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帝之格局

    补天路上,不仅有人族。

    同样有妖族,神族,魔族,太古王族。

    白龙殿的五大龙帝全部聚集于此,除此之外还要玄妖禁门一些核心至尊圣帝。

    神族的残云舞也身在其中,此人与许道颜有过一段往事,虽然只是一道她的主念,但这一段事几乎为人津津乐道。

    “残云舞前辈,你那小情郎许道颜可是危险得很哩,你就不担心吗?”萧尘有些疲累,他向来出言无忌,天不怕地不怕。

    残云舞闻言,冷眼中杀气腾腾,冷视萧尘:“再说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

    残云舞是与邪皇苏若邪同一个时代的人物,其战力非常可怕,萧尘吐了吐舌头,用小指头抠了抠鼻屎,弹了出去,没有再多说什么。

    “哎呀,老牛吃嫩草,有什么好害羞的,这说明你有本事啊,道颜这小子长得不错,潜力也很好,不如就收了。”朋飞哈哈大笑,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调侃残云舞了,元宝的性情就是从他身上遗传而来。

    残云舞阴沉着一张脸,如果不是补天路朋飞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早就翻脸了:“你儿子也在其中,你就不担心他的安危吗?”

    “嘿,我儿子可没那么容易死。”朋飞见残云舞来要挟自己,这个疯女人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他骂骂咧咧,转移了话题:“好了,继续补天路吧,那群小子已经不太需要我们操心了,就算我们要退位,也要先帮这些年轻人把屁股给擦好再讲,毕竟活了这么长岁月,总要给他们这些后人留下几棵树,乘乘凉,如果没有我人族初代,也没有我们现在了,况且此地对我们来讲也是造化一场。”

    “哈哈,朋飞兄自比初代,好霸气,你的儿子元宝也身在其中,你却不担忧,当年九州神朝刚刚飞升到鸿蒙起源的时候,我们的苦可没少吃,比他们现在苦多了。”九州神朝,吴心子,执掌兵马大权者,与邪皇同一个时代的人物,跟他一起从三千世界飞升到鸿蒙起源,整个九州神朝的天下,有一半是他打的。

    “也是,想当年我们谁不是凭借自身杀出一条血路,就由他们去吧。”鸿蒙帝君他们这些时日也没少担忧这些年轻人,不过结果并不算太坏,当年他孤身一人进入鸿蒙神朝,深陷权力的漩涡,虽然他身上拥有鸿蒙血脉,但同室操戈,每个人的身份地位都不低,他是在这些皇权争斗中杀出自己的路来。

    补天路,就是由鸿蒙起源各大族中可以完全信任之人共同建出来的一条路,他们在对抗永恒神庭的时候,把骁校与风秋这一批人给得罪了,不能走常规的渠道飞升,那很有可能会遭到报复,故而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命给交出去。

    同时补天路需要海量的资源,如果没有万魔古域,玄妖禁门,无道神界这些浓厚的底蕴,只怕进度要慢上许多,如果对于百家圣地的资源抽取得太过凶狠的话,很有可能会暴露出来,毕竟以人族的底蕴修补天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场所有的人物联合起来可以掌控整个鸿蒙起源。

    域外一处密境。

    四大帝尊所居住之地,他们如今的修为给人感觉变得越发的高深,当日那来自无垠之地至尊的遗骸,被他们所得,并且从中汲取出无垠之地至尊的秘法。

    他们四人联手参悟,进行修炼,纵然是在下界,掌握了无垠之地至尊的秘术,也让他们各方面都有不小的提升。

    然而当日那无垠之地的至尊临死之前,似乎冥冥之中掌握到一缕契机,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就以一种秘术,将自己的一丝念头刻印于自身的骨骼深处,并且在自己身上的骨骼上进行烙印,一旦有人尝试从中汲取到他所修炼的经法,他的那一丝念头也会渗透到对方的意念当中,从而逐渐觉醒。

    如果有人真正将他的经法真正领悟,他也会真正复苏,对于那一名至尊来讲,这也是一场豪赌。

    然而这四大帝尊当年在永恒神庭之上都是佼佼者,会被派下来追杀红豆,可想而知,他们的资质手段以及智慧都是超凡的。

    更何况那无垠之地至尊有意让人领悟,以这四大帝尊的能力,想要参悟其中的经法自然不是一件难事。

    不知不觉,一股力量渗透到他们魂魄深处,纵然四大帝尊出身永恒神庭,身份不低,背后也有超级大世家,底蕴身后,但却也体会不出其中的玄妙。

    要知道这些无垠之地至尊可是当年永恒神庭诸多初代都杀不死,只能够用镇压依靠无尽的岁月消磨致死的存在。

    四大帝尊对此一无所知,他们的目标一直都很明确,就是红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在她身上关乎一场巨大的秘密。

