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渡劫破局

    小天师,截教传承。

    他于此地,的确有极大的增益,在无垠之地至尊看来,此间最大的变数应该会是小天师。

    而且她也能够看得出来,小天师还暗藏着诸多手段,根本还没有施展出来,如今她的力量还没有恢复到最巅峰的时候,故而心中忌惮。

    她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些人,震慑住对方,源源不断的生命精力融入到她的体内,勾动九九重阳之气,阳极而生阴,在其体内造化轮转。

    元宝掌握阴阳奇眼,看到无垠之地至尊体内的阴阳两极变幻不定,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自小天师手中的通天剑阵幡自主与紫芝崖彼此有所感应,悬浮在半空之中,对无垠之地的至尊有所震慑。

    黎玉身上有四个血窟窿,眼看是不可能活下来了,她躺在血泊之中,清丽脱俗的容颜迅速衰老,蒙艾连忙抱起黎玉的尸身,沉声道:“黎祭司,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客设局,暗害我等,始皇无碍,已飞升,徐客左右逢源得大造化,后飞升追杀始皇,渡劫可破此局。”黎玉眼神浑浊,大口咳血,话音一落,她便已经生机散尽。

    那无垠之地的至尊,没有想到黎玉竟然隐藏得这么深,被夺舍了那么久,竟然还能够留有一丝意志清明,藏于她从未察觉的地方。

    “小子,希望能够在永恒神庭上与你相见。”蒙艾心中恍然,他一手持护道古剑,一手持始皇佩剑,意念一动,浑身上下的气血,以及他体内的圣帝道都在瞬间攀升到极致。

    整片天地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幻,然而预想中的劫罚并没有降临,那无垠之地的至尊冷斥道:“当年我就吃了一个亏,在同样的亏上,我又怎么可能吃两次?”

    “隔绝天机!”李肃龇牙咧嘴,也开始进行渡劫飞升,沉声喝道:“我就不信你能够全部隔绝?”

    他知道,如果不用渡劫破此局,众人都要死在这里,哪怕不得到这蓬莱岛的造化,也要这么做。

    庄云飞一步踏出,他从来都是不言不语,虽然沉静但却很有力量,他直视前方,无所畏惧,三名至尊圣帝同时想要飞升渡劫。

    一股庞大的力量朝着冥冥之中的九天进

    4000

    维系,一旦降临,大劫落下,此地布局可破。

    “哼,我说过了,曾经吃过一次的亏,我不会再吃第二次,凭借着你们的能力也想要打破我的封印,简直可笑!纵然有百名至尊圣帝一起飞升依旧无法冲破我的封印,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老夫也来尽绵薄之力,今日务必要将你这女魔头灭于此地。”来自东海龙宫的族老,他舞动手中的龙头拐杖,意念一动,引劫罚降临,进行渡劫飞升。

    在其身边,有三十六名至尊圣帝也同时准备飞升,每个人身上气血翻滚,战意如飞,意念直冲九霄。

    然而正如那无垠之地的至尊所言,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他们于天地之间的维系似乎被彻底隔绝了。

    “我就不信了,他奶奶的,加上我们够不够。”元宝虽然积蓄已经圆满,如今想要踏入圣帝境,也需要渡劫。

    “那就试看看吧。”吴小白也毅然决然,将体内的气机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步,然而若是以往,应该劫云涌动,可是此刻,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紫泰来,石凡,易新天,素问,李淳歆,小天师,智觉和尚都尝试着想要引劫罚踏过圣帝之境,然而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一群蝼蚁,也想与日月争辉,真是可笑,蜉蝣撼树,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无垠之地的至尊冷冷地看着众人。

    无数的生命精元不停地涌入她的体内,使其肌肤变得晶莹温润,如同羊脂玉般,身体的骨骼,五脏,一切的一切都在重新构筑,磅礴的气血散发,奔腾如海,雷音滚滚,压制得在场的年轻一代都喘不过气来,唯有到达至尊圣帝之境的人才能够抵挡这等气势。

    强大的魂魄之力,自她那一对黑色的瞳仁中散发而出,让人心惊肉跳,她的双眸没有眼白,乌黑莹亮,纵然其容颜极美,但却给人一种难以言明的诡异,无垠之地至尊实力太过可怕,哪怕被初代镇压消磨了无尽的岁月,还能够有这种能耐,实在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这些存在都是真真正正接近长生不死的存在,由此可以想象他们在上界的实力会有多么可怕。

