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章 蛊毒

    夜空之中,月亮与繁星洒下冷冽的清辉。

    在这特别的夜,光芒之中,流淌着浓郁的杀机,刺人心骨。

    在荒山深处。

    完颜烈倒在地上,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他手握龙牙棒,但却被法阵上那一条条符文锁链束缚住身躯,动弹不得。

    在几百里之外,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正看着这一幕。

    “这一次只怕算计不成刘氏三凶了。”许道颜一声轻叹。

    “稍安勿躁,完颜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此人乃是金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曾经跨越两个大境界杀敌,如果有那么容易对付的话,就不叫完颜烈了。”聂沛儿身为刺客,这些都有可能成为她刺杀的对象,所以情报都很详尽。

    “什么,跨越两个大境界杀敌。”许道颜心头一震,难怪刘氏三凶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错,不要小看完颜烈,事情沒那么简单。”聂沛儿显然比许道颜更加有经验,身为杀手,更需要的就是耐心。

    对于她來讲,刺客,无须亲自动手将刘氏三凶斩杀,只要看着他们死,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布下一个环环相扣的局,就是想要借刀杀人,不费吹灰之力。

    刺家一道,有武杀,也有智杀。

    只要能够将敌人斩杀就够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这一次聂沛儿显然动用的是智杀。

    许道颜静下心來,看着眼前这一切,和聂沛儿出來,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她的确经历了很多东西,是自己所不具备的。

    刘鹏与刘辉两个人从天而降,自他们手中,施展出术法,想要将完颜烈封印。

    就在这时,完颜烈体内,突然冲出一条可怖的皇龙,凶威浩瀚。

    “什么,这是他体内的守护禁制。”在暗中观察的刘夜,神色一震,心中大惊。

    桎梏住完颜烈的符文锁链,寸寸绷断,化为粉碎,他猛然起身,手中的龙牙棒横扫而出。

    刘鹏与刘辉避闪不及,被严严实实地横扫中,锋利的龙牙撕裂他们的身躯。

    只见两人的身体自中拦腰被扫断,他们心神巨震,一脸的难以置信,惨嚎了起來。

    他们那被扫断的身躯,肉芽蠕动,想要粘合起來,刘夜在暗中出手了。

    一道细如牛毛的毒针,破空而出,只见完颜烈身上守护禁制皇龙奋力一吼。

    将那毒针震碎,他手中狼牙棒朝着刘鹏,刘辉两个人的身体狠狠砸了下去。

    就在这时,刘夜眼神之中,凶光闪烁:“蛊毒爆。”

    自刘鹏,刘辉体内,一股莫名的力量,疯狂地吸收他们血肉魂魄的精华,刹那间,爆炸开來,就连他们自己也都不知道,自己体内什么时候种了这么一个东西。

    “这是……”刘鹏与刘辉两个人瞬间疯狂嘶吼了起來,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

    这是刘夜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栽种在刘鹏与刘辉体内的蛊毒。

    “就用你们两个的命,换这完颜烈的性命,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在这一刻,刘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完颜烈无比强大,如果让他活下來,自己就得死了。

    刘鹏与刘辉身躯爆炸开來,无孔不入的蛊毒之气,冲进完颜烈的体内。

    他在蛊毒的核心范围,许多蛊毒涌入了他的体内。

    只见他身体表层开始腐烂,并且生长出一种毒虫,钻入他的体内,完颜烈心头大惊,连忙吃下一颗抗毒的丹药。

    这才使得蛊毒之气,有所延缓,但却无法长久支撑。

    “你是抵挡不住这蛊毒之气的,把你身上的财物全部交出來,我放你一马,如今我死了两个兄弟,只为求财,不想跟金族结下大仇怨。”刘夜极为谨慎,他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盯着完颜烈,他不敢靠近。

    一旦完颜烈暴起,他的性命就不保了,所以一定要保持距离。

    “给你。”完颜烈嘴角溢血,这蛊毒不停地往他的体内进行渗透,他捏碎了手中一道求救玉牌之后,将手中的戒指丢给了刘夜。

    刘夜眼眸一寒,意念勾动,刘鹏,刘辉两人的空间戒指,全部被他收取。

    他立即转身逃离。

    “不好,刘夜乃是首恶,此人心机深沉,要将他斩杀,否则的话,后患无穷。”聂沛儿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完颜烈捏碎了玉牌,绝对不能够动他了,因为金族的救兵,很快就会赶來,不然的话,刘夜也不可能马上就离开。

