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满城风雨

    伏龙学院,后山。

    许道颜被麒麟子驮着,来到小筑门口。

    当年,孟子颜与高子期都会在那石桌上下棋,而今却是孔子渊与高子期两人在下棋。

    田甜与楚兰在一旁观望着。

    麒麟子蹲下身子,如今许道颜与凡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手无缚鸡之力,他身上气息温和,生怕伤了许道颜。

    正在执子的高子期一声感叹,与孔子渊同时站起,看向许道颜。

    “道颜师弟。”他看向许道颜的眼神,尽是惋惜。

    “看来你体内有秘密,故而修为尽废后,有大危机。”孔子渊有所猜测,他明显能够察觉到,许道颜生命本源生机逐渐凋零。

    “嗯,我已时日无多,学院看一看。”许道颜说得平静,但在一旁的田甜心中刺痛,纵然如今她已成幽州之主。

    其地位已是封疆大吏,位比三公,但她依旧有点接受不了眼前这一事实,问了一句:“难道就真没有其他办法?”

    “没有,因为那是我父亲留在我体内的,连他都解决不了的。”许道颜摇了摇头,透露得很隐晦。

    “连天行兄都解决不了的,那的确是大患。”孔子渊心中怅然,虽然他在儒家地位,德高望重,但相比老牌圣帝许天行,那辈分还要小上一些。

    “那个女人呢?她不是很厉害吗?”田甜知道红豆这个女人,非常了得。

    “她没有出现,想必也解决不了吧。”许道颜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红豆身上,因为她原本就不擅长这一道,再者,于红豆眼中,各种大劫,都要许道颜自己渡过。

    “”高子期沉默了,道:“师兄他们几个,都在闭关冲击更高境界,受你影响。”

    眼前,高子期的实力已经踏入圣帝境第三层,掌中观纹,前些时日他们一行人皆得到不小的造化机缘,故而实力突飞猛进。

    就在他话音一落,孟子颜与儒家三子齐齐踏出,他们都纷纷进入圣帝境第四层,自成天地。

    只差最后一成,一念一世界。

    当日老乞丐曾经留给孟子颜残局棋谱,对他日后的成长增益不小,就连孔子渊也都获益匪浅,可想而知那残局棋谱之珍贵。

    如今孟子颜的气息更是深不可测,他原本积淀就异常深厚,对于自身的苛求到极致,每一步都走得异常扎实。

    就连孔子渊都曾经说过,孟子颜日后的成就,必然能够胜过自己,评价之高,可想而知,他从不与人争锋。

    都是读,修炼,做学问。

    孟子颜用手轻轻搭在许道颜的肩膀上,能够感受到他的体内有一股不亚于至尊圣帝的精华在吊着他的性命。

    可是他生命本源却有一股诡异的吸力,无时不刻地吞噬着这一股力量。

    许道颜内视生命本源,一片混沌,那神秘植被的气息越发的内敛,主干,枝桠都变得更加粗壮。

    那一颗颗硕果上所铭刻的图案似乎变得更加的清晰,许道颜感觉在自己识海深处,那些经法的篇章都被其汲取。

    “道颜师弟,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孟子颜他发现自己也无能为力。

    “见故人,道别,岐黄,自葬。”许道颜眼神波澜不惊,仿佛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们愧对歧师。”孔严神色凝重。

    “无妨,人固有一死,我很有价值。”许道颜并不后悔自己那么做,他能够感觉到众生信仰,意念。

    自己在天石公一事上的所作所为,得到很多人发自内心的敬重,这些力量化为源源不断的信仰,冥冥之中能够让他感知得到。

    对于许道颜来讲,眼下无法将这些信仰力量淬炼自身,但却已经足够了。

    “我怀疑当日蓬莱岛那无垠之地至尊未死,为单于雅丹所得。”许道颜将自己想要交代之事,给一一说了出来。

    “交给我们了。”楚兰言语郑重。

    “切记,一定要小心。”许道颜告诫众人。

    这时,苏卫从天而降。

    如今他已是九州神朝的帝君,不过眼神依旧温和,气息内敛,看着许道颜,眼神中亦是哀伤,他缓缓轻叹:“终究这一劫,难过。”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许道颜微微一笑:“师父历经层层磨难,破茧成蝶,终成九州神朝帝君,可喜可贺。”

    “师父二字,愧不敢当,岐隐前辈,才能够当得起这二字,如果他在的话,也许会有办法,岐氏一脉,手段万千,我希望你不要放弃,祖地藏经殿,兴许会有收获。”这是苏卫于冥冥之中,窥得一缕天机。