    许道颜一步踏出,纵然自己的力量微薄,但也要试上一试,他将自身五脏力量全部调动起来,气血翻腾。

    肉身与魂魄的相融,结合,在一瞬间,各方面全部都被提升到极致,圣帝第一境,君临河山,可使人执掌周身天地之力,为己所用,他的意念从紫芝崖扩散而出,摸索其中意境,然而那无垠之地至尊眼神中流露出不灭与轻视:“我已经说过了,哪怕是百名至尊圣帝同时沟通天地都无法冲破我的隔绝禁制,就你这小小的蝼蚁,自不量力”

    刹那间,在他生命本源那一株神秘植被轻轻摇动。

    它的母源乃是通天建木,来自于永恒神庭,异常珍贵也不知道许天行如何得到,并且对其种植条件异常的严苛。

    纵然此地已经被无垠之地的至尊彻底封锁,但却阻止不了这神秘植被与天地之间的沟通,从许道颜体内生命本源深处,构建出一条与九天维系的通道,根本无视了这禁制的隔绝。

    那来自无垠之地的至尊亲眼看到,许道颜自身瞬间化为通道,接引外界的力量,她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与愤怒,充满了杀机,然而此刻她却难以出手,因为劫罚已经降临了。

    许道颜构建出一条全新的通道之后,使得在场那些要渡劫突破,或是渡劫飞升的人,齐齐引来劫罚。

    轰隆!

    此刻,紫芝崖上,有四十名至尊圣帝同时渡劫,那等威势非同小可,除此之外,年轻一代,包括许道颜所有人,劫罚也几乎在瞬间降临。

    那无垠之地的至尊脸色一白,她不明白许道颜体内到底有何物,竟然能够无视她的禁制隔绝,另外构建通道接引九天之力,原本她以为最大的变数会是通天教传承的小天师,但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许道颜。

    紫泰来自诩气运小霸王,然而这一次陷入绝境,他也毫无办法,然而许道颜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够冲破这无垠之地至尊所布下来的禁制,这让他从心里深处对许道颜更加的忌惮。

    轰!

    劫云涌动,惊雷炸响,只见成百上千道怒雷轰然而下,这些怒雷有万千种形态,有人,有龙,有虎,有蛇,有豹,色彩斑斓,如海吞吐咆哮,汹涌翻腾。

    砰!

    在蓬莱岛上,那无垠之地的至尊所布下来的禁制法阵在第一时间被撕裂得支离破碎,纵然她的实力再强大,面对这等可怖的劫罚,依旧难以抵挡,她瞬间大口咳血,禁制法阵突然的崩裂,对其造成的反噬太大。

    这一击已经让她受到不轻的创伤,她目光怨毒,死死地盯着许道颜,九天上,劫云吞吐,天地大道之威力冲碎一切。

    在这一瞬间,紫芝崖上,四大剑阵,无须小天师引动,便已经催动,四道剑光冲天而起,飞斩向她所布下来的血阵。

    每一剑落下,血阵崩塌,无法抵挡,剑光之威,浩瀚如天道,无情冷酷,斩尽一切。s看到这一幕,她不再犹豫,转身逃离,虽然许道颜一行人渡劫破了她的局,然而同时也为她打开了通往外界的道路。

    然而,那四大剑光实在太过可怕,气机通天,几个呼吸间便将那些血阵斩得一干二净,紫芝崖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当年通天教主本人于此地不知道咒杀过多少可怖的存在,布在这里的大阵自然也是非同小可,初代进入蓬莱岛都会陨落,更何况是这被镇压得元气大伤的无垠之地至尊。

    蓬莱岛地域广阔,紫芝崖坐镇中央地区,剑阵与四大剑山交相呼应,只要没出此岛,就可肆意纵横,无人能逃。

    每个人都能够看到,那四道剑光已经开始斩杀向那无垠之地的至尊,许道颜以月眼阳眸能够察觉得到,劫云降临而下,那所蕴含的天地威力一层层,一寸寸碾压而下,无形之中也冲破了她的布局。

    原来她先前布下大阵,以诡异的手段让自己身上的气息与鸿蒙起源之人并无二致,然而如今大局破碎,她自然再也难以掩盖自身。

    四道剑光,破空飞斩,霸气绝伦,异常凝练,只专攻这无垠之地至尊一人,斩得她身上生机凋零,连连咳血。

    她疯狂逃窜,眼眸中怨毒地看了许道颜一眼,不言不语,但显然她已经深深记住许道颜,今日的败局皆因他一人而起,如果可以逃离,必然要找许道颜算帐。

    轰!

    与众目睽睽之下,这女子身体骤然炸开,化为成千上万的纸片小人,飞向四面八方,这是她最后的手段。

    在场之人,心情异常的紧张,像无垠之地至尊这种存在一旦被她逃掉,将遗祸无穷,纵然自己劫罚降临,他们也会分心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