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三不救

    夜色中,许道颜背着聂沛儿,破空而行。

    他的速度并不算快,只可惜沒有坐骑,如果奇蛋能够在这个时候孵化出來就好了。

    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在这一刻,他都想要把这奇蛋给丢掉了,若是有一头风神马那样的坐骑就好了。

    “你快放下我,两个人,活一个,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两个都会死的。”聂沛儿有气无力,她不想欠许道颜更多。

    “我真的打你了。”许道颜都不知道聂沛儿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一心求死吗。

    “打吧。”聂沛儿有气无力。

    “啪。”许道颜一手打在她的屁股上。

    “你,你混蛋。”聂沛儿眼前一黑,差点沒晕过去,她咬着牙,嘴角溢出血來。

    “哈哈,再胡说八道,我就继续打你了,嗯,还挺有弹性的。”许道颜笑了笑,乐极生悲,一口黑血吐了出來。

    他五脏齐齐运转,抵抗着蛊毒的侵袭。

    “你慢一点。”聂沛儿咬着嘴唇,见许道颜始终不放弃自己,也不再说什么了。

    “六个时辰,以我的速度,这么长的距离,怎么赶得回九州神朝。”许道颜催动风雷神弓,加速行进,來时他们并不觉得路途漫长,在这一刻,他觉得回家的路好遥远,而且回到地龙城之中,那里的石龙商会也未必有卖能解蛊毒的药,完全都是在赌。

    许道颜心中思忖道:“不行,如果回九州神朝必然赶不及,一天一夜都回不了,一定要找一个有人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拼了。”

    他将自己的感知扩散而出,寻着生机浓郁的方向破空而去。

    “你这是干什么,要去哪里。”聂沛儿见许道颜调转了方向,朝着东方破空而行。

    “你不要问。”他自己也沒有把握,不过聂沛儿的蛊毒,已经不容延缓太多时间。

    虽然抗毒丹,暂时压制了她体内的蛊毒,但等抗毒丹药力一散之后,必然会产生可怕的结果。

    “罢了,随你了。”聂沛儿在这一刻,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许道颜。

    夜渐渐明了。

    漫天的风雪覆盖而下,鹅毛大雪纷飞。

    一股寒意,渗透进两个人的体内,时间已经过去五个时辰了,但依旧沒有找到落脚的地方。

    “我好冷。”聂沛儿抱着许道颜,低声道。

    “坚持住,沛儿。”许道颜意念一动,威怒仙则自其体内散发而出,传递出一阵阵暖意,将她的身体裹住:“好一点了吗。”

    “嗯,好暖和,我好累,好想睡了。”聂沛儿的声音很微弱,如果不是许道颜听力惊人,在呼啸的风雪中,都很难听到。

    “沛儿,你不能睡,醒來。”许道颜引一盏明镜,融入聂沛儿的心脏之中。

    使得她心神一震,整个人都清醒了,一旦她睡去之后,将沒有意志与蛊毒抗衡,抗毒丹的药力也会迅速散掉:“谢谢。”

    “坚持住,等一下抗毒丹的药力散了,你就把这丹药服下。”许道颜把这九转神仙丹给服下,能够给你维持生机。

    “那你呢。”聂沛儿神色复杂。

    “刚才我已经吃了一颗,放心吧。”许道颜洒然一笑。

    聂沛儿一路以來,体内的蛊毒与抗毒丹互相压制,以致于她精神不振,昏昏欲睡,根本弄不清楚情况,幸好许道颜以术法坚定她的意志。

    她拿过九转神仙丹,服下引入体内,保存药力,以便不久之后,与蛊毒进行抗衡。

    “嗯,生机越來越浓郁了。”许道颜心中一喜,立即加速前行,自他体内的蛊毒已经开始发作了。

    他一路上运转自己仙则的力量,使得蛊毒发作得更加的可怕。

    也幸好他修炼的乃是《黄帝天经》,体质本身就无比强大,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

    在这一片荒芜的土地上,一路上什么都沒有看到,只有无尽的风雪。

    在两个人都深受剧毒的情况之下,茫茫风雪中,很容易让人心中产生绝望。

    “一定要找到有人的地方,一定要找到。”许道颜心中默念。

    又是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聂沛儿嘴里不停地溢血,自她体内,九转神仙丹,释放出无比浓郁的药力,保住她的生机。

    许道颜的脸色发青,身上开始毒气缭绕,毒蛊已经开始侵蚀着他的身体,一股疲累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他昏昏欲睡。

