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罢了,这都是命

    来自文曲天,儒家孔氏的族老最终也只能够一声轻叹。

    因为如今上界已经绝对不允许和下界再度爆发战争了,上次那一战,所损失的精锐太多。

    一旦与下界大战开启,纵然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掌控力量无双,但依旧会有不小的损失。

    下界的底蕴,也异常的浓厚,远的不说,淡淡这些年轻一代,如今都已经踏入圣帝之境,对抗起来,就连孔阳都不是对手。

    麒麟子血脉强大,谁都不曾想,一尊寄居在许道颜体内的圣兽都能够碾压孔阳。

    孔阳的面色非常的难看,他知道今也只能够到此为止了。

    果不其然,儒家孔氏的族老平淡道:“你的确很不平凡,麒麟帝药都为你作保,如果我们再步步紧逼,就显得有些过了,但而今永恒神庭之上,的确有些紧张,当我们觉得事态已经到达必须采取行动的时候,绝对不会退让的,希望你好好把握这阶段时光。”

    来自其他天的强者也没有多说什么,下界少年圣帝谁都知道,一旦他们触碰了许道颜,自己也跟着就危险了。

    这的确不无可能,故而他们也只能够联合起来,一致对抗上界,所以在这一件事上,他们无法再强势了。

    物极必反,更何况从一开始,苏惊圣反应就很激烈。

    对于她,上界并不陌生,九州神朝邪皇苏若邪的女儿。

    当年苏若邪在域外战场上的表现,战力他们是知道的,哪怕他们如今降临下界,实力被压制在至尊圣帝之境,与其对战起来,依旧有些艰难。

    一举一动,尽得刑天氏真意,除此之外,自己也领悟出自身的武道意志,一旦飞升上界,必然是极强的种子。

    况且整个九州神朝,也有诸多的高手,底蕴无穷无尽。

    除非上界想要付出不少的代价,然而这实非他们所愿,并且如今整个永恒神庭诸天都有人护着下界。

    因为不少强者都是从下界飞升而上的,之前他们对下界所发生之事一无所知,如今都焦距在下界,自然不可能会轻易动作了。

    而且,今日的情况非常特殊,许道颜为了天石公,自废修为,儒家所言,义之所当

    4000

    ,修为散尽仍不悔。

    无数人不知不觉,人心所向都站在许道颜的身旁,他也不会想要与天下人心作对,这一件事,有无数人关注着。

    他也不想让人诟病,对自己以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许道颜身上初代古宝传承归属于谁还不确定,也轮不到儒家孔氏来强出头。

    那族老也感觉到了,许道颜如果修为不废,的确是少年圣帝中的翘楚,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

    许道颜朝着那儒家孔氏的族老拱手一礼,没有多说什么,麒麟子带着许道颜转身进入到石龙商会当中。

    每个人都知道,许道颜如今需要静养,除却与其比较亲近的,其他人都没有跟着进去,毕竟自废修为,从圣帝境第一层跌落到谷底,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麒麟帝药融入到许道颜的脾脏之中,滋养着他体内那干涸的身躯,石蛮,孙灵,吴小白,元宝,素问,石云,苏惊圣进入其中,其他人皆在幽州行走,或是进石龙商会看一看自己有没有需要之物。

    在场无数人,心中惊叹。

    “许道颜竟然真的能够为天石公自废修为,看来他真如同传言一般。”

    “此子言出必践,今日总算亲眼见识到了,他身上有不少我们不如的地方。”

    “义之所当,人心所归,今日我终于对于儒家的真意有深刻的领略。”

    在场有诸多儒家的弟子,仁智礼义信忠孝勇,他们都在今日,感受到义之真谛,许道颜虽然自废修为,但却在不知不觉,成就他人。

    有不少人在义字上破开重重关隘,打碎多年以来身上的桎梏与枷锁。

    不知不觉,很多人都将许道颜当成自己的表率,不管是年轻一代,还是一些修为比他高的强者,今日他做到很多人都不可能做得到的事。

    与实力境界强弱不一样,这种情景,是看了多少圣贤都感受不到的,只有在场之人才能够亲身体会。

    那些对许道颜恶语中伤之人,有的竟然受到一股莫名力量的反噬,连连咳血,心神皆伤,无形之中,一股天道大义之力弥漫整个幽州。

    石龙商会,几乎就是许道颜的家了。

    田甜与孟子颜,高子期他们聚在一处,高子期瞥了田甜一眼,道:“你不去看看道颜吗?”

