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八十三章 金甲圣卫

    田甜听着孟尝君的话,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她了解自己的父亲,田韵乃是他的发妻,被这般对待,田文的心里绝对好受不到哪里去,但是却能够为了自己的未来,不去强迫自己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我会想清楚的。”田甜心中很不平静,不过正如孟尝君所说,只要不进尸鬼坛,一切都还有是回旋的余地。

    眼睛挖了,手脚并断这都不是问题,多的是天材地宝可以让田夫人恢复,再加上田夫人自己也是有修炼的底子,一时半刻死不了的。

    她开始平静下自己的内心,思考着该如何去应对这些问题。

    “你要去做什么?”田文见田甜眼神恢复了平静,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要去跟娘好好谈一谈。”田甜深吸了一口气,虽然看到如今自己的母亲那一般惨状,有点不忍,但始终还是要面对。

    “嗯,去吧。”孟尝君颔首微笑。

    田甜来到思过园,此处已经被重重守卫住了。

    “郡主,思过园已经被封禁住了,任何人都不能够随意出入。”一尊老者双手背在身后,却有着圣之境界的实力,显然乃是田山的部下。

    “我想要进去见我娘都不行吗?”田甜冷斥道。

    “呵呵,郡主想要见自己的母亲,当然是可以了,请。”老者笑了笑,声音嘶哑,伸手虚引。

    田甜进入其中,对于田山来讲,他就是要让田韵的凄惨,来让田甜被迫答应这一切。

    田甜被带到一座牢笼之中,只见田韵的双眸全部是血,她披头散发,四处张望:“田甜,你救救娘吧。”

    “娘,你知道是谁这样对你的吗?”田甜看着自己母亲如今真的般模样,田氏家母,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他们说,许氏家族都已经支持萧氏家族了,并且拿出极重的聘礼前来求亲,你却不答应,只能拿我开刀了天,为了救娘,你答应了吧。”田韵眼眸之中,尽是血泪,言语间流露出惶恐与不安。

    田甜深吸了一口气,道:“是田山,你一直都在听他们的话,结果他们却这样对你,你是不是怪我不答应?”

    “田甜啊,你怎么那么傻,嫁给萧彦,你以后前程似锦,你可知道许氏家族决定扶持萧彦移位着什么吗?代表他日后很有机会登上九州神朝的帝王,到时候你便可以母仪天下,我田氏家族千秋万代啊!”田韵说起这个,浑身上下热血都在沸腾,很是兴奋。

    “娘,你真以为许氏家族真的想要支持萧彦吗?不可能的,他们扶持谁不好要扶持萧彦,他们只是想要借我被逼婚,那许道颜引出来,许天行才是最终目的。”田甜看到自己的母亲这般状态,很是心痛。

    “哪怕是这样也好啊,田甜,你可以不用管我,只要你能够嫁给萧彦,你想要让娘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只要你答应嫁,要娘做什么都可以,甜儿,娘求你了。”田韵近乎都快要给田甜下跪了,在这一瞬间,她感觉心痛得都无法呼吸了。

    为什么自己的爹是那样,自己的娘却是这样?

    “娘,我希望你可以想明白,我们田氏大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脚印,成为一个超级大世家,绝对不是别人的附庸,你是我娘,我能让你做什么呢?”田甜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她回过头:“娘,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谁才是真正会在乎你的人。”

    “田甜,你不要走,回来,给我回来。”田韵知道田甜要离开了,尖叫了起来:“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不孝女,你这是要把我害死啊,枉我从小那么疼你,竟然养出你这么一个小畜生。”

    田甜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被撕裂了,她一边走,眼泪簌簌往下落,在这一刻,她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人竟然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看向伏龙学院的方向,自己从小到大,身边都是一群疼爱自己的人,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面对这样的境况。

    自己的母亲竟然能够善恶不分到这等程度,自己是嫁还是不嫁。

    伏龙学院。

    孟子颜与高子期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叹。

    高子期站起身来,道:“师兄,不如我们就出手帮一帮田甜吧?这孩子承受得太多了。”

    “在同龄之时,我们难道承受得比她少吗?”孟子颜和声道。

    “但田甜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高子期还是有些心疼,毕竟是自己手把手教起来的徒弟,他只想让田甜一辈子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

    “她是田氏家族未来的掌舵者,不可能什么事都需要我们来帮扶,至少这一件事,要让她自己做出选择。”孟子颜郑重道。

    “师兄,我跟你说,如果田甜来找我,我肯定会帮她的。”高子期心头一滞,反正他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他就是护短。

