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自毁

    许道颜立身于石龙商会之前,不少年轻一代相识之人尽皆到场,除此之外还有一群不知发生什么事,前来围观之人。

    石龙商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万众瞩目过,暗中至少有数百名至尊圣帝的存在聚集于此,他们分别来自三十六大起源。

    许道颜身上有初代古宝以及两大造化,太过敏感,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自然也要全力争一番。

    墨痴,墨笑,六指剑圣,霍天甲,陆小曼等人悉数到场。

    石凡,易新天,狂神,素问,李淳歆,帝殒,盗家少年等人也都在一旁,每个人都与许道颜的关系不差。

    对他们来讲,今日毫无疑问,是许道颜人生中一次最大的劫罚。

    许道颜自废修为一事,非同小可,抛开他们与许道颜的感情,一旦他真的自毁前程,两大初代造化,以及初代古宝也不能够落入其他人之手。

    “多谢诸位。”许道颜的答平静而有力量,天光子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既然自己已经全力劝诫过了,但他还是想要如此行事,那他也不能干涉过多。

    许道颜朝着众人行了一礼,从头到尾,气质沉静,言语给人一种安宁之感,如果他心中畏惧,绝对不可能给众人这等感觉。

    如今整个幽州,强者众多。

    智觉和尚就在不远的地方,与许道颜双目对视,他没有任何的言语,想着单于雅丹此局该如何去破?

    从他心里深处并不希望今日可以顺遂单于雅丹的意愿,许道颜最完美的结局就是败在自己的手上。

    “石蛮,请诸位兄台进石龙商会小憩片刻,等待单于雅丹的答复。”许道颜吩咐了一句,待客之道,既然朋友携善意而来,自然要出门相迎。

    在一旁的石蛮,身着白衣,面蒙纱巾,她温文尔雅,屈身一礼,嗓音温纯:“诸位道兄,请!”

    然而就在这时,一名女子踏空而来,不是别人,正是单于雅丹,一股暴戾之气自她身上弥漫而出。

    “许道颜,我来了,应你的要求。”单于雅丹手持一颗宝珠,在里面有着天石公的二魂六魄,她的眼神中尽是杀意与自得,她敢保证许道颜今日的下场,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不管是他修为有没有被废,要么受尽千夫所指,天石公二魂六魄灰飞烟灭,要么他的修为尽废,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许道颜微微蹙眉,用月眼阳眸一看,那的确是天石公的二魂六魄无疑,他声音低沉,道:“放了天石公!”

    “笑话,我都只身一人来到此地,你还不实现自己所说的话?还不快快自废修为,当着天下人的面,我还能够出尔反尔不成?再者你们摆下这么大的阵仗,你要是自废修为,我不放的话,能走得掉?”单于雅丹眼眸中流露着狂喜与兴奋,在这一刻,她已经不希望许道颜死了,让他成为一个废人,比让他死要来得好,她要让许道颜活着,看着自己身边之人,一个个死去。

    “道颜,不要管我,老夫死不足惜,只怪我太过大意,才会酿成大错。”在那宝珠之内,天石公的声音异常的虚弱,显然那宝珠对于魂魄有极强的桎梏之力,就算天石公再强也难以挣脱。

    “天石公,这件事交给我就可以。”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冷视单于雅丹,在场之人都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等待着许道颜自废修为。

    不少人目光炙热,都想要得到他身上那初代古宝与两大初代造化。

    当然也有人希望能够看到有什么变数,希望许道颜可以平安无事。

    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四大初代造化到底是什么,石凡与易新天也都没有弄明白,只存于他们自身体内,从来都没有呈现过什么力量。

    “单于雅丹,你这个卑劣的女人。”孙灵冷斥道:“有本事你放了天石公,我以圣帝境第一层与你决一死战,生死自负。”

    “笑话,你的命是生是死我在乎?”单于雅丹冷视了孙灵一眼。

    “你这女人真是无耻至极。”石云怒喝,天石公乃是他石家的中流砥柱,是受诸多石家弟子敬仰的存在。

    “随便你们怎么说好了,再废话下去,我就当中让天石公的二魂六魄消散,许道颜,这一切都在你一念之间。”单于雅丹冷冷地看着他,自那宝珠中,雷光涌动,天石公的二魂六魄发出惨嚎之音。

    “住手,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做到。”许道颜一步踏出,自其体内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噗,猩红的血液喷薄而出。