    “如今幽州形势龙蛇混杂,我去看他,也没有什么增益,还不如在此稳固大局,以防万一。”田甜眼神黯然,就算去了,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你这丫头。”楚兰摇了摇头,她一身战力了得,这些岁月又得到不少的奇遇,已经踏入圣帝境第二层,神游社稷的巅峰。

    孟子颜始终不言不语,看着眼前的一切,三人之中,他的修为最高,已经无限接近第四层境界了,许道颜今日所做之事,给他触动不小,他转身到伏龙学院,准备开始闭关突破了。

    儒家三子,同样如是,孔子渊看向他们神色欣慰,无论如何,许道颜今日所做之事,意义深远,影响极大,他如今也只能够希望自己那便宜徒孙能够渡过一劫。

    苏卫显然将一切尽收眼底,然人之造化,不可强求,纵然他为九州神朝亦无法逆天行事,接下来许道颜就要全凭自身了。

    这一场大劫对他来讲,只要能够踏过,将能够浴火重生。

    墨姚与聂沛儿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许道颜进入到石龙商会中,今日之事,让墨姚的心中杀机盈盈,已经将单于雅丹盯上了,聂沛儿同样如是。

    不过墨姚向来心思极深,让人难以猜透,她脸上笑容盈盈,盯着聂沛儿道:“你家的小情郎如今可是修为尽废,你不去看他吗?”

    “我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与其如此还不如隐藏在暗中,将那些图谋不轨之人列上名单,一一收割。”聂沛儿早就对墨姚的表现习以为常,这个女人笑得越开心的时候,代表着她的心越狠,越危险。

    “啧啧,真是一往而情深啊。”墨姚的眼睛越冷了,她转身离去,如今死亡皇城需要壮大,这是自己的当务之急。

    许道颜的重明组织依旧在,并且有一部分由墨姚来接管了,而聂沛儿率领一部分渗透到圣伐的核心。

    他们悄无声息,如同行走在黑夜中的王者,将一切是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存在全部列入必杀的名单。

    在另外一个方向,星葵与白燕儿这两个如今整个妖族的新星站在了一起,因为同一个男人。

    “你不去看她吗?”星葵见迟迟不动的白燕儿。

    “灵儿在她旁边就足够了,我有自己要做的事情。”白燕儿双手背在身后,如今她已经到达神游社稷的巅峰,目光冷冽,撇向孔阳,吴广一行人。

    “你不要冲动,他们都在君临山河的境界,你这样做,未免以强凌弱。”星葵连忙劝阻。

    “压制自己的境界就好了,况且这些诸天帝子也不是没有神游社稷之人。”白燕儿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星葵一声感叹,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只能够陪你了。”

    白燕儿的手段,众所周知,星葵这个女人至始至终把自己的统治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却没有人看到她杀人的天赋。

    红豆,这个女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她隐藏在一片天地之间,眼眸似有星辰日月在轮转,将一切所发生之事,尽收眼底。

    “看来,天地要变了。”对于许道颜如今修为尽废,她并没有想要为其恢复实力,如今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她转身离去。

    石龙商会。

    许道颜生命本源之处,那一株神秘植被疯狂地吞吐着,自他身上那磅礴的气血,以及所修炼的经法,古术的碎片,使其疯狂成长。

    在石蛮的闺房之内,许道颜盘膝而坐,素问手持银针,为其治疗,稳固伤势,激活力量,使其可以进行重修。

    果然,在素问的妙手春之下,许道颜感觉在自己穴窍深处所蕴藏的力量都被一个个激活,然而非常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源源不断的生命精元,甚至是宝贵的潜能之力,竟然全部都被那神秘植被给吞噬了,在一旁,素问眉头紧锁,他不明白为什么许道颜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既然都已经修为尽废了,应该一切从来才是,她连忙停止自己施针的方向,只想让许道颜的体质可以变得好一些。

    在一旁,石蛮很是担忧:“素问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事?”

    许道颜比任何人都明白,这是那一株神秘植被,如今自己体内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许天行将其留在于自身的体内,就是因为此物极难种植,并且有不小的危险,需要自己与之斗争,争夺造化。

    是一把极强的双刃剑,如今自己修为尽失,已经没有与这神秘植被相争的资格,接下来的自己,应该会被吸干最后一滴生命精元而死。

    许道颜脸色苍白,嘴角带着一丝苦笑,摆了摆,道:“罢了,这都是命。”

    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心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