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完颜烈

    第一百七十八章完颜烈

    金族战士,两支兵马,半路被人截杀。

    这是极其严重的事情,而且就在临近金族如此之近的战场之上,简直就是对金族的蔑视。

    这么多年來,几乎沒有人敢挑衅金族的威严,如今竟然一下子劫杀近两千的金族战士,简直就是胆大妄为。

    那一尊道仙境战士逃回之后,在第一时间上报。

    刚好,金族八王子,完颜烈刚好來边戍之地视察,他听到消息,震怒不已,当即亲自率领三千精锐,杀奔而出,声势浩翰。

    这一次,所率领的兵马,身上同样是精钢甲胄,只不过品级不一样,最弱都下品仙则器。

    这种下品仙则器,都是以仙钢精炼而成的,要知道他们可是随金族八王子,完颜烈出战,哪里能够太寒碜。

    哪怕是以他们如此的装备,也未必能够入完颜烈的法眼。

    三千仙钢精骑化为一道巨大的洪流,一路奔腾而來,阵势极大。

    在这黑色洪流之前,有十尊龙血战獒开路。

    这些龙血战獒相传乃是吞月战獒与吞海战龙混血,其骨暗藏龙形,有五丈大小,力大无穷,极为凶悍。

    龙血战獒浑身毛发浓密,威武不凡,头生龙角,四蹄毛发覆盖下面,乃是锋利的龙爪。

    它们奔腾速度极快,每一尊的实力,都已经踏入神之境界,都能够通人性,训练有素,十分可怕,都是八王子完颜烈从小把它们养到大的,极为忠诚。

    仙钢精骑一路奔腾,來到曾经的战场,在这里躺着诸多金族战士的尸身。

    有十多名斥候纷纷下马检查了一遍,一刻钟后,纷纷上报。

    “禀报八皇子,他们身上所有值钱之物,全部都被搜刮走了,看來是应该被强大的匪徒所劫掠。”

    “好大的胆子,何方匪徒,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金族战士的头上,简直活腻了,在这周围有什么匪窝,谁來给我解释一下。”完颜烈身躯高大,虎背熊腰,他只有二十多岁,一对浓眉上挑,杀气极重,鹰眼透着凌厉,让人不由自主心惊肉跳,自他身上,穿着龙鳞神甲,吞吐着龙威,手握一把龙牙棒,极为渗人。

    “禀报八皇子,那一日,之前的儿郎被劫掠的时候,有一个刘字,这是九州神朝的姓氏,我们返回的时候,一尊身着我金族斗篷的男子,枪上白布也写着一个刘字。”那一尊道仙战士字字句句,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这是怎么回事,刘。”完颜烈声音很冷。

    “姓刘,我知道了,刘氏三兄,他们乃是九州神朝的重犯,手段毒辣,极其残忍,犯下了不少的滔天罪行,逃到了我金族边戍之地附近,就在距离这里万里之地。”一名常驻边戍的神仙境将领连忙禀报。

    “带路。”完颜烈杀气冲天,他的眼神透出浓郁的杀气。

    龙血战獒朝着那西北的方向飞奔,它们的嗅觉极为敏锐,似乎闻到了什么。

    朝着一座山飞奔而去,只见它们的利爪,在雪地上不停的刨动,很快一个深坑就被挖了出來,上面所埋的,都是金族战士的钢甲,还沾染着匈族战士的血。

    龙血战獒喉间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咆哮,似乎在告诉完颜烈什么。

    “看來真的是他们动的手。”那一尊神仙境的战士眉头紧皱,因为这刘氏三凶已经踏入神之境界,平日里他们能够尽量不去招惹,就不去招惹,沒有想到,他们竟然对金族下手了,应该是这个冬天不好过了。

    “九州神朝的重犯,竟然逃到我金族边戍之地來劫掠,简直不知死活,我会让他们后悔來到这一片土地这二十时秒年个。”完颜烈彻底暴怒了,他看向躲藏在荒山绵延的方向,厉声喝道:“给我打下來,活口一个不留。”

    “是。”只见完颜烈率领三千大军,朝着荒山杀奔而去,许多小一点的山峰都被他们所散发出來的力量震得坍塌崩裂。

    许道颜看着那十只开路的龙血战獒,十分惊叹,双眼发光,道:“乖乖,这可是有十多尊踏入神之境界的存在啊。”

    聂沛儿早就出现在他的身旁,看着迅速逼近的金族战士,她眉头紧皱,道:“这是龙血战獒,嗅觉极为敏锐,看來是有大人物刚好在边戍之地,这一件事传了回去,他亲自出战,本來是想要让他们两败俱伤,我们从中得利,不过如今看这情况,只怕有点困难了,不过我觉得这一次刘氏三凶应该在劫难逃了。”