    黄帝古经所修炼而成的符文碎裂,自其腹部中,那神秘植被摇动将那符文中的力量尽数吞噬。

    于众目睽睽之下,许道颜的境界迅速跌落,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一步步走向单于雅丹所在的方位。

    他知道自己的体内有一株神秘植被,它来历非凡,如今自废修为,这神秘植被已然孕育出灵智

    4000

    ,不管怎么样,自己这一身的修为被其吞噬的话,它依旧能够拥有不俗的战力,只是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被夺舍的话,他也只能认了,这也是许道颜另外的打算,如今只希望这神秘植被能够站在永恒神庭这一边。

    从他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不是这神秘植被成就他,就是他成就这神秘植被。

    感受到许道颜修为跌落,石蛮双拳紧握,眼泪忍不住落下,孙灵眼眸中的杀机变得越发的浓烈,她不想在敌人面前落泪。

    在远方,主持大局的田甜眼眶泛红,此刻她心中异常的难受,但那又能如何?这是许道颜的选择。

    在她的身边,是孟子颜,高子期,楚兰一行人,此刻他们也眼神黯淡,自己这一位小师弟,终究还是做出这样的选择。

    聂沛儿与墨姚站在一起,异常的沉默,她们都非常了解许道颜,眼下去阻止是没有丝毫的意义。

    星葵如今已是星帝,她亲自降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在其身旁有白燕儿,两女都已经死死地盯着单于雅丹,如果不是许道颜答应了,不对她出手的话,此刻的单于雅丹早就身首异处了。

    醉蒹葭旁边是寻欢候,她与许道颜一早就相识,看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乡野小子成长到今天这一地步,可以说得上是传奇了,没有想到终究要陨落于此,许道颜自毁经法,一切开始,就已经无法结束了。

    “他真的自废修为了,连符文烙印都尽数毁去!”

    “如果他想要重修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太过艰难了,修为一旦自废,从此之后,与大道无缘了。”

    “注意了,他的力量逐渐减弱,初代古宝以及两大造化只怕会另寻明主。”

    就在许道颜自废修为的同时,许多人都已经准备要争夺了。

    他每踏出一步,就有一门经法,破碎。

    形箭,碎!

    射日,碎!

    破天,碎!

    刑天巫诀,碎!

    菩提法,碎!

    万物生,碎!

    神行道隐术,碎!

    永恒神魂术,碎!

    不死逆天术,碎!

    流月斗神古诀,碎!

    他这些年来,辛辛苦苦所修炼的经法,古术,全部炸裂,那神秘植被异常的贪婪,吞噬着许道颜那些碎裂的符文。

    他连连咳血,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力量迅速消散,原本举手投足都有一股惊天的伟力,如今纵然有圣祗之力,烙印在其血肉深处,难以磨灭。

    但他已经是废人一个了,许道颜的双眸黯淡,月眼阳眸似乎也因为他境界的跌落,力量跟着消散。

    许道颜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在他生命本源所在之处,那一株神秘植被发生前所未有的蜕变,一片片叶变得越发的娇艳,并且开始发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开花,并且结果。

    许道颜身上那磅礴的精血,识海中那一尊吞噬着永恒气运的人儿,所有的力量全部都被它所吞噬,在其生命本源中发生蜕变。

    那一头七彩凤凰也被其吞噬,什么都没有遗留,此刻许道颜的身躯经脉如同一条干涸的大河床,什么都没有留下。

    所有人看着许道颜如今肉身的变化,毫无疑问,都已经是废人一个了,在他们看来,许道颜的生命本源已经变得异常的衰弱,空空如也。

    “现在可以了吧?”许道颜冷视前方,嘴角溢血,直视单于雅丹,他很是冷静。

    “道颜,你这样让老夫日后如何面对天下人?”天石公只恨自己,不能够自绝性命,许道颜为自己做到这一步,他心中有愧。

    “很好,很好,哈哈哈,许道颜,你也有今天。”单于雅丹看着许道颜修为迅速跌落,崩塌,感到异常的畅快,这些年压抑在心中的愤怒,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放了天石公。”许道颜一字一句,很是果断。

    “你说放就放?给我跪下!”单于雅丹冷斥道,她居高临下,眼神中流露着快意,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太狠了,这个女人,是想要彻底折辱许道颜,让他道心破碎,再也无法修炼。”在场上有至尊圣帝开口。

    每个人都看着许道颜,他会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