    此番东海之行,神武战舰出师不利,导致败局,不过他们并没有责怪自己下面之人,无垠之地至尊强者复苏,是谁也都预料不

    4000

    的。

    事实证明他们不轻易出手露面是正确的,一旦出手就要一击必中,而且在那一日,他们也感知到似乎有一个陷阱等着他们往下跳。

    也幸好再最后关头忍住,没有出手,让他们比较奇怪的事,单于雅丹,在他们看来资质不怎么样的女人,在这阶段时间,突飞猛进,几乎在蓬莱岛也有所奇遇,不过对于四大帝尊来讲的话,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种小事,这个女人就从来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过。

    得到他们的一些传承之后,这个女人几乎摒弃了自己之前所修炼的一些经法,然后开始进行重修,短短不到一些时日,不仅修为变得更加的凝练,还突破到圣帝境第三层境界巅峰,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到圣帝第四层境界,这等修炼速度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原本四大帝尊的亲传弟子都对她很不屑,但这些时日他们也对单于雅丹这个女人青眼相加,也许是因为蓬莱岛之行,对此女有所造化也说不定。

    那无垠之地至尊手段惊人,已经开始逐渐对单于雅丹进行掌控,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的原因,单于雅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意识已经被人掌控,她觉得这似乎才是真正的自己。

    这些年她很恨,自己四处钻营,投机取巧,寻找靠山,就是因为自身能力不足,突破境界陷入巨大的桎梏当中,如今她感觉真正的自己觉醒了。

    那蓬莱岛上的无垠之地至尊巧妙地掌控了单于雅丹的心思,毫不费力地借助她的力量滋养自身,同时也在壮大她的实力。

    就在单于雅丹突飞猛进的时候,就连单于骨先也对自己这一个晚辈感到有些陌生。

    然而修炼一道原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如今单于雅丹成长起来,对自己没有以前那等敬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对于匈族而言,只尊重强者,弱肉强食是整个匈族的生命法则,哪怕有受到巫族,或是诸子百家的影响,但是他们在骨子里还是始终尊崇力量,不然的话单于雅丹和单于骨先也不会为了追求力量就背弃自己的种族,背弃自己的神朝。

    四大帝尊的亲传弟子有意识地接近单于雅丹,对其有不小的拂照,因为这个女人如果只是单于雅丹自身实力突破也就算了,她将自己所掌控的匈族精锐整体的实力也都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面对这种情形,单于雅丹很满意,她目光怨毒,满是杀机,在域外这一片密地冷视中央神朝,她知道许道颜就在玲珑圣地里面闭关。

    “许道颜啊许道颜,当年你杀了我儿子,天石公还为你诸多撑腰,此人对你恩情极大,你向来不就是最注重恩义吗?如果他因你而死的话,我真想看看你那一张脸。”那无垠之地至尊渗透到单于雅丹的各种各样的记忆当中,觉得这个女人实在蠢透了,居然不懂得对天石公下手,不过也难怪,天石公对于匈族神朝一直有极大的震慑力,而且哪怕以她和单于骨先联合起来未必是天石公的对手,但如今被她掌控,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外界时局变幻不定,如同风云,单于雅丹逐渐一步步被那无垠之地至尊所掌控,对此许道颜潜心修炼,根本毫不知情。

    他在天辰玲珑台中借助天文之火,对流月斗神古诀已经修炼了足足一年有余的时间,这古经之玄妙,轩辕圣帝已经用最中正的态度将其重新编著,让后人自行体会,并不以自我的意识强加在其中,他将流月斗神古诀本身以及自己的领悟是分开的,轩辕圣帝自然明白许道颜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悟最多只是一种建议,他也不希望许道颜走的跟自己一样,是同一条道路。

    到达他这种境界的存在,自然不会有什么私心,只希望后辈能够脱颖而出,能够超过自己才好,因为每个人再如何天纵之资,终究不可能永远都是古今方方面面尽是第一。

    许道颜能够从这一道意念上感受到轩辕圣帝的想法,心中感叹:“轩辕圣帝心胸之格局,果然非我能够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