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十二巫殿

    在这一片匈族神朝边域的战场之上,两千来名重创的天石公亲卫,神色难看,苍白如纸,如今他们一个个服下丹药,在十大巫殿强者的救治之下,伤势恢复了一些。

    可是天石公被夺走了二魂六魄,他们觉得自己难辞其咎,一个个神色黯然,见许道颜要去找单于雅丹,群情激动。

    “我们也去。”哪怕受了重创,他们依旧无所畏惧,天石公在他们心里的地位极高,如同血脉相连的亲人,他们一起历经无数的大战,生死与共,天石公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他们心中不败的神话。

    “道颜你先别冲动,知己知彼,才能够救出天石公,如果一时冲动的话,到时候人救不出来,也会把自己给搭进去。”苏惊圣牵制住许道颜的行动,希望能够稳定住他的情绪,看向这些巫尊,连忙问道:“诸位前辈,你们可能够看得出那单于雅丹所施展的秘术?”

    “看不出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来自天祭氏的巫尊摇了摇头,苏惊圣知道,如果她都开口了,那么就代表真的没有人知道秘术到底是什么来路了。

    九州神朝,其实有十二大巫殿。

    天祭氏的血脉异常稀薄,独立成一巫殿,但却没有其他氏族来得那般数量众多,并且想要成为天祭巫殿的成员不管对血脉还是对天赋都是有极大的要求。

    除却天祭氏之外,有刑天氏,相柳氏,共工氏,祝融氏,玄冥氏,帝江氏,奢比氏,九凤氏,大羿氏,烛天氏,还有非常特殊的一氏族由邪皇苏若邪执掌,非常的神秘,都很少显现,一旦出现,必然天见血光,不死不休,所有见过那一氏族的人,都已经死了,那是九州神朝最强的王牌巫殿,没有人敢小觑,相传苏若邪的师尊许子曾经就在这氏族里面,成为他坚实的后盾,传承无数的岁月,可想而知有多强大。

    一般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是十大巫殿。

    “那单于雅丹显然是想要以天石公为诱饵,设局杀你,如果你冲动的话,就中了她的计策。”苏惊圣知道,许道颜极重恩义,天石公一直对他多有拂照,只要出了事,许道颜不可能不会在意。

    “我知道,之前他们就曾经活捉沛儿设局想要杀我,只是没有想到,单于雅丹竟然敢对天石公下手,我总觉得她有点蹊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然成长到这等地步,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若是在以前,她绝对不可能是天石公的对手。”许道颜能够看到那单于雅丹一招一式尽得天地元始真意,虽然没有完全体现而出,但只要有一丝道意都是非常了不得了。

    要知道天石公可是在圣帝第三层境界的巅峰,单于雅丹刚入三层圣帝境不久,两者境界有所悬殊,单于雅丹虽然落于下风,但却凭借着自己的武道造诣能够屡次化解杀机,并且每一次反击都异常的老辣,仿佛经历过无数大战,千锤百炼。

    “的确,她的武道造诣非常强大,可以使自身以弱搏强,天石公对于武道上的磨砺比起我们都不遑多让,这些年来他让自己到达圣皇巅峰,不停打磨自身的武道意志,以邪皇为榜样,却没有想到最终败在武道造诣比他还要强的对手上。”来自刑天巫殿的巫尊都不得不承认,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单于雅丹的武道造诣凌驾于天石公之上,不过由于境界力量上的压制,单于雅丹虽然看起来得到了大奇遇,但积蓄没有天石公来得丰厚,故而天石公以力量压制占上风,但最后那一招摄魂夺魄的手段,的确让人始料未及,那种瞬间献祭的爆发手段,的确可怕。

    许道颜变得异常的沉默,目光凝重,心中想着一种又一种破局之法,但却感到深深的无力,如今的单于雅丹让他感觉到非常的危险。

    “那你到底有什么打算?”苏惊圣微微蹙眉,天石公眼下还没有真正死去,只是二魂六魄被人桎梏住,离开了身躯,只留一魂一魄,如同活死人一般。

    “静观其变,单于雅丹不惜一切代价,牺牲九千如此强大的精骑龙卫也要捕捉天石公的魂魄,显然她已经布好了一个局等我,接下来我只要等消息就好了。”许道颜心情很低落,不过如果想要救天石公就要恢复冷静,他深吸了一口气。

    “那暂时先将天石公带,好生照料。”苏惊圣看向诸多巫尊,虽然她是晚辈,但乃是邪皇的亲生女儿,并且得初代古宝。

    他们对苏惊圣也都很有好感,在这个时候,自然要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再说,她看了在场的刑天巫殿的战士们,道:“收拾好我九州儿郎的尸身,带好好安葬。”

