比不得你们这些背后有大世家之人,底蕴浓厚,对于我而言,只有到手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只有自己掌控得住的东西,才是属于自己的。”智觉和尚他有他自己的道,他目光坚定,许道颜的话并没有动摇他的内心。

    “言之有理。”易新天对于智觉和尚还是挺佩服的,正如他所言,在场之人背后无一不是有大势力在支撑。

    就算是许道颜,自小被追杀,但也有一个很了不得的父亲,让歧隐那样的大人物为其筑基,出身有时候决定了很多事。

    也决定了一个人看待世间万物的态度,以及自身处事的态度。

    智觉和尚自小受尽种种屈辱,在恶劣的环境下求存,小人报仇不隔夜,只看眼前是他的方式,能够让仇人死的,他绝对不会让对方多活一分一秒,因为对于一些小人物来讲,这就存在着变数。

    “伏兄,似乎你已经有方法了。”许道颜多多少少也了解过智觉和尚的一些曾经,人便是如此,出身不同,道路不同,行为处事也不同。

    “走吧,眼下不破局就再也没机会了。”伏苏看向眼前,眼眸微微一眯,似乎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好。”许道颜当即颔首。

    小天师也认同伏苏的想法,纵然开始前行,伏苏很是平淡,他发号司令:“除却我们这些执掌初代古宝之人,其他所有人全部压阵,以防万一。”

    嘲风也看到了紫芝崖顶的时候,如果不是智觉和尚有初代古宝,他们早就死于非命了,所以破局的关隘不再于实力的强弱,而在于身上的法器,对于这些无垠之地至尊的压制程度。

    “那就请前辈帮我们列阵。”那东海水晶宫的老者很是聪明,虽然雨龙一脉有自己的大阵,但嘲风与霸下都是混沌之龙的血脉,必然掌握更强大的龙族法阵。

    在这种时候,为了得到截教的传承,嘲风与霸下必然不会吝惜。

    “你这老小子,跟你当年小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很机灵。”嘲风笑了笑,并不在意,龙族血脉原本都是一些心思聪慧之辈,能够在合理的情势之下,提出合理的要求就可以,他也并不反感。

    当即,以嘲风霸下为核心,布下了群龙无首的大阵。

    此阵与天地紧密结合,看似嘲风霸下为核心,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是核心,此阵引动的刹那,在场雨龙一脉的人,个个清神醒脑,心思通透,似乎对于自身力量的运转都精妙上几分,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族老会对嘲风与霸下如此的敬重。

    群龙无首,但也让他们有了自己独立的思维,成为强大的个体,这种大阵对于龙族的血脉来讲,在眼下这种情况也是最容易掌握的。

    他们一路行走,一路掌握,要将群龙无首此阵运转纯熟,许道颜一行人则是走在最前面,朝着紫芝崖迅速逼近。

    这时,那在紫芝崖巅峰的女子面无表情地看向他们,而眼神深处,竟然有一种喜悦与欣然,只不过很快就一闪而逝,取而代之是一种冷漠与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