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放逐

    无数人都将目光集中在许道颜的身前,如果他真的下跪了,那么不管是修为,乃是从内心就真真正正的废了。

    单于雅丹想要折辱他,只要他屈服了,那就真的输了,许道颜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两者之间早有约定,他有自己的原则。

    “我不会跪的,单于雅丹,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的承诺,已经做到了,你不放天石公,今天你也出不了幽州城,全天下的人都看着你,如果你自食其言,就是与所有人作对。”许道颜虽然如今修为尽费,但他的内心却依旧平静,双手背在身后,没有因为境界的跌落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任其折辱,他依旧挺直了腰杆,没有丝毫的佝偻。

    “那可是你自找的,就怪不得我了。”单于雅丹狰狞一笑,只见其手中的宝珠破开虚空,带着天石公的二魂六魄遁入其中,转瞬之间,根本无法捕捉。

    “虚空遁珠!”孔子渊从天而降,顿时也有一种无力感,他还是晚了一步。

    “如果你跪了,我就不会将其放逐到虚空中了,你也没有说,自废修为之后,我要怎么放,不是?我将其放逐到虚空也是放!”单于雅丹近乎疯魔,狂笑着,看着许道颜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怜悯与不屑。

    “你这个卑鄙的女人,这种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苏惊圣厉声喝道。

    十大巫殿的巫尊在第一时间出现,弹指间可将单于雅丹抹杀,许道颜则是微微抬起手,道:“放她走,说过不截杀她的。”

    “可是她不信守承诺,放逐了天石公的魂魄到虚空之中,这与让其飞灰湮灭有什么区别?”苏惊圣字字铿锵。

    “杀了她也于事无补,由她走吧。”许道颜摆了摆手,虽然如今他虚弱得跟个凡人没有什么区别,但言语间却有极大的力量。

    单于雅丹微微蹙眉,看着许道颜,前一刻她很畅快,但许道颜如此镇静的表现,没有丝毫的情绪,如此的云淡风轻,让她心中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许道颜,你倒真有几分本事,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你还不走吗?”许道颜看向单于雅丹,目光平静。

    “从今天起,你身边的人,会一个个死,最后会只剩下你一个人,受尽折辱,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天天吃粪。”单于雅丹身上的戾气更重了,甚至还流露出一丝的不祥。

    “等你。”许道颜微微蹙眉,似乎感觉到与当日那无垠之地至尊有些接近,但他不敢确定,当即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孔子渊大袖一挥,一只大手从天而降,跟拎小鸡一样,扯起单于雅丹的身体将其丢出幽州城,强劲的力量震得她连连咳血,魂魄深处被震荡了一下。

    单于雅丹面目狰狞,杀机腾腾地看着偌大的幽州城,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等着瞧,总有一天你们都要死,我不会让你们有一个人活着。”

    单于雅丹以前只是对许道颜充满怨恨与戾气,如今整个人仿佛都被侵蚀了一样,哪怕是面对四大帝尊的时候,都有一种无所畏惧之感,以前哪怕是遇到四大帝尊的亲传弟子她都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不知不觉,她已经渐渐被那无垠之地的至尊所操纵,只是眼下的她,实力还不强。

    这时,元宝出现了,他微微蹙眉,道:“道颜,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你这么做不是放虎归山吗?”

    “那只是她的一道身外化身而已,看似真实,但并非本尊,杀之无益,徒增话柄,有些事情要做,就做得圆满一点。”许道颜此刻的内心陷入前所未有的冷静,她觉得单于雅丹很有可能得到那无垠之地至尊的传承。

    “道颜。”吴小白也出关了,他亲眼看到许道颜自废修为,如今他的心情也是非常的难过,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

    “道颜兄,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对我开口便是。”石凡手持青铜战殳,声音低沉,显然单于雅丹这种卑劣的行为,让他异常愤怒,但他又无法做什么。

    “有石兄这一番话,道颜心满意足。”许道颜恭敬行礼。

    “可惜,道颜兄天纵之资,却不曾想遭到小人暗算,令人扼腕,那单于雅丹实在卑劣,可恶。”紫泰来从天而降,他亲眼看到许道颜自毁修为,心中松了一口气,如今出言安慰对他来讲,也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

    “无妨,诸位不必担忧。”许道颜能够感知到紫泰来此人表里不一,此刻他也只是抱了抱拳,以示礼貌。

    顿了顿,许道颜问孔子渊:“可有什么办法可救回天石公?”