    “要坚持住,坚持住,一定能够找到的,越來越近了。”在他心脏之中,一道明镜显化,使得他意志坚定,消除着疲乏。

    就在这时,他感应到,前方不远处,有无比浓郁的生机。

    眼前,雪山环绕,他踏空而行,要进入雪山内部。

    就在这时,突然两道白色的藤条,将他的身躯捆住,让其动弹不得。

    “何方歹人,竟然敢擅闯……啊。”只见那藤条上开始腐朽,是蛊毒渗透进其中。

    “你们竟然身中蛊毒。”一名女子显化而出,她乃是蔓藤精。

    “我一路感应,此地生机浓郁,必然有救方……”许道颜讲话艰难,一口黑血,吐出了出來。

    “你们进去吧,主人同意了。”那蔓藤精连忙斩去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才阻止了蛊毒,蔓延进她的体内。

    “多谢。”许道颜背着聂沛儿,进入雪山之中。

    她一路上,全神贯注都在压制抵抗蛊毒。

    在这雪山环绕的内部,是一座小庄园,占地不小,一片又一片的药圃,种植的各种神草仙药。

    许道颜落到那小庄园之中,只见一名女子,身着白狐皮袄,一袭乌黑光亮的长发散落在腰间。

    她目光柔和,容颜清秀,气质淡雅,举止端庄。

    “姑娘,我们身中蛊毒,能不能帮一下我们。”在这个时候,许道颜已经毫无办法了。

    “为何为中蛊毒,蛊毒有千百种,你们所中的却是最毒之一,为命蛊,这等命蛊,乃是种于体内,在关键的时刻,与敌人同归于尽,也就是只有你们先出手杀人,才会中这蛊毒。”女子慢条斯理,目光柔和,不缓不急,显然在他看來,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身上的蛊毒,暂时还沒有发作到致命的程度。

    “我们追捕九州神朝逃犯,刘氏三凶,故而才会身中蛊毒。”许道颜郑重道。

    “谁知道你们所言是真是假。”女子眉头一皱。

    “你拿去看看,这是法家商氏的情报,在上面还有他们印章,这种假不了吧。”聂沛儿拿出小羊皮卷,白衣女子接过一看,果然如此,情报在上面,一应俱全。

    “你们进來吧。”白衣女子道。

    “多谢,你先救聂姑娘吧。”许道颜把聂沛儿放了下來,连忙道。

    “聂姑娘,刺家聂氏,不救。”白衣女子脸色一寒。

    “为什么。”许道颜心中一惊,沒有想到会这样。

    “你看那牌匾。”白衣女子指向一旁。

    “刺家中人不救。”

    “十恶不赦之人不救。”

    “看不顺眼的,也不救,你这算什么医者。”许道颜一下子心头火气,怒喝道。

    “不救我可以,你救他。”聂沛儿看着白衣女子,道了一句。

    “我可以救你,看在你为追捕恶人的份上。”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看着许道颜。

    “为什么要这么片面,刺家之中,难道就沒好人吗,为什么不能救,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聂姑娘绝对不是乱杀无辜之人。”许道颜压制心中的怒气,语气软了许多,毕竟是有求于人。

    “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坏,你再废话下去的话,死的就是你了,现在你身上的毒,发作得比她厉害。”白衣女子摇了摇头,缓声道。

    “你救一下聂姑娘吧,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许道颜双拳紧握。

    “如果要让我坏规矩的话,也可以,一命抵一命。”白衣女子平淡道。

    “好,我來抵她,你救她就可以。”许道颜沉声道。

    “救他。”聂沛儿的身子一闪,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自她的手腕处,血刃闪现,只要动一下,就能够破入白衣女子的脑中。

    “这就是我不救刺家中人的原因,现在你明白了吗。”白衣女子一举一动,始终很从容,她看着许道颜:“你过來,我为你解毒,这样正好。”

    “聂姑娘,你不要冲动,她会让我们进來,不会真正见死不救的。”许道颜取出足足九万亿的钱,道:“姑娘,我身上的这些钱全部都可以给你,想必可以采购无数神药,或是你所需之物,只要你能够救聂姑娘。”

    “不得不说,很让人心动,如此巨大的财富,但规矩就是规矩,绝对不能坏。”白衣女子沉声道。

    自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幽幽的药香,只是一小会儿,聂沛儿便支撑不住,昏倒在地。

    “聂姑娘。”许道颜神色一惊。

    “她中了我的迷香,醒不过來了,就这样吧,你过來我为你解毒。”白衣女子轻叹道。

    “你救她吧。”许道颜嘴角溢血,哪怕是金戈仙体,也很难抵挡蛊毒的侵蚀。

    “你确定。”白衣女子眉头一挑。

    “确定。”许道颜点了点头。

    “你们是什么关系。”白衣女子问了一句。

    “朋友,拜托你了,姑娘。”许道颜转身,背着风雷神弓,走出了庄园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