    “他朝着我们这一个方向來了。”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隐藏在暗处。

    “准备出手。”聂沛儿双手之中,血刃吞吐,她隐匿于夜色之中,眼神之中,杀机内敛。

    许道颜在这一刻,完全感受不到聂沛儿的气息了,他手握风雷神弓,同样隐藏在暗处,他施展术法,寒仙破引善德仙则凝聚出一道黑箭,隐藏在夜色之中。

    与此同时,他以仙则涌入风雷神弓,使得一股风雷之力,融入黑箭。

    这是一击必杀之箭,绝对不容有失。

    刘夜乃是一尊气神境的存在,在攻伐方面,绝对可怕,如果让他有反击的机会,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他破空飞行,无论如何,都要先往九州神朝的方向逃离,如果往金族的方向逃离,纯粹就是找死。

    “刘辉,刘鹏,你们也算是死得很有价值,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牺牲,早日踏入圣之境界。”刘夜心中很兴奋,像完颜烈这种对手的积蓄,绝对是可观的:“完颜烈不想放过我,以为我不知道在这戒指之中有他的气息,只要他蛊毒一解,就会來要我的命,不过你有你的手段,我有我的想法,先回九州神朝,我找石龙商会卖掉你的东西,换取我所需要的,难道你还能够找到我不成。”

    就在刘夜心中思量的时候,在他心头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

    红光一闪,他自觉得自己心头一痛,聂沛儿骤然杀出,血刃扎入刘夜的心脏之中,一剑贯穿。

    血刃疯狂地吞噬他的血液,另外一手的血刃,直接破向他的后脑。

    刘夜反映极快,头往左侧一偏,避过这致命一击,他手中毒气翻滚,不顾一切,翻身就要将聂沛儿抓死。

    就在这时,一道黑剑悄无声息破空袭來。

    刘夜心头大震,想要躲避,然而却來不及了,一箭破脑。

    寒仙破的力量非同寻常,瞬间就将刘夜的大脑冻住。

    风雷神弓的一箭,岂是寻常,更何况许道颜凝聚出黑箭,融入夜色之中,让人根本來不及反应。

    “啊啊,我不甘,给我死。”刘夜知道自己绝对活不成了,在这一瞬间,他意念勾动,身躯爆炸开來,聂沛儿心中大惊,沒有想到这刘夜对自己也这么狠。

    她想要抽身而退,刚刚退了一半,一股浓郁的蛊毒之气,渗透进她的体内。

    “聂姑娘。”许道颜心中一惊,连忙破空飞到她的身旁。

    “不要靠近我,你会被这蛊毒传染的,这种毒很厉害。”聂沛儿连忙道,只见她的手,已经开始被毒气腐蚀了,她并沒有被很多蛊毒沾染,不然的话,会在瞬间毙命。

    许道颜连忙施展慈悲仙则,涌入其手掌之上,为其消磨这蛊毒的力量。

    聂沛儿拿出一颗抗毒的丹药,服了下去:“沒用的,这是毒,不是伤,你不要费心思了,这一颗丹药,只能够保住我六个时辰的性命。”

    许道颜看向那一团还未消散的蛊毒,冲了过去。

    “你干什么,疯了。”聂沛儿心头大惊。

    “应该有解药。”许道颜闭合全身的毛孔,取了四枚空间戒指。

    然而,也被蛊毒沾染上了,皮肤开始一点一滴的腐烂,不过他不停地引体内的慈悲仙则,冲刷。

    他的肉身非同寻常,如今可是金戈仙身,大地仙体,天水仙骨,然而这可是以一尊气神的生命精华而引爆的蛊毒,十分可怕。

    “快过來,先服下抗毒丹,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聂沛儿对许道颜一阵无言,简直就是一个二愣头。

    许道颜服下抗毒丹道:“这样就不怕被你的蛊毒传染了。”

    他一边说,一边从戒指之中,取出一些瓶瓶罐罐,想要寻找解这蛊毒的解药。

    一刻钟后,他竟然发现,沒有解药。

    “沒有解药,怎么会。”许道颜之前,被刺杀,那些刺客身上都会有解毒之药,他眉头紧皱。

    “傻了吧,明明可以置身事外……”聂沛儿还未说完,便吐出了一大口黑血,她身躯一软,实力大减。

    “我背你。”许道颜背起聂沛儿,朝着九州神朝的方向逃离而去。

    “你别管我,你肉身强悍,比我能够挨得更久,逃回九州神朝,你还有救,如果还要带着我的话,会加快你的消耗,使得蛊毒渗透得更加厉害。”聂沛儿脸色苍白,她挣扎几下,想要脱身。

    “别说话。”许道颜背着聂沛儿,一路破空而行。

    “这样你会死的,别管我了,两个人,至少要活一个,把我身上的财物带走,我可不想死后还一直欠你的……”聂沛儿低声道。

    “你再胡说八道的话,信不信我打你。”许道颜眉头一皱,他加速朝着九州神朝的方向,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