    “虚空之旷阔,形势之复杂,是我们都难以看清,想必那单于雅丹早就有所准备,那虚空遁珠力量消尽,会放出天石公的二魂六魄与无际的虚空中,只怕是难以归来了,那种宝珠在虚空中瞬息亿万里,根本难以捕捉,也不知道到底跌入到那一层虚空。”孔子渊摇了摇头,他不想欺骗许道颜。

    在场的人心中一冷,单于雅丹实在太狠了,让许道颜自废修为也就算了,天石公的二魂六魄也放逐到虚空之中,如果是别人的话,只怕都要被活活气死了,他竟然还能够如此这般冷静,的确非比寻常。

    要知道孔子渊乃是儒家孔氏的大儒,博览群书,如果他说没办法的话,那就真的是没办法了,此番许道颜是废了修为又折天石公。

    “其实有一个办法也许可行。”这时,素问从中走出,她的声音让许道颜中燃起了一丝的希望。

    “难道是用《难经》中的魂魄归身针引?我觉得那个对双方来讲,风险都太大。”孔子渊问了一句。

    “不,以我如今的实力亦然无法做到那一步,除非飞升永恒神庭,不过显然眼下并不适合。”素问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还请素问姑娘赐教。”许道颜躬身一礼,不管怎么样,都要把天石公给救回来。

    “道颜兄不必客气,小天师得截教传承,若在蓬莱岛有传说中通天教主的六魂幡,那么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显然,素问与小天师走得亲近,对于六魂幡此物,她有所耳闻:“相传,魂魄流散之人,只要有其魂魄残留的一丝气息,以六魂幡为引,无论在多遥远的虚空,都能够使其归来聚合。”

    在场的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截教六魂幡,在下界知道之人也没有多少,不知道有这等宝物。

    要知道,虚空范围,无穷无尽,还有诸多层次,一旦卷入其中,就算是大活人进去都未必能够回得来。

    像一些虚空逆流一旦卷入其中,九死一生,更何况只是二魂六魄,有些见识广博之人,从古老的记载中看到过,此六魂幡可引人魂魄,同样也可灭人魂魄。

    “原来如此,也就要看看天石公能够撑多久了。”孔子渊也记起了六魂幡,他博文广识,自然也是知道的。

    但六魂幡对于所有人来讲都太过遥远了,通天教主,截教道祖,那是何等人物,他所拥有的至宝怎么可能为下界之人所得。

    但蓬莱岛在东海,小天师又是截教血脉,那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不过小天师此刻还在蓬莱岛之中,什么时候能够出世,也说不定,没有人知道。”素问感叹道,如今就连她都无法与小天师维系到。

    “无妨,那就安心等待,相信以小天师的性情,一旦出关必然会来找素问姑娘,到时候有劳了。”许道颜行了一礼,不管怎么样,有希望就要试,就要等。

    “道颜兄,你确定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没问题吗?”易新天轻声一叹,如今的许道颜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随手可以碾杀的凡人,但许道颜的气息却丝毫不弱,纵然自毁修为,但以他从骨子里所透发出来的道韵,依旧可以镇住很多人。

    “无妨。”许道颜眼神微微一凛,但最后都化为云淡风轻,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么他就不后悔。

    狂神跟易新天相识,也是不打不相识,两人关系极佳,经过这么一阶段与许道颜的接触,他终于开口了:“我平生连这易小子都没有口服心服,今日我服你。”

    从圣帝第一层境界,自废修为,到现在这般与凡人并无二致,但许道颜竟然还能够如此的淡定沉着,自是不寻常。

    “……”许道颜嘴角带着一丝的苦笑:“人生起落沉浮,大抵如此吧。”

    “道颜兄,我来为你施针,固本培元,至于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素问伸手虚引,显然此地并不适合她进行施针医治。

    “请随我来。”石蛮连忙道。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很是强硬:“慢着,如今都已经是废人一个了,还占用着初代古宝作甚,还有将那两大初代造化也交出来吧!”

    无数人将目光望去,是一群少年圣帝,并且实力都在第一层君临河山,有的甚至都已经达到神游社稷了。

    这些人很是面生,从未见过,有来自三十六大起源,也有来自永恒神庭,就连六指剑圣,陆小曼,梦清影,墨痴,墨笑一行人也不由得齐齐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