    “好。”许道颜依旧波澜不惊。

    这几日下来,皆在叙旧,华言雪从华城赶来,如今她已经成为医家华氏的少年圣帝,曾经的苦难让她有了今日的蜕变。

    她用尽手段想要为许道颜医治,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4000

    黯然离去。

    许道颜早已经预料到会是这般结局,并不失落,这几日他都留在伏龙学院,与诸多同门叙旧。

    寻欢候,醉蒹葭,商昭雪,韩、正法,诸葛神华,龙巽,要离,吴辰,洛希圣,雪流觞等人纷纷前来看望拜访。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第三天,隔日即将设宴。

    有一道消息传来,白燕儿与星葵分别挑战四名少年圣帝,尽斩。

    孔阳,吴广,赵太一,杨苍,全部死在她们二人手中,当日挑衅许道颜出头的四个人无一活口。

    以最公正的手段,让永恒神庭那些强大的存在都无话可说。

    “燕儿性子还是这么烈,怎么星葵也跟着她一起胡闹?”许道颜听到消息,有些无奈。

    许道颜说要设宴。

    石蛮自然亲自去办了,在寻欢楼最高处,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了不用言语的默契。

    一切皆已经安排好了,请帖也尽数发出。

    整个幽州,满城风雨。

    如果说其他持有初代古宝的少年圣帝也就算了,关键白燕儿与星葵二人,都没有初代古宝,压制自身境界,与他们一战。

    连斩四人,她们也受创了,只是并无大碍。

    事情已发生,整个幽州城沸沸扬扬,许道颜如同置身于棋盘之外,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心中环绕,这种平静的状态前所未有。

    在第三天的夜里。

    墨姚与聂沛儿来到伏龙学院后山。

    此刻,这里只留下许道颜一人,还有那匍匐在小筑门口的麒麟子。

    显然,在这阶段岁月,聂沛儿也遇到了诸多大造化,如今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越发诡异,让人难以捕捉。

    墨姚是曾经与许道颜成过亲的人,虽然是假的,但两人却也有过一段纠葛,当日以为许道颜只是修为尽废,变成凡人。

    没有想到,竟然牵动到其体内怪病,这是如今外界的传言,就连素问与华言雪这样的存在都看不好。

    孔子渊亦无能为力,所有人都知道,许道颜时日无多了。

    “我不在了,但重明一定要在,沛儿,可还记得开创重明时的意志吗?”许道颜看向一旁的聂沛儿。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重见光明。”聂沛儿一字一句,眼中尽是泪水。

    “这光明不指是我们,是天下人,蛰伏吧。”许道颜盘膝坐在棋盘上,自己一个人对弈。

    “你的病,真的治不好吗?”聂沛儿不死心。

    “很难,我也不清楚。”许道颜微微摇头。

    “嘻嘻,你一死了,她可要守寡一辈子了。”墨姚嬉皮笑脸,目光却异常的清冷。

    “毕竟我们假成亲过,你也要跟着守寡,委屈你了。”许道颜微微一笑。

    “你个死鬼,都这个时候还能够笑得起来。”墨姚笑得更加欢实了,心也变得更冷,死亡皇城在一点一滴的蜕变。

    因为许道颜的关系,玄宗,器宗都没少对死亡皇城暗中关照,她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不也是,明日我设宴,你们不要出现。”许道颜吩咐了一句。

    聂沛儿与墨姚答应了,她们两人坐在棋盘两边的石椅上,说了半夜的话,直到天泛起了鱼肚白,她们这才离开。

    寻欢楼。

    这一日,不少人都到场了。

    大多都是一些与许道颜交好之人,田甜与石蛮为东道主,负责招呼全场。

    在这寻欢楼最高处,一名名容颜姣好的侍女,手持玉器,将一条条玉案上摆满了圣果与琼浆。

    与许道颜有旧之人,尽数都被邀请到场,不过每个人的心情却都有些沉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

    设宴之日,直到日落西山,人这才纷纷聚齐,大部分尽是年轻一辈,彼此交谈,心中扼腕,然而又不想扫设宴之兴,他们就聊起了当日与许道颜同行诸多之事。

    许道颜立于寻欢楼一处高台上,看着日薄西山,天空中红云浮动,就在这时,在其身旁,有一名女子走来,她气质冷清,见许道颜凝视前方,眼帘低垂,轻叹道:“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道颜师弟心中还是有所牵挂啊!”

    “这世间种种美好,我虽出身乡野,这些年来如游子颠沛流离,但身边亦不缺可生死相依的挚友,又怎能不牵挂?”许道颜洒然一笑,转身虚引,道:“师姐,开宴了,请!”