    “除非你突破到圣皇境界,能够突破我的镇压,你想护短不是不可以,但是希望等你到了有邪皇的实力,再做护短之事。”孟子颜慢条斯理,拿起茶盏,让高子期嘴角抽搐了起来,他知道孟子颜绝对能够说到做到。

    “哎,师兄,我也知道,慈师多败徒,但我真不忍心看着田甜受苦。”高子期开始软下来了,他知道自己根本逃脱不出孟子颜的封印。

    “你觉得我忍心见道颜被无数人追杀?你当我不想帮忙,你当道颜背后那一位高人是瞎子吗?这是对年轻一代的考验。”孟子颜字字句句,掷地有声:“田甜这个时候,只是面对田氏内部矛盾,你能帮她,但是如果她面对的是许氏家族,你有能力帮她吗?一味护短,只会断送她以后前层。”

    “哎,好吧,好吧,一直以来都是你唱白脸,我唱红脸,这一次只能够辛苦我的宝贝徒儿去独自面对了。”高子期耷拉着脑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在萧城。

    “情况怎么样了?”萧彦在田家内部,自然有自己内应。

    “田甜与田夫人谈过,却是没有答应要嫁给公子,要知道田夫人可是帮过我们不少,从中不听撮合,我们要不要帮一帮田夫人?”显然,这一名摊子动了恻隐之心。

    “嘿嘿,田韵这个老女人无非就是贪图我萧氏一脉的资源,如今有许氏家族支持,她更是巴不得将女儿给卖了,像这种唯利是图的女人,没什么是干不出来的,帮她何用?”萧彦眼神冰冷,对于田韵更多的事不屑。

    “是,公子。”来人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感觉有一缕杀机从自己的身上绕过。

    许道颜,元宝,吴小白一行三人在广大的苍南行走。

    当日苍南明珠与苍北的大人物一战之后,各自离开,他们高来高去,转瞬十多万里,甚至数十万里,许道颜一行人却是无法做到。

    并且在这苍南的土地之中,只怕也有诸多灵族中人,他们原本就是属于人族,如果横冲直撞的话,只怕会遇到不小的危险,所以都是求稳。

    一路上,也发现了不少天材地宝,元宝这厮口水都要把鞋子给打湿了,不过他也是一个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人,如今在苍南的地界,如果自己真的贪图这些小利小惠的话,说不定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娘的,本佛爷行走什么时候需要这般小心翼翼,要是在人族的领域就好了。”这些年来,元宝到哪里都是大摇大摆,心中没有顾及,如今突然来到苍之穹,灵族的地盘,他说话的声音都降了很多,因为他爹也得罪过灵族,曾经挖过灵族一座圣帝级的大墓,所以在这里,他丝毫不敢提自己的背景,正所谓做贼心虚。

    “反正像我这种没有丝毫背景的人,到哪里都无所谓。”许道颜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

    “好了,如今在灵族地界,我们就小心行事吧。”吴小白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忐忑,仅凭着他们大猫小猫两三只,在这苍之穹根本是不值一提的,如今大家又弄不清楚灵族的态度,一切都只是猜测。

    “我们先找一个灵族中的子民,从他嘴里问一下,苍南这一边的人,对于人族的态度吧?”许道颜思考了片刻。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天而降。

    “大胆人族,竟然敢在我苍南鬼鬼祟祟的,来人,给我抓起来!”一尊身着金甲战衣的圣卫,率领着百名在道神境界以上的战士,从天而降。

    元宝一张脸仿佛吃了十斤狗屎一样,脸都绿了,感觉自己怎么那么倒霉,许道颜则是很是从容自然,小鸡正在他的肩膀上蹦达着:“我们没有鬼鬼祟祟,无意间进入此地,不知道怎么离开。”

    “不错。”吴小白也附和了一句。

    “哼,管你们是不是,先抓起来再说。”那一尊金甲圣卫一声令下。

    “别动手,我们跟你们走就是。”许道颜摆了摆手,显得很大气,从容不迫。

    元宝双腿夹得很紧,心中有些恐惧,可别自己老子干的时候,最后落到自己的头上,那就真的叫冤枉了。

    吴小白看了元宝一眼,平时这死胖子最嚣张的,没有想到来到这苍之穹竟然开始夹着屁股做人了,走路就像是女人一样,让吴小白忍不住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