    “是。”天石公身边的亲卫有的来自于刑天巫殿,有的来自于其他兵营,都是历经无数战争的勇士,却没有想到在这一役,七成近死于非命,其他都是重创,哪怕医治好之后,也难以在短时间恢复,有的甚至道基被伤,以后再也难以寸进。

    4000

    br>许道颜的目光很冰冷,这些亲卫有的他还很面熟,在当日自己还弱小的时候,天石公率领八百亲卫直杀匈族连破一百零八城。

    眼下就有一些熟悉的面孔,是自己当时看过的,如今却是身首异处,肉身上有无数狰狞的伤疤,他们战到流干体内最后一滴血,在他们身旁不远处的坐骑也是死状凄惨,整片土地上除却翻滚着浓烈战意,那就是遍地的战血。

    许道颜明白,这是单于雅丹对自己的挑衅,是对自己的报复,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远不是结束。

    在一旁的匈族王神色凝重,道:“这些精骑龙卫自小都在我单于皇室中受训,所修炼的经法虽然不是一等一的,但却也很了得,此番一战,他们所动用的根本不是我匈族神朝的龙马血战,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手段,所以我觉得单于雅丹可能得到什么了不得的经法,使得他们脱胎换骨,摒弃从前所修的经法,修炼更强的手段。”

    “嗯,看来单于雅丹应该遇到了不得的奇遇,而且还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传承,看来在这大势之下,许多初代所留下来的传承逐一现世。”相柳氏的巫尊,声音阴柔,自他身上泛着青色的肌肤,表皮之下,似乎有一条条的龙蛇在游动。

    “先九州神朝,我想去一趟幽州,防范于未然。”许道颜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单于雅丹很有可能会向自己身边的人再次动手。

    “嗯。”匈族王让人催动架构于此地的传送通道,带许道颜与苏惊圣先到匈族皇城,而后再借助匈族皇城的法阵,传送到幽州所在之地。

    如今九州神朝与匈族神朝,土族神朝,金族神朝的传送通道都已经架构完整,经过域外起源大战一役,三大神朝元气大伤,幸亏还有九州神朝的精锐增援这才能够避免大难,天地间的大势格局变幻不定,三大神朝的帝王也想明白了,如果人族再像他们这般内耗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死在自己手上。

    幽州。

    石龙商会。

    石蛮的心情很是焦躁,天石公乃是石家的顶梁柱之一,但是却在匈族神朝出了事,如今她也不能妄动,必须坐镇于石龙商会,以保石家不乱,所以她不能够轻易离开。

    许道颜与苏惊圣同时降临,这让石蛮心中的负担小了一些,她如今也只是听到天石公受到重创,十大巫尊出动,前往匈族神朝了解实际情况。

    石蛮脸色苍白,看着许道颜,连忙问道:“天石公的状况如何了?”

    “二魂六魄被单于雅丹给抽取了,如今变成了活死人,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不会让天石公有事的。”许道颜安慰着石蛮,他沉声道:“如今当务之急,你要向所有与我亲近的人告诫,让他们一定要小心防范。”

    “我已经做了,别的地方都没有问题,但是死亡皇城那边可能会有点危险。”石蛮微微蹙眉,因为其他与许道颜交好不是在九州神朝,中央神朝就是百家圣地,都有各自的大势力庇佑。

    然而只有死亡皇城,几乎是毫无底蕴,并且没有什么高手坐镇其中,属于三不管的地带,所以如果单于雅丹想要攻伐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能够抵挡得住。

    “我告知了沛儿,她让我不用担心,说自己有所安排。”石蛮将情况都跟许道颜说了一遍。

    许道颜微微蹙眉,聂沛儿心思缜密,上一次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相信她有所准备:“沛儿知道事情的轻重,同样的事情我相信她不会想再发生第二次。”

    他知道聂沛儿加入到圣伐当中就是要成为里面的核心人物,抓出一些深藏在圣伐当中,要对鸿蒙起源不利的存在。

    虽然现在域外起源的战争已经消除,但在圣伐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聂沛儿的身份是有一定的好处。

    “那你再替我向沛儿传达一句,要小心。”许道颜对于石蛮处事的手段相当的满意,显然单于雅丹强势出手,攻伐天石公,她便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很有可能是针对许道颜的一次行动。

    “好。”石蛮颔首,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了下去,然而整个鸿蒙起源,单于雅丹针对许道颜的布局,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