    许道颜以金戈仙则,将自己身躯洗练一遍,将一切气息尽数消除,显然想要躲起來,看一场好戏。

    “跟我走。”聂沛儿这时开口了。

    “我们躲着不就可以了吗,还要去哪里,这里极为隐蔽。”许道颜有些疑惑。

    “你想太多了,方圆五百里之内,任何的呼吸,心跳,都能够被龙血战獒所察觉,我是无所谓,倒是你,不跑的话就等死吧,走不走随你。”聂沛儿的话,让许道颜心头震惊,难以置信。

    “这种龙血战獒,本來就是用于战争之上的异兽,极其强大,也只有金族皇室中人才能够拥有,它们的感知能力极强,战力也极其可怖,深受金族皇室的喜爱。”

    “那还是走吧,这些大爷实在惹不起啊,不过看情况,刘氏三凶应该逃不掉了,如果被他们给逃了的话,我们负责追杀好了。”许道颜一声感叹,与聂沛儿两个人向外逃离,此刻,他们已经不穿金族的斗篷了,因为那逃回去的人,必然把他们的衣着都给说了一遍,如果再穿的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道颜手握风雷神弓,与聂沛儿两个人迅速撤离。

    在荒山深处,正是刘氏三凶所安营扎寨之地。

    他们流亡到这里之后,就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全部都是一群亡命之徒,有各族子民,让他们去劫掠行商,百姓的财物,偶尔还会对一些金族的战士下手,但数量都不多。

    这些人都是行走在这边戍战场之上,以劫掠为生,身上戾气极重,眼眸之中,凶光闪烁。

    因为刘氏三凶的力量,他们被聚集在这荒山深处,也是一股可观的力量。

    人数也有五千多人,刘氏三凶,如今原本是由刘夜坐镇其中,他是最早踏入气神之境。

    如今他的两个兄弟,刘鹏与刘辉正在突破气神境界的关口上,他刚好在为他们护法,所以对于营寨之事,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连注意都不曾去注意。

    在这营寨之内,一夜之间,内部就开始在争夺了,不知道从哪里來的,一大批财富从天而降。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见钱眼开,金族战士各种劫掠,财富自然不是小数目,真金白银摆在自己面前,有谁会想要让,要知道每一个修炼的人,都无比需要钱,只要得到这些,就能够让自己的实力有不少的提升。

    这些东西聂沛儿看不上,他们却是喜欢得很,原本就是亡命之徒,临时聚集在这里,有人坐镇还好说,如今刘夜正在为自己的两位兄弟护法,自然沒有心思理会其他。

    所以偌大的营寨之中,彻底乱了。

    “娘的,这是老子的东西,竟然跟我抢,找死。”在营寨广场之上,许多凶徒都在为这些东西,互相搏斗。

    有的撕破脸皮,都已经开始在血拼了,他们成群结队,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各种术法,层出不穷。

    这些人都极为凶狠,利益都是想要独占的人,早就互相之间看不顺眼了,在今天彻底爆发了:“操你祖宗,刘二狗,今天老子弄死你,竟然还想敢打我钱的主意,找死。”

    自上而下,可以看到,宽阔的广场之上,大一批人都在斗殴,厮杀。

    不得不说,聂沛儿对于这些人的心理,特别的了解,故而才会有此布局,使得他们全部都上当了。

    这时,十多尊金族斥候,看到他们互相之间,争抢财物这一幕,连忙回禀。

    “八王子,沒错,就是他们袭击我族战士,如今他们分赃不均,正在互相残杀。”

    “哼,听我号令,将这些匪徒全部斩杀,活口一个不留。”完颜烈杀气腾腾,他一声厉喝:“雷火爆箭,放。”

    三千金族战士,距离营寨不足八百里,骑着仙钢精骑,哪怕是在这种山路,对于他们來讲,都沒有太大的影响,毕竟这些人实力境界最低都在道仙之境。

    这种天险如果沒有人來守的话,就是形同虚设。

    他们已经逼近了,荒山再险,都沒有发挥出作用來。

    三千金族战士将手中战弓拉出满圆,伴随着完颜烈一声令下。

    嗖嗖嗖。

    密集的雷火爆箭破空而出,落在营寨之中,轰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连连响起,火光冲天,撕裂的力量,朝着广场四面八方波动开來,只见正在私斗的悍匪遭到袭击,损失惨重。

    “他娘的,怎么回事。”有悍匪当场叫骂了起來。

    “是金族,他们杀來了,大家联手……”有负责守卫的匪徒大吼了一声。

    还沒等他话说完,只见一头巨大的龙血战獒扑杀而來,将他的头颅直接咬断。

    “给我踏平这里。”完颜烈杀气冲天,就在这时,自营寨的最深处,